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历史大商人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没那么多废话直接杀

第二百六十三章 没那么多废话直接杀

    汴梁城原本是一座军城,从柴荣到赵匡胤都是利用这里四通八达的河运以及陆运交通当做是自己的兵马粮草囤积地,从这里向着四面八方出击攻城略地。

    这里易攻难守,原本就不是做都城的料。原本赵匡胤也是准备迁都的,可惜烛光斧影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因为原本就是军城,所以这里原本最多的就是军队,尤其是柴荣与赵匡胤打造出来的那支横扫天下的强悍禁军。

    这支强大的禁军虽然被赵光义这个败家子在燕京城下败了个干净,可他们的后代还在。经过一百多年的繁衍,汴梁城内的禁军以及家眷们已经到了一个极为惊人的数字。

    大宋光是在册的禁军数量就高达八十万之众。在水浒传里多次出现过八十万禁军这个词,还有林冲是八十万禁军教头等等并非胡扯。

    宋仁宗时期的禁军数量就已经高达九十万之众,地方上还有六十万的厢军。到了赵佶这个时代因为财政上不堪重负裁减一批之后依旧还有近八十万之多。

    这还仅仅是在册的禁军。这个时代讲究多子多福,几乎每个禁军家庭都有好几个兄弟姐妹。因为只有一个人能够吃皇粮,为了让其他的兄弟有口饭吃,所谓的帮闲也就应运而生。其数量规模加起来极为恐怖。

    八十万禁军之中有一半以上驻防在外,城内的禁军就算是加上空饷兵血冒领等等手段实际上的人数至少也是在二十万左右,加上随时能够拉起来的帮闲估计数量能高达五十万之众!

    这么多的人马在历史上金兵攻入汴梁城的时候没有选择抵抗。除了对皇帝还有朝廷彻底绝望,想要拉着大家一起下地狱之外。还有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禁军在百多年的和平时光里已经逐渐沦为了众多禁军军将们的家奴,再也没有了丝毫的战斗力。

    这些禁军将士们在运河上拉船,在码头上扛大包,在酒楼里端盘子,在农田里耕地,在作坊里做工,在大街上收保护费兼清理垃圾,在青.楼楚馆里吹拉弹唱等等成为了真正的贩夫走卒,可他们什么都会就是不会打仗。

    与后世大明的卫所兵很像,他们为了能够有口皇粮吃已经沦为有着军队身份的私人仆役。这些人在面对着百战余生活下来的精锐金兵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抵抗的力量。

    而此刻这些上阵就要拉稀的禁军们正在自己将主的率领下堵住了南熏门,一个个挥舞手中的木棍怒喝高呼着让宗泽放人。

    百多辆装满各种物资的大车被堵在了南熏门内,上面摞满了装满粮食食盐以及其他物资的麻袋。

    几个戴着高帽穿着华服的禁军将主正在与宗泽交涉。说这些都是他们的生意,是要运往江南的货物。他宗泽凭什么拦下来还要没收抓人。

    有宋一朝,大头巾们对武将的压制都非常厉害。正常情况下哪怕是禁军的将军们也不敢随便得罪大头巾们。

    可此时的环境却是不同,因为徽宗一朝的混乱导致整个国家走向了崩溃边缘,曾经不可一世的大头巾们也开始接连被杀。皇帝和朝廷对国家的掌控力跌落到了最低谷。再加上外面敌军围城,这种混乱之下禁军军将们的胆子自然是大了起来。

    还有就是,这些物资和人万万不能被抓走。因为只要一审问就能知道究竟是干什么的。虽然他们贪钱可却并不愿意人为财死,因此救走人和货物就是必然的选择。

    之前各种威逼利诱恐吓什么的全都用过了,可惜他们面对的是向来以脾气耿直而著称的宗泽。无论他们说什么宗泽都是不允,死死扣着人和物资不放。

    至于武力抢夺,虽然南熏门这边聚集的禁军数量远超守军。可这些以贩夫走卒为主,身上甚至没有披甲仅仅是拿着木棍的禁军军汉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那些全身披挂手持兵器,而且明显是见过血的老兵抗衡。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人数将这边围起来不让宗泽将人和物资带走。

    而宗泽也是看在这边都是大宋的人,所以没有爆发激烈冲突。双方就这么互相僵持着,直到燕飞开着悍马车赶过来。

    “国师大人。”看到燕飞下车,早已经气的面红耳赤的宗泽急忙跑过去上前行礼。

    因为尊重皇权,所以宗泽对燕飞这位由太上皇以及皇帝一起册封的超品国师表达出了足够的尊重。官场上的尊卑绝非说笑。

    “咔哒。”直接拎着枪走下车的燕飞目光看向不远处那些禁军,随之又转向了众多拥挤在一起的大车“就是这些?”

    “是。”宗泽叹息一声“昨夜这些人手持三衙文书说是运送军用物资外去江南东路。可城外早已经被金兵团团围在,这么多的粮草出去岂不是白白送给金狗?这几位军将过来之后又改口,说是自己家的生意要送货去江南。”

    燕飞迈步上前走到大车旁边,看着高高摞起的麻袋直接抽出一旁一名士卒的佩刀砍了过去。

    麻袋被割破,颗粒饱满的大米随之犹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国师大人。”随着燕飞的到来,原本喧哗的禁军军士们纷纷安静下来。汴梁城可是一个消息灵通的世界,有关燕飞的消息虽然得知的不确切,可大致的消息像是燕飞被太上皇和皇帝一起册封为国师的事情这些人都知道。所以看到奇装异服还留着短发的燕飞过来之后,几位心中有鬼的将主纷纷上前想要和燕飞寒暄几句套套交情。

    ‘啪!’一个面白无须大胖脸的禁军军将满脸堆笑的上前想要和燕飞打招呼,刚刚称呼了一声还没得及自我介绍,燕飞这边就已经扬起了手里的AK对着他的大脑壳来了一枪。

    清脆的枪声之中大胖脸的脑袋直接被爆开,整个后脑勺都被开了瓢。

    四周所有人都被吓到了,谁也没有想到燕飞居然会是这种反应,一言不发直接就杀人!

    等到没了后半边脑袋的大胖脸重重倒在地上之后,燕飞绷着脸双手抱着AK将枪口对着那些军将们,毫不犹豫的直接扣动扳机。

    ‘锵锵锵锵~~~’密集的枪声响起,那些戴着皂色璞头,穿着锦袍,鬓角还插着花的禁军军将们以及他们身边的护卫都没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就被呼啸而来的密集弹雨打的浑身冒血。

    “子厚!不可啊!”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宗泽。看到燕飞肆意杀人的宗泽不顾自己年纪大直接扑过去拉着燕飞的胳膊“怎能肆意打杀?!”

    打空了弹鼓正在换弹夹的燕飞手臂一扬就将宗泽推开,目光看向岳飞“拉着他。”

    当燕飞第二个弹鼓开始扫射的时候,四周的人群终于是回过神来明白了这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之前还舞枪弄棒的禁军军士们纷纷发一声喊,尖叫着四散而逃。整个现场数以千计的人群陷入疯狂之中,混乱之下犹如末日降临。

    自从赵光义死后,大宋就再也没有办法甩开冗兵冗费的沉重包袱。哪怕王安石通过变法强化了大宋的财政收入以及动员能力。可以这个时代的生产力来说,就算是财富扩张到了极限也没有办法维持一百多万的军队以及大规模的官僚体系。

    当财富扩充到了极致之后,内耗自然也就随之而来。

    大头巾们疯狂党争,互相之间将狗脑子都拍出来了。而军队更是不堪使用,就连最起码的人数优势都因为贪腐庸懦成为了笑话。

    这些禁军根本毫无战斗力可言,也没有丝毫的军心士气。面对危险的时候就知道疯狂逃亡压根就没有抵抗的念头。

    在历史上策马疾驰而来的金国人仅仅是轻轻一碰就摧垮了数十万之众的禁军,直接毁灭了整个国家。

    此刻这些禁军们面对着燕飞的扫射,表现的一如他们在历史上一样不堪。互相推搡逃亡,尖叫的犹如女人般凄厉。很多人在慌乱之中倒在了地上,随即就被无数双大脚所淹没。

    明明足有好几千的人马,之前面对宗泽的几百人除了叫嚣之外什么都不敢做。而此时更是夸张,仅仅是燕飞一通扫射就让这些人彻底炸了营。

    也难怪之前数万禁军在黄河边上被十几匹马的金国侦骑给吓的炸营一路狂奔逃回汴梁城,留下了一段千古笑话。

    “一群废物。”看着哭爹喊娘狼奔鼠窜的禁军,燕飞吐了口口水之后目光看向一旁被岳飞抱着的宗泽“私通敌国,倒卖军资还试图武装暴.乱。这种人有什么不能杀的?”

    私通敌国,倒卖物资什么的可以理解。毕竟这一百多车货物的物证就在这摆着呢。可武装暴.乱什么的就没得理解了,看着那些散落一地的衣帽鞋袜棍子扁担什么的。就靠这些暴.乱?

    “都是大宋子民啊。”宗泽也不挣扎了,看着远处那些哭爹喊娘四散而逃的禁军士卒,喃喃低语。

    “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就要有承担相应后果的觉悟!”燕飞冷笑一声“他们今天既然敢来这里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老子在前面和女真人打生打死的,可不是为了给这些废物们投敌卖国发战争财的!”

    “东西全部收走,人都带回去。等我回来问清楚幕后主使是谁!”燕飞拎着AK47走向悍马车“我现在入宫去找皇帝要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