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夜鸦主宰 > 第二十九章 狩猎
    即使被职业者协会授予了“职业者”的徽章,但是,这些人依旧保持着对于蓝血者的敬畏。

    无论是中年的巴巴罗还是年轻的拜亚斯,都是如此。

    亚特的目光移动到被自己换到主职业栏位的【黑夜巫师】,有些怅然。

    “如果巫师老爷主宰城镇里,那些罪犯就会直接交给巫师老爷处理,哪里还有那些治安官和卫兵插手的机会,拐卖人口之类的犯罪就会少很多。”拜亚斯摇了摇头,年轻的他,比起面上要成熟很多。

    “这可不一定。”巴巴罗看了他一眼,“巫师老爷也不可能每次都亲自处理罪犯,总会有下面的人帮忙处理,主要的问题不是犯罪者,也不是巫师老爷,而是那些负责抓捕的尾巴和审问罪犯的治安官。”

    比起年轻的拜亚斯,巴巴罗看得要更清楚。

    亚特也有些诧异两人的言论,没想到他们看得那么清楚。

    这倒是真的,按照前世的俗话来说,就是“阎王好过,小鬼难缠”。

    闲聊了一会,众人都将填了肚子,休息一阵之后,再次启程。

    进入森林之后的这一段路程,就开始遇见危险了。

    直到太阳落山的几个小时,就出现了五六只野兽,不过都被特鲁诺等人给直接干掉了,变成了晚餐的肉食。

    选了一块背靠山岩的峭壁下,众人布置一番之后,众人围坐在营火之前,野兽的肉被架在营火之上,逐渐熟透。

    虽然被众人心中鄙视了一番,但是巴鲁托毫无所觉,或者说故意没有注意到,健谈地与众人交流着。

    无论是弗罗尔夫妇还是几个佣兵,都被勾起话题,与他交流着。

    而亚特,在闲聊几句之后,用尿遁做借口,在几人“早点回来”、“小心野兽”的嘱咐中离开了营地。

    ......

    野兽......在哪儿呢?

    亚特并没有离开营地太远,一向谨慎的他当然明白自己的分量,没有因为学会了第一个攻击性法术就狂妄自大,认为自己能够随意屠杀野兽了。

    比起人类,野兽的动作反应敏捷地多,又是在黑暗中,它们的危险性比起原来又高了不少。

    他寻找了十分钟,却没有找到任何的野兽。

    一次失败的狩猎。

    狩猎野兽果然比起杀盗贼要麻烦太多了,亚特叹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他肩膀上的黑鸦歌洛拉发出了一声警示的惊叫:

    “呀——呀——”

    有些急促的、粗劣嘶哑的鸦鸣声,充满了警示感。

    没有多想,亚特手中多了一根铁棍,用力抡了一圈。

    撞击差点让铁棍崩出他的双手,不过也带来了换来了一声悲鸣。

    “呜吼——”

    痛苦的悲鸣声从被击飞的黑影身上传来。

    虽然月光很明亮,但是错综复杂的树影让亚特的视野并没有清晰地映照出对方的形象,只能看到对方的大小——比起狼狗要大上一些。

    亚特牙齿紧咬,神情紧绷,防备着那道黑影。

    “吼吼吼——”

    似乎自己那一棍让它的发音出了问题,带着颤音的凶恶吼声响起,带着一丝可笑的感觉。

    笑意一闪而过,亚特可没有放松警惕。

    杀盗贼的时候,一直都是他埋伏,占先机,现在情况并不一样,而且,对方可不是人。

    扭了扭手腕,带着红黑血垢的铁棍消失在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柄长剑。

    那野兽在发现这一情况的时候,忽地一愣,但亚特没有放过这样的机会,右脚踏前,长剑当头斜斩而下。

    那野兽匆忙躲闪,但是还是被亚特在身上留下了一记深深的伤口。

    虽然看不见,但是长剑入肉的触感与呜咽的悲鸣他还是能明白的。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背后一阵风传来,他慌忙向着旁边躲闪,但是也没有躲过,背后的衣物被扯下了一块,留下了三道血痕。

    疼痛传来,让亚特精神一振,反手就是一记暗能侵蚀甩了出去。

    一团漆黑雾球从亚特的手心中飞出,砸向了袭击者。

    “呜吼——”

    亚特甩出的一发暗能侵蚀直接糊在那野兽的脸上,让它惨呼出声,疼痛中没有保持好平衡,直接跌落在地。

    机不可失,松开的右掌又一次握紧了长剑的握柄,用力向着那倒地的野兽斩了下去。

    剑身斩入血肉,命中了应该是腿部的位置,带来了阻滞感,野兽倒地的又一次嘶吼起来,而前面那只受伤的野兽也晃悠悠地对着亚特嘶吼着,就要扑过来。

    亚特哪里敢犹豫,用力拔起长剑,对着那扑过来的野兽头部位置一个斜上撩斩。

    然而,那野兽并没有真的扑过来,只是作扑击姿态,亚特的这一击直接落空。

    该死......

    亚特心中暗骂一声,但是,他忽地想起一件事。

    那只头部受伤的、作了假动作欺骗亚特斩击的野兽,对着尽力缓过斩空余劲的亚特扑了过来。

    这一次可是真的扑击,大开的血口和那在月下泛着寒光的尖利爪子,就要撕吞亚特的血肉。

    然而,在这瞬间,因为亚特的剧烈动作跌落在地上的黑鸦歌洛拉,漆黑的眸中闪过一圈黑暗——

    暗能侵蚀!

    一团小了半圈的暗属性能量球射入了那野兽大开的血口。

    相较于伤害,嘴里被直接攻击的痛感和冲击,让那野兽顿时失了准头——

    嘶啦——

    本来瞄准脖颈的攻击打偏,亚特左腰侧的衣物被利爪撕破了,野兽头部撞在他的腰侧,鲜血也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片鲜红。

    被野兽的撞击撞得身体一晃,他即使顿住,只是退了一步,并没有摔倒,抬起长剑,转身对着那失去平衡摔倒在地的野兽用力一剑斩下。

    “呜吼——”

    耳边传来的悲鸣声夹杂着呜咽,那斩到骨头的感觉——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重创。

    下一刻,他缓过劲来抬起长剑,对着地上那只想要爬起逃离的重伤野兽斩下,深深的血痕从这野兽的头颅蔓延到脖颈,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将亚特看不清的毛皮染成了血色。

    没有再停顿,长剑瞄准了一开始那只被伤了腿部的野兽重重斩下。

    几剑下去,随着两声悲吼,无法逃离的两只野兽失去了生命。

    眯了眯眼睛,亚特手掌拍在野兽的身体上,将它们收到物品栏,长剑也是一样。

    随后,他就这样坐到地上,捂着手臂的伤口。

    亚特看了看地上的血液,右手出现一柄匕首,在脚边的鲜血滩中划了划,沾上一些血迹,又丢出了一具在麦伦科干掉的盗贼尸体。

    黑鸦歌洛拉颠颠地跳到他身边来。

    在他坐下没过十几秒,拜亚斯的喊声就传了过来:“亚特先生!你在哪!?”

    “我在这!”

    这样,现场就算处理完毕了——发现了尸体的吟游诗人,被野兽发现袭击,随后用自己防身的匕首击伤了野兽,听到野兽嚎叫的佣兵,赶了过来,野兽察觉到状况,选择了逃跑。

    “呀——呀——”黑鸦歌洛拉也鸣叫起来,不过,看上去有些萎靡的样子,刚才通过【被动·乌鸦法师】使用的那一记暗能侵蚀,消耗的是它的精神力。

    这小家伙的精神力可并不多。

    在亚特做出回应之后,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赶到了亚特的身边,将他带回到了营地。

    “真是惊险啊,亚特先生......”巴巴罗看着莉娜小心地给亚特包扎伤口,笑了笑,“这附近的野兽比较多,营地有火光,比较安全。”

    “营地和火焰是旅行者夜晚的保护神,普通的野兽可不敢靠近。”拜亚斯也露出笑容,“亚特先生,能给我们说说情况吗?”

    亚特“苦笑”着说道,“我也没看清是什么野兽,我走到那里,是准备解决一下问题,但是却看到一个人影倒在那里,我有些紧张,拿出防身的匕首准备去查看,但是,就在这时,野兽从我身后扑了过来,虽然我尝试和它们搏斗,但是同时面对两只野兽,对我来说有些困难.....幸好你们赶来,把它们吓跑了。”

    他露出庆幸的表情:“刚吃了烤肉,就差点变成野兽的夜宵......”

    此时,匕首就放在他的脚下,沾着血液和沙子。

    刚才几人也看到了那具尸体,西维娅摩挲着腰间长剑的握柄:“应该是那尸体的鲜血引来了野兽,亚特先生你走过去,就遇上了它们。”

    特鲁诺和拜亚斯对视了一眼,都点了点头:“刚才我查看了一下尸体,那人也死去没多久,应该是被野兽袭击了。”

    虽然说是查看,但也只是粗略地看了两眼,顺便搜了搜尸体,只不过没有任何收获。

    他心中更偏向于对方是被人杀死然后夺走了财物。

    在野外,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

    只不过,为了安抚这几位客人,他可不能这么说。

    自己这个队伍,可没有这个“扩展业务”。

    旁边的弗罗尔夫妇的表情有些惊慌,巴鲁托更是有些结巴地道:“那、那我们怎么办?”

    西维娅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没关系,我们稍微往前移动一些,远离那边就好。”

    随后,她瞥了一眼苦笑的亚特:“莉娜,帮亚特先生把血擦干净,亚特先生,你有替换的衣物吗?你身上带血的衣物,最好扔掉,不然,野兽可能会循着味道找过来。”

    情况并没有糟糕到要抛弃这位诗人先生,只需要处理一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