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八十八章 涌现的危机

第八十八章 涌现的危机

    不对,不对。

    当亚特作出拖延时间的决定之后,他的心中,那股微弱的危机感并没有消退,反而是愈发膨胀了,之前的危机感如果用干瘪的水袋来描述的话,现在的危机感就是在装满水之后没有停止,反而继续灌水的水袋。

    亚特的目光扫向了物品栏中的那块命运宝石,亚特愈发能够感觉到,就是这颗命运宝石增强了自己的危机感和直觉。

    在红蔷薇城堡时发生的事件,亚特就已经联想到了这点,毕竟,在此之前,就算是在狄璐德平原快死的那一次,他也没有什么感应危机的能力。

    等等......狄璐德平原!?

    被眼皮遮盖的瞳孔,瞬间放大,毛骨悚然的感觉笼罩了他。

    恶魔术士!

    不是什么恶魔祭祀者!是恶魔术士!

    操控着魔化狼群将与红蔷薇镇相差无几的狄璐德镇彻底摧毁的恶魔术士,无一活口!

    那个恶魔术士出现在了这里,就隐藏在这个村庄之中。

    一股冷汗浸湿了亚特的衬衣,他谨慎地思索着:“是别的恶魔术士?或者说就是那个恶魔术士?”

    这个只是他的主观臆测而已,他并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隐藏在这里的,就是对方。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这么假设。

    如果是的话,那么,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受了重伤?隐藏休养?或者是策划更大的阴谋?

    无论是那种可能,对方就是隐藏在这里。

    而玛沙德的异状......

    玛沙德很有可能已经被控制,或者.......修改了记忆?

    对方隐藏在这个村庄的事情,并没有人知道,或者没有人发觉,唯一发觉这件事的老玛沙德被对方修改了记忆......

    不对.....不止他一个!

    亚特立刻想到了那些不曾出现的老人和小孩,村庄里的人,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这份异常......整个村庄的人,都被修改了记忆?

    一股强烈的恶寒顿时笼罩住他的身体,让他的精神紧绷起来。

    这个村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拖延时间?不行。

    这股强烈的危机感向他表明了一件事——拖延时间,并不会带来安全,反而会带来更大的危机。

    该怎么做!?现在可以肯定一件事了,就是隐藏在这个猎人村庄之中的,那个与恶魔有关的存在,已经完全控制了这个村庄。

    只要在这里多待一秒,就危险一秒......

    直接把其他人叫醒,离开村庄?

    会不会被隐藏的那人直接干掉?

    他大概能够确定了,隐藏在这个村庄的,实力至少在中位以上——阿硫斯的侦测神术都无法探查到被刻意掩盖的混乱灵光。

    更糟糕的是,如果对方真的是毁灭了狄璐德的恶魔术士的话,那么就是说,对方是一位天启级别的强者。

    就算是对方重伤未愈,他们两人反抗成功的可能性也是极低的。

    现在自己等人很有可能就被监视着......

    不管如何,不能再等了,亚特睁开了眼睛。

    他坐起身体,抓起身边的手杖敲了敲。

    笃笃笃——

    还没有进入深度睡眠状态的众人,被这声音吵醒了。

    依次是阿硫斯、马奇、乔修、托克和樊迪。

    首先醒来的是阿硫斯,因为亚特之前的话,他并没有完全放心,睡眠也非常浅,在听到声音之后,立刻就坐了起来,身上还没有脱下的白金色板甲因为他的动作,互相撞击发出了响声。

    这股声音,让在恍惚中还没有完全清醒的两个佣兵瞬间清醒过来。

    看着将目光投到自己身上的众人,亚特朗声道:“各位,食腐怪比较喜欢在夜晚活动,而死灵术士如果出现的话,在夜间出现的可能性比较高。”

    他十分自然地耸了耸肩膀:“要知道,死灵术士并不喜欢在白天行动,阳光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毒药。”

    而这个时候,托克有些疑惑地问道:“克劳瑞多大人,不是说......”

    不是说明天要调查村庄的吗?

    “这是我临时想到的事情。”亚特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一开始他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早想到的话,他就不会在一个小时之前和众人商讨了。

    他心中有些烦躁,目光在众人身上掠过,如果他的判断没错的话。

    他没有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直接说道:“我们现在就去寻找食腐怪的踪迹,尽快解决,我已经厌烦了在这个只有杂食汤的地方了,我和你们可不一样。”

    他的语气带着厌烦,就像是那些吃不惯粗糙食物的贵族一般。

    而他这样的表现,也让托克呐呐地闭上了嘴,樊迪更是露出了一丝不快,而旁边的乔修,脸上更是露出了愤懑的表情,马奇依旧是那副僵硬的沉默脸,但亚特也能在他脸上看到一丝不满。

    只有阿硫斯盯着亚特看了两秒,才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那现在就去吧。”

    随后,几人打开了房门,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而亚特在出门之后,就带头向着村口走去,樊迪和托克走在最后面,出声询问道:“不用通知玛沙德大叔吗?”

    而亚特则是头也没转,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们做事,还需要通知他吗?”

    闻言,托克有些尴尬,樊迪的脸上怒色更甚,但还是咽了下去,并没有说什么,而两位教士,一直沉默木着脸的马奇脸上也露出了明显的不满,而乔修,在他颤抖地抬起手臂,指向亚特的时候,被阿硫斯的背影挡住了。

    阿硫斯快步走向亚特,同时出声道:“我并不觉得晚上去叫醒一个老人是个好主意,要知道,老人一旦醒过来,就很难再睡着了。”

    听见阿硫斯的话,不仅马奇乔修两人愣住了,就连两个佣兵也有一瞬间的愣神。

    随后,几人对视了一眼,跟在亚特和阿硫斯的身后走了起来。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亚特心中叹了一口气,直到阿硫斯加快步伐走到他身边来,他才扭头看了阿硫斯一眼。

    对方的目光中带着探寻的意思。

    但是,他并不能解释,如果他做出解释的话,那么掌控了这个村庄的那个存在,很有可能就会立刻对他们动手。

    虽然有些蹩脚,但是......

    亚特只希望,这个蹩脚的临时剧本,被揭破的时间越晚越好,最好是让他们直接远离这个猎人村庄。

    然而,世界并没有如亚特所想。

    他们前进了一分钟,在离村口只有一百米距离的时候,就有一个身影从一栋建筑的阴影之中站了出来。

    苍老的面容,微微佝偻的身躯——

    “玛沙德大叔?”托克和樊迪同时出声道,声音中带着疑惑。

    来人正是玛沙德,他的脸上带着疑惑:“各位,为什么这么晚了,你们还要离开呢?”

    他脸上的疑惑毫不作伪,似乎真的是对众人的行为疑惑不解。

    托克和樊迪心底虽然对玛沙德大叔这么晚没睡这点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我们要去找食腐怪的踪迹,食腐怪有在夜晚活动的习性......”

    托克将亚特的话复述了一遍。

    “哦哦,原来是这样。”玛沙德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情,随后抬起了手,比划了一下,“真是辛苦你们了,但你们可以和我说一声的,我可以给你们准备几个火把,要知道,晚上的路可不好走,森林里可能会有野兽的。”

    托克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亚特和阿硫斯,感觉到了些许不对,但面对玛沙德的问话,只是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我们还以为您已经睡了,就没打算去找您,怕您晚上醒来之后睡不着。”

    听到这话,玛沙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用那手背布满了褶皱的拳头砸了砸胸口:“嘿!小伙子们!你们这么想可不对!我可没有老!我还年轻呢!醒过来之后也能睡,只要喝碗水的时间,我就能呼呼大睡!”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往胸口砸下第二拳的时候,却是听到了一声脆响,还有一丝类似痛呼的尖锐声音从自己的身体中传来。

    他那苍老而浑浊的眸子,也看见了那两个佣兵小伙子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

    “你们怎么了?”玛沙德疑惑地询问道,但是,他随即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怪异,似乎变得有些嘶哑,喉咙里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怎么会流口水?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嘴里有液体一般的东西流出,然后滴落在自己胸前的衣服上。

    他低下头去,那对浑浊的眸子中,映出了暗红。

    亚特眉头紧皱,阿硫斯也拔出了长剑,其他几人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因为,他们看到,月光之下,站在十米外的老人,胸腔中伸出了一只手臂,然后抓住了老人的脖颈,用力一扭。

    咔嚓——

    玛沙德的头被扭断了,但他却没有倒地,一个浑身血红的怪物,从玛沙德大叔的身体中爬了出来。

    类人型的、有些鲜红的、比起鲜血更适合称之为火焰般的红色皮肤,尖锐的双角、一条尾巴、还有一对不断抖动着,将鲜血抖落的蝠翼。

    在看到这种怪物的时候,就有一股混乱的感觉袭来。

    就和在狄璐德平原时,面对那无尽的魔化狼时的感觉一样。

    亚特握紧了手杖,叹息了一声:“各位,做好准备战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