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自我认知

第二百八十四章 自我认知

    血红色的雾气弥漫在大地之上,时不时地,浓郁的雾气中就会燃起一道道火焰。

    混乱、灼热的火焰,将地表灼烧出干枯的龟裂痕迹。

    这里没有一丁点正常的植物,就算是能够适应高温的超凡植物,在这片混乱灼热的血雾之中,也变成了魔化的植物。

    亚特伸出手,不详、混乱、灼热的魔手一把捏住了向他咬过来的,长着如同野兽般的利齿的食人植物。

    右手轻轻地捏住了它的脖子——或者说应该是茎的位置。

    “嗬嗬——”

    那长在花瓣上的数张嘴,不断地、疯狂地甩动着,试图咬向亚特,但是它的攻击是徒劳的。

    灾厄之影的天赋能力,灾厄之触,在亚特还没有发动攻击的时候,就已经影响了这株食人植物。

    亚特能够看到,它身上的,作为荣光世界的造物而被赋予的普通气运,如同遇到了天敌一般,立刻逃离了它的身躯。

    失去了气运,它就失去了所有抵抗厄运的能力。

    右手握紧,红黑色的力量逐渐侵入了它的身躯,将它的身体撕碎。

    如同气球一般,这株魔化的食人植物被炸裂成碎片,落在地上,随后,燃烧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亚特的另一只手臂变得膨大,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虚幻的黑红色手臂,充满了不详和混乱感。

    巨手空中掠过,将被驱离的气运和食人花在死亡之后准备逸散的厄运抓在了手中。

    如同蛛网一般的黑色厄运丝线,将这一丝蓝色的气运线团和黑色的厄运线团封锁在中央。

    气运强大的人,会因为各种“意外”而免除危险、得到收获,也就是俗称的“幸运”。

    而厄运.....能让人陷入危险。

    气运和厄运的强度以及它们的量,就是命运轨迹判别一个人的命运发展的方向的重要依据。

    魔手一握,这丝气运和厄运被吸收到身体之中,被系统过滤之后,变成了乌鸦法师和黑夜巫师经验条之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被魔化地很严重啊。”

    巨大的、虚幻的魔手缩回,变成了原来的手臂。

    他的目光扫向了周围,古老城市的城墙,一片片残垣断壁在奔腾的热流中,扭曲晃动着。

    “的确有被圣光系神术和秩序属性的法术攻击的痕迹。”

    有些地方的混乱感弱一些,有些地方强一些。

    这片充满了混乱魔力的雾气,干涉了感知。

    亚特在使用了魔化乌鸦的能力,转变为半个恶魔之后,也无法完全避免这种混乱感的干涉。

    “不愧是‘混乱’。”

    就如同乌鸦象征着厄运一般。

    在多元世界之中,恶魔就是象征“混乱”、“邪恶”的象征。

    而无论是命运轨迹还是其他,世界都需要有序地进行,而代表着混乱,携带着混乱本质的恶魔,是绝大多数世界都不会喜欢的东西。

    天启·影乌鸦领主!

    影乌鸦领主的轮廓浮现又消失,亚特操控着阴影,凝结成了乌鸦的形态。

    帽子戏法!

    一阵空间波动掠起,阴影塑造的乌鸦瞬间消失,而替代出现在原地的,是五十只暗红色色的乌鸦。

    它们的身体巨大,最小的那只,体型和一只狼也差不多,最大的那几只,体高也接近三米,比起一间民居还要高。

    就宛如一只真正的炎魔一般。

    但无论大小,它们的眼中都弥漫着疯狂和混乱,有相互攻击甚至攻击亚特的倾向。

    混乱本质.....

    真是难办。

    由厄运锁链构成的契约锁链,能够牢牢地控制住它们的行动,但是依旧改变不了它们的混乱本质。

    这也是亚特没有捕获过多的恶魔鸟来转化成乌鸦的原因之一,甚至平时基本是以封印的状态度过——他没有解除契约,而是将它们封印。

    毕竟,指不定哪个时候就能用上。

    就比如现在。

    魔化乌鸦们的身上缠绕着混乱魔力,燃烧着熊熊的混乱熔火。

    身上的羽毛,就像是一片片火焰凝结成的一般,不断地摇曳着。

    在通过帽子戏法交换过来之后,它们就停留在原地,眼中蕴含的疯狂和毁灭的欲望,不断地波动着。

    “小可爱们,你们这样看我,我会很伤心的。”

    亚特的脸上扯出一抹笑容,但是因为半魔化的状态,他的笑容显得非常狰狞,那鲨鱼般的利齿泛着黑红色:

    “去吧,你们的游乐场,在那里面。”

    他的目光,转向了那因为热浪而扭曲的古城残骸。

    “呀——呀——”

    如同鸦鸣又近似兽吼的嘹亮声音泛起,五十只魔化乌鸦扇动着火焰巨翼,飞了起来。

    而看着这样的场景,亚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狰狞的笑容。

    随后,他脚步一顿:

    “为了免除深渊之雾的影响,主动进行魔化,看来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亚特的右手捂住了半张脸,混乱的力量不断地放大他的杀意、癫狂、冲动、战意之类的各种情绪,而谨慎、冷静都被这些放大的情绪掩盖下去。

    机械化心智.......

    准备使用法术将让自身回归冷静的亚特赫然发现,自己甚至有抗拒变得冷静的想法。

    他自身在抗拒,抗拒变得冷静,想要变得疯狂,想要战斗,想要杀戮,渴望破坏,渴望灾厄......

    亚特恍然地发现了一件事情。

    其中的大部分欲望,并不是来自魔化,而是......

    源自他的本体。

    他由衷地希望灾厄的发生,就如同本能一般。

    魔化放大了他的情绪,引出了作为“厄运”,作为“黑色乌鸦”渴望灾厄和破坏的情绪。

    而他作为“吴亚图”时建立起的三观,在这股欲望之前,什么也不是。

    是吗?

    是吗?

    是吗?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亚特终于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的人格,在厄运的本质面前,微不足道。

    他的人格到底如何,根本无关紧要,他的人格是一个圣母和一个破坏狂,都一样。

    系统的目的只有一个——将“厄运”,将“黑色乌鸦”培养壮大,让他成长到一个概念生物应有的强大地步。

    对于系统来说,就算他死掉了,也无所谓,作为“厄运”,亚特会再次重组,到那个时候,他虽然没有死,但是他的人格就消散了。

    没有了原来的记忆,没有了原来的性格。

    他还是他,这点倒是没错,但是......

    失忆?

    一个智慧生命的本质,到底应该是他的记忆和人格,还是他的躯体?

    如果一个人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和人格,那他还是他吗?用“失忆”作为解答,在其他人的眼中,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对于失忆的人本身呢?

    就比如他的前世,在虚拟现实网游兴盛的时候,经常讨论的一个幻想话题就是——将记忆和人格复制到电脑,复制到机械上。

    那么,肉体是本体,还是附着在电脑、机械上的记忆和人格是本体?

    如果是前者,那么肉体再次诞生出一个新的人格,那他还是原来的他?如果克隆出许多相同的肉体,那么,又怎么算?

    如果是后者,那么如果将一个记忆和人格,复制了很多份,那么,谁又是本体?

    作为蓝本的第一个?亦或者......全都是?

    为什么要区分?

    全都要,难道不行吗?

    藏匿在灾厄之影中的本体,不断地波动着,原本浮于表面的、亚特的意识,也渗入到了其中,渗透到了厄运之力的内部。

    而系统对此,完全无动于衷。

    就和亚特所猜测的一样,从一开始,它被制造出的目的,就是为了将厄运培养壮大,宿主到底有什么样的人格,都无所谓。

    宿主死了多少次,都一样,作为“厄运”的概念,死亡之后,厄运都会再次重组,只需要按照程序设定的,以一个合适的人格为蓝本,制造出一个新的人格就好了。

    这是“系统”,这个类规则造物,在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设定好的程序。

    能够打断这个过程的,有两个方法。

    第一个方法,破坏系统——系统是仿造规则生物制造的类规则造物,本质是多元七级。

    或者说等级是多元七级的“道具”。

    系统和一道法术、一个程序、的本质是一样的,就是按照设定的培养路线进行培养的模板,为了让厄运壮大。

    将系统毁灭掉之后,失去了系统的宿主,一切都需要自行摸索成长。

    而第二个方法,就是.....

    彻底毁灭“厄运”,毁灭厄运这个概念。

    让多元世界彻底失去“厄运”这个概念。

    而亚特,并不知道这一切。

    他想要知道的,关于九级的信息,都被系统掩盖了,或者说.....删除了,只保留能够推测出结果的、与对方不直接相关的信息。

    对于“概念级”来说,知晓对方的存在,就能够被对方所察觉。

    所以,连知道都不能知道。

    作为应对的方法,就是删除一切关于对方的信息。

    系统从莱恩特那里夺走的躯体之中的记忆,是被系统直接删除了。

    在亚特成长到能够与存在于各处的概念生物分庭抗礼,也就是九级之前,他要尽量减少暴露自身。

    一旦暴露,就会有其他的概念生物涌来——为了控制他。

    并不是每一个概念生物都强大到像是“时间”那样,能够无视其他概念生物的地步。

    杀掉一个概念生物,对于多元宇宙来说,不但无益,反而有极大的危害。

    如何把利益最大化,自然是——消除其人格,塑造一个新的人格,以达到控制的目的。

    亚特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以他能够知道的信息,他也推断不出这些东西。

    但是......这并不妨碍亚特的行动。

    “吴亚图,是我,黑色乌鸦,也是我,厄运,也是我。”

    “癫狂的我,也是我,谨慎的我,也是我。”

    亚特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烁着光辉。

    下个瞬间,他主动接纳了这股渴望毁灭、渴望灾厄的欲望。

    与其不断与这股欲望抗争,最后被这股欲望吞噬,倒不如反过来,主动接纳这股欲望,去同化它。

    主动和被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结果。

    “我,就是我。”

    “厄运,既是我。”

    “我,既是厄运。”

    身体之中,不祥的、无形的黑色厄运,涌动着,如同解开了什么束缚一般,亚特感觉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愉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