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三百八十六章 行走的厄运?幸运?

第三百八十六章 行走的厄运?幸运?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亚特从莫度那残缺的记忆之中找到了关于博福尔的一些残缺的记忆:

    “博福尔·巴伐列夫?”

    亚特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是作为对话的这句询问,也基本就是默认了。

    再加上那柄曾经远远见过的原罪武器,毫无疑问,就是协会中记录的那个突然出现,帮助协会关闭了一个地狱之门的强大古老者了。

    外表真是具有迷惑性啊......

    如果不是曾经远远地见过对方,认识他的武器,博福尔也难以相信这个年轻人是靠一己之力把一扇地狱之门给关闭的。

    博福尔点了点头,然后向着亚特走了过去。

    而亚特也伸手握住了黑魔导权杖,驱散了所有的诅咒暗影,那将加尔加勒困住的诅咒暗影也消失不见,留下一脸惊惧瘫软在地上的加尔加勒,而一股骚臭和地上的液体,让其他的猎人不由得发出了嘲笑声。

    这个时候,原本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终于有了动作——急忙跑到他的身边,将他扶起,带离了猎人协会。

    而无论是亚特还是博福尔,都没有再理会他们。

    这个老猎人来到柜台前方,看了一眼亚特身后的众人,询问道:

    “他们......都是古老者?”

    “没错。”亚特耸了耸肩膀,“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

    博福尔仔细地打量了众人,目光在雅克琳和卡尔斯两人的身上停留了一下之后,扭头对着接待老头说道:

    “阿考列斯,你听到了吧。”

    接待老头点了点头,和博福尔一样仔细地打量了几人,随后对着亚特说道:

    “既然是这样,猎人执照可以直接给你们,不过......”

    老头的语气一转:“需要测试他们的实力,并且,不能给予正式等级。”

    这是很久以前就定下的,对于古老者的规矩。

    “没问题。”没有询问他们的意见,亚特直接点了点头。

    之后,当劳力五人被带去测试实力,而博福尔在办完自己的事情之后,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对着亚特说道:

    “蓝奥奇,有一件事需要你的帮助,酬劳之类的分配可以全交给你......”

    ......

    另一边。

    在本体和猎人协会的人“正常活动”的时候,一群数量超过一千只的、庞大的告夜鸦已经离开了K市,来到了相隔很远的A市边缘。

    这是是距离猎人协会所在地很远的边缘地带,接近山区,茂密的果园边缘,是一个种植作物的农牧园,并且因为靠近山区,这里存在着许多的野生动物,也是一些平民猎人猎取猎物贩卖赚取生活费的地点。

    并且,因为这里的山区比较大,生活的动物非常多,平民猎人也比较多,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市场。

    不过......

    因为地狱入侵人间界,各个地方都变得非常混乱。

    而这里同样也遭受过几次地狱生物的入侵。

    但是自从地狱入侵以来,世界越来越混乱,各种生产资源的农牧业和种植业也受到了打击,经济消退,这里原本不怎么被重视的种植园也被列入保护范围。

    这里也渐渐变成了一个原罪猎人休息的小型聚集地,还发展出了小型的市场。

    也有着“猎人市场”的别称。

    而在种植园和山区之中,鸦群遍布各处。

    能够隐遁在黑暗之中的告夜鸦化整为零,通过鸦歌将遇到的鸟类都转化成了告夜鸦。

    虽然和正统的告死鸟比较起来,收集厄运的能力稍微弱上一些,但是,在亚特的调整操作下,也拥有将近2/3的效能,大部分遇上的对象,身上的厄运都被告夜鸦掠走大半。

    “现在掠夺到的厄运......差不多够升一级了。”

    几十只告夜鸦拍打着翅膀,汇聚在一起,凝聚成了一个身披斗篷的人形。

    不需要庞大的鸦群,亚特现在的计算力就足以分心操控鸦群,加上接管一千只告夜鸦的思维获得的计算力,别说分心操控一千只,一万只都能够做到。

    亚特扭了扭脖子,这种由鸦群聚合形成的分身,并不难以接受——和在魔咒世界那次,全世界的厄运都变成自己身体一部分的感觉相比,就是小儿科。

    稍微调整了一下外形,将自己的外貌变成了一个曾经遇到过的平民之后,亚特进入了这个地区。

    相对于猎人协会那种到处都是原罪猎人的情况相比,这里要好一些,但是也是能够见到不少原罪猎人的。

    一副平民模样的亚特,穿梭在人流之中。

    每一个从亚特身边走过的人,身上的厄运都被亚特夺走,只留下一丝丝厄运以避免触发造物标记的反馈。

    因为厄运被夺走大半,身上的气运之力的份额比起厄运要多出不少,差值作用之下,就显得幸运了许多。

    什么捡到钱财之类的事情变得多了许多。

    一边收拢着厄运,一边移动的亚特,看着一个本应该倒霉的人,在被他夺走厄运之后,停下脚步,“幸运”地避免了撞上窃贼被盗走钱财的事情。

    但是,相对地,还没有被亚特夺走厄运,身上的厄运相对较浓的另一人,变成了窃贼偷钱的对象。

    而且,因为这人身上的气运之力也比较浓,比起厄运还要多一些,这个窃贼在偷到对方钱包之后没到两秒,在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就被失主身边的同伴发现抓住,直接暴打了一顿。

    这时,亚特从他们身边走过,将包括窃贼在内的当事人身上的厄运全部都吸走。

    在这个时候,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窃贼趁着对方不注意,逃跑了。

    虽然窃贼跑掉了,但是丢下了一个戒指,失主拿回了自己的物品,还拿到了这个戒指。

    而这个戒指的失主,是一个原罪猎人,在窃贼逃跑的时候,他正气势汹汹地赶了过来——

    总的结果就是,窃贼虽然没得手,但是成功逃跑,避免了牢狱之灾,并且,避免了被那个C级的原罪猎人暴打一顿导致重伤的状况。

    被他偷了钱包的失主拿回了钱包,并且因为帮那原罪猎人拿回了戒指,受到了那个猎人的礼遇成为了好友......

    已经离开了这条街道的亚特,通过告夜鸦看到了各种类似的状况。

    皆大欢喜?幸运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或许也是幸运的代名词?

    给其他人带来幸运?

    到底如何不得而知,亚特看重的是厄运之力本身。

    而相对于普通路人们身旁环绕的厄运之力的量,这种地方的厄运之力或许更多。

    亚特站定在一个小巷边上。

    目之极处,一群蓬头垢面、衣物破烂的贫民流浪汉或躺或坐在坑坑洼洼、时不时就有肮脏积水坑的小巷之中。

    在这些贫民和流浪汉的经历之中,什么家破人亡、生活悲苦的经历无比常见。

    也正如亚特所想,汇聚在这些人身上的厄运要多上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