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康戈伯特侯爵

第二百五十四章 康戈伯特侯爵

    “主人……”

    两个黑袍漂浮在亚特的面前,用恭敬而又无奈的声音说道,尤其是由那个女术士转化成的死暗鸦影,还带着一些恐惧和怨恨。

    黑袍之下的躯体,并不是人,而是一团扭曲的、漆黑的、近似乌鸦的黑雾,负能量和阴影组成的躯体。

    在把多克丽变成死暗鸦影之后,亚特也对着另外的两个死灵术士如法炮制。

    结果是一个失败一个成功。

    另一个死灵术士的灵魂有些特殊,而且......灵魂强度和等级的差距很大——

    换句话说,那个死灵术士,实际上只有天启一级,只不过是拥有强大的法术道具,能够使用出天启二级的法术,并且,灵魂强度也是伪装的。

    这一点,是在亚特强行用阴影和灵魂碎屑与他的命匣进行融合替换的时候才发现的。

    巨大的误差让融合仪式出现了难以弥补的巨大误差,尽管亚特在瞬间就反应过来,并且使用了多种手段进行弥补,但是还是失败了。

    那个死灵术士的命匣直接就在转化融合的过程中被碾碎,连渣滓都不剩,全部逸散成负能量。

    不过还行,逸散的负能量还是被收集到了,四颗lv8、lv9的死灵石,记忆之类的信息也拼凑出大概五分之一左右。

    亚特看向了那两个死暗鸦影。

    他们的身体漂浮在甲板上,袍子下那有着乌鸦轮廓的扭曲暗影。

    这两个家伙的话,在把记忆全部复制出来之后,亚特就会把这两个死暗鸦影的人格和记忆全部清洗一遍。

    尤其是那个女术士转化成的死暗鸦影。

    虽然计策很多,但是亚特并不想在身边保留一个怨恨他的仆从。

    不要说什么人道不人道的,这些狗屁人权在他的安全面前,全都滚到一边去吧。

    他可不是什么圣母,比起劝化之类的做法,直接清洗人格和记忆,更有效率。

    虽然乌鸦亲和那种强力洗脑的效果,亚特很清楚,但是......两者并不冲突。

    并不存在选择了一个就不能选择另一个的状况。

    清洗重铸人格之后,再利用乌鸦亲和进行洗脑,并不冲突不是吗?

    看着两个看似恭敬,但是心中冒出各种各样略带恶意想法的死暗鸦影,亚特对于清洗人格的决定也越来越坚定了。

    随后,亚特转头向着东南方看了一眼,又转头看向西北方。

    ......

    港口边上,一座巴萨托纳风格的巨大城堡之中,一位穿着红色燕尾服的中年贵族,笑眯眯地看着远方。

    那个方向,正是亚特与幽灵船战斗的方向。

    这个时候,一只乌鸦拍打着翅膀,从天空之中落下,落在窗上。

    “银鸦爵士吗?看来你已经解决了?”

    红衣贵族笑眯眯地抿了一口冒着白汽的红茶,出声道。

    “没错,侯爵大人,已经解决掉了。”

    乌鸦的嘴中发出了亚特的声音。

    这位就是康戈伯特的领主,康戈伯特侯爵。

    在和幽灵船交战之前,亚特就和他打过招呼了。

    因为......那三个死灵术士,可是康戈伯特侯爵时不时会用上的棋子之一。

    或者说,能够在康戈伯特港附近出现的家伙,都和康戈伯特侯爵有些牵扯。

    明面上虽然没有关系,但是在明眼人的眼中,这一点是再清晰不过的事情了。

    亚特明面上的理由是,三艘幽灵船之中,有一个死灵术士和他有仇怨。

    不过,这种理由,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所以,他做了一些掩盖,如果有人刻意去查的话,也只能得到他从幽灵船上“得到了什么”这个信息。

    而如果对方想要使用预言系法术对亚特进行侦查的话.....

    亚特身上带着一些遮掩预言的道具,如果有人使用预言系法术侦查他的信息,会因为这些预言道具而导致很难查到东西,但如果对方使用强力的手段尝试突破预言道具的防御的话,只要预言术接触到亚特,就会受到他的本能反击。

    在花了大量的时间来了解自身之后,亚特明白了厄运的反击机制。

    只要预言的对象直接捕捉他的信息,预言术的目标确定在他的身上,厄运就会做出反应,无差别地对预言他的人进行反制攻击。

    而如果亚特使用遮掩预言的道具进行遮掩,让预言术无法接触到他的话,没有突破预言防护的预言者,就不会受到反击。

    这些预言道具除了基本的模糊预言功能之外,还带有虚假情报。

    有时候,一味地反击并不一定是最有效的,虚假的情报,可以做到很多其他的事情,尤其是在亚特这种拥有极高计算力的预言系施法者面前,通过伪造预言结果,干扰预言,欺骗预言的手段,能够做到更多的事情。

    就比如现在,如果康戈伯特侯爵想要通过预言系法术探知他的信息,就会得到亚特特意准备的虚假结果。

    比如亚特实际上是个实力超过五级的强者亦或者是不到天启的弱者,又或者是亚特现在正身处阿拉贝拉帝国之类的。

    厄运的本能反击的确很强力,但是在学习了预言系法术之后,只有反击的功能,已经无法满足亚特的要求了。

    乌鸦复述着亚特的话语:

    “侯爵阁下,我只干掉了其中一个,另外两个死灵术士实在太强,我还没办法对付天启二级的强者,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很好.....”

    “诶呀诶呀,那可真是糟糕。”

    康戈伯特侯爵笑眯眯地继续说道,“需要魔药吗?”

    “非常感谢,但是伤势并不严重,而且侯爵大人,我也是巫师。”

    乌鸦很好地复原了亚特的声线。

    康戈伯特侯爵闻言,眯着的眼睛张开了些许:“的确,银鸦爵士可是蓝袍贤者大人的弟子呢~在魔药学上,就连我也不及呢。”

    试探吗?

    “导师并不看好我的炼金学和魔药学天赋。”

    亚特并没有正面回答,对于他来说,埃奇沃思大师就和导师一样,但是事实上,自己并不是对方的学徒,埃奇沃思大师对他的炼金学和魔药学的评价是“还可以”。

    万金油的回答。

    而“并不看好”,是水银公爵的评价。

    亚特并没有说谎。

    不过,这一句话,在康戈伯特侯爵的耳中,就是另一种意思了。

    在“蓝袍贤者”的眼中,这位银鸦爵士的炼金学和魔药学天赋并不高。

    康戈伯特侯爵的思维快速运转着,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判断。

    而亚特是水银殿下的学徒,这一点康戈伯特侯爵是很清楚的,但是导师又并非只有一个。

    传统派巫师和学院派巫师的区别,就在这里。

    他年轻时候的法术导师,是他的父亲,但是他的魔药学和炼金学导师,是他在巴萨托纳和阿拉贝拉帝国游历时遇到的。

    在和亚特的交谈之中,康哥伯特得到了各种各样的干扰回答和内容无意义的回答。

    这些信息在让康戈伯特侯爵推断出各种各样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答案的同时,他也不由得对这位银鸦爵士的评价高了许多。

    作为合作对象,这位银鸦爵士的潜力,很值得期待。

    康戈伯特侯爵微笑着,眯眯眼彻底睁开来了:

    “银鸦爵士,巴萨托纳帝国最近的局势比较乱,你最好小心一些,有什么问题可以去迷雾山脉附近的卡特西亚郡找我家小妹,虽然她有点蠢,但是还是能够提供一些帮助的。”

    乌鸦抬起头,注视着这位康戈伯特侯爵。

    对方的全名浮现在他的心中——

    罗菲伦·卡特西亚·康戈伯特。

    对方的姓氏之中,带有前王国王室的姓氏的称讳。

    在亚特看过来的瞬间,这位康戈伯特侯爵又变成了刚才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对了,如果她有什么麻烦的话,替我援助她,我这边事情比较多,脱不开身。”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

    “按市价来。”

    听到这一句,远在另一边的亚特眉头不由得一挑。

    差点忘记了,按照查到的资料,这位康戈伯特侯爵年轻时也客串过商人,而且还是相当出色的那种商人。

    “这可不是一位贵族应有的发言,侯爵大人。”

    亚特不由得吐槽了一句。

    “不不不,银鸦爵士,贵族也可以直接抛出条件的~这可不是商人的特权。”

    康戈伯特侯爵脸上的笑意更浓:

    “一句话能解决的事情,就不用拖延到一百句话了,这样比较省时间,不对吗?”

    “的确,这样能够省下很多麻烦。”

    乌鸦传达着亚特的话。

    随后两人对视一眼,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那么,侯爵大人,我就先离开了,我需要从教廷那里购买一些圣水。”

    乌鸦拍了拍翅膀,飞了起来。

    “好的。”

    侯爵点了点头,随后笑眯眯地看着乌鸦,补了一句:

    “对了,银鸦爵士,教廷最近售卖的圣水似乎添加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要小心哦。”

    “......好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听说最近康戈伯特侯爵和那位刚调任来到北方港口的达尔多主教之间又有了什么冲突.......

    不过,这一切和他暂时没有多大关系了。

    荣光大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