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历史大商人 > 正文卷 第三百零六章 农夫与蛇

第三百零六章 农夫与蛇

    众多随军出征的文官们纷纷出言,大都是赞同就此停手的。

    毕竟在文官们看来收复了百年失地,打垮了女真人的抵抗让他们跪下唱征服,自己现在也成了被人送岁币的大哥。这种各个方面的满足感足以让他们选择见好既收。

    当然他们也不至于直接在燕飞面前要求议和,只是不停的说着各种困难。像是继续北上的话道路太差,而且天气寒冷不好运送辎重补给。北边地广人稀的找个民夫都不好找。士卒们远离家乡,思乡情切等等。

    还有说河北山东山西等地之前被打的稀烂,南方还在为方腊之乱而舔伤口。整个国家一片混乱,现在回去专注内部是更好的选择云云。

    文臣们的这些表态让金兀术不由自主的翘起了嘴角。据他所知大宋的这些文人们有着很大的力量,许多事情只要他们同意了基本上就算是做出了决断。看现在的情况,议和有很大的可能会成功。

    只要给他们时间修养生息,不用多,只要二十年就行。二十年后新一代的女真汉子们就会成长起来,到时候一旦宋国露出一丝衰落的气息,那他们就会像是饿狼一样扑上去撕咬。将今天的仇恨与屈辱全都百倍的补偿回来!

    等到几乎所有文官都说了一遍自己的想法之后,大堂内的喧嚣声终于逐渐平息下来。这些因为难得获得绝对优势而兴奋不已的文官们都将目光投向了燕飞。现在就等燕飞做出最后的决断了。

    “都说完了?”燕飞笑着环顾四周一圈,之后微微点头“那我来说说我的看法。”

    “你们都是读书人,应该都读过史书。汉朝的时候打遍天下无敌手,匈奴人都被打的分裂西逃。少部分留下来的也全都成了附庸。还有鲜卑,羯,羌,氐等等众多杂胡都是如此。可后来他们做了什么,你们应该都知道吧。”

    何止是知道,简直就是触目惊心啊。晋国东渡长江的时候据说浮尸百里,哭嚎之声连天地都为之撼动。整个中原大地沦陷,堪称是千年未有之劫难。

    “前唐的时候,兵锋之盛堪称旷古烁今。大唐马蹄所到之处皆为汉土,各处异族哭喊着天可汗。可后来安禄山等人叛乱是个什么场景,你们应该也在史书上看到过吧?”

    强汉盛唐这个词可不是随便说的,那真的是大汉大唐的军士们用手中横刀一刀刀打出来的。强大的军事力量曾经打遍天下无敌手,甚至打的四周胡人哀嚎一汉当五胡。那份强大甚至比现代世界的美军还要强横。

    可如此强大的盛唐,却是在那些胡人们的反叛之下轰然倒塌。再之后就是又一轮五代十国的残酷末世。

    回鹘,吐蕃,党项,奚人,渤海人,契丹人,南诏的白蛮和乌蛮等等风起云涌。整个中原同样是一片乱世。当时就连汴梁城每隔几年就会经历一场大规模的刀兵之灾,更别说是其他地方了。

    现场的人全都沉默了。这些事情可都是记载于史书之中,明明白白的说清楚了那些曾经在中原强大的时候选择投靠,而当中原衰落的时候又露出獠牙撕咬的异族是多么的不靠谱。

    “都明白了?”燕飞面上带着轻松的笑容“农夫与蛇啊。对待这些异族好心是不会有好报的,他们一旦从僵硬之中恢复过来,首先要做的就是狠狠咬一口好心的农夫。而你们。”

    燕飞伸出手指着文官们,声音突然严厉起来“你们就是将华夏大地推向毒蛇的煞笔!”

    虽然不懂煞笔是什么个意思,不过很明显不是什么好话。而且他们也明白了燕飞的意思,现在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只要再加把劲就能把女真人给彻底灭了消除大患。这个时候收手的话,或许现在没什么关系。可数十年乃至百多年之后呢,青史昭昭,历历在目啊。

    金兀术感觉自己身处于冰天雪地之中,浑身冰冷的仿佛连寒毛都被冻结了起来。

    燕飞的这番话看似是说给那些文官们听的,可实际上每一个字都犹如巨锤般砸在了他的耳朵里。

    这是要彻底灭绝女真人的节奏啊。汉人们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燕飞现在摆出了前事的教训,为的就是避免再出现这种情况。有了这种念头,他怎么可能还会接受议和?

    “你的文化功底不错。”燕飞的目光终于看向了金兀术,声音平静犹如唠着家常话。可燕飞说出的每个字都让金兀术的心脏在剧烈颤抖“我说的话你应该能明白。你们是狼,是毒蛇。我不相信你们,所以我决定要把你们彻底剿灭,以绝后患。”

    “......国师大人。”金兀术用干涩的嗓音回应燕飞“你就不怕俺们女真汉子们拼死一战?到时候你们宋军也得死伤惨重!”

    “哈哈~~~”燕飞笑了起来,目光看向岳飞韩世忠等人“人家说了,要让你们死伤惨重呢。不表示一下?”

    “直娘贼的,就凭你们还想折腾个啥?”韩世忠大大咧咧的开口“到了战场上看俺们怎么弄死你们。”

    “哈哈哈哈~~~”军将们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声响。之前汴梁城一战将宋军之中对女真人的畏惧彻底打消。十多万的金兵主力都完蛋了,你们还能折腾个屁。

    “身为军人,守土有责。”岳飞目光平静的看着自己在历史上的老对手“哪怕马革裹尸,也绝不退让一步!”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燕飞起身走到金兀术的身前“你作为使者的使命已经结束,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就是在战场上。战争之后我会给你们掩埋尸首,不至于暴尸荒野。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金兀术面无表情的离开了,当他走到外面的时候却感觉到金灿灿的阳光有些晃眼,整个人都好像力不从心在晃悠一样。这支宋军的强大他是亲身体会过的,就算现在女真人已经将所有能够集结的力量都集中起来,可在他看来依旧是没有取胜的机会。

    而唯一能够延续金国命运的和谈已经失败,现在他能做的只剩下了在战场上为金国尽忠。

    “完了。”当队伍离开燕京城北上的时候,金兀术回头神色复杂的看了眼身后的燕京城。心中剩下的唯有一片苍凉。

    柔软的白云如同姑娘的裙边一般被轻风拂动着,在天空中缓缓飘荡。

    洁白的云朵是如此的轻柔,以致于投在大地上的影子都仿佛快要融化似的。天地之间一片安宁,鸟儿在飞舞,虫儿在鸣唱。草丛之间不时闪过野兔的身影。

    一阵轰轰隆隆的沉闷声响打破了这片宁静。那是无数双大脚与马蹄践踏大地的轰鸣声响。

    郁郁葱葱的针叶林里飞起了海东青,这只猛禽用锐利的目光警惕的看着远方那些全副武装的士兵。

    在这片位于会宁府以南的辽阔土地上,两支同样规模庞大的军队开始互相接近靠拢。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即将拉开帷幕。

    拒绝了女真人的求和之后,燕飞留下宗泽等人安抚燕云十六州。自己带着大军北上,沿着辽东平原一路不断推进直扑女真人的国都会宁府。

    这一路上女真人几乎没有进行抵抗,甚至就连极为重要的黄龙府都只有数百守军而已。他们并非是放弃了抵抗,而是拼命的将所有兵力都集结起来准备在这里与宋军决战。

    金兵的统帅是完颜斜也,他是完颜阿骨打的弟弟也是此时金国的皇位继承人。

    此时的金国执行是类似游牧民族的兄终弟及的继承方式,与现代世界之中沙特土豪们一样。灭辽的时候完颜斜也就是统帅,两次南征大宋的时候他也是名义上的统帅。只不过因为去了会宁府做继承人,所以前线指挥权交给了宗望和宗翰。

    可以说,无论是从身份地位还是战功方面来说,完颜斜也都是无可置疑的最高统帅。

    当完颜宗翰和宗望的主力兵马在汴梁城下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回来之后,完颜斜也就已经预料到宋军有可能会北伐,至少会进攻燕云十六州。所以他将分布在各处的金兵全部收集起来向着会宁府集中。

    等到金兀术的议和失败之后,深知决战不可避免的完颜斜也开始从靠近燕云十六州的地方大规模收缩部队。同时一路上坚壁清野,带走所有的人和食物。水井投毒,就连村庄房屋也全都烧掉扒倒不给宋军用来住宿。

    从燕京府到会宁府的距离超过了一千公里,换做这个时代的军队在坚壁清野之下,沿着空旷的黑土地北上估计真的会被可怕的后勤压力给拖垮。不过这次却是不同。

    燕飞之前就精确计算过相关的距离,也知道以女真人的性格肯定会搞坚壁清野的事情。所以他从汴梁城出发的时候就携带了大规模的补给物资。

    虽然重载卡车因为道路太过艰难而留在了燕京府,不过燕飞手里还有大量的马车。这些加装了弹簧减震系统以及转向系统,同时使用橡胶轮胎的四轮马车运载能力惊人,足够满足这支规模接近十万之众的北伐大军一路披星戴月的杀奔会宁府。

    坚壁清野没能起到预期的效果,而身后就是国都所在。退无可退的完颜斜也最终决定在这里与宋军决战。

    而这片地方在军事史上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这里就是护步达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