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备份的爱情 > 第56章斩断情丝
    郝晓梅这一次没有摆脱,因为她激动得也想做一次拥抱,在温存一下对方的胳臂后,才感觉自己拥抱的对象不该是身边的男人,而是眼前那位女人。自己应该把所有的祝福和鼓励都化做相逢一抱。

    窦纯燕在与儿子短暂的相拥之后,随即把激动的矛头指向了自己的恩人——郝晓梅。

    马平川目睹她俩长时间拥抱的情景,并为这对曾经的宿敌已经变成了一对情深意重的姐妹而不禁感慨万千。

    在回家的路上,郝晓梅依旧坐在前面的副驾驶座位上,而把后排座所有的空间都让给了刚刚重逢的母子。

    窦纯燕自然跟儿子有一番殷切的语言互动,详细地询问一下他最近学习的情况。辉辉如实做了回答,并打听一下妈妈在里面的情况。

    窦纯燕毫不避讳地讲述起自己这一年来在监狱里服刑的经历,像是回答儿子的提问,其实是讲给前面郝晓梅和马平川听的,因为在言语之间充满了对郝晓梅的感激之情,俨然是没有她郝晓梅也就没有能够在狱中脱胎换骨的她窦纯燕。

    郝晓梅不得不插话:“纯燕不要夸我,你能够提前两年出来,完全是靠你自己的坚持和不懈的努力。”

    “晓梅,如果不是你的帮助,我还哪有生活的信心,更别说是在监狱里承受煎熬了。”

    “纯燕姐,我只是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是你太争气了。”

    马平川一看她俩相互谦让起来,赶紧从中斡旋:“你俩就别谦让了,都是好样的。我由衷为你们喝彩。”

    窦纯燕依旧难掩激动之情:“晓梅,我之前做了一件非常伤害你的事情,却被你以德报怨。我如果再不懂得如何做人,那简直猪狗都不如。其实,我就算现在除了对你感恩,还有一份深深的忏悔呀。”

    辉辉听得糊涂了:“妈妈,您做什么对不起晓梅阿姨的事了?”

    窦纯燕一副羞愧:“唉,妈妈真是难以启齿呀。”

    郝晓梅赶紧掩饰:“妈妈只是‘责罚’过阿姨而已,只是小事一桩,早就翻片了。”

    辉辉又好奇起来:“妈妈为啥责罚晓梅阿姨呀?”

    郝晓梅回头含笑回答:“因为妈妈认为阿姨做错事了。”

    “晓梅阿姨怎么能做错呢?肯定是妈妈冤枉了您。”

    “唉,谁都有做错的时候,阿姨也不例外呀。”

    “不,您是天下最好的好人,肯定不会做错事的。”

    马平川赶紧一旁打趣:“辉辉真是聪明,你的妈妈正是觉得错怪了晓梅阿姨,这才说伤害了晓梅阿姨。”

    窦纯燕欲言又止,不禁模糊了双眼。

    马平川在车里出现片刻的沉寂时又出声建议:“快到中午了,咱们先找个地方吃个饭吧?”

    窦纯燕欣然同意:“好呀,我来请客。”

    马平川摇头微笑:“你刚‘出来’,拿什么请呀?还是由我设宴为你洗尘吧。”

    不料,郝晓梅却表示:“咱们还是回家吃吧,我都准备好了。”

    马平川眉头一皱:“晓梅你真是受累的命,难道咱们在外面吃一点现成的不好吗?”

    郝晓梅依旧坚持:“不好,纯燕姐已经一年没回家了,我想她一定非常想家了,还是早一点让她感受到家的温暖吧。”

    马平川只好征求窦纯燕的意见:“纯燕说该咋办?”

    窦纯燕依旧很动情:“对于我来说,我的亲人在哪,哪就是我的家。现在对我来说,亲人不止辉辉一个,还有你们俩。我的家就在我身边,就不再向往那套房子了。不过,我要尊重晓梅的建议。”

    马平川不禁苦笑:“说来说去,你还是站在晓梅的一边。那好吧,咱们就回家吃饭!”

    郝晓梅心里微微得意,与窦纯燕相视一笑。

    在回家的路上,窦纯燕突然想到一件事,立即询问:“晓梅,你以后还会在我家住下去吗?”

    “这···”郝晓梅有些犯难了,因为她已经默许马平川的求婚了,难道还要回那条大胡同里的刘大哥家吗?

    不料,辉辉突然撅嘴:“人家晓梅阿姨有了一座‘宫殿’,肯定不会再住咱家了。”

    窦纯燕顿时一愣:“宫殿?什么宫殿?”

    郝晓梅刚欲辩解,马平川则坦然面对:“哦,是这样的,我已经为晓梅建设一个新家,那是一栋独立的小二楼,里面已经装修好了,就看晓梅什么时候想搬进去了。”

    窦纯燕豁然醒悟:“哦,那是你俩的新房吧?”

    “哈哈,算是吧。”

    郝晓梅这是羞涩地垂下了头,一言不发。

    窦纯燕思忖道:“我能去参观一下吗?”

    “当然可以。咱们就顺便去一趟那里吧,反正距离你家也不太远。”

    “是吗?那太好了,咱们两家可以做邻居了。”

    郝晓梅一直心怀忐忑,当看到窦纯燕并没有失落,而是显得神采奕奕,心里这次放松了下来。

    马平川也很欣慰窦纯燕的变化,内心感激她能成全自己与晓梅的关系,于是二话不说,调转车头,径直奔向那栋小洋楼。

    窦纯燕一到那里,顿时赞不绝口:“不怪辉辉形容这里是宫殿呢,果然气派非凡呀。我敢说,这栋新房在咱们省城可谓是首屈一指呀。平川,你对晓梅的情意真是用心良苦呀。”

    马平川凝视着眼前奢华的一切,不禁动情道:“晓梅是一个苦出身,从小孤苦伶仃缺少关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个温馨的家。我虽然没有太大的本事,但一定要满足自己‘至爱’的最起码的心愿,要给她绝对的安全感。”

    他的一番话不仅令郝晓梅感动落泪,就连窦纯燕也为之动容:“晓梅,你能遇到平川这么好的男人,就是你这辈子的福分,也是上天对你善良的恩赐。你一定要珍惜这一切呀。”

    郝晓梅被感动得稀里哗啦,突然扑在窦纯燕的怀抱里抽泣不已。

    窦纯燕顿时明白了她的感受,除了马平川带给她的感动之外,还有来自于自己的祝福。于是,便紧紧抱住了她的娇躯,亲密无间得像一对亲生的姐妹。

    当他们一行人回到窦纯燕的家里时,令窦纯燕耳目一新。因为这个家跟她本人一样脱胎换骨了,不仅比以前洁净了许多,还增添了几盆花卉,显得室内一片春意盎然。

    窦纯燕不禁感叹:“晓梅真是一个干净利索的女孩,把家里收拾得这么漂亮,我都舍不得你走了!”

    马平川赶紧搭茬:“那可不行,晓梅马上就得回属于自己的新家了。”

    窦纯燕不满地白了他一眼:“她不是还没跟你结婚吗?你说得不算数!”

    “可是我已经向她求婚了,并且她已经答应我了呀。”

    窦纯燕思忖道:“只要你俩一日不入洞房,晓梅就在这里呆下去。”

    “她呆在这里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我告诉你说,晓梅以后就是我的亲妹妹,这个家就是她的娘家。她必须从这个家嫁出去!”

    郝晓梅没法淡定听下去,带着无比的感动躲进了厨房里。那里已经摆好了她提前准备的食材,要为窦纯燕的接风宴席而大展身手了。

    当天晚上,郝晓梅继续睡在这个家,并且跟窦纯燕同睡同一张床上。可是,她有些心乱如麻了,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她这么一折腾,搞得窦纯燕也无法踏实入睡了,最后不得不坐起身来并点亮了台灯。

    “晓梅,你是不是不习惯跟我睡在一起?”

    郝晓梅也赶紧坐起来,并解释道:“纯燕姐不要多心,我是心里压着一件事而睡不着。”

    窦纯燕顿时好奇道:“到底什么事让你睡不着呢?”

    “这···”郝晓梅显然不好意思对她讲出自己的隐私。

    窦纯燕把脸一沉:“你这个丫头难道把我当外人吗?”

    “不是!”

    “晓梅,如果你把我当姐姐,就把你的心里话都讲出来。”

    “现在吗?”

    “对!反正你我都睡不着了。”

    郝晓梅迟疑一下,于是带着一副悲情色彩把自己对刘成凯的心结讲了一遍。

    窦纯燕,没有料到她心上人居然是另一个男人,惊愕片刻,才嗔怪地责备道:“你真是一个傻丫头,亏我之前把你想得那么完美!”

    郝晓梅惊诧道:“难道我做错什么了吗?”

    “你当然错了,放着眼前最合适的男人不爱,心里偏偏放不开一个有妇之夫的男人。”

    “纯燕姐,”郝晓梅赶紧辩解,“刘大哥还没结婚呢。”

    “可人家已经有对象了,你再插足合适吗?”

    “纯燕姐,我哪叫‘插足’呀?人家刘大哥还没有跟女朋友结婚呢。”

    “那也叫插足!”窦纯燕果断地表示,“虽然不是家庭插足,但算是感情插足。这往往伤人更深!”

    “伤人更深?谁会受得伤害?”

    “首先是你的那位刘大哥还有他的女朋友,还有平川,更残酷的就是你自己伤害自己!”

    郝晓梅一脸骇然:“会是这样吗?”

    “晓梅,难道你想走我的老路吗?”

    “这···跟你能一样吗?”

    “唉,怎么不一样?当初喜欢我的男人有很多,可我偏偏对平川看对了眼,感觉他是现实中少有的青年才俊,在他心里根本没有我的情况下而犯了糊涂。结果伤害了他最心爱的女人同时,也让他甚至是我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傻丫头,我可像一面镜子一样摆在你的跟前呀。”

    郝晓梅一副苦笑:“我对刘大哥的感情只能埋在心里,怎么会做极端的行动呢?”

    “就算你伤害不了人家的身心,但对你自己的精神是一次重大的伤害,也波及到真心爱你的平川呀。”

    “那我该怎么办?”

    “当然是迅速斩断情丝呀。”

    “可是···怎么斩断呀?纯燕姐你能不能帮帮我?”

    窦纯燕思忖道:“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早一点把自己嫁出去。当你每天享受到丈夫的宠爱时,就会逐渐淡化这样的心结。”

    郝晓梅不解:“难道结了婚的女人真能忘记以前的一切吗?”

    “别人也许不行,但你一定能行!”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一个懂得感恩的女孩,当被另一个男人的爱所包围时,你就不会做出任何对不起对方的事情,包括精神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