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熟悉的问候语

第四百六十七章 熟悉的问候语

    而另一边.....

    “鼠蛛主教,我想要从八肢教会这里获得一些关于雾中圣殿和黑钟教会的消息。”

    银烬主教西沃尔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出声道:

    “我会付出足够的代价。”

    虽然八肢教会式微,但是并没有因此就变得傲慢,直接要求对方提供帮助,如非必要的情况下,不要轻易得罪任何一个真相不明的势力。

    谁知道八肢教会是不是真的式微,就算式微了,也还有残余的力量,西沃尔可不想为自己和银烬教会引来一大票莫名其妙的敌人。

    所以,西沃尔只表明了希望“获得情报”的态度。

    虽然要因此要用一些东西作为交换,但是没关系,总比起随便招惹一个敌人要好。

    他相信这样的态度加上交换物的价值足够,他相信八肢教会的这位主教应该会把那雾中圣殿和黑钟教会的消息卖给他的。

    毕竟,原来的八肢教会就以贩卖情报为主。

    “雾中圣殿与黑钟教会的情报吗?”班克西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这人。

    教宗大人说的果然没错,银烬教会这段时间会找上门来。

    “是的。”西沃尔点头。

    “那么,作交换吧。”班克西放下咖啡杯,双手垫在下巴上,“用你知道所有关于深红教会、雾中圣殿、黑钟教会的资料作为交换。”

    “深红教会.....为什么要深红教会的资料?”

    西沃尔有一些不解。

    对方要雾中圣殿和黑钟教会的资料,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或者说,他西沃尔知道的雾中圣殿和黑钟教会的资料并不多,那就是说.....以深红教会的资料作为交换主体?

    可是为什么是深红教会?

    西沃尔虽然不解,但是估计没什么好事,不过也没关系,深红教会是银烬教会的敌人,而不是友军,有其他势力想要找深红教会的麻烦,他乐得如此。

    “不过......”

    而这个时候,班克西出声道:

    “你能给我们什么等级的情报,我们也交给你什么等级的情报。”

    什么?什么时候改规矩了?要用情报交换情报?

    西沃尔一下睁大了眼睛。

    不过好像也没什么问题,用情报交换情报的确没什么问题,不过......

    按理来说,情报之类的东西对于拥有预言能力的八肢教会应该很廉价才对啊......

    一对一对等交换,吃亏的是八肢教会才对。

    为什么呢?因为式微了,所以缺失情报,情报的价格变高了?还是因为式微了,所以降低了交易价格?

    不过,深红教会的情报吗?

    早知道的话,应该多准备一些深红教会的情报了。

    对了,可以把多加夫勒的可能在雾都的消息作为交换,多加夫勒的消息应该算主教级了吧,不,应该算枢机主教,多加夫勒可是猎杀了风暴教会多个首席祭司的人,实力比起各个教会中最弱的教皇级人物也只弱一筹。

    可惜不知道八肢教会这次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做情报交换……西沃尔略显懊恼地想着。

    先用多加夫勒的消息换取一些雾中教会和黑钟教会的消息吧。

    在班克西的目光注视下,西沃尔仰身向后靠住椅背,低声道:

    “那就先交换一个教皇级的消息吧。”

    多加夫勒仅次于教皇级,说成是教皇级的消息也没关系。

    西沃尔在心中偷换了概念。

    听到“西沃尔”的回答,班克西眉头微微一皱,一上来就是教皇级的消息吗?

    在西沃尔出声之前,班克西便先一步阻止:“教皇级的消息,需要经过教宗大人同意才行。”

    “教宗!?幽灵蛛!?他在这里?”

    西沃尔瞪大了眼睛。

    “教宗大人现在不在这里。”

    得到的回答让西沃尔悄然松了口气,随后他说道:“那么,我们可以......”

    “教宗大人到了。”

    班克西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内容却让西沃尔大吃一惊。

    “你说什么!?”

    下一刻,他就见到那位鼠蛛主教单膝跪地,似乎在迎接什么人。

    西沃尔赶忙将视线向周围望去,可是这间就连侍者都没有的、已经闭门的咖啡厅之中,就只有他和这位鼠蛛主教。

    但是,他并没有敢忽视一位教皇级人物的来临,即使不是同一个教会的。

    他微微躬身:

    “渺无踪迹的预言者,请允许我聆听您的脚步,幽灵蛛阁下。”

    “真是浮夸的问候语。”

    伴随着一声不知男女的、怪异的人声,西沃尔只听到一阵近乎于无的脚步声,宛如幽灵一般的人影在他的前方浮现。

    西沃尔惊醒,投以视线。

    一位穿着紫黑色绅士服、头戴着紫黑色礼帽与纯白面具,看不出男女的人正单手负立。

    无论是从肢体还是其他地方,只能够隐约地感觉出对方似乎是男性,但是又有一种莫名的荒谬感。

    仿佛对方就不应该有性别这种累赘般的划分,而是一个完美的无性别生物。

    亚特注视着这个用让他难以遗忘的问候方式问候了他的银烬主教。

    刚才那种问候方式,就宛如弱小的巫师在见到一位强大的巫师时所必须有的问候语。

    难道真的和荣光世界有关?

    按理来说,这种独特的问候文化就宛如他原来的世界熟人聊天开头要问“吃饭了吗”一样。

    如果只是巫师系的力量体系,那只能说是巧合。

    既是巫师系的力量体系,又有这种因为奇特文化历史才能形成的问候语......

    他不联想到荣光世界才是怪事。

    越来越好奇了,银烬教会、还有黑蔷薇夫人、血树公爵.....

    这三个人,到底是不是来自荣光世界?

    亚特眯着眼睛,视线透过没有一丝缝隙的白色面具看着西沃尔:

    “这位银烬主教,你想要和八肢教会交换教皇级的消息?”

    西沃尔绷紧了神经,直面八肢教会的教宗,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或者说,除了面对银烬教会的主教之外,面对任何教会这种与教皇同等级的人物,都不是什么轻松的事。

    尤其是这个教会还不能算是友方的时候。

    一言不慎,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