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四百七十八章 血树公爵

第四百七十八章 血树公爵

    “啧啧啧,这不是阿克博拉蒙吗?与蒸汽骑士与风暴之眼结成了同盟,讨伐我的深红教会的雾中之神。”

    血树之上,发出了声音。

    如同孩童又似老人般的怪异声音在整个位面上响起。

    “我还奇怪呢,谁竟然在我的地盘附近释放出那些恶心的东西,原来是你啊。”

    咚咚、咚咚——

    并没有心脏这个结构的阿克博拉蒙,仿佛听到了心跳的声音。

    该死,血树公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附近有血树公爵饲养血树的位面?

    不可能啊,这附近应该是空间对流的重灾区,位面没办法稳固存在的,这附近的位面都是死掉的位面,就像那棵血树一样,一整个位面的力量只能长出一棵血树。

    不管怎么样,血树公爵通过血树已经发现了他的这件事,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了。

    刚从八肢之神的蛛网逃出来,又窜进了血树公爵的深红森林里了吗?

    怎么那么倒霉?

    还是说,血树公爵也和八肢之神联手了?

    有可能,作为被其他神明教会针对的对象,血树公爵和八肢之神很有可能在某个时候就联手了。

    这次他被攻击的事情,就是被血树公爵和八肢之神联手算计了?

    可恶!

    .......

    与此同时,壳中世界内,一个长满了深红色树木的位面之上。

    一座巨大的城堡矗立在位面的中心。

    城堡的周边,无数鲜红色的植株绽开成鲜红色的花园。

    这个没有阳光的位面,一轮血月永远地被镶嵌在红月的中心。

    踏着整洁的石板路,一个穿着鲜红色礼服的女性穿过这鲜红色的花园,走向了那位于城堡中心的巨大城堡。

    血色的光芒洒落在广袤的血色植株上,落在郁郁葱葱的低矮花丛之上,也同样侵染了她那白皙的皮肤。

    如同晨露般凝结在美丽花瓣上的血色力量,闪耀着红水晶般的光芒。

    穿着红礼服的女人视线掠过那些不断从血色月亮之中吸收血色力量的植株,脚步微微一顿,然后不再迟疑地走向了那座巨大的城堡。

    这里没有炎夏,也没有寒冬,这里的花却是永恒的、只要那城堡的主人在此,便会长开不败,永不凋零。

    她,正是侍奉城堡主人,那位唤作血树公爵的神明的侍者。

    或者说,深红教会的圣女。

    就在这个时候,从城堡的中央,飞出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穿着鲜红色的、宛如巫师袍又如贵族服饰的华贵服饰男人。

    在他从血树位面飞出的时候,这个鲜红色的位面上,无数血色的荆棘和植株便从周围的花园中蜂涌而出。

    看到这个场景,那人影却是啧了一声:

    “信仰之力,使用整个位面和血月做了两级中转过滤之后,作为第三级过滤的血树还是不能避免影响啊,古代神明的道路果然劣质,不过,比起巫师的道路,速度还是快的很,差不多就能够恢复在荣光世界之时的力量了,怎么称呼来着?多元五级?”

    “真是没想到,那只在壳中世界没有世界规则附依的蜘蛛,竟然隐藏的那么深。”

    “不过没关系,反转原罪的道路?只有魔鬼才会担忧它的威胁。”长着尖耳朵,宛如女性精灵一般的血树公爵翻转手腕,“如果还是走的预言道路,我反而还会担心,但是现在,放弃了预言道路?”

    “已经对我没有威胁了。”

    “相反,我还得感谢那只小蜘蛛,把雾中之神的本体从迷雾漩涡里引了出来,把这东西分解了,我就能够恢复因为失去了荣光规则加持而损失掉那部分的力量。”

    “法斯特,还有罗莎,没想到吧,我会比你们先一步恢复力量?就算你们两个抱团也没有用的,在我恢复了力量之后,你们这两个还没恢复力量的家伙,就等着死吧。”

    她的双眼中,萦绕着仇恨:

    “在荣光世界遭受灾难的时候,就放弃了盟友,与北公爵分道扬镳的你们,又能做些什么抵抗?你们可没有北公爵那么幸运,在荣光世界分崩离析之后,他得到了更强大的力量,而你们,什么也没有。”

    “在死亡的危机之下,才会展露出真实的本性,被抛弃的盟友变得强大,”

    以嘲讽的语调自言自语了几句之后,她将视线终于投向那些向自己飞来的血色植株。

    “说起来,原罪道路也有原罪道路的好处啊,信仰之力内的意念残渣,能够不需要清除筛选就直接吸收。”

    “虽然没时间浪费力气去走原罪道路,但是原罪力量还是有作用的,准备了一千年的,对付雾中之神的计划,搁置了那么久,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真是感谢啊,八肢之神。”

    嘴角扯出一丝笑容,血树公爵:

    “自从在荣光灾变中夺取了露芙和精灵女王的身体开始苟延残喘至今,我还没有那么高兴过啊。”

    右手用力一挥,那些鲜红色的、依然活化的植株,统统停滞了下来,而原本在那些植株内窜动的、鲜活的意志被她硬生生地扯出。

    以过滤器的功能拦截下来的意念残渣,被硬生生地扯出,在空中揉成了一团。

    一只扭曲的、如同肉团一般的怪物在空中凝聚出来。

    “说起来,这东西感觉起来挺像是魔鬼的。”

    看着那逐渐成型的怪物,血树公爵微眯起眼睛:“还真是丑陋啊,算了,比起雾中之神还要丑。”

    伸出手,做出抓握的姿势,那个刚刚成型的类魔鬼,便在沛然巨力中彻底分崩离析。

    而那些血色的植株,在信仰残渣被削除之后,身躯内便涌出了一股股血色的力量,在身躯表面凝结成血色的晶体。

    “纯度还不错,不过还是得花一点时间仔细清理残渣。”

    思索了片刻之后,血树公爵无奈地摇了摇头:“希望能够从雾中之神的尸体里获得足够的信息。”

    自言自语结束之后,她将视线投向下方,那以恭敬的姿态等候着的深红圣女:

    “你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