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埃奇沃思的怨念

第一百二十九章 埃奇沃思的怨念

    大麻烦???

    亚特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还没等他想明白这件事情,就看到那位自称“埃奇沃思”的蓝袍老巫师一脸严肃地出声道:

    “你小子给我站在原地,不要靠过来,不,你退到墙角去。”

    “哦......”亚特虽然还没想明白对方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似乎对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十分忌惮的样子,但是也能看出,这老人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敌意,结合之前的猜测,对老人放下戒心的他,也就乖乖地往墙角退去。

    埃奇沃思看着亚特退后到墙角,不由得松了口气,之后嘟囔了一句:

    “......你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物......”

    “您说什么?”

    “你乖乖听好就行!没有发言的权利!”埃奇沃思出声道。

    “哦。”亚特点了点头,随后通过精神联系安抚了乌鸦仆从和普罗米,感受到它们的焦灼平息之后,他一声不吭地看着埃奇沃思。

    之前他就感觉到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前往彷徨巨魔的迷宫进行刷怪升级——相较于封闭的地下,明显是外部的森林比较安全,虽然外面的魔物很少很难找,但是自己可以选择原地进行冥想,依靠乌鸦仆从们进行寻找,找到魔物之后打残,然后由自己进行补刀。

    就算不扫荡森林,而是选择闯入迷宫,但是这样的行为也不太符合他的做法。

    闯入迷宫之中,围绕着门扉进行扫荡这种行为,和他的想法有些差距——按照他的性格来说,他应该是选择派普罗米或者乌鸦仆从进入迷宫,对着迷宫的墙体发动攻击,引诱彷徨巨魔们出来,随后在外部进行埋伏的他发动攻击。

    这样来说才是最安全最稳妥的方式,杀进迷宫之中进行扫荡,虽然看上去差不多,但是对于安全感极差的他来说,实际上是一种莽撞的行为。

    这是第一个奇怪的点......因为经常使用魅惑人类这个法术,自己的行为异常,让他不由得联想到自己使用魅惑人类干涉判断的情况。

    第二个奇怪的点是自身被困在迷宫的事情——

    一直监视着外部的乌鸦仆从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状,而在迷宫内部的自己、普罗米和其他的乌鸦仆从也没有发现异常的情况下,就被关了起来,他自己发现不了,乌鸦仆从和普罗米也全都发现不了,也就代表着,将他们关在迷宫中的力量能够他们完全无法察觉的状况将他们锁在里面。

    第三点,也是由第二点引申而来,是迷宫的坚固程度和迷宫战力的状况不成比对。

    先不说能够在他们不知不觉中做到锁门这件事所需要的力量,就说迷宫的坚固程度,就和状况不同——

    封锁迷宫所需要的力量,毫无疑问是能够将他们全部灭杀的。

    这一点亚特毫不怀疑,但是,对方并没有这么做......也就是说,锁上迷宫的人并没有灭杀他们的想法,或者说暂时没有灭杀他们的想法。

    为了什么?从他的身上得到些什么?或者说对他并没有敌意?

    即使锁上迷宫只是某种触发性的机制,那么,作为触发性机制的下一环,和迷宫有着密不可分关系的彷徨巨魔们、数量近千的它们,为什么没有像是攻击鸟人一样对他们发动攻击,而是任由他们杀死?

    而第四点,也与第三点有关——那就是,这些彷徨巨魔为什么向着那只巨型鸟人发动了攻击?也就是说,鸟人很有可能并不是迷宫防御机制的一部分,或者说......

    锁上迷宫的力量,并非来自彷徨迷宫本身?

    而这一点,也在亚特的试探中得到了确认。

    他在发现第二个出口也被锁死之后,察觉到异常,然后故意说了一句话——

    “能够把我们困在迷宫之中,这么强大的力量,应该直接就能杀掉我们,而直到现在,却只有彷徨巨魔对我们发动进攻......”

    结果,那只巨型鸟人在他话说完没多久就出现了。

    说实话,他本来都没有想到这么浅显的试探行为会成功。

    第五点:

    近千只彷徨巨魔的出现,佐证了第二第三点的出现,这么庞大的力量,竟然不是在迷宫锁死之后向他发动攻击,反而攻击目标是那巨型鸟人。

    第六点:巨型鸟人出现的位置,他查看过鸟人出现的位置。

    鸟人的体型十分庞大,但是在她出现的位置,周围的迷宫墙体并没有什么受损的痕迹。

    那只鸟人就像是被凭空释放出来的。

    或许存在什么囚笼一般的空间将这只强大的鸟人囚禁在迷宫的某个空间,但是,之后对这只鸟人的观察让他排除了这个想法。

    鸟人身上的铠甲很新,并不像是很久之前的,而鸟人的狂躁情绪也并不像是被长久囚禁的样子,囚禁的时间应该不长......

    而鸟人的智力也有些不大对劲。

    虽然反应和攻击都很正确,但是......亚特全程没有看到她有任何逃跑的倾向......

    一系列的疑点让亚特逐渐在脑海中形成了一个构想——

    将他困在迷宫中的存在,就是释放鸟人的存在,和迷宫本身也并没有关系,再结合自己完全没有危机感的状况......

    一条脉络逐渐清晰。

    而至于最后关于“哈洛兰”的话,也只不过是灵光一闪,他只能够猜到这人对自己可能没有敌意,身份的事情他完全猜不到。

    他自己也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位叫做“埃奇沃思”的“精通炼金系、预言系、咒法系、生命系、创造系的伟大巫师”。

    事实上,关于炼金学他还是一脸懵逼——除了刻印铭文之后的贤者状态,他几乎没有将时间花在阅读书籍上。

    即使他知道这些很重要,但是这些东西没办法帮助他的实力快速成型,优先级被他甩到后面去了。

    而埃奇沃思则是一脸肉疼地看着自己的幸运戒指......

    他现在总算明白过来了,为什么法斯特那老混蛋支付给他的酬劳大都是炼制预言道具的材料......

    这该死的法斯特早就预料到这一点了!

    可恶的法斯特!和罗莎一样!你们这些长耳朵真是坏透了!

    埃奇沃思欲哭无泪地计算着自己目前的损失和酬劳的差值......

    如果自己的修复失败次数在三次以内的话,还是有的赚的,只不过很小,而如果在三次以上的话......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