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七十六章 猜想
    西区。

    原本的西区,已经完全被繁盛的蔷薇所占据。

    一株株红、蓝色的蔷薇攀附在因为蔷薇公爵的灵能辐射而生长出的乔木之上,那一圈原本作为拜西子爵的实验圆的森林也完全被蔷薇侵占。

    在经过一阵惊慌之后,红蔷薇领的居民们也知晓了,千年前的蔷薇公爵“归来”了。

    惊慌褪去,随之而来的是短暂的错愕和疑惑,随后就变成了喜悦。

    喜悦的是——红蔷薇领和蓝蔷薇领之间的战争,再也不复存在了。

    不需要再担心战争带来的苦难。

    因为狄璐德镇的惨剧而产生的惊慌,也随之消失。

    蔷薇巨树在红蔷薇领中出现的、奇迹般的景象,也让他们深刻地认识到了公爵“到底有多强大”。每一位将目光投向西区的人,眼中都会冒出尊敬而谦卑的目光。

    而红蔷薇领,也因为蔷薇公爵的归来,而开始急速的发展。

    无数的商队带着附近领地各个领主的敬意来到红蔷薇领,不,来到了蔷薇城。

    一个个工人正在进行建设。

    虽然红蔷薇领原本就有小城的规模,但是,要知道,但是,也仅仅是与一位伯爵的领地大小相近而已。

    像水银公爵那样伪装成伯爵,而且居住的领地内甚至没有城市存在的情况,完全就是个特例。

    即使因为水银伯爵的灵能辐射区域太过危险,但是,这种情况也太过特殊了。

    而像蔷薇公爵这样的存在,在巫师贵族之中也是比较特殊的——虽然也因此会让城堡周围在力量催化之下变成魔化植物的培养园,但她的力量不会对周围的生物和环境造成直接的坏影响。

    水银公爵就不大一样,按照自己与拜西子爵的交谈来看,那位水银公爵因为种族的原因,灵能场比较特殊,不会向外扩散,而能够被聚拢在一个范围之内......

    自己曾经呆了一个晚上的城堡,很有可能就是那位水银公爵的灵能场的凝聚区域。

    “事实上,我之前遇到水银公爵殿下的时候,完全没有怀疑对方不是一位伯爵,不过这完全只是我们的推测......”

    说到这里,那位拜西子爵也不再说话,关于一位公爵殿下的讨论,最好适可而止,什么“经过一次实验”之类的话,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

    亚特也同意了这个看法,他也没有继续探究水银公爵的意思。

    无论自己在对方的眼中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位,但现在,毫无疑问的是,亚特是水银公爵名义上的学徒。

    对方现在也没有对他不利的行为——就算有,他也没办法反抗不是?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感觉,那就是——那位与他达成契约的魔鬼,比起这两位公爵还要更强。

    ......

    蔷薇巨树。

    一个个房间按照某种规则,分布在蔷薇巨树的树干之中。

    其中,一个房间之中,一位优雅的中年人和一位美丽至极的女性正对坐在桌子两侧。

    完全由植株生长形成的一体的桌子,旁边还绽开着蔷薇,看上去有种独特的美感。

    一位老人端着水壶来到桌子前,给两人倒上了饮品。

    蔷薇公爵端起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随后,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美丽而迷人:“巴罗得,过了那么久,你的技巧还是那么优秀。”

    “这是我的荣幸,主人。”老仆抬起头来,那张脸,赫然正是拜西子爵的前管家——巴罗得。

    他的脸就虽然有很多皱纹,但是,这些皱纹更像是树皮的褶皱纹理。

    一旁的水银伯爵法斯特,看着这个老仆,笑了一声:“罗莎,我感觉巴罗得比艾莎要聪明多了,巴罗得,你有没有兴趣为我服务?”

    听到他的话,巴罗得不由得苦笑一声:“水银殿下,这只能由我的主人决定。”

    法斯特不由得将目光转向旁边的罗莎,而这位蔷薇公爵想都没想地选择了拒绝:“这不可能,法斯特,巴罗得不可能让给你,而你的话,我也会全部告诉艾莎的。”

    如果亚特在这里的话,他定然会想起艾莎是谁——那个在城堡中神出鬼没的水银女仆。

    “这可不是一个好主意!罗莎!”法斯特的声调微微抬高,显然,艾莎的身份并非是单纯的女仆。

    听着两人对话的巴罗得,微微地低下头,退后了两步。

    他有些感慨地看着主人与另一位殿下之间的交谈,上一次看到这景象的时候,已经是千年前了呢。

    它是这蔷薇巨树的树灵,或者说,千年前的蔷薇古堡的塔灵,在蔷薇古堡因为蔷薇公爵的“死亡”而被摧毁之后,他并没有被毁灭掉,而是被水银公爵暗中送到了当时的红蔷薇子爵的城堡中。

    之后,它故意被红蔷薇子爵封印了——被当成蔷薇公爵复生的后手,也是作为迷惑那位公爵的手段之一。

    作为蔷薇古堡的塔灵,它也是蔷薇公爵的重要手下,在两位殿下的计划之中,他被封印在红蔷薇城堡之中,也“好巧不巧”地被那位公爵发现了。

    红蔷薇巨树的存在,实际上就是为了监视他,监视蔷薇公爵可能出现的复生手段。

    而蓝蔷薇领那边的蓝蔷薇巨树,也是为了监视他的另一部分核心构装体。

    看似它这个塔灵就是蔷薇公爵真正的复生手段,但是,实际上,蔷薇公爵的复生一直都是由那位水银殿下进行的,被封印在两个蔷薇领的塔灵部件,只是第一层伪装。

    而“通过血脉复生”则是另一层伪装。

    巫师能够通过后代的血脉复生,也不是第一例了。

    强大的巫师基本都有这类方法,只要不被消灭干净,就有通过这样的方式复生的办法。

    因此,被刻意诱导和淡化的红蔷薇家族和蓝蔷薇家族,实际上也只不过是另一层陷阱而已,从“蔷薇夫人瑟蒂雅”的身上复生,只不过是个假象,蔷薇公爵早已经复生,现在只不过是演戏,引诱敌人出现而已,完完全全只是陷阱。

    然而,这样精妙的陷阱,最后却因为水银殿下的疏忽而失败了。

    主人虽然成功地复活了,但是并没有得到重创那位公爵的机会。

    既成功了,也失败了。

    说起来,这两位殿下都很看好那个年轻人呢,不可否认的是,对方很聪明。

    在封印空间之中,对方竟然识破了它。

    虽然自己比起主人要弱,但是,这么多年的熟悉,伪装成主人不说其他,就连水银公爵有时候都分辨不出来,但是那个年轻人怎么分辨出来的?

    巴罗得有些不解。

    难道是因为自己替换了“巴罗得”,而让他认出来了吗?不应该啊......

    自己可是在对方来到红蔷薇领之前就已经替换了“巴罗得”的,一直和对方接触的,都是真正的自己,而不是那个用自己的种子催化形成的傀儡巴罗得,就连拜西那小鬼都没有发现自己是假的,那位公爵应该也没有发现才对。

    那么就是自己与他接触时的行动有问题?

    树灵巴罗得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

    而蔷薇公爵罗莎和水银公爵法斯特依然在交谈着。

    “法斯特,你已经确定了吗?小克劳瑞多身上的魔鬼契约?”纤白的手指穿过杯环,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水银公爵点了点头:“我能够确定,他身上存在着魔鬼的契约,而且......定下契约的魔鬼,比起我们要更强。”

    “能够确定是地狱里的哪位吗?”蔷薇公爵的眉头深深皱起,红蓝异色的美丽眸子望着眼前的法斯特。

    “无法确定。”水银公爵摇了摇头,“但是能够肯定的是,他的力量不是来自魔鬼,并没有地狱的气息,反而,他饲养的鸦群有深渊的感觉,不过,这是因为他在使用魔化狼的尸体喂养鸦群。”

    “深渊?魔化狼?在狄璐德捣乱的那个小术士吗?”

    “是的。”法斯特手指交叉,垫在鼻子前,阴影投射在手背上,“不知道地狱和深渊又会有什么动作,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希望地狱和深渊能自己打起来,而不是将战火波及主物质位面来。荣光大陆最近的事情太多,很有可能被趁虚而入。”

    “需要警告一下那边吗?”蔷薇公爵询问道,“这很有可能是——”

    “不用。”水银公爵却是摇了摇头,“荣光大陆那边早就已经警觉起来了,教廷那群人最近越来越活跃了。”

    “是吗......”蔷薇公爵恍然地点了点头,教廷那群人对于地狱深渊的动作是最敏感的,虽然有时候有点神经质,喜欢胡乱发疯、像群傻子、但是对付地狱深渊这上面,他们还是很有一手的。

    水银公爵看着嘟嘟囔囔念出一大堆话的蔷薇公爵,嘴角微微抽搐,他的这位盟友在到达这个境界之前,和教廷没少争斗,他咳嗽一声,接着道:“实际上,关于克劳瑞多,我有一个猜想......”

    听着水银公爵说出的话,蔷薇公爵好看的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脸上的凝重越来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