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苏西的执念

第二百一十七章 苏西的执念

    漆黑的阴影不断的涌动,形成数千根头发丝粗细的丝线,向着巨汉隆克的手腕和脚腕射去。

    “隆克!!!”

    一道影子闪过,蒙面女瞬间出现在巨汉的身边,手中的附魔短剑从天而降,锋锐的金属刃上,旋出了两道狭长的月牙形的幽绿色光弧。

    狭长的光刃将最前方的阴影丝线斩断了小半,剩下的大半阴影丝线没有变化轨迹的意思,就这样贯穿了被阴影捆成木乃伊的巨汉隆克的手脚。

    贯穿带来的剧痛,让隆克挣扎挥动的手脚暂时失去了气力,被绷带一般的阴影用力扯在一起。

    轰隆——

    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被阴影捆附住的隆克发出了一声闷哼,虽然听不清内容,但是语气无疑是咒骂。

    而另一边穿着绅士燕尾服的阴影乌鸦佐芬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出了一套桌子椅子,一屁股坐上了椅子,开启了看戏模式。

    “加油啊~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是.....啧,怪不得主人说不能杀,杀了也没用,又不好吃。”

    它从桌子上拿起了同样是由阴影构成的咖啡杯,凑到嘴边,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

    另一只影乌鸦领主也来桌子旁,坐在椅子上。

    试探了一下之后,它们都能够确定,对付那两个人类,只需要一个人.....不,一只鸦就够了。

    “主人那里怎么样了?”

    “不知道,反正不会有什么问题。”

    ......

    此时的苏西伯爵,已经走出了城堡的大门,看着自己的属下们被一个个暗影仆役杀死,出乎他自己的意料,他并没有产生任何类似不满或者悲哀的情绪。

    在他出现时,属下们的眼中流露出了希望。

    但是,苏西伯爵并没有因此而有所动作。

    这样的动作令他的属下们眼中的希望逐渐消失,变成疑惑,然后就又变成难以置信。

    苏西伯爵就这么冷眼看着自己的属下死伤殆尽,却没有一丝一毫出手救援的打算。

    一位职业者在重伤濒死之际,艰难地爬到了苏西伯爵的脚下,但其余的职业者就没有那么机会了,他们被一个个暗影仆役毫不留情地杀死。

    看着这样的场景,这个职业者眼珠通红,喉咙沙哑地咆哮道:

    “伯爵大人!为什么!为什么……”

    在他喊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被重创的身体,彻底失去了生机,那对不甘、愤怒与失望的眸子死死地望着苏西伯爵的方向。

    苏西伯爵冷漠地看着他,似乎不为所动。

    一只阴影乌鸦飞到他的身边,眸中灰光一闪,地面上的阴影扭曲延伸,形成了一个黑夜幻影。

    轻轻压了压礼帽,幻影亚特眯着眼微笑道:“苏西伯爵,现在应该开门见山地谈谈了吧?”

    天空中的灵能黑雾依旧存在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愈发漆黑,乌云逐渐堆积。

    能够从乌云之中透下的光芒愈发稀少,被黑雾遮挡之后,更剩不了多少。

    而在天空变得愈发漆黑的时候,硕大的雪花从天空之中落了下来。

    苏西伯爵向前走去,他的神情平缓,没有丝毫波澜。

    经过附魔的华贵的靴子,踏在漆黑的地面上,踏在职业者们的鲜血之中。

    上百具职业者的尸体,数百具士兵的尸体。

    暗影仆役在他经过的时候,只是扫了他一眼,随后缓缓走向了残余的、不到十个的职业者和士兵形成的顽强抵抗的战线。

    大多数、数量超过四千的暗影仆役并没有发动进攻,它们忠实按照亚特的命令,没有被攻击,就不发动进攻。

    苏西伯爵停在一个紧闭双眼的职业者面前,看着他已经残缺不全的尸体,叹了一口气:

    “银鸦爵士,为什么呢?”

    “为什么?你在问哪一点?为什么要破坏这些亡灵的身体,还是为什么不直接对你动手?”

    亚特摘下了礼帽,把玩起来。

    听到“亡灵”这个词,苏西伯爵的眼中泛起了一阵波动。

    随后,他沉默了一下:

    “我和卡斯不一样,我缺少强大的攻击性术法,因为冥想法和属性的差异,我的法术序列的架构不稳定,很容易出现状况。”

    “尤其是在借助外力晋升了天启之后,我更是毫无进境,无论尝试了多少次,我构筑的法术序列,在使用几次之后,结构就会开始松垮,最后甚至彻底倒塌。”

    “但是,我没有办法。”

    他抬起头,看向天空:

    “我的精神属性,是风属性,但是,我的冥想法却是暗属性。”

    “任何一个巫师都明白,精神属性和冥想法属性不同的后果。”

    苏西伯爵沉默着,一脚踩在血水之中,那些血液,并不是新鲜的红色,而是暗红色,甚至很多都是黑色。

    并不是因为作为底色的阴影是黑色。

    而是血液的颜色就是黑色,恶臭的黑色。

    但无论是职业者还是士兵,都像是没看见一样,毫无所觉。

    亚特只是微笑:

    “死灵法术可没有办法解决北公爵的问题。”

    “不尝试,就没有机会,不是吗?”苏西伯爵一脸漠然。

    亚特嘴角的微笑缓缓消失,他将礼帽戴回头顶:

    “通过冥想法获得暗属性的灵能,但是,灵能终究是灵能,不是负能量。”

    “没错。”苏西伯爵点点头。

    “精神是灵魂的衍生物,负能量源自灵魂,也是灵魂的衍生物,甚至有人把它当做是精神的衍生,但是两者并不一样。”

    “精神的属性,是从灵魂衍生出精神的过程之中,带上的属性。”

    “而负能量,是灵魂先一步变化,然后才从灵魂之中衍生出来。”

    “精神容易改变,能够附带上各种变化,也正是因此,各类施法者会选择精神作为施法的基础能量,冥想法获得的灵能,就是特化的精神。”

    “完全不同。”

    他看着自己的手掌,也眯起眼睛:

    “虽然还是有不同的地方,但是暗属性是最接近负能量的能量了,暗元素和负能量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只有属性相似而已。”

    “在死去之后,精神之桥与肉体的联系断开,失去生命力的调和,从灵魂之中衍生出的能量,就只剩下负面的状态。”

    “这就是负能量。”

    他的目光看着早已死去的、职业者和士兵,就像在看实验品一样。

    “只有从真正的死灵身上,才能获取到负能量的秘密。”

    一开始,他在偶然间知晓了斯卡拉殿下已经逐渐失去蓝血者的身份,被斯卡拉大人拯救了许多次、恩惠了许多次的他,想要报恩。

    斯卡拉殿下麾下并不缺少生命系的巫师,斯卡拉殿下本身就是一位生命系的大巫师。

    所以,他并没有选择和风属性比较相近的木属性冥想法,而是选择了暗属性这个相较甚远的属性。

    他想要从死灵法术的方向入手,从而寻找到能够帮助斯卡拉殿下的方法。

    而随着他将自己一直以来修行的风属性冥想法废弃,靠着大量暗属性的材料,让自己的灵能附带上了变成了暗属性。

    主要属性也从风属性变更为暗属性。

    之后,他热衷于人体试验,开始暗中接触和保护一些死灵术士,在材料不够的时候,将那些够不上死刑的罪犯也带进地牢,让他们变成实验台上的材料。

    甚至为了获得某些特定的“材料”,而去掳掠无辜者。

    他通过特殊的方法,勉强晋升了天启,但是,他已经没有办法再获得提升了。

    不知不觉之中,他也失去了蓝血者的身份。

    冥想法的运转速度,再也没有提高的可能。

    随着他一路前进,在生命系法术上的造诣越来越高,剥离出的魔物血脉达到了将近80%的纯度。

    靠着自己的研究,没有任何资料,他成功地将人类改造成半巨人,半巨人与人类之间的种族隔离,也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他已经开始了灵魂转移的研究——蓝血者之间的灵魂转移。

    将一个蓝血者的灵魂,移植到另一个蓝血者的身上,并且不产生灵魂腐化。

    在精神之桥断裂之后,灵魂就会逐渐转化为负能量,即使是转移到另一个身体之上,也无法使用蓝血。

    接下来,需要做的,还有蓝血的辨认能力。

    蓝血能够辨认灵魂的异同,灵魂和身体不同的话,蓝血就会失效。

    这一点是难题——明明死去的蓝血者身上的蓝血,还是能够生效的。

    可惜,没有时间了。

    他看向了亚特,眼中流露出一丝凶光。

    “抱歉,银鸦爵士,既然你发现了我的秘密,那么我也不能够留你了,为了斯卡拉殿下......”

    “啧,真是忠心呢。”

    亚特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一位苏西伯爵,那近乎执念的忠诚心,是毫无疑问值得尊敬的。

    但同样毫无疑问的是,这位是敌人。

    很可惜,关于北公爵身体的隐患有可能解决的事情,他已经和北公爵进行过契约,不能够告诉任何人。

    明明只要说出来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不过也不一定,且不说苏西伯爵会不会相信,他就算相信了,也无药可救了。

    如果没有看错,这位苏西伯爵......

    已经是半个死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