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历史大商人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伸冤
    清晨,喧嚣了一整夜的金陵城皇宫那厚实的宫门被缓缓推开。

    一群在内监之中地位最低的执役太监们拎着水桶和抹布来到城墙根脚下,先是泼水接着用抹布擦拭清洗地面上那浓郁到几乎让人闻之反胃的血迹。

    昨夜朝廷大军杀入金陵城,号称固若金汤有着十万壮丁与数万精兵驻防的金陵城一天都没能坚持下来就被攻陷。随后朝廷大军就是一路直扑皇宫城外。

    皇宫倒是没经历什么刀兵之灾,可宫门外却是杀了个天翻地覆。

    先是福王一行人从地道逃脱却被抓了回来,接着城内各处的朝廷大员以及勋贵们纷纷来到城外想要向大都督请降。

    以往历朝历代遇上这种事情都是征服者们接受投降,从而轻松获得一切。可昨晚那位朝廷的大都督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他非但没有接受这些人的投降,反倒是转手就把朝廷大员与各家勋贵们杀了个干干净净!

    也不能说是真的彻底杀干净,至少那位一直被大都督称呼为水太凉的钱谦益钱大学士就活了下来。

    不过这位大学士之前又是学狗叫甘为大都督门下走狗,又是出卖同僚真真是让自己的名声臭不可闻。整个金陵城都在痛骂这位前任的钱大才子是个人品低劣的垃圾。

    钱大才子虽然被骂的极狠,可至少暂时保住了自己的小命。那些想要投靠燕飞做其门下走狗的东林党们却是求之而不可得,全都被拖到皇城根脚下排队枪毙。

    而那些世代备受皇恩,与国同戚的勋贵们也想要做燕飞的走狗来着。可惜走狗没能当成,之后又想和燕飞赌命。

    原本以为两千多人打一个是必赢的结局,可谁能想到燕飞不但拿出了神魔般的仙家法器还犹如天神降临般挥舞炮管从街头杀到了街尾。

    真傻蒙了的勋贵们哭泣哀求燕飞饶命,甚至就连祖传的丹书铁券都给拿了出来只为求活。

    燕飞倒是接受了丹书铁券,可上面却记载着谋反不在免死之列。

    这下谁都没有办法了,祖宗都救不了他们。最终这些被吓的尿裤子的勋贵们同样被押解到了皇城根脚下排队枪毙,步上了之前那些文官们的后尘。

    再之后燕飞宣布全城戒严,派出军队接管各处城防仓库官邸要道以及众多官吏勋贵们被枪毙之后的府邸等等。

    燕飞倒还不至于去搞大肆株连,把人家九族都给杀光这种事情。不过他在夫子庙的闹市之中设置了一个审讯现场,让城内的百姓们可以过来主动申告那些朝廷官吏勋贵以及他们的族人仆役什么的。

    只要是确定有罪,死罪的直接当场枪毙。不够枪毙的全都抓起来送去各处矿场,再之后等到南下占据众多太平洋上的岛屿之后就将这些人全都流放到那些鸟不拉屎的岛屿上去。

    这个时代的冤案那真是用尽秦淮河上的河水也洗不干净。众多当地百姓们一开始还不敢相信。可等到有胆大不怕死要为家人报仇的一位大婶出头哀求燕飞为她儿子儿媳报仇,说是灵璧侯汤国祚的一个族侄强抢了她的儿媳妇,他儿子去灵璧侯府上讨要的时候却被总管放狗咬死!

    燕飞当即从灵璧侯府被羁押的人群之中找出了那个总管还有那个族侄,得知大婶的儿媳不堪受辱已经投水自尽。

    一番审问确定了这件事情是真实的之后,燕飞先是让王德化亲自给那个族侄实行阉割之刑。之后把这个去势之后的族侄送进了监牢之中,嘱咐监牢里的犯人们要好好的招呼这位族侄,不把他***而死那所有的犯人统统以同罪论处全部斩首。

    至于那位管家,燕飞当场命人找来一群野狗围在一个大笼子里,然后把管家扔了进去。嗯,笼子里面还有灵璧侯府上的养的狗。

    在无数百姓们的围观之下,那位管家生生的被撕成了碎块吃干抹净。就连地面上的血渍都被饥饿的野狗们舔了个干净。而这一幕也让附近那些被看管的各处府邸家人们魂飞魄散,当场被吓晕了的都有。

    有了人开头,而且看到燕飞真的愿意为他们出头。当地百姓们瞬间就像是被炸了大坝之后泄洪的洪水一样涌了过来向着燕飞伸冤。

    这个时代里各家各户的大户人家就没有干净的。加上当地的帮派青皮,拍花子的乞丐以及赌.场青.楼等等用罄竹难书来形容绝对不为过。

    燕飞下手那真的是非常狠辣。杀人的直接当场斩首。敲诈勒索放高利贷逼人致死的,直接撬开嘴塞银子到其肚子里去。拍花子的打断五肢倒掉挂在城墙上暴晒十天。逼良为娼还有强抢民女的,男的全部去势送监牢里去***至死,女的全部装进猪笼里扔秦淮河里去。仗势欺人的打断手脚扔城墙根脚下去做乞丐等等。

    燕飞像是父母官一样坐在夫子庙的现场一天下来审问了数百起案件。被定罪的大部分都是惨死的下场,少量罪恶不深的都打断手脚做乞丐。至于他们的财产无论是房子马车还是良田全都被收缴一空。

    一直忙碌到晚上的时候,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的燕飞看着依旧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上告百姓们,直接让一旁劝阻了他几次量刑过重的倪元璐来接着审理。

    “我量刑的时候不是以大明律为标准,而是以自己的良心作为标准。”目光有些泛红的燕飞看着倪元璐“你觉得重了的时候应该想一想那些被迫害的人当时是多么无助与痛苦!你要做的是维护受害人的利益,而不是犯罪者的!你要确保每个罪犯都要受到应有的惩罚!他们必须要为自己做过的恶行付出代价!”

    倪元璐默默的看着燕飞,心头百转之后重重的叹了口气“还望大都督勿要牵连无辜。”

    “谁是无辜?”燕飞平静的点燃根香烟“为什么无辜?你是说那些女眷孩子?他们享用的生活物资,享受的高档生活品质,呼喝牛马一样役使仆人们还有被人艳羡的身份是怎么来的?还不是靠他们的父辈兄弟们剥削为恶换来的?那些被他们欺辱的人才是真正的无辜!”

    燕飞的观念让倪元璐根本无法反驳,他此时最害怕的就是燕飞杀红了眼开始无差别株连。那样的话天知道要死多少人才能让燕飞收手。

    “请大都督放心。”倪元璐好声安抚燕飞“本官必然秉公执法,绝不放过一个恶人。”

    “那些违法所得都要追缴回来。”燕飞仔细叮嘱“他们的家人没资格享用这些违法所得。我没把他们以往吃的喝的用的穿的全都找回来就已经是很慈悲了。千万不要逼我。”

    燕飞在四周百姓们山呼海啸般的青天声之中离开了夫子庙,留下倪元璐继续之前的工作。

    “福王怎么样了?”燕飞来到皇宫丝毫不避讳的在大殿里坐下,看着前来汇报工作的王德化询问福王的安置工作。

    “该吃的时候吃,该睡的时候睡。弄的好像没事人一样。”王德化脸上露出太监们标准的讨好笑容“中午的时候睡了午觉不说,还找了个侍妾侍寝。大都督您还真没说错,这些王爷们还真的是跟猪一样。”

    “把福王送上船,用远洋渔轮直接送天津卫再交给皇帝。怎么处置他由皇帝来决定,这是他们的家务事。”燕飞摆了摆手“至于他的家眷,那些仆役侍从有恶行的全部严惩,没有的话就发钱给遣散费各自去自谋生路。至于他的老婆孩子,先看管起来等到拿下吕宋之后全都迁移到吕宋去隐姓埋名的生活吧。”

    “大都督,您可真是菩萨一样的心肠。”要说拍马屁,这年代里真没谁能比得过这些已经将察言观色修炼到顶级的太监们“往日里这些谋逆罪眷们都是要一应处斩的。就算是网开一面也只能是十二以下的男丁去势入宫为最低等的太监。女眷是要全都送去浣衣局还有教坊的。也就是大都督您慈悲为怀,给了这些人一条生路。小的想来,他们日后必然会烧香拜佛的感谢大都督的恩情。”

    “烧香拜佛的诅咒我去死还差不多。”燕飞可不会因为几句奉承话就头脑发热搞不清楚自己的状况。

    自己灭了福王的势力,让他们从高高在上的上等人跌落云端落入谁都能踩上几脚的泥泞之中。这种情况下烧香拜佛只能是诅咒自己,绝对不会心存感激。

    “你去统计一下城内城外的各处寺庙。”燕飞嘱咐王德化去清查金陵城附近的寺庙“统计他们的田产土地,除了规定的僧田之外多出来的全部收缴。有过恶行的一个都别放过,统计好了把资料给我。整天不好好吃斋念经,跟地主乡绅似的拼命抢土地。我来帮佛祖教育他们。今后各地的寺庙全都按照这种方式处置。”

    明末的时候土地兼并极为惨烈,不止是豪门大户地主乡绅们抢夺土地,就连寺庙也是利用各种手段掠夺农民的土地。甚至有些香火鼎盛的寺庙拥有良田万亩之多。

    燕飞决心重整土地,不仅豪门大户的土地要收缴,这些早已经不再是吃斋念佛的寺庙也不会放过。

    听到燕飞的话,王德化心头一惊。这年头寺庙的能量极大,等闲谁也不敢去招惹寺庙。可燕飞这不但是得罪寺庙了,这是要挖寺庙的根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