69书吧 > 历史军事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三十七章 匕刃刀三绝!

第三十七章 匕刃刀三绝!

    “搭过手了,事结了,就别动兵器了。”

    江苍见到场面更加安静,倒是手里把玩着匕首,像是没事人一样第一个开口,打破了这种肃杀的气氛。

    一时间。

    饭店内的客人,也好似感觉到了随着江苍话落,饭店内的压抑感觉一松。

    最明显的就是赵少等人都收了枪,没有那种好似要随时开枪打死人的架势。

    “吓死我了..这惹到了什么人啊..”余哥那边的人,还有两个受了惊吓,如今又看似对面拿枪的人好似放过自己,顿时身子软了软,要不是被旁边的人下意识扶着,估计今天就得给人家饭店擦擦地板。

    而江苍如今想把这小事了结,也是根据自己脑海中的指引,发现提示的信息,正是隐隐对照着自己手中的这把‘兵器!’

    只是,这指引却不是匕首本身,而是模模糊糊的让自己问余哥要‘打造图纸’一类的事物,再找地方锻造出来!

    顿时。

    江苍就知道这是一个‘元物打造任务!’

    所以,不为别的。

    单单为了自己同样喜欢的这把匕首‘刺星’,也不能把余哥打死在了这里!

    说个现实点的,二十条人命,换一个元物,在自己前世里都没有这样做买卖的,

    太亏,亏的都没人去这样想,更莫提去做。

    而此时。

    江苍盘算完了脑海中的隐约提示,再望着手中的匕首五指一搓,匕首就在自己手掌里盘旋了一圈,挽了一个漂亮的刀花。

    “你这匕首,确实不错。”

    “这位大哥..”余哥见到这伙人好似要放过自己,又听到江苍对自己的兵器有念想,则是一咕噜站起了身子,再一捧手道:“您要是喜欢这种武器,那送给您..”

    “这有点不地道。”江苍听到这话,就算是任务不要图纸,心里也有点别扭。

    常话不是还说,君子不夺人所爱?

    更莫提这匕首拿过来不是元物,那自己喜欢归喜欢,总不能每去一个世界,就要锻造一把吧?

    “拿你兵器就算了,这事不提。”江苍说话不藏着掖着,尤其这场面明显是敌弱我强,那还隐瞒什么,直接开口就问,“但你有没有图纸之类,约莫着给我再打一把。”

    “打造图纸?有是有..”余哥听到江苍的话,没啥隐瞒道:“只是这把武器是我师父传下来的,图纸也还在,但是我们没那手艺造出来了..”

    “打造不出来了?”江苍想了想,抱拳一礼,“那还望这位师傅割爱,把刺星的图纸拿来吧。”

    “您自己打?”余哥愣了一下,但随后看了看赵少等人望着自己,就赶忙应道:“我没随身携带图纸,家里也就一张..要么定了个时间,我回去描一副,明个..给您送来?下午还来这里找您,还是?”

    “就这地儿吧。这位师傅回去准备吧。”江苍是信了,反正脑海里有模模糊糊的指引,不怕他出了这地方就跑没影了。

    但要是明个早上,或是这两天内,余哥没有送过来,那什么都不用说了。

    不合规矩、不讲信用。出嘴边的话,还想要收回。

    那自己不管是为财,还是为义,都得把这事仔细说道一下。

    到时谁来劝、再说什么都不管用。

    “那..我走?”余哥还想要确定一下,省得自己刚一转身,赵少等人就拿枪给自己嘣了。

    “咱们既然已经谈好了,我说让你走,你就走。”江苍品了一口茶,端着茶的手指虚指门口,“我江苍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今天要真是过来找事,你们恐怕连门都进不来。”

    ‘对..’

    余哥与饭店内的众人看了看江苍,都对江苍所说的这句狂话不疑有它,

    因为明眼人都能看到赵少等人手里明晃晃的几把枪!

    估计这位大哥在刚才一开口,余哥等人下车的时候,就被打成筛子了,只剩抱头鼠窜。

    而随后。

    江苍说到做到,把人家的匕首一还,就目送余哥等人离去。

    自己则是和赵少在镇里找了家旅社住着,离饭店不远,可以随时赶来。

    除此之外,王少等人是真的有事,出了饭店,就回去他们那里了。

    但赵少是个妥善人,晚上就特意打电话到厂里,拉了十几人连夜赶来,省得余哥整出什么幺蛾子。

    之后。

    事情进展的也顺利。

    江苍在这里睡了一晚上,再得第二天下午,就再次见到了余哥,他是带着青年来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图纸再一交。

    青年实实在在的道了个谦,和余哥一同请江苍赵少,还有十来名大汉一起吃个饭,这事就这么算了,都是混道上的,东西收了,再说什么就不道义了。

    而当天晚上。

    江苍拿着图纸回家的一路上,望着图纸上精确的绘制图,脑海中也浮现一个提示,大约是‘五日后、吕师傅家那里。’

    可事实上。

    江苍是知道吕师傅是去外地厂里当‘大师傅’了,还需要半个多月才回来!

    但如今做了任务,吕师傅就提前回来了?

    一时间。

    江苍想到这里,就感觉这元物任务好像是环环相扣,像是触发一样,必须要走到哪一步,才会有相应的提示。

    比如,自己万一要是把余哥杀了,那是不是吕师傅就不回来了?关于‘铁’的任务,是不是就全部断了?

    江苍想了想,说实话,这诡诡秘秘的事情,自己也搞不清楚。

    但自己总觉得有那时间去揣摩,还没有自己多练一个小时的劲力来的实在!

    而也在无忧无虑的五天时间过去。

    在雨夜拳赛结束的第八天早上。

    江苍就和赵少说了说,准备今个再去拜访吕师傅一次。

    赵少听到,根本没问为什么,反正只要是江师傅开口,那自己权当是兜圈的,开车启程就行。

    于是。

    车子一开,等到了地方。

    江苍和赵少来到这处院子的时候,正好看到院中有一位约莫四五十的健壮中年。

    “赵少?”他见到江苍与赵少来至,先是愣了一下,就找了块破布擦了擦椅子板凳,把江苍两人请到屋里,连忙招待。

    而吕师傅也许回来的时候,还听到了邻居说过赵少来的事情,再摆上茶水后,又特意解释,怕自己‘大老板赵哥’的弟弟生气,

    “前一段赵老板给我安排了一个活儿,让我去孙老板的厂里教徒弟了,就没给家里。”

    吕师傅敬茶,

    “但今天是孙老板来本省办事,我抽空回来了一下。但下午还要走,孙老板来接我..而我想的是半个月以后,等事情落下了,再去找您..”

    “这不是来找你了,不用来找我了。”赵少没什么在意,反而觉得今天挺巧的,吕师傅堪好中途回来了一次,就被江师傅给逮着了。

    但是江苍没说什么,就把图纸递上,想让吕师傅抽空打造出来。

    “吕师傅您看看,大约什么这匕首什么时候能打造出来?”江苍问了一句,不算是很急,反正离归去现实,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这个..”吕师傅想了想,本来自己就是推脱的,但看到江苍是赵少领来的客人,那实在没办法,就应了一句道,

    “要不这样吧。我下午回孙老板工厂的时候,抽一天休息的时间,给您打出来模子,然后每天下工抽空,就给您打磨、修整,估摸着等半个月后,我教完徒弟回来,您这刀具就成型了。”

    “会不会太麻烦吕师傅了?”江苍感觉吕师傅又要做工,又要帮自己打造武器,则是有些太不地道了。

    更不要说‘工厂教徒弟’这活儿,还是赵哥给吕师傅安排的,别因为自己,破坏了什么规矩,让吕师傅平日教的不认真,使得赵哥与赵少面上无光。

    “不会!”吕师傅心里虽然不愿闲的时候操劳,但是脸上确实笑意满满,悠哉道,

    “我在孙老板厂里就像是当监工一样!徒弟做工的时候,我在厂里转转,教教徒弟就行了,平常下工真没啥事,都是自个锻造磨具。如今有您一句话,我平常也有事干了。”

    “那就麻烦吕师傅了。”江苍抱拳一礼,又琢磨了一下,去到院外车上,把双刀取来,递给了吕师傅道,“您看看这刀怎么样?”

    江苍早先得知最后一场拳赛不用兵器,这时又看到吕师傅这么好说话,就顺便看看能不能触发‘更新任务。’

    “这打造双刀的师傅手艺不错。”吕师傅则是看到这刀确实不错,便下意识双手顺着刀刃摸了摸刀边,又拿双刀走到门口,映着光看了看刀口,

    “但是这双刀经常用吧?刀刃有些钝了,该修刀边了。”吕师傅目光认真,仔细打量刀身,“不然,您再打磨开刃,刀就毁了,不匀称,可惜这工整的手艺了。”

    “那修刀的时候,能不能再加点重量?”江苍看到吕师傅有门道,就又接过了双刀,比划了一下,“刀是原先铸的,轻了。我想的是,还是用这双刀的本有材质,您再添点料,长刀再重二斤七两,短刀一斤五两。不知道成不成?”

    “这和重铸没啥两样..”吕师傅听到江苍的话,心里十成十知道自己下班不用歇着了!

    但是他抽一口烟,望着江苍手中的双刀、桌上的图纸,又瞧了瞧坐那修指甲的赵少以后,最后还是把刀和图纸一收,向着江苍许诺道,

    “得嘞!您是赵少请来的贵人,那半个月以后来找我吧,三件兵器给您配齐了!”

    “多谢!”江苍听到吕师傅应诺的一瞬间,也感知到了这‘更新任务’和‘匕首任务’都成了!

    而后。

    江苍和吕师傅攀谈几句,再一告别,也和赵少回望了家里,接着开始练劲。

    只是也在江苍练劲打拳的时候。

    院内的江苍每拳都打的劲道,架子上挂着的沙袋‘砰砰’作响,铁架子随着沙袋摆动‘咯吱咯吱’抖动,让架子腿附近的泥土松弛。

    这让柿子树下的赵少望去,好像是这铁架子随时会被江苍从打翻!

    “还得埋的深点。”赵少得出结论,又拿出报纸盖在了头上,准备午休一会。

    “半个月..”

    江苍则是打了一会拳,又在旁边架子旁取来一块风干挂着的药膳嚼嚼咽下,没过两分钟,回了一些劲后,接着开始打拳,用这简单暴力的发泄方式,来庆祝自己获得第三件‘兵器元物’的喜悦!

    特别是江苍想要配个匕首,也不是胡乱瞎配,是心里早就一直期待!

    因为自己本就擅长匕首,可惜匕首终归是个短兵器,没法用于民国时的群战厮杀,就没有必要佩戴打造。

    但如今既然看到了‘刺星’,其样式又冷峻、锋利,还是为‘元物兵器。’

    那说什么,都要打造出来!

    到时候,自己双刀一架、一打,可以当做苍鹰挡护的羽翼与探抓的鹰爪。

    匕首是藏着的,则是能作为一击必杀的叼肉鹰喙!

    而这长刀、短刀、匕首三样兵器的打法,是江苍从小和鹰爪拳的打法、身法一同习练,又被老师傅教导,算是老师傅的独有的兵器打法,没什么招式名堂。

    如果非要起个名字,

    老师傅说过,江苍可以把这唤为‘匕刃刀三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