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癫狂的巴夫勒斯

第三百四十二章 癫狂的巴夫勒斯

    呼呼呼——

    已经接近癫狂的巴夫勒斯连续挥出了几道充满杀意的夺命咒,丝毫没有顾忌克莱门特是自己的老朋友。

    “真是狠啊,巴夫勒斯。”

    克莱门特挥动魔杖,一层层白色的、虚幻的光芒形成墙体,将夺命咒挡了下来,带着圣洁感的光芒也顺带着将周围的黑暗驱散。

    顿时,整片空间就布满了如同水晶一般美丽的、迷幻的白色光辉,晶莹剔透,隐隐地倒映着周围的景色,美丽让人不忍破坏,迷幻让人不知所措。

    癫狂的巴夫勒斯对于这些虚幻的水晶没有任何的欣赏之意,他瞪着眼睛,寻找着已经消失的克莱门特。

    他抬起那对枯枝般的手掌,皮包骨的枯槁手掌之中,那一根根被他亲自掏出来做成魔杖的指骨,再一次散发出光芒,干涉周围的魔力,让它们形成了破坏性的魔咒。

    灰色的雾气如同箭矢一般向着周围爆散,将近乎所有的水晶全部破坏。

    咔咔咔——

    近百颗虚幻、美丽的水晶,在形成之后没超过十秒,就被破坏殆尽,只剩下边角的几个。

    而在靠近巴夫勒斯身后的地方,克莱门特的身影浮现出来。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洁白如牧师袍的院长服中间,渗出了血迹。

    “哈哈哈!!!死吧!克莱门特!”

    巴夫勒斯大笑着将头扭了一百八十度之后,身子才跟着转过来。

    这诡异的一幕并没有吓到克莱门特,老人在自责了一句不够谨慎之后,低声念着“束缚之光”,然后挥起魔杖,一道在水晶折射下泛着彩虹色的白光从独角兽魔杖上飞出,射向了巴夫勒斯。

    而巴夫勒斯也抬起手掌,指骨魔杖射出一道死寂腐朽的黑光。

    又是一道夺命咒。

    光缚咒与夺命咒撞在一起,但是结果并不如巴夫勒斯预想中的那样,光缚咒被夺命咒击破。

    结果正相反,夺命咒被光缚咒给击破了,然后击中了他的身体。

    瞬间,一道圆柱形的光之牢笼将巴夫勒斯的身体给锁在其中。

    “该死!你做了什么!?克莱门特!”

    巴夫勒斯想要使用魔咒破除束缚,但是他赫然发现,自己的双手之上,不知道何时被一道若隐若现的光芒给束缚住了。

    也正是因此,他用出的夺命咒的威力才会变弱了很多。

    而原因,陷入癫狂的巴夫勒斯在被束缚之后,变得更加激动,根本没有发觉这道光芒是来自他斜后方角落里的那颗虚幻的水晶。

    那颗没有被击破的水晶,被克莱门特当做了镜子进行反射,他对着空处提前挥出了一道特别的光缚咒——从麻瓜那里,他学到了人眼能够识别的光谱之外的光芒。

    更加偏向革新派的他,看着巴夫勒斯,提前默哀了一声:

    “巴夫勒斯,永别了!”

    握紧了魔杖,克莱门特直指巴夫勒斯的胸口,他的双眼和魔杖前端一同汇聚出了一道璀璨的光芒:

    “终极闪光!!!”

    在魔咒释放出之前,巴夫勒斯看到了那熟悉的,在魔咒发出之前,先一步出现的红色光束。

    “我不会死!!!猛烈爆炸!”

    巴夫勒斯牙齿紧咬,喉咙里吼出了魔咒的咒语——他的其中一颗牙齿,同样也是魔杖。

    没有方向的指引,爆炸咒发动的效果,直接就在巴夫勒斯的前方不远处炸开。

    如同地雷爆炸一般,猛烈的爆炸将巴夫勒斯身周的光之牢笼炸碎,而强烈的震动也让正在凝聚魔咒的克莱门特步伐不稳,释放出的、那如同圆柱般向前激射而出的白色光束,稍稍偏移了几厘米。

    剧烈的光束贯穿了密室的几层墙体,剩下三成的炽热光束射出了地面,在天空中留下一道斜长的、直径一米的璀璨白色光柱,光柱边缘衍射出的七彩光芒,让沉浸在万圣节舞会气氛中的学生们都不由得一愣。

    而地下室之中,勉强地稳住身形的克莱门特,第一时间看向了原先束缚住巴夫勒斯的位置。

    但是那里,现在已经空无一物,只留下了一道被终极闪光的白色光束灼烧出的痕迹。

    “该死.......”克莱门特捂着胸口,血液从衣物上渗出,流到他有着鱼鳞般皱纹的手背上。

    老人喘了几口粗气之后,伴随着空间波动,紫褐色的沙尘、黑红色的血雾、青绿色的旋风,三位院长出现在克莱门特的面前。

    “克莱门特,你怎么了?”

    “先别管我,先把巴夫勒斯抓......先杀掉他!”老人脸色苍白地吐出一句话之后,昏了过去。

    “他中了诅咒性的魔咒,我给他配置魔药。”哥雷姆院长霍恩海姆没等其他人说话,就先一步说道,随后带着克莱门特飞向了哥雷姆学院。

    剩下的芙拉和伊丽莎白两人大眼瞪小眼,随后不欢而散分头去寻找巴夫勒斯去了。

    .....

    而通过隐藏在地下密室看了全程直播的亚特,提前就在巴夫勒斯逃离的方向守着了。

    当看到一道死寂而狂乱的黑色烟雾划过夜空,向着霍格莫特之外飞去的时候,亚特就露出了笑容。

    因为,巴夫勒斯身上的厄运已经浓郁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对于亚特来说不可怕,但对于巴夫勒斯自己来说,很可怕。

    这股厄运的浓度大概是lv18左右,比起巴夫勒斯自己的等级要高出好大一截。

    而他身上能够遏制厄运产生不良效果的气运,却少的可怜。

    这种厄运维持半个小时,就一定能置人于死地。

    也就是说......

    这家伙是必死无疑的,他身上的厄运可以掏干净。

    亚特没有阻止巴夫勒斯离开霍格莫特。

    而在他飞离霍格莫特,离开校园的瞬间,亚特装模作样地挥动魔杖,用出了移形换影咒也飞了出去。

    但谁也不知道,在霍格莫特森林之中,一只告死鸟的身体忽地一转,与亚特交换了位置,在空中飞着,用移形换影咒追击巴夫勒斯的,只是一个分身幻影。

    癫狂的巴夫勒斯如同一枚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撞进了森林之中,那些没来得及躲避的生物,都被巴夫勒斯直接用魔咒杀死。

    而当他在十秒内杀掉了数十只神奇生物泄愤和修补身体,略微恢复一些理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年轻人。

    没有询问,也没有多说什么,巴夫勒斯眼中的疯狂和杀意一闪而过:

    “死吧!倒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