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兵器大师 > 第七十三章 岂会投降
    雪林之间,照明的灯光扫动,夹杂踩在雪地的咯吱声,人的声音不时传出。

    “不要散开,小心他偷袭……”

    “.….去那边看看!”

    “那边好像…..谁!别动——”

    枪声回荡,驱赶扫荡的人已经知道二组第二队全员受伤的消息,要不是有人爆发出大量冰锥,将地面铺满,将队友保护起来,估计整支小队都会被灭掉。

    而磁王、电蟒两人,作为二组的指挥者,二对一的情况下被打残,还在追击的人心里多少是有些胆寒的。

    紧张之下,加上是黑夜,难免神经过敏。

    不过好在那人已经受伤,这样的天气下,终究不会有太大的作为了。

    仔细辨别着雪中的足迹,随后,继续追赶下去。

    脚印延伸的方向,对于逃窜的夏亦而言,最大的敌人其实还是恶劣的环境,等于是伤上加伤了。

    直升机探下的搜索灯光,扫过一片林野。

    躲在树后的身形,继续前行,他返回熟悉的路径,带着身后的尾巴一路快速奔行,那边还有埋藏的兵器可以使用,只要再拖延一点时间,最好还能把山下小镇上的普通特工一起吸引上来,给胖子他们争取逃走的机会。

    夏亦如此想着,翻上一个山坡,前方积满雪的灌木陡然动了动。

    就在他握紧关刀,做出攻击的姿态时,积雪落下,钻出的却是布丁,和头顶窝着的乌鸦。

    也不知是之前的战斗惊吓,还是寻着他气味找来的,反正这一鸦一狗被冻的瑟瑟发抖。

    见到夏亦后,它俩欢快的凑上来,亲昵的蹭着裤脚。

    只是现在这种时候,夏亦没空理会它们,拖着关刀穿过灌木,继续朝前过去,生吃了一条蛇,身上多少恢复了点力气,否则手中的兵器都是累赘。

    “他在这边——”

    陡然一道男子的声音在附近响起,夏亦瞥过去一眼,有人朝他跑了过来,止步折身,躲在树后的一瞬,子弹呯的溅起树皮。

    下一刻。

    身形探出树后,空气之中,关刀一挑,大量的积雪从地上弥漫飞扬,扑在来身前,遮挡视野的瞬间,两道身影撞在一起,持枪的人被撞的踉跄后退,摔倒在地。

    关刀直劈而下。

    泰迪吓得眼帘急忙闭上,一道血箭飙在雪地,人头滚落。

    夏亦扛起关刀,捡起对方的手枪,转身就走,身后的布丁和乌鸦连忙跟上来。

    其实他并不是惧怕与人战斗,而是担心会不会再次遇到类似磁王这类异能者,一旦反过来被拖住,他基本就走不了。

    行走之中,穿过并不长的一片雪林,陡然间放慢了脚步,肩上的青龙刀落下,垂到脚边,他皱着眉头,望着前方的黑色,隐隐有脚步声过来。

    随后,有灯光从那边照来。

    光线刺眼,夏亦眯起眼睛,看到了三道身影的轮廓。

    左右两人手持武器,和特制的手电,照亮了周围…..中间为首的一人,身形高大,穿着一件毛领大衣,衣服敞开,随着拂过这里的风,衣角微微摇摆。

    对方负着双手站在那里片刻,缓缓迈开脚步朝夏亦走了过来。

    “关刀…..看来你就是夏亦,我等你有点时间了。”

    脚步不停,走动的身形,低沉的嗓音慢慢变得洪亮,“.…..我代号虚刀,通勤局精英组成员之一!”

    声音振聋发聩。

    话语传过来,这边的夏亦脸色跟着沉了下来,精英组他听过一些,之前那个控制金属和电能的两人应该也是,完好状态下,也是取巧惨胜。

    而现在,旧伤、新伤之下,能打过对方的几率应该很低了,甚至没有。

    他余光瞄去不远,一颗做有标记的树,孤零零的立在空旷的平地上面,之前的有些兵器被他藏在了这里,就是为了在游击途中,避免带着许多武器四处奔跑,眼下看来,还真的用上了。

    虚刀见他不说话,又走了几步停下来,负着双手继续开口:“你这眼神,似曾相识啊,你这样看着我,是想杀了我?”

    一路杀戮过来,极端的性子早就激发,此时夏亦的眼神怎么可能像往常一样平淡,眸底布满红丝,凶戾至极。

    身后四周有追击的脚步过来,他没有理会,目光一直锁定对面的男人。

    “难道还想做朋友?”

    虚刀抬起手,让追击而来的同事退开,肃穆的脸上露出笑容,“哈哈哈……其实我很想跟你做一个朋友的。”

    洪亮的笑声之中,再次举步走来,身形四周渐渐露出虚影,轮廓的颜色随着走动越来越深邃起来。

    然后,伸出了手臂。

    手掌在空气里陡然握拳。

    夏亦视线目光猛的抬起,上方的空气就像被撕裂了一样,裂开一道口子,仿佛看见了另外一个黑暗虚空的世界般。

    仅仅只是一眼,夏亦直接朝侧面扑了出去,翻滚之中,深邃的黑色在灯光范围内,就像破碎的玻璃片般轰然刺了下来,周围人的脚下都能感受到这种东西扎进雪地,带来的震动感。

    “.….老大的实力,真的很少有人能接住。”瘦子耍弄着手里的双枪,插回了枪套里,“这次用不着我俩上了。”

    中年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就在他俩,以及四周的数道视线之中,飞溅的积雪,一道身影冲过了这片回落的漫天雪花。

    “嗯?”虚刀偏了偏头。

    抬手,他前面的空气里荡起涟漪,然后瞬间破开,不规则的虚空刀刃犹如巨大的钢锯,在顷刻间无声的冲出。

    一时间,前方泥土、积雪飞溅,夹杂其中的奔跑身影依旧还在,脚步一蹬,然后跃了起来。

    虚刀看着跃起的身影,没有退后的意思,盯着对方手中的关刀,嘴角咧开,手指微动,在空气一划。

    就在夏亦身体落下的侧面,不规则的虚空刀刃再次冲了出来,半空的身体折转,陡然缩紧双腿,猛的踢在刺来的刀刃片面。

    躲避、借力,身形翻转,一气呵成,夏亦挥起偃月刀轰然斩下——

    关圣刀.阵斩颜良!

    青龙轻鸣,劈出半轮圆月。

    然而,刀锋落下的途径,又是一道虚空刀刃从旁插进来。

    …….青龙刀与虚空刀刃相触。

    仿佛两个不同维度的东西撞在了一起。

    便有类似锵的古怪声响在中间爆开,青龙刀口由上而下,硬生生将它斩断,断开的一截直接消失在夜色的光芒之中。

    同时。

    被斩断的另一头瞬间延长,照着下落的夏亦,横斩而去。

    嘭——

    巨大的声响里,夏亦保持格挡的动作,整个人向后被打飞出数米之远,呯的落在地上,手中的关刀震落到附近。

    刺骨的冰雪里,他双臂都在微微颤抖。

    夏亦的身体真的到极限了。

    ……..

    黑色的皮鞋走过雪地,虚刀负着手朝夏亦走了过去。

    “我不喜欢说假话……见到你之后,确实有想过和你做朋友……”

    声音从后面传来,夏亦咬紧牙齿,动着发抖的手臂使劲将自己撑起,摇晃的站起来朝前面的孤树走去。

    那边洪亮的话语随着靠近还在过来。

    “.……我看过你的资料,与我当初真的很像,只是并没有像你这样,歇斯底里的反抗,而是选择了加入通勤局。”

    “闭嘴——”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夏亦拔出埋在雪下面的长柄,暴喝一声,转过身来,手中画戟已经劈斩而出。

    虚刀的话语停了停,看着横挥过来的画戟,云淡风轻的止步、抬手、曲指。

    轰的一下。

    将夏亦连带方天画戟一起打的后退,撞在后面的孤树上。

    后方,瘦子嗤的笑了出来,他旁边的中年男人抱着双臂,也在笑:“这家伙真当自己拿着关刀就真变成关公,拿着方天画戟就变成吕布,那三姓家奴?!”

    “.….于私,我很喜欢你的作风,对朋友讲义气。于公,作为通勤局的人,我不得不将你抓起来,交给上面的人处理。”

    虚刀挥去刺破虚空的刀刃,沉声道:“所以投降吧。”

    树枝上的积雪,簌簌往下落,淋在虚弱的身影头上、肩上。

    那边,‘拿着方天画戟就变成吕布,那三姓家奴……’的话语,与虚刀的声音同时过来时,夏亦手中的画戟隐约颤抖一下。

    “呵呵…….好听的话,谁说不来啊……”夏亦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读书的时候,一时冲动毁了自己,现在出来了,其实就想好好活的啊…..”他看着地面在灯光下映出晶莹的积雪,咧嘴笑了起来“.…..巷子里,有人拿枪。想赚第一桶金,又挡了别人的路,这世道好难啊,坏人又多……到了现在,你叫我投降……呵呵…..”

    地上的雪花忽然微微抚了抚,吹动起来。

    笑声渐渐变的响亮。

    “…..哈哈哈哈哈……我歇斯底里的走到今天,可有回头路——”

    隐约间,缓缓站起来的身体背后,还有一道声音在响起,雄壮迫人。

    “哈哈哈哈……千军万马,某家都杀过了,吾怕谁来——”

    站在原地的虚刀愣了一下,周围通勤局的异能者面面相觑,所有的视线望过去。

    夏亦起身,迈出一步,脚边的积雪吹动扩散开,口中的笑声兴奋而诡异起来。

    伴随着“……你们要杀我…..抓我……莫名其妙啊……到了现在,你还叫我投降……”

    之中,还有另一道声音:“某家驰骋天下,一生勇武,岂会……”

    手中的方天画戟呯的拄在雪地,发出清脆的嗡鸣。

    …….

    雪夜的冷风咆哮起来,孤树疯狂的摇曳。

    “冥顽不灵——”

    虚刀陡然出声,挥手,虚空刀刃刺出空间的一瞬,画戟呯打在上面,将它架住。

    ……

    树下。

    夏亦抬起头来,两道声音交汇重叠起来,在这夜晚说出了同样的话语。

    声音响彻天地。

    “…..我夏亦(某家吕布)岂会投降!!!”

    一层层积雪轰的推散,漫天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