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二百零三章 果然是你(打赏加更)

第二百零三章 果然是你(打赏加更)

    年长不知道是几分钟还是多少,反正应该不超过一天的姐姐忒娜,相较于妹妹,要成熟很多。

    她捂着嘴,接过罗戈的帽子,轻笑了一声。

    壁炉之中燃烧着的火焰和已经闭紧的门窗,让室内的温度不需要穿上那么厚的衣物。

    “温娜真是可爱啊~”伸出手,他轻轻地捏了捏温娜的脸颊,然后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而温娜只是红着脸,抱着罗戈的大衣,看着罗戈走上楼梯。

    一旁的忒娜看着自己的妹妹,温柔地笑了笑。

    以后要是温娜能够嫁给罗戈老爷就好了。

    虽然不太可能。

    罗戈老爷之后应该会和一个商人或者贵族小姐组成家庭吧,而她们也会在某一天和其他的男人组成家庭,离开这里吧?

    十年前。

    她们的母亲,是一个杂活女工。

    杂活女工的佣金很低,但她的母亲很勤奋,所以有许多人雇佣母亲洗衣。

    但是,即使如此,作为最下层,杂活女工一个月最多也只能赚到2-3个银币而已,一个两口的普通人家庭一个月在食物上的花销就需要3银币。

    但是她的家庭,父亲为了保护母亲,被追债的人砍伤了,躺在床上无法动弹,也醒不过来。

    能够工作的,只有母亲而已。

    而她们两姐妹,当时还只有七岁,虽然能够帮忙将帮忙洗母亲拿回来的衣服,但是,有时候反而会帮倒忙,让母亲更忙碌。

    而且,其他的洗衣工,为了争抢工作,做出故意污损偷窃晾晒的衣服,原本在晾干之后就要归还的衣物,无法归还。

    她们还要赔偿。

    因为这些原因,母亲最后只能上门帮人洗完衣服就去另一家,她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帮忙照顾父亲。

    最后,有一天,噩耗传来了。

    母亲因为太困太累,倒下的时候猝死了。

    虽然难以置信,但是之后,她们两姐妹拼命地去做各种事情——无论是学别的孩子当导游,还是去捡垃圾,还是去做童工。

    在各种忙碌之下,她们终于能够养活自己和无法动弹的父亲。

    但是......某一天,因为妹妹忍不住偷窃,她们两姐妹被关进了监狱。

    当一个月之后,她们从监狱中离开,当她们回到家里的时候,家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的亲戚占据了。

    她们根本就没有见过,也不认识他们。

    而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父亲,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之后询问了邻居之后才知道,在她们被关进监狱之后,那个抓捕她们的卫兵来了,一直负责照顾她们的父亲。

    直到第十天,那些不知道从哪来的亲戚占据了屋子,而卫兵也没有再来过,父亲在第二十天的时候去世了。

    死因是被虫子一样的魔物咬了,中毒死了。

    而那些不知是哪来的亲戚,也没有接纳他们,把她们赶走了。

    之后,她们四处流浪,也试图去当佣兵,但是她们根本没办法打败作为考核的魔物,无法成为佣兵。

    最后,在七年前,她们辗转到了杜拉德郡,遇上了罗戈大人。

    和之前那些试图将刚到十岁的她们拐去当流莺的人不同,罗戈大人雇佣她们作为佣人,而且不是作为农奴,而是帮助她们获取了自由民的身份。

    之后,她们在罗戈大人的宅邸里工作,在杜拉德郡。

    罗戈大人很忙,一直在艾伦王国各地旅行,很久才回来一次。

    而三年前,罗戈大人在菲勒克郡城买了新的宅邸,让她们到这里来。

    之后,罗戈先生也是到处走,一年也只会在宅邸里呆上不到三个月。

    两个月前,罗戈大人回到了宅邸。

    作为姐姐的她,早就知道温娜很喜欢罗戈大人了。

    如果罗戈大人是平民的话,她会想办法撮合罗戈大人和妹妹的,无论什么办法。

    但是.....罗戈大人并不是普通人,还是个超凡者。

    不管怎么样,之前的悲惨经历已经结束了,罗戈大人对她们是最好的。

    看了一眼抱着罗戈大人的大衣、有些失神地望着楼梯的妹妹,她走到对方身边,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

    罗戈,或者说弗洛,在进入房间之后,嘴角翘了起来,他转头望向墙角的阴影:

    “诶呀诶呀~亚特阁下,你又来坏我好事了?”

    他出声之后,墙角处,一块阴影忽地动作起来,扭动着形成了人形。

    漆黑的燕尾服和礼帽,以及一柄黑色的手杖,从阴影之中走出的男人,看了他一眼:

    “果然是你,弗洛。”

    “诶呀诶呀,竟然是幻影法术,那么谨慎吗?”

    弗洛夸张地张开了双手,身体旋转了一圈,然后将手捂住脸,双眼从指缝中露了出来,随后,他轻声道:

    “难道你在担心我会杀了你吗?”

    “就算我本体来到这里,你也杀不死我。”幻影忠实地传递出亚特的声音。

    “啧啧啧,你也太自信了。”

    弗洛走到书架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珠子一样的物品。

    珠子泛着蓝色的光芒,就像是颗珍珠一般。

    “之前找不到你的物品,没办法找到你的本体,但现在......亚特,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的目光在黑夜幻影身上扫来扫去。

    “能找到这东西真是幸运呢~灵魂研究塔什么的,真是~”

    弗洛右手大拇指和中指捻着这颗蓝色的珠子,放在眼前,透过珠子,看向了亚特的幻影:

    “预言系魔偶的灵魂核心~真是巧呢,我没有学习那种法术,就获得了这样的东西。”

    “能够使用相当于天启五级法术的魔偶核心哟~”

    弗洛翘起二郎腿,一脸笑意地望着亚特的幻影。

    然而亚特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

    “有恃无恐吗?”弗洛微微眯起眼睛。

    随着精神力涌入其中,蓝色的珍珠亮了起来,发出了宛若星辰的辉光。

    但是,下一刻发生的事情,让弗洛嘴角的笑容僵硬了。

    蓝色的魔偶核心瞬间变得浑浊起来,一片黑雾一般的浑浊雾气瞬间将核心染黑。

    咔啦——

    清脆的碎裂声响起。

    弗洛手中的魔偶核心上,已经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纹,他想要做些什么,但是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魔偶核心内部已经完全碎裂,一块块碎片从上面剥落下来,落在了地上。

    他眉头皱了皱,望向了亚特:

    “你做了什么?这东西可是五级的物品......”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除了语气之外,幻影毫无变化地传达着亚特的话:“你要做些什么?”

    “唉......”

    弗洛无奈地摊开了手掌:“真是难以想象,刚到手不到一个月就坏掉了呢~”

    “不过还行,已经得到了不少好处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

    “罗戈大人——”

    “请进。”弗洛没有丝毫紧张的样子,说了一声。

    咔擦——

    房门被打开,忒娜端着盘子走了进来,盘子中央的金属水壶映照着壁炉的火光:

    “罗戈大人,咖啡已经泡......这!?”

    话说到一半,她才发现站在一旁的亚特的幻影。

    “他是我的朋友,诶呀,这家伙不喜欢走大门,总是喜欢从意想不到的地方钻出来。”

    弗洛微笑着对忒娜解释了一句。

    听到弗洛的话,忒娜也大概明白那个穿着有点奇怪的男人和罗戈大人是认识的:

    “您好。”

    将盘子放在桌子上,她对着亚特的幻影鞠了一躬。

    简短地说了一句之后,她就准备转身后退。

    但是,这个时候,她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住了。

    她惊讶地扭过头:“罗戈大人?”

    对方的手掌在她的手背摩挲着。

    “罗、罗戈大人!?您、您......”

    她的脸上泛起了红晕,说话也有些结巴。

    “没什么,只是我快要离开了,所以又要有一年半年见不到你了。”

    说完,他微微点头,放开了忒娜的手:

    “麻烦你去帮我准备下浴室,我过会儿要去洗个澡。”

    “好、好的。”

    忒娜点了点头,没再多言,右手握着左手的手背,脸上带着红晕离开了房间。

    随着房门关上,弗洛的视线再次转向了亚特,看着沉默不语,只是死死地盯着他的亚特:

    “刚才那个女孩,是个好女孩哦~”

    “在我第一眼看到他们姐妹的时候,我就看上了她们。”

    弗洛将一旁的水壶拿起,往唯一的杯子里倒入了咖啡:

    “很香哦~蔷薇领的蔷薇咖啡,味道是真的很不错的。”

    而亚特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也没有回话,和一个比魔鬼还要狡猾的魔鬼术士打交道,他连回应都不想去做。

    虽然他在预言术上已经有了一定的造诣,但是万一在言语之间完成什么契约的话,还是小心一些好,任何肯定式的回应都不要去做,最好连话都不要回。

    “啧。”

    看到沉默不语,连回话都不打算做的亚特,弗洛“啧”了一声,被藏在袖子下的,手镯一般的法术物品的光芒黯淡了下去。

    该死,真是谨慎啊。

    心中暗骂一声,弗洛脸上的笑容毫无变化,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说道:

    “我杀了她们的母亲,用心理暗示诱导她们去偷窃,篡改了一群贪婪者的记忆,让他们去占据了她们的居所,让她们失去容身之地。”

    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歉意,反而笑容更甚,像是完成了什么杰作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