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历史大商人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画舫
    “那边怎么回事?”带着兵马在岸边闲逛的燕飞敏锐的看到不远处有一艘极为奢华,灯火阑珊的大型画舫缓缓靠在了岸边。不过上面却是人声鼎沸,众多身影不断晃动甚至隐约还有叫骂刀兵之声传来。

    “不太清楚。”王德化眼神不太好,眯着眼睛也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能是有人吃霸王餐?”

    “你这样的蠢货都能成为高层,大明的灭亡不是没有道理的。”燕飞策马冲了过去“去看看!”

    等到燕飞带着大批士兵锦衣卫还有东厂番子赶到这边的时候,就看到不少人手持利刃在船头混战。而一个早早跳上岸在几个壮汉护卫下的女人看到士兵们过来之后大声疾呼“船上有反贼!”

    什么废话都不需要,只要有这么一句就够了。

    “全部停手!”随着燕飞一声喝令,大群士兵端起火枪指向那些在船头火并的汉子们。

    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绝大部分人都选择了停手。可有一个肤色黝黑的精壮汉子却恍若未闻,扬起手中尖刀接连捅翻了两个人。

    燕飞目光一冷,随即伸手指向了那个精壮汉子。然后周围数十把火枪几乎同时齐射,密集的弹雨瞬间就将那个看着武艺高强的壮汉打成了破布筛子,甚至就连脑壳都被打爆!

    这下现场彻底安静下来,甚至就连几个倒在血泊之中哀嚎的伤员都被吓的下意识闭上了嘴。

    “你说有反贼?”燕飞目光看向了不远处躲在几个壮汉身后的女人。

    “这位大人。”娇娘急忙从几个护卫身后跑了出来拜倒行礼。虽然在她看来燕飞奇装异服的很是怪异,可却没有去想这会是燕飞亲自来“奴家是这如意舫的管事,之前军爷让画舫靠岸接受检查。奴家正准备靠岸的时候却被上面的客人仆役所阻,甚至准备挟持如意舫逃亡。奴家不敢苟同,只好强行靠岸并命人守住船舱。”

    “嗯。”燕飞看了看船头上那些精壮的汉子们,每个都是真正的好手而不是混日子的。

    守住船头的实际上都是之前徐文爵为了保护自己的聚宝盆而派来的军中强者。魏国公府完蛋之后这些人就指着如意舫活了,当然是要拼命。

    而那些突围的人装扮不同看来是来自不同的地方,不过不少人都带着一股明显的彪悍气息,很像是军队出来的。

    “做的好。”燕飞微微点头,目光看向那些试图冲出去的壮汉“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逃跑?”

    没人回应燕飞的问话,不少人都目光转动四下里打量着可能的逃生通道。这些人目光之中的凶悍之色显示出全都是亡命之徒,虽然暂时被众多的火枪所震慑,可却并没有投降的念头。

    燕飞眉梢一挑,正准备发难的时候却听到咔嚓一声紧接着就是几声噗通入水声响。随即就有人大喊有人跳水了!

    几个身手矫健的汉子从船舱里撞开了隔窗直接跳入了秦淮河里。燕飞的反应也是极快当即下令对着落水的地方开枪。

    只是,虽然枪声密集打的水花四射。可子弹在水里没有什么杀伤力可言。现代子弹入水顶多还有一两米的杀伤力,而士兵们使用的铅弹几乎是入水就被撞碎根本没打到人。

    这下什么都不用说了,看到官兵就要逃跑肯定是有问题。燕飞也不想让人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掉,目光随即转向一旁的王德化“你手下有什么能人就出来吧,在我面前表现的时候到了。”

    “请大都督放心!这几个毛贼跑不了!”王德化这一声喊让四周的人全都傻眼般看向燕飞,谁都没想到这位居然就是威名赫赫能止小儿夜哭的大都督!

    东厂和锦衣卫的人打仗肯定不行,但是要说鸡鸣狗盗奇人异术那却是世间一流。十几个汉子直接脱掉外衣露出了内里的紧身水靠,将锐利的匕首咬在嘴里就噗通噗通的跳进了河里。

    “抓活的!”燕飞喊了一嗓子之后目光看向画舫“都出来吧!不敢跳水的肯定都是旱鸭子,是等我把你们全都打成筛子还是自己出来啊?”

    敢跳水的人肯定是水性极佳,而那些还留在画舫上不敢跳的肯定是旱鸭子。现在船靠在岸边一旁是大批手持火枪的官兵,而另外一边不知道多深的河道。这些人完全是被瓮中捉鳖没地方跑了。

    船舱里的人都是面若死灰,心头对于娇娘的恨意那真是倾尽三江之水。他们居然被这个贱人给耍了!

    这些人都是来商议对付燕飞大计的,只是当地负责接待的人太没有水平,居然将大家会面的地点选在了一艘画舫上面。虽说大隐隐于市了,可像是此刻真的遇上麻烦的时候却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之前那位何光义也是百无一用的废物书生。被娇娘几句话就给忽悠过去没想着在一旁监督就回到了船舱内。

    如果不是因为有机警的人察觉到不对劲,急忙派出护卫们试图闯出去的话,等到燕飞过来的时候他们甚至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此刻已经被逼上了绝路,如果不想现在就被打死的话那就只能是出去投降。

    当地那些往日里谈笑间就能挥斥方遒的才子们全都瑟瑟发抖犹如鹌鹑,反倒是那些外来的客人们纷纷目露凶光操起各种家伙冲出了船舱试图拼死一搏。

    对于燕飞来说你敢拼命我就敢埋了你,不管冲出来多少人全都是直接用枪林弹雨去洗礼。

    一阵接一阵的密集排枪之下无论你多么的悍勇又或者是多么武艺多么的高强都没用。被十多颗甚至几十个大口径铅弹打中身躯,除了被打成破布筛子之外没有别的选择。

    等到枪声终于平息下来之后,燕飞挥手让士兵们冲入画舫去抓人。

    而此刻之前下水的人也出来了,跳水逃脱的几个人都是水性极高的好手。往日里就算是大海之中都犹如蛟龙般强横。可惜这里是狭窄的秦淮河,再强的蛟龙在这条小河里也要被困住。

    几个水淋淋的家伙被抓上了岸,而燕飞看过去之后笑了起来,居然遇上了熟人“这不是郑芝凤郑大人嘛,什么时候来的金陵城怎么不和我打声招呼?”

    跳水的人是郑芝龙派来的使者,领头的就是曾经在东瀛外海遇上过的郑芝凤。这家伙仗着自己水性好想要逃入秦淮河潜水溜走。只是没想到东厂门下奇人异士这么多,精通水性的人手下去之后一番激斗就将其给生擒了上来。

    除了郑芝凤之外还有左良玉派来做联络的使者,不过这位悍勇的使者之前带着护卫们强行逃亡被打死了。

    而当地负责接待的人倒是没什么事情,因为他们怕死早早的就跪在地上求饶。

    燕飞让士兵们将警戒线拉远,之后直接进入了这艘画舫之中。

    “现在就开始审问吧。”燕飞找了个椅子坐下,拿起一旁的果盘随意翘着腿看向王德化“听说东厂和锦衣卫都是能止小儿夜啼的地方,让我看看你们的手段。”

    说到审问犯人,有着二百多年传统的锦衣卫以及后起之秀的东厂那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再加上当地那些接头的都是一些嘴炮无敌看到刀子就要尿裤子的胆小鬼,燕飞的瓜果都没吃完呢这边审讯就结束了。

    审讯的结果和燕飞预料的没有什么区别,郑芝龙和左良玉派来了使者联络金陵城里反对燕飞的力量。准备在左良玉大军攻城的时候里应外合拿下金陵城。

    从郑芝凤的口中得知郑芝龙的船队已经从金门出发,准备在左良玉攻击金陵城的时候封锁江面让燕飞无处可逃。他们这次不但想要拿下金陵城,还想着将燕飞也给顺手解决掉。

    “间谍是不受公约保护的。”燕飞咬了口香甜的苹果“这些做使者的都是执行秘密任务的间谍,押回去明天以间谍罪处决。”

    安排了郑芝凤他们的结局之后,燕飞的目光看向了那些瑟瑟发抖的当地接应们“至于你们嘛......”

    “大都督饶命啊!!”

    “小人愿意投效大都督!”

    “小的是冤枉的啊!”

    “我只是来赴宴,只是来赴宴的啊!”

    “小人愿意捐献全部家产!”

    “我不想死啊!!”

    感受到燕飞那不怀好意的目光,这群之前还挥斥方遒,仿佛使用嘴炮就能把燕飞给活生生说死的才子富户士绅书香门第们全都痛哭流涕的连连磕头求饶。有喊冤的也有想要投靠的,有想要买命的也有被吓的失魂落魄的。就是没有一个悍不畏死敢于怒斥燕飞的。

    燕飞随手剥着香蕉,嘴角虽然带笑可目光之中却满是锐利之色“都是男人啊,敢做就要敢当。看看你们现在这是什么样子。”

    摆了摆手,燕飞示意一旁的王德化“都带回去好好审问,看看还有谁参与其中全都抓起来。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家产田地全部充公。”

    哀嚎哭泣的内应们全都被锦衣卫还有东厂番子们拖了出去。燕飞扔掉手里的香蕉皮起身拍拍手准备走人。

    “大都督!”已经等候多时的娇娘看到燕飞要走,顾不得别的急忙上前扑倒在了燕飞的面前。

    燕飞挥手示意卫兵们收起火枪“你有事?”

    “贱妾这次得罪了这些人,还请大都督救救贱妾啊。”娇娘也是被吓到了。东海巨枭郑芝龙,号称有八十万大军的左良玉大将军的使者。还有当地众多的头面人物都在她的船上被一网打尽。这要是没燕飞的保护,那她还不得死成渣滓?

    “嗯,你做的不错。”燕飞对于为自己做事的人还是很不错的“这次立功了,说吧,想要什么奖赏?”

    “贱妾能为大都督做事乃是三生修来的福气。”娇娘绝对是人精,深知直接提要求绝非最佳选择,而是用了另外一种方式“贱妾有个女儿仰慕大都督,想送于大都督为奴为婢。”

    不等燕飞说话,娇娘就大喊了一声女儿快来拜见大都督。

    然后,燕飞就看到一位绝美的漂亮少女俏脸含羞俏生生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