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历史大商人 > 第二百五十章 我要炸城门

第二百五十章 我要炸城门

    之前那门石勒喀河自行高炮上拆下来的四联装机关炮,已经在上次战斗的时候因为短时间内打出了上万发的炮弹导致炮管损坏而报废。燕飞也懒得去更换炮管直接拖着带回现代世界重新换了一门过来。

    要说现代世界地下武器市场流通最多的肯定是在非洲。除了那些惹人瞩目的高科技产品之外,普通的武器那真的是应有尽有。

    数十年来世界上几个重要的军火出口国都在不断的向着这片土地输送武器弹药。只要有钱各式各样的军火随便你买。

    已经逐渐结束古董生意,专门做高档药材与大规模木材出口生意的燕飞口袋里有的是钱。在地下黑市里挥舞着支票买了不少武器的燕飞丝毫不在乎损耗。

    自动化操作的机关炮非常简单,不需要去人工摇转轴。使用瞄准系统对着千米之外的那些拥挤在一起的女真骑兵按下射击按钮就行。

    随着恐怖的爆裂声响彻天地之间,吐出长长火舌的机关炮将密集的弹雨疯狂倾泻在了千米之外的那些女真骑兵的头上。

    口径在20毫米以上就可以算是火炮了,这种炮弹打在人身上那是妥妥的直接打爆的节奏。成团的血雾在女真骑兵阵地上爆开。远远看去仿佛是有一团殷红刺眼的血色云彩笼罩在了那些骑兵的头顶上。

    成片成片的人与马倒在血雨腥风之中,这种恐怖的场景让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目瞪口呆。

    除了燕飞这边的人马曾经看到过勉强有心理准备之外,无论是城墙上的汴梁城军民还是远方关在的完颜宗望等人全都满脸的骇然之色。

    这种武器已经是超出了想象力的极限,他们根本就是无法理解也完全想不到这种武器究竟是什么。在这个教育没有普及的时代里,所有人的心头下意识的全都将其当做了神仙的仙家法器来看待。

    一想到自己这边居然被神仙打了,女真人的士气很快陷入崩溃状态。很多人大喊大叫着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语,疯狂调转马头四散逃亡。相互之间的践踏所造成的伤亡甚至比燕飞用机关炮干掉的那几百人还多。

    “看到了吗?”燕飞随手示意炮管泛红冒着白烟的机关炮,看着一旁红着眼睛的宗泽“我很想他们一起冲过来,这样才会杀的更爽快。”

    “子厚。”宗泽红着眼睛身躯微微颤抖,目光死死盯着燕飞“你老实告诉老夫,你究竟是不是神仙?!”

    与已经进入火器时代,大规模普及火枪火炮的明朝不同。宋朝的时候人们对于火器根本没有什么认知可言,撑死了也不过是停留在极为原始的突火枪之上。哪里能理解这种杀人于千米之外,开火的时候声如惊雷势若长虹般的恐怖火炮。

    就算是宗泽这种饱览群书的饱学之士也是完全无法理解。只能是和那些女真人一样将其归纳为神魔的力量。

    现代世界科技发达信息爆炸,大家对于神魔什么的都是一笑了之。可这个时代不行啊,这个时代里神魔什么的可是非常有市场。没看到就连千古昏君宋徽宗都整天不上朝去修道炼丹,还自称自己是神仙嘛。

    “神仙?”燕飞心中想着自己所拥有的力量在这个时代里实际上也可以说是神仙般的实力。说自己是神仙也不算错“你觉得是那就是,觉得不是那就不是。一个称呼而已,没那么重要。别捡!”

    燕飞一个健步来冲到一个年轻士卒的身边挥手将他推开摔在地上“疯了你!这弹壳这么烫,手不要了?!”

    “将主饶命!”士卒被吓了一跳,看到燕飞发怒急忙爬起来连连叩首。

    “这些东西就扔这里不用管。”燕飞指着地上堆积如山的炮弹壳,转身向着悍马车走去“我们入城。”

    燕飞带着后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向着陈桥门进发,准备进入赫赫有名的汴梁城。而在远处的完颜宗望所部却是一片兵荒马乱。

    被疑似仙家法器攻击之后,原本准备吃掉宋军后队的兵马一片混乱。完颜宗望也是好不容易才收拾好了混乱的兵马,至于再次发动攻击什么的,那是有心无力了。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完颜宗望也是被吓的不轻,一些被抬回来的高级将领基本上都是被轰的不成.人形只剩下了诸多碎块,他也是打心底里害怕。

    “回贵人话,下官也不知道。”刘彦宗也算是饱学之士了,可他也搞不清楚那杀人于数里之外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只能是隐约看到宋军后队有火光冒出,至于具体的详细情报则是完全无法分析。

    面色阵青阵白的完颜宗望拿起一枚打扫战场时候收来的弹壳久久不语。

    自从跟随父亲完颜阿骨打起兵以来,击灭辽国南下大宋可谓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自信自己麾下的兵马可以击败天下任何一支敌军,可这份来源于无数次搏杀的自信却在今天被重重的撕裂了个口子。

    沉默许久之后,完颜宗望神色肃穆的对刘彦宗出声嘱咐“去请宗翰贵人来。”

    完颜宗望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甚至是能够撼动金国根基的威胁。这一刻他终于放下了与完颜宗翰之间的恩怨,准备一同应对这前所未见的大敌。

    ------

    “怎么回事?”一路按着喇叭穿过拥挤的队列来到陈桥门外的燕飞,看着前方紧闭的城门以及正对着城门不断叫骂的士卒们。目光看向了走过来的岳飞疑惑询问。

    “回将主。”神色凝重的岳飞用力的捏了下拳头“城头上的人说我们来历不明,不敢开城门。”

    燕飞麾下除了那些北地辅军之外,大都是刚放下锄头的良家子。他们冒着生命危险远离家乡,一路上与金兵大小打了好几战才来到这里。可城头上的守军却是连门都不让他们进去。这些士卒们心头的怒火也就可想而知。

    “副元帅。”燕飞目光扫向宗泽“该你出场了。”

    “老夫磁州知府,河北义兵都总管,河北兵马副元帅宗汝霖!”苦笑着的宗泽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官服,迈步来到距离城门一箭之地对着城墙上高呼“奉皇命赴京勤王,快快开门!”

    “回大人话!”城墙上人影闪动,很快一个穿着禁军军将服饰的中年人探出头来对着宗泽大喊“小的们已经派人去宫里请旨了,还请大人稍后。”

    顿了顿之后,那军将接着又喊“大人,就算宫里来旨意了这门也进不来啊。还请大人去往别处。”

    “这是何意?”宗泽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什么叫有旨意也进不去!

    “大人。”军将也感受到了宗泽的不满,苦笑回应“俺们这陈桥门里面都已经堵死了。一时半会根本打不开。”

    守城作战的时候为了防止敌军攻破大门冲杀进来,城门一般都会紧闭然后用沙石等各种杂物在城门后面堵死。这样的话攻城的想要冲破城门根本就不可能。

    宗泽强忍着心头的怒火用力一甩衣袖“还有哪个门能进城?”

    “回大人。”军将扯着嗓子大喊“俺也不知道还有哪个门没堵死的,要不大人在外面等宫里来了旨意再说?”

    军将这话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城下的兵马全都怒吼喝骂。大嗓门的王贵直接跳脚“直娘贼!俺们大老远的跑来勤王,居然来门都不让进!还想让俺们在外面过夜不成?你们这群贼鸟斯速速开门,要不然别怪爷们不客气了!”

    面对城外近两万大军的怒喝,那个禁军军将急的满头大汗。心中大骂这种倒霉事情怎么落在了自己的头上。可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做决定的权力,着急上火之下干脆一跺脚躲回了城门楼里装作什么都听不到。至于事情究竟该怎么办,还是等上面的大老爷们来了再说。

    宗泽气的白胡子都乱飘起来,伸手指着城门楼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燕飞从后面走了过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我来。”

    看到燕飞上前,士卒们的叫骂声迅速平息。

    燕飞这些日子里的神奇表现全都被这些士卒看在眼里。那宛如神魔般的强大力量让所有人都是发自内心的敬畏。同时也对自己能够在燕飞手下做事深感骄傲与庆幸。

    此时看到燕飞上前,所有人全都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生怕惊扰到了燕飞。像是之前还在跳脚大骂的王贵几乎是下意识的立正站好身形,还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里面的人听着!”燕飞拿着喇叭对着城门楼大喊“现在我要毁了城门,不想死的人全都给我滚蛋!滚的离城门越远越好!”

    “子厚!”城门楼上还没什么反应,可宗泽却是大惊失色的跑了过来一把拉住燕飞的手臂连连高呼“不可,不可啊!”

    “有什么不可的,放手!我可不是玻璃!”燕飞甩开宗泽的手臂“我是来救他们的,可现在却连门都不让进。难道让我的人在外面露营?你别劝我,要么我现在炸了城门进去,要么我直接走人。你来选。”

    城外宿营倒是没什么不行的。边上就是护城河与五丈河,而且城外都是连绵成片的各种房屋,原主人现在都跑了住下他的两万人不成问题。

    可燕飞却不愿意受这气。之前时空通道没开启的时候是没办法,只能是想办法打入体制内部。

    可现在既然能来回走了那也就不需要在意太多事情。反正他只需要打跑金兵解救汴梁城就算是渡过了危险期,已经不需要对大宋朝廷做什么妥协。

    燕飞话都说到这种程度了,宗泽还能怎么办。他总不能真的眼睁睁的看着唯一能够挽救大宋的军队离开这里。

    急的吹胡子瞪眼的宗泽对于城内的那些混蛋们已然是满腹怨念,这边这么大的动静难道就没有人知道?还是说这种危难时刻朝中大员们不在各处城墙上督战驻守,每天还准时准点上下班不成?

    燕飞看着眼前的城门,转身走向由众多马拉大车组成的车队“把炸药给我拿出来!我要炸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