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六十七章 激战,生死之间

第六十七章 激战,生死之间

    【3级89%】、【3级12%】

    扫了一眼职业栏中的经验槽,亚特再次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如果自己的推测没有错的话,应该是这样没错。

    回想起在那些个被干掉的刺杀者,还有眸中的蓝色蔷薇图案,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然而,虽然他想到了很多,但是一直跟着他行动的赫洛斯可没有想到。

    亚特神神秘秘的行动让他原本就存在的怀疑变得愈发浓郁。

    最终,在又一次干掉一位伪装成仆人的刺杀者之后,赫洛斯忍不住出声问道:

    “为什么你要往这条路走?这可不是通往城堡外的路。”

    亚特的脚步顿了顿,虽然知道没有那么容易把这个打手拐来一起,但是他也没想到对方会那么快就意识到这一点,他叹了口气,低声道:

    “你应该能够肯定了吧,对红蔷薇子爵城堡动手的人。”

    “这我知道。”赫洛斯会跟着亚特的缘故,也是他确认了动手的人是蓝蔷薇子爵手下这一点,“这群人是蔷薇夫人的实验品。”

    这些人都很强,每一个都几乎能比得上一位中位实力的游荡者,一路上他们干掉的人也有七个了。

    然而,赫洛斯也能够肯定,现在遇上的这些,绝对只是潜入者的一小部分。

    估计一下数量,最少最少也有五十名,上百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五十名中位实力的职业者,他们红蔷薇领的佣兵公会中也只有那么多。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人的年纪都不超过30岁,可以说都是优秀的人才了。

    但也是这一点,让他感到疑惑,之后看到这些人全都有的共同特点——

    蹩脚的战斗技巧和那生疏的战斗方式。

    在结合在那几具尸体身上看到的幽蓝色标记和出现些许异变的部位,他哪还想不到这些人都是实验品?

    虽然确定了这些事情让他对这位克劳瑞多爵士多了一些信任,但是他当然不会完全信任对方。

    对方行进路线的异常让他立刻做出了反应。

    而赫洛斯的怀疑,让亚特也有些头疼,他暂时并没有想到什么能够劝对方与自己合作的理由。

    阻止蓝蔷薇子爵?

    不可能的,那位蓝蔷薇子爵敢对红蔷薇子爵动手,甚至都已经入侵到城堡之中了,肯定是有着什么依仗。

    强力的法术道具?有着外援?实力获得提升?

    一个天启级别的法术道具,一个实力与红蔷薇子爵相差仿佛的帮手,或者是蓝蔷薇子爵本人已经突破到天启。

    不管如何,对抗蓝蔷薇子爵定然不是最理想的抉择。

    就算是强行突破城堡的防御,也比对抗蓝蔷薇子爵要安全的多。

    对方敢于在举办宴会——同时有四位高位实力,其中三位都是接近天启级别的场合进行袭击,最后一种可能是最大的。

    如果说一位高位实力的职业者对付四到五位中位实力的职业者的话,那么,一位天启级别的巫师能够轻易击杀十名高位实力的职业者。

    即使这些高位职业者距离天启都是临门一脚的地步。

    一位高位实力的潜行者正面对抗六七个中位实力的守卫的确非常困难,但是只想着逃离的话,谨慎一些也是能够做到的。

    亚特面色如常,正准备说出利益之类的理由时,对方却立刻打断了他:

    “算了,我拒绝与你合作,无论任何理由。”

    赫洛斯的声音中带着果决,他已经不打算参与这件事了,深深地看了一眼亚特,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选择了离开。

    “......”看着那靠着墙面逐渐远去的模糊阴影,亚特沉默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丝苦笑。

    这下就有些糟糕了。

    以他的实力,面对六位以上的敏捷类的职业者,即使有着十只乌鸦仆从的帮助,想要正面突破封锁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他也没有选择跟在赫洛斯的身后进行突围,如果他这么做的话,有更大的可能会被对方当成突围的诱饵,对方更容易突围,而自己的危险会变得更大。

    “......语言的艺术。”亚特摇了摇头,“并不是什么时候都管用的。”

    他抬起头,看向前方走廊的拐角处,扯了扯两边的袖子,将袖子里的乌鸦仆从安抚了一下,更加谨慎地前进。

    在面对危机时,逃跑并不一定是最安全的抉择。

    他当然可以选择找个房间躲进去,直到事件结束再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如果自己躲起来,到事情结束之后,自己的危险会更大。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让他皱起了眉头,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相信——如果他的推测是正确的话,这个感觉也是没错的。

    就在这个时候,拐角处突然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仆人打扮的人影。

    在看到亚特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像之前遇到的那些仆人一样,伪装着靠近在进行攻击,而是毫不犹豫地抽出了匕首,向着亚特冲了过来。

    “......尸体已经被发现了么?”

    已经意识到这一点的亚特,对着两人抬起了手掌。

    而那两人在看到亚特抬起手掌的时候,也没有丝毫停止冲刺的打算,以他们两人的默契,完全能够将这个捣乱者直接杀掉!

    两个袭击者一左一右突然分开,以夹击的阵势向着亚特冲击过来。

    亚特毫不犹豫地移动手掌,一颗掌心大小的黑色雾状圆球射向了左边的“女仆”。

    暗能侵蚀!

    呼——

    “女仆”赶紧一侧身,以打断自己冲击动作的形式来躲避攻击,而她在进行这样动作的时候,也毫不担心,其他的同伴肯定能够趁机干掉对方的。

    在看到亚特对着同伴释放法术的时候,旁边的“男仆”已经接近了亚特,只要再往前一步,他就能够将匕首捅进对方的身体里。

    对方的选择绝对是进行躲避然后伺机反击。

    而亚特的下一步选择也正如他所料,在看到这个袭击者接近的时候,他后退了一步。

    “男仆”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做了。

    然而.....

    后退的同时,亚特的眸子微微一闪,灵能涌动,诡异的光影在亚特的身上涌动起来。

    一股微弱的恐惧感在男仆的心中绽放开来,他不由得回想起这一年在主人的地牢中经受的事情,蔷薇的根系从自己的伤口中钻进去,那令人惊惧惨嚎的疼痛感再一次浮现在记忆的表面,每天都能看到的、一具具因为实验失败而被拖走的尸体——

    他害怕自己也会成为其中一部分。

    恐惧的浮现让他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即,那个躲开了亚特法术攻击的女仆瞪大了眼睛,她看见了一只羽毛黑中泛红的鸟儿从那燕尾服巫师的胸口钻出,张开了鸟喙——

    一颗比拳头略小的黑色雾球飞射而出,击中了自己同伴的眼睛。

    “啊!!!”男仆打扮的袭击者痛呼一声,攻击的动作顿时停滞。

    “嘉利!”女仆打扮的袭击者不由得惊声喊道,然后举着匕首扑了过去。

    然而,她离亚特的距离并不算近,在她扑到之前,亚特的攻击已经完成了——

    那柄血迹未干的黑铁手杖斜向上地挥去,重重地击打在名为嘉利的袭击者的脖颈上。

    咔啦!

    脆弱的颈椎发出了脆响,因为剧痛而失去平衡的袭击者顿时感觉到一股昏厥感袭来,身体再也支持不住,直接倒地。

    脖颈侧颈静脉和动脉被击打,会造成大脑短暂缺血而导致暂时昏厥。

    以他的力量,用手掌完成这样的效果并不太可能,但是......一根黑铁手杖的强力攻击能够完成这种效果,连颈骨都打断了,他就不信还达不到效果。

    当他完成这个攻击时,立刻就向前扑去,前扑的动作将昏厥的袭击者直接推翻在地。

    而那“女仆”的攻击也因此落空了。

    她调整好身形,看着倒在地上生死不明的男人,那一直难以表露的眷恋情感转化成了悲伤和愤怒。

    “去死!!!”

    被愤怒填满了胸腔让她的速度提高了不少,亚特还没来得及转身,对方就已经到了身后。

    然而——他并不只有自己。

    两只乌鸦仆从已经站在了他的肩膀上,其中一只眸中灰光一闪,一阵烟尘浮现在这女仆打扮的袭击者身上。

    衰弱诅咒。

    另一只则是对着袭击者的脸吐出了一发暗能侵蚀。

    身体素质的突然降低,让她的匕首攻击的位置微微上偏,速度也减缓了半分。

    亚特早就预料到对方要进行追击,虽然速度快了几分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是他低头的应对还是很正确的——

    匕首刺中了他头顶的礼帽,将它带离了亚特的头顶。

    而亚特在下压身体的同时,手臂也抄着黑铁手杖往后重重一甩,黑铁手中被重重地甩在了“女仆”腰间,打得她身体一痛。

    噔噔噔,她后退几步,同时响起的还有黑铁手杖落地的声音。

    那伪装过后还算俏丽的脸颊因为痛苦变得扭曲起来,与此同时,愤怒再一次涌起——对方甩开了武器,那么,这一次你死定了!

    但是,下一刻她却是瞪大了眼睛——

    那穿着燕尾服的巫师已经撞进她的怀中。

    她不可置信地低下头,在她的胸前,一直白皙的手掌握着一段握柄。

    利刃贯穿了她的胸膛,刺入了她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