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噩梦乐章·战争

第二百七十二章 噩梦乐章·战争

    在红金侯爵发出询问的时候,那位教区主教圣艾尔以及圣咏的安度因也将视线投到了亚特的身上。

    听到这位红金侯爵的询问,亚特并没有摘下面具回答,而是一副宛如神棍一般神神叨叨的样子:

    “遵循命运。”

    “我是命运之眼的观测者。”

    “观测者?”听到这句话,红金侯爵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后他想到了什么,露出了恍然的表情。

    而那位抱着竖琴的金发牧师,有着“圣咏”之称的安度因,不由得向着旁边的教区主教:

    “艾尔大人,观测者......是什么?”

    圣艾尔主教将一挥长杖,落在了地上,金发牧师也跟着落了下去。

    圣艾尔停留站在巨坑的边缘,双眼闪烁着淡金色的光辉,仔细地扫视着坑洞边缘的痕迹,同时对着一脸疑惑的安度因解释道:

    “斯塔尔帝国的巫师都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吧?”

    “斯塔尔帝国?预言系的巫师”

    安度因想了想,回答道。

    “嗯。”

    圣艾尔主教扫视着坑洞的边缘,仔细地分析着还残留的痕迹,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同时继续解释道:

    “斯塔尔帝国没有皇帝,他们的政权是由一群预言巫师组成的议会政权,叫做贤者之塔,阿拉贝拉的贤者议会就是模仿斯塔尔帝国的形制。”

    “斯塔尔帝国的贤者之塔,建立在最高的山脉——星空之柱,在斯塔尔帝国,和皇帝地位相等的大巫师,叫做大贤者。”

    “大贤者是最强大的预言系巫师......”

    说着,他的目光还望向天空,仿佛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会有什么人看着他一样。

    等了一会儿,确认自己没有被阻止或者遭受什么诅咒之后,圣艾尔主教继续说道:

    “斯塔尔帝国有一个组织,叫做命运之眼,其中的成员,就被称为命运观测者。他们会游历在各个帝国,进行预言,阻止灾难的发生。”

    说完,他转头看向了亚特。

    但他只看到了一层层灰白色的迷雾以及无尽的星光。

    “圣艾尔主教,为了您的安全着想,请不要尝试突破我的预言防御,我会忍不住进行反击的。”

    亚特摸着面具,沉闷的声线透过面具发出。

    亚特已经用了防护预言的手段来遮盖自身,因为没有“直接接触”,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并不会因为通过预言术观测他而受到反击。

    如果有人穿透他的预言防御,那么就会受到厄运的本能反击,目前的力量,能够直接致死一位天启三级的主教,天启四级的预言系巫师,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也会重伤,五级的预言巫师他不知道,但也不会好受。

    在目前,亚特对于自身的状况愈发了解的情况下,主动配合本能进行反击,干掉一位四级的预言巫师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亚特的警告,也让圣艾尔主教放弃了使用自己并不是太擅长的预言系神术继续观察对方的想法。

    但是,有一点很奇怪......

    对方如果是巫师的话,为什么......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亚特的话打断了:

    “圣艾尔主教,是想要询问我的灵能吗?”

    圣艾尔主教眼神一凝,预言系的巫师,最令人讨厌的一点,就是这个。

    仿佛知道一切的样子,不得不说,比起他们圣光教廷,这些预言巫师更像是神棍。

    而亚特面具下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但他还是用若无其事的声音继续说道:

    “对吗?圣艾尔主教?”

    旁边的红金侯爵完全不出声,在不知道这位自称“观测者”的真实底细的情况下,让圣光教廷的人去探知消息是最好的。

    即使他非常擅长和各种人打交道,无论是恶魔术士、魔鬼术士、还是死灵术士,和预言系的施法者比起来,都要好多了。

    他最擅长的心灵法术,在预言系巫师的面前,就是被天克。

    红金看了一眼地面上的巨大坑洞,这个法术的效果,毫无疑问是天启三级以上的法术。

    只不过没有感觉到灵能......

    精神海之中,自动书记在不断地翻阅着,比对着天启三级的法术,无论是巫师的灵能法术,还是死灵术士的负能量法术,或者其他——

    甚至是魔鬼和魔鬼术士的魔法。

    以一位巫师的谨慎,他不会放过任何可能的状况。

    就和圣艾尔说的一样,虽然对方消灭了魔鬼,并且自称是观测者。

    但是,没有灵能,根本无法证明是巫师,如果是个高阶魔鬼甚至是大魔鬼的伪装,那么情况就糟糕了。

    他已经在暗中准备发动通知约德华公爵的法术道具。

    甚至,巫师的灵能,也不是不能够被其他的种族利用。

    以前也出现过,有魔鬼伪装成巫师,用不知名的手段利用灵能,牵扯到魔鬼的事情,都要慎重一些。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圣光教廷的圣光之力,能够准确地辨认出魔鬼。

    只要是魔鬼,甚至只是利用了魔鬼的力量,都会在圣光之下彰显踪迹。

    这也是贵族会和教廷协同治理领地的原因之一。

    对于红金伯爵来说,在处理恶魔、魔鬼以及死灵的方面,他很信任圣艾尔主教的能力。

    而亚特在这个时候,也注意到了红金侯爵的视线。

    相较于之前对付的那些普通人和佣兵,巫师和圣光教廷的牧师与圣职者,想要忽悠的难度提高了很多。

    心中感叹了一句之后,亚特动用了技能——

    噩梦乐器!

    第二乐章·战争!

    漆黑的灵能,在亚特的手中凝聚成了一柄黑色的物品,弧形的、弯曲如同牛角一般的东西。

    三人的目光集中在亚特手中的号角上,刚才那股波动,毫无疑问就是灵能。

    而作为拥有精灵血脉,作为吟游诗人被圣光教廷招募成为圣职者的安度因,立刻就认出了那是什么——

    “号角?”

    他出身自崇尚音乐和艺术的兰苏王国,和精灵一样,他在音乐上有着常人难以比拟的天赋,但是命运给他开了个大玩笑,他虽然能够弹奏很多乐器,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唱歌,声音就会极其难听——

    就好像,他的幸运,是用无法歌唱作为代价交换而来的一样。

    不过,也正是因此,他将精力集中在了乐器的演奏和诗歌之上,也因此有了“圣咏”之称。

    在乐器上的研究,可以说,整个圣光教廷之中,没有比他更擅长的了。

    在看到亚特手中凝聚出的黑色号角之后,他的目光就来来回回地扫了好几遍。

    按照形制来说,像是某种中型魔物的角,而且从上面的纹路来看——

    像是某种已经灭绝的魔物的角,这种魔物在荣光帝国建立起来之后,就已经灭绝了。

    按照他广泛收集的乐器史来看,这种形制,最早能够推行到荣光帝国建立前才出现的一种号角。

    名称好像是叫做——

    “战争号角?”

    而安度因的嘀咕声,也被他身边的圣艾尔主教听到了。

    “安度因,你知道是什么吗?”

    “嗯。”安度因点头回答,“是创造系的法术......”

    然后他将自己的推测告诉了圣艾尔主教。

    而红金侯爵则是眯着眼睛,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化,但是,亚特明显能够感觉到他的警惕。

    “看来使用灵能并不能够作为确认我身份的依据?”

    亚特将手中的战争号角抛了抛。

    【噩梦乐器:

    第二乐章·战争lv3

    被动:属性增益法术的效果提升9%。

    主动:自身变化为一个战争巨人。】

    暗夜诗歌,毫无疑问是最低等的冥想法。

    但是,它所涉及的东西,并不简单。

    暗夜诗歌,是他的导师,水银歌者混杂了荣光皇帝的预言诗之后抛出的,为了筛选厄夜之眼的低等冥想法。

    和帝国级冥想法最高能达到六级不同,这个冥想法最高只能到达天启四级。

    并且,他还经过了另一位巫师的改造——卡亚西特,那位狂热地想要复兴荣光帝国的大巫师。

    这位巫师的改造手法并不完善,甚至可以说是粗制滥造的,粗鲁地将一大堆荣光帝国的幻音类法术糅合到其中。

    其中的一大部分,是荣光皇帝的预言诗,但有一小部分,是荣光帝国从建立到崩灭的帝国史。

    随后,这个冥想法又经手了第三人。

    一位等级还不到天启的、且有着吟游诗人血脉的暗属性巫师,对方再一次对这个诗歌进行了改造。

    最后创造出的冥想法,可以说是相当地......垃圾。

    在黑夜巫师从lv9晋升到lv10,构造出的灵能核心,不仅要求繁复,而且相当高。

    资质普通的巫师,根本不会去修习这个冥想法,因为修习一辈子,也不可能晋升到天启。

    资质高的巫师,也不会去修行这个冥想法,因为他们有更好的。

    这个冥想法,除了筛选厄夜之眼的候选者之外,就真的没有太大的作用了,说是调剂品一样的垃圾冥想法也不为过。

    一般的巫师,就算修习这个冥想法成为天启巫师,也会在修习的进程中出现各种意外,灵能极其容易崩溃。

    不过......这个危险,对于其他人来说,很危险,但是对于亚特来说,却不算什么。

    并且,虽然结合地相当粗糙,但是——

    这些法术,可是货真价实的、从荣光帝国传承下来的法术,其中的法术的威力,在现在的所有的巫师法术之中,算是中流的,不算太差。

    最后.......

    这些法术的声势都很浩大,用来唬人的话,效果极佳。

    噩梦乐器,每一个乐器都象征着荣光帝国建立前后的著名事件。

    就比如说第一乐章·荣光,象征着荣光帝国的建立。

    而第二乐章,这个号角,代表的就是巫师消灭巨人异族的战争,而这只号角的外形,就是战争巨人们常用的号角。

    下一刻,亚特将手中的号角向上一扔,而与此同时,他的身周,黑色的灵能将他的全身裹起。

    漆黑的灵能,不断地膨胀变大,将亚特的身体包裹在中央,让他变成了一个将近11米高的、长着独角的巨人。

    漆黑的手臂,抓住了被抛起的黑色号角,吹响了号角:

    “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