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桅杆下的人影

第二百四十六章 桅杆下的人影

    甲板上,穿着御寒衣物的海浪号船长,微微皱起的眉头放松了开来。

    似巨人般强有力的臂膀一般的揽住了小岛的港口逐渐远去,海浪号也离开了那优秀的、白色的深水良港。

    虽然是第一次经历凛冬,但是他并没有任何的慌张。

    他的商船并不是什么大船,没有什么资本的他,也损失不起,也不敢像是其他商会一样,将船停在白港,然后进行长期的修整,他在短暂的修整之后,就驶离了白港,修整的事情,等到了另一边的港口之后再说吧。

    白港,是在凛冬开始之后,在冰层的最外缘建立的一个港口。

    这里原先是一群猎渔人——或者说一群渔民在康戈伯特外的一个小岛上建立的一个港口,是他们进行海猎捕鱼的临时休息地点,有一些独特的猎渔人会将这里当成家。

    这里平时只有一些收购鱼肉的商船会过来,而在凛冬冰封康戈伯特港口之后,这个位于凛冬之环最外围的港口,成了许多商会的商船停驻的地方。

    凛冬之环,是水手们给冰层起的名字,因为冰层是以弧形围绕着艾伦王国的,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如果都是弧形的话,就能够构成一个圆形——凛冬之环。

    这些冰层,除非是那种有着强大的超凡者的航队,能够依靠超凡职业者或者依靠大价钱买来的法术道具,一路破冰从康戈伯特的港口离开之外,大部分的商船都会在白港停驻。

    不仅是康戈伯特,其他地区的港口在凛冬结束之前,也大都会暂时闲置。

    说起猎渔人,白港的那群猎渔人,或多或少都有魔物的特征。

    听说在那里生活的猎渔人,有很多都是拥有魔物血脉的。

    平时他也会听到水手们议论某个猎鱼技巧高超的猎渔人像什么什么魔物之类的。

    一般人并不像巫师一样,准确地区分异族和魔物的概念,在他们的眼里,只要不是人,都是魔物。

    这位年轻的船长也一样,拥有能够准确地感知风向的能力的他,依靠着这样的能力,在十年间从一介自由民变成了拥有一艘中型商船的船长。

    在海上航行的时候,他们已经遇到过许多次魔物,异族也有不少,但是没有一次能够成功交涉的。

    异族和魔物,没有区别。

    都是危险的。

    唯一有区别的,那就是价格了吧?

    活着的魔物和活着的异族,是异族的价格比较高。

    拥有异族血脉的人类,如果被确认了的话,能够在黑市上卖到比较高的价格。

    按照艾伦王国的法律,贩卖人类是被禁止的,即使是两个领主之间的战争,战败领一方的领民也只会从平民降格为农奴。

    农奴和奴隶是有区别的。

    而异族,也是法律禁止贩卖的对象。

    但是......并不禁止贩卖魔物。

    许多魔物贩子会利用文字游戏将抓到的异族当做魔物贩卖,而一些有着异族血脉的人类,如果外观有明显的异族特征的话,也会被人盯上。

    不过,从来没有听说过白港的猎渔人有被人当成异族抓到黑市贩卖的消息。

    因为这种事情,所以酒馆里有流传,白港上的猎渔人,都是康戈伯特侯爵制造出来的。

    有康戈伯特侯爵的名头在,疑似拥有魔物血脉的猎渔人,没有人会对他们动手,也是说得通了。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个版本,基本上都是猎渔人们背后有某个大势力,甚至说猎渔人被魔物保护的说法都有。

    最后这个就太离谱了,一直在猎杀魔物的猎渔人,怎么可能受到魔物保护呢?

    酒馆流传的消息,的确不能够太过相信,当做故事听就好了。

    比起这些,能够成功地穿过这宽阔的海洋,到达另一边的巴萨托纳帝国,才是他最需要关心的事情。

    海上的危险主要有三种:

    迷航、风暴、海兽、船只。

    迷航,对于任何船只来说,都是极其危险的事情,即使购买了能够指示方向的法术道具,也有可能遇到道具损毁或者遭受干涉的状况,导致迷航。

    风暴,或者准确的说,是风浪,被风浪摧毁的船只,已经不计其数了。

    海兽,大海中的强大野兽和魔物,比起人类聚集的陆地,并不适合作为人类居住地的海洋之中,存在着大量的强大海兽,破坏船体,杀死船员,损坏货物,无论哪一种状况的发生,对于他们这些中小型商船来说,都是很致命的。

    而船只.....

    海盗船。

    陆地上,有着领主、圣光教廷、佣兵公会三方势力的震慑,进行抢劫犯罪,失手的可能性很高。

    而在海上的话,这三方势力都不存在。

    如果遇到了海盗船,那就是致命的危机。

    所以,一般情况下,各个商船都会尽量避免与陌生的商船遭遇,同时也会招募一些佣兵公会的佣兵进行保护。

    对于风暴,他本人的超凡能力就足够了,而海兽和迷航问题,他有一个好帮手。

    海浪号的年轻船长这么想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船长!”

    一个阳光的笑容、和他年纪仿佛的年轻人,出现在他的身旁。

    “艾诺!”

    船长看到来人,也露出了笑容。

    对方穿着和他类似的御寒衣物,腰间佩着一根短棍。

    这是他的好友,一个喜欢自称渔民的家伙,小时候还学着贵族给自己起了姓氏。

    明明只有贵族才能够拥有姓氏,平民的话,除非拥有强大的实力,不然所谓的姓氏,只是自我满足的幻想而已。

    “船长!按照这几条航线往前的话,遇到海兽的几率比较小。”

    对方凑了过来,将一份航海地图交给他,颜色和底色略有区别的、弯弯曲曲的六条线将白港和巴萨托纳帝国最下方的三个港口连接在一起。

    仔细的看了一会儿之后,这位船长出声询问道:

    “你觉得哪一条航线最好?”

    名叫艾诺的水手指了指第三条:

    “以我二十年渔民的经验,这一条航线遇到海兽的几率最小!”

    他对于身为渔民的经历似乎相当自豪。

    “我从小就在海边张大,跟着六条商船做了整整十二年船员!”

    艾诺自顾自地喊道,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话里的矛盾:

    “从这里走的话,绝对是最难遇上海兽的路线!”

    说完,他仰起了脖子,拍着胸口:“这是渔民的直觉。”

    看着他的表情,船长无奈地笑了笑。

    这家伙的超凡能力是感知水流的变化,对方靠着这个能力,在各个商船上,作为水手,都是如鱼得水,因为艾诺所在的上条船被卖给其他商会,所以艾诺离开了那条船。

    至于来到这条船,当他副手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两人从小就是好友。

    虽然给不了太多,但是待遇还是很不错的,所以艾诺就留了下来。

    跟船经验十分丰富的艾诺,对于几条航道上,海兽们的移动规律,也很熟悉。

    可以说,这条船上,艾诺是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了。

    正当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听到了慌张的脚步声。

    迎面吹来的,依然是他熟悉无比的海风,远离了凛冬之环之后,寒冷逐渐褪去,已经到来的春天,并没有那么寒冷。

    他此时的脸色有些苍白。

    跟随着他们船只后方移动的白海鸥,不知何时已经消失。

    从远处传来的,是隐隐约约的、带有兰苏风格的、近似吹响风笛的悲伤曲调。

    尽管声音被呼啸的海风撕得稀碎,却还是让他的心中冒出了一种惆怅空旷的错觉。

    在大概五六海里之外,巨大的黑影如同巨人的手臂一般揽住了海面,然后好几艘巨大的、古老的巨型帆船,从海面之下浮现出来,就像是从海面下钻出透气的巨大海兽。

    看到那些巨大的帆船,这位年轻的船长脸色变得极其苍白,他的心顿时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利爪死死的攥住了一般,沉闷和死亡的恐惧使他本能的深呼吸了一口空气,仿佛这样就能缓解那种窒息感。

    其他的水手们,包括刚才一脸阳光的艾诺,脸色也十分的苍白。

    那些巨型帆船从海面出现之后,眼尖的人都看到了那破旧的,根本无法乘风的巨大桅杆和破帆。

    泛着灰色的木头小屋显得十分破旧,各种破旧的物品杂乱无章的交错在了一起,给人以晦暗腐朽的感觉。

    密密麻麻的、穿戴着水手衣物的,包着或灰白、或者淡蓝色头巾的人形黑影,如同蚁群一般在那几艘巨大帆船的甲板上穿梭着。

    尽管已经见过了不少的船只,甚至是钢铁制造的巨船,但是......

    这三艘船的巨大,还是令人无比震撼。

    并且.....他们像是拥有灵魂,像是活物!

    它们仅仅是这样安静地停在原地,泛着白沫的、浩淼无尽的汹涌海水,拍打着破旧的船体。

    “完蛋了。”

    尽管至少直线距离很远,但相当明显的特征还是让船长意识到了状况,他喃喃自语着,脸上带着惨笑。

    这三艘巨大的古旧帆船,是......

    幽灵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