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六卷 多元宇宙 第五百三十八章 鼠疫主教

第五百三十八章 鼠疫主教

    唯一比较奇怪的,就是那个被杀死的人,身上有各种各样的伤口,看上去像是有很多小型生物啃噬出来的伤口。

    可惜这群蠢货虽然不认得这种东西是价值很高的源质黑铁,但是这些东西能够强化他们的身体这一点,他们是能够知晓的。

    该怎么办呢,怎么才能将这些东西拿到手?

    对了!有了!

    ……

    第二天深夜。

    高尔斯领北部,契尔领边缘,高度小镇。

    杜马瑟有些恍惚。

    眼前幽幽暗暗的,感觉整个世界都浑浑噩噩的。

    “吱吱吱吱——”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一个激灵,因为,在他的眼前,在他的视野内,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及膝风衣的男人。

    “盗贼!!!”

    杜马瑟克一下就清醒了过来,从美好的肉欲梦境之中恢复过来。

    噗通!噗通!噗通!

    杜马瑟的心脏剧烈地鼓动,收缩成一团,又猛地鼓胀起来,甚至让身体也跟着轻微颤抖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该做什么,直到那潜入者的身周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黑影,杜马瑟才真正清醒过来。

    叽叽喳喳的鼠叫声簇拥着那个穿着黑色风衣,将面孔遮的严严实实的男人。

    “昨天是不是有人来这里把什么东西卖给了你?”

    男人灰暗的眼眸没有一点波澜,宛如一潭死水,话语也没有半点起伏,仿佛在诉说一件再小不过的小事。

    但是,在这个时间点有人潜进了你的房间,站在你的面前,注视着你,质询你问题,你会将他当成无害的路人吗?

    反正杜马瑟不会。

    但他也不打算有任何隐瞒。

    能够直接闯入他的住所,证明对方绝对有能力杀了他,而且是逼问事情,很明显是有什么大事。

    他这偶尔会帮忙销赃的小商铺店主知道什么能惹什么不能惹,不该抵抗的就绝不抵抗:

    “昨天有两队人来我这路,第一队人是早上来到,卖给我一些破旧的匕首和一些宝石,感觉上是杀死了盗贼的佣兵队伍,第二队是五个人,他们拿来了很多东西,包括珠宝和一些黑铁级魔物的皮革材料,量很大。”

    杜马瑟将所有信息都说了出来,并且还指出来那些赃物就放在柜台下方的一个暗格之中,满满的诚意。

    而听到这句话,那位黑风衣的男子也点了点头,似乎在对他的配合表示赞许。

    就在杜马瑟感到松了一口气并打算等到天亮立刻带着一些财物跑路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句话:

    “按理说,你那么配合,我应该放过你,但是你表现得太好了,好到令我担心。”

    就在杜马瑟听着这句话不明所以新生不安的时候,突然感到手臂一疼。

    转头一看,一只野猫大小的灰毛老鼠正挂在他的手臂上,眼中泛着血红色的光芒。

    “魔物!?”

    杜马瑟不由得心中惊骇起来,右手甩动试图甩开那只巨鼠,同时张口欲喊救命。

    但是声音还没想起,就感到脖颈一疼,又是一只巨鼠了上来,同时嘴巴传来了略显坚硬的绒毛触感。

    一只巨鼠钻进了他的嘴巴,将他的嘴巴堵住。

    “呜呜呜——”

    杜马瑟双眼瞪圆,痛苦地挣扎起来,愤怒而惊恐地看着那无言的黑衣男子,神色流露出求饶,但是,对方没有任何行动和回应。

    一只只巨鼠从周围钻出,爬上了他的身躯,啃噬他的血肉。

    杜马瑟失去力气的身躯向后倒去,鲜血流溢而出。

    十几秒后,鼠群散去,但是杜马瑟的身躯却变得完好无损。

    不过,相对的,他的瞳孔,变成了鲜红色。

    并且,原本脸上逸散出的恐惧、愤怒和恳求都彻底消失,只剩下服从的恭敬。

    “主人——”

    “我不是你的主人,我是猩红教团的鼠疫主教——克罗·布拉德。”

    “猩红教团?”

    新生的猩红仆从杜马瑟并没有听说过这个教团。

    而下一瞬,他便听到眼前的黑衣男子坚定而虔诚地念诵起祈祷词:

    “啊,血狱之子,我们天上的父。

    啊,猩红之女,我们黑夜中的母。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在心中尊你的名为圣。

    我们在黑夜的母,愿人都在梦中念你的名为诚。

    愿你的夜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猩红教团奉猩红之女为神明,万物的生命都是猩红之女给予……

    杜马瑟的眼中不断地流露出骇然和波动,头痛欲裂这些强行灌输到他脑海里的知识和他已有的观念产生了冲突。

    但是,最后,还是化为了平静。

    没错。

    猩红之女就是万物之母,血狱之子是猩红之女的第一个孩子,也是猩红之女的配偶。

    血狱之子也是万物之父。

    圣子圣父两位一体!

    “呼——”

    杜马瑟吐了口气,双眼之中的猩红逐渐褪去,化为了平静,化为了原来的颜色。

    而看着杜马瑟,黑风衣男人,或者说亚休恩,在询问了他几个问题。

    “主教大人!”

    已经在亚休恩洗脑下变成猩红教团虔诚信徒的杜马瑟拿起钥匙,赤着双脚,小心翼翼地快步走到内门边,打开了仓库门,将里面的魔物材料尽数取出:

    “这是我收集来的复苏之物。”

    在他的认知之中,这些魔物材料之类的东西已经变成他特意积攒搜集来的东西了。

    “嗯。”

    亚休恩点了点头,确认了这第一个修改认知的实验对象的效果还可以之后,便在鼠群的簇拥下无声无息地开门而出。

    现在得继续去找那些矿鼠接触过的源质黑铁。

    ……

    而另一边,安第斯侯爵府邸

    看见穿着华丽红色风衣眼眸幽深的安第斯站在前方,福克·西沃尔反手上关门,恭敬地跟着安第斯来到走廊尽头的房间,站立于微弱的烛火灯光里。

    “浪费了些时间,还是没有从他的尸体里找到更多的线索。”

    安第斯侯爵扭头望着窗外那轮弯月,语气平静地说道。“

    “更多……导师知道他的一些来历了?”福克西沃尔放松了不少,试探着道。

    安第斯侯爵微微点头道

    “一个叫做生命之源的古老组织,他们建立于和大地教廷崛起前的时期,其产生和当时部分堕落贵族有关。”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