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历史大商人 > 第五十九章 尸山血海
    “贝子,现在怎么办?”一个正蓝旗的甲喇额真明显已经慌了,脸白的跟地上的雪似的哆嗦着嘴唇看着博洛。

    都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一千多号人马杀了进去然后一通火器轰鸣没多久就安静下来。没有了喊杀声也没有人出来禀报一下情况。那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心里也都是有数。

    可越是这样越是让人难以理解,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八旗铁骑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输掉?就算是输掉了可他们都是骑着马的,打不过还不会跑啊!

    张家口这里可没有什么高耸的城墙,真要打不过的话那些骑兵们怎么不出来!天底下哪有能轻松吃掉一千多八旗子弟的兵马?难道是天兵天将下凡了?

    “都慌什么!”博洛毕竟是参加过多次大战经验丰富的老手,哪怕心中同样震惊却依旧是能够稳住场面“这肯定是那些汉狗们提前在里面做了埋伏!这张家口看着不大可埋个万把兵马却不成问题。他们不过是占了地利和埋伏的便宜,咱八旗子弟还能怕这个不成?”

    顿了顿,平缓了心情的博洛目光看向身边这些甲喇额真们“现在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岳乐他们都在里面生死不知。可不管是生还是死,咱们都要把他带回去。而且刚刚库洛塔他们又折进去了一千多兵马。咱们要是这样回去的话,你们觉得摄政王还有旗主能饶的了谁?”

    满清入关之前是典型的军事集团,对于临阵脱逃甚至失陷重要人物的处罚极为严厉。

    损失这么多人马还丢掉了岳乐这位贝子,就连博洛都会被削爵甚至掉脑袋,更别说是他们这些人了。这些甲喇额真们一个个的面色都更加难看起来。

    博洛当然是存在别的心思。整个正蓝旗绝大部分的力量都是掌握在多铎的手里。他和岳乐虽然说是小旗主可手下的实力只有之前库洛塔的那些兵马而已。

    现在不但岳乐折了进去,就连库洛塔和几个自己麾下的牛录也折了进去。要是就这么走了的话这次等于是把自己的家底都给赔了进去。

    心有不甘的博洛不愿意就这么离开,不过前提是说服这些隶属于多铎的兵马。

    很明显这些人都被博洛说服了,因为他们也不敢就这么直接回去。甲喇额真们纷纷表示愿意服从博洛的调遣安排。这么做是因为有了博洛在前面扛着他们背负的责任就会少一些。如果能打赢的话不但无过反倒是有功。

    “这座城不大。”博洛仔细观察了一番远方的张家口“咱们分开从四边一起攻击。冲进去之后不管遇见谁都直接杀了!咱们屠光这座城再说!”

    张家口的确不大,上万兵马四面八方杀进去的话要不了多久就能扫荡全城。正蓝旗的甲喇额真们同意了博洛的建议,上万名正蓝旗的兵马分散开来将整个张家口包围随即向着城内冲去。

    “来了。”重新换了一箱子弹的燕飞咽下嘴里的咖啡盖上保温杯的盖子,看了眼地面站电脑屏幕上那密集汹涌而来的众多正蓝旗兵马之后再次将枪口对准了眼前的街道。

    张家口虽然没有城墙可是各家各户都有着高墙大院,当海量的正蓝旗兵马涌入城内的时候众多的火枪兵们用上墙头向着街道上的兵马进行密集射击。

    爆豆般的枪声响起,犹如平地惊雷。白色的硝烟弥漫在城镇上空经久不散。

    而在枪声之下成排的满清骑兵被打倒在地,直到此刻博洛才终于明白之前库洛塔他们是怎么完蛋的。

    “下马!都下马!!”比起头脑简单的库洛塔来说,博洛经验可是丰富的多。察觉到危险之后当机立断命令士卒下马攻击四周的宅院。同时弓箭手们取出弓箭进行还击。

    清兵的确是非常精锐,那些弓箭射的又准又狠。不少趴在墙头房顶上的火枪兵都被射中了咽喉面门。

    而下马的清兵同样是异常彪悍,那些披甲的直接就是举着盾牌向着大门猛撞试图撞开大门。还有很多清兵靠在高墙边上开始搭建人梯。

    这次冲进来的清兵数量极多,哪怕是被密集的排枪成片的打倒在地也依旧是悍勇无畏的冲击各处院落。

    这些高墙大院可不是城墙,面对这种悍不畏死的攻击很多院落都被撞开攻破。举着刀枪的清兵们怒吼着硬顶铅弹冲进院落之中,与院落里的火枪兵们展开近身肉搏。

    从这里就能看出燕飞的失误,他对于自己麾下的这些士兵们的装备太过自信不但将士兵们分散安置在不同的院落里而且还没有为士兵们配属近战武器。

    明朝的军队也是大规模使用火器,不过他们还会为火枪兵们配属众多的刀盾手作为护卫甚至还有大量的战车守卫。

    而燕飞部署的则是全火器部队,遇上清兵近战的时候瞬间就落入了下风。来不及装弹的情况下只能是用火枪与精于近战的清兵肉搏。

    很多院落只要是被攻陷里面的火枪兵们就是全员战死的下场,因为他们连逃走的路都没有。而杀红眼了的清兵就连院落里的平民们也是一同杀戮,一个个的犹如地狱之中的恶鬼。

    不过哪怕如此,清兵方面的伤亡损失依旧是远超燕飞的兵马,双方的损失完全不成正比。

    博洛也已经下马,骑在马上还穿着铁甲的都是重点照顾对象。为了保护博洛他身边的戈什哈们已经战死了好几十个之多。

    面色铁青的博洛看着麾下兵马攻陷前方不远处的一座宅邸,内里除了零星的枪声之外都是满满的厮杀呐喊声响。看似攻了进去杀光了里面的所有汉狗,可是他却是亲眼看到了为了能够冲入这座并不算大的院落在外面已经倒下了足足上百的精兵!

    这些可不是什么炮灰一样的包衣奴才,这些可都是真正的八旗子弟。

    每一个都是至少成长十多年苦熬武技的宝贵男丁。就是为了攻占这么一个普通的院子就死掉了足足上百个之多,甚至其中还有一个牛录额真!

    博洛感觉自己都快疯了,按照这种速度损失下去不等他们攻占整个城镇正蓝旗的男人们就要死光了!

    “要杀了他们主将!”博洛此时已经非常清楚战况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密集火器声响代表着的是一个又一个正蓝旗的男丁们倒在血泊之中。损失如此之大就算自己活着回去多铎也不会放过自己。现在唯一的活路只剩下了打垮杀光这支明军。

    而想要击败这支明军的话,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突袭明军的主将希望杀掉主将之后能让这支强悍的明军崩溃。

    只要明军崩溃了,那骑着马从后面追赶的清兵就能像是割麦子一样将他们斩尽杀绝!

    知道不能再等下去的博洛翻身上马,带着身边的戈什哈还有正蓝旗的巴牙喇们沿着街道向着城镇中心位置冲了过去。

    理论上来说军中主将都是位于军阵的后方,城镇的话应该是在城中心。博洛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只能是带着最精锐的兵马做殊死突击。这个时候撤退的话那之前的损失可就全都白费了。

    经验丰富的博洛的确是选对了方向,因为他冲的地方正是李峰所在的街道。

    “这是...巴牙喇?”车顶上的燕飞看着从丁字路口两侧冲过来的大群满清骑兵。这些都是骑着骏马身披数层铁甲头盔上还有个避雷针的顶级精锐。燕飞看过巴牙喇的图片和这些冲过来的一模一样。

    “正蓝旗的精锐啊。”燕飞笑着抬手拨开了一支射向自己额头的利箭,拉动了枪栓将加特林的枪口指向街道上的那些满清精锐们。

    巴牙喇就是入关之后的护军,每个牛录之中只有十个最强横的强者才能入选。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是真正的精英强者。

    这次出击正蓝旗六十个牛录之中每个牛录都派出了八个巴牙喇,留守两个。总数近五百人的巴牙喇们将博洛紧紧护卫在中间,疯狂的策马向着街道尽头那辆钢铁怪物冲去。

    作为精英,弓马娴熟是那是巴牙喇必备的技能。他们一边冲锋一边用密集而又精准的利箭射向车顶的燕飞。

    面对天空之中呼啸而来的箭雨,燕飞就连眼皮都没有多抬一下。扬起一只手快速挥舞将射向自己的利箭全都拨开,同时另外一只手稳稳的控制着后坐力恐怖的加特林按下了扳机。

    恐怖的枪林弹雨正面撞上了那些疾驰而来的巴牙喇。子弹恐怖的穿透力轻易击穿了巴牙喇们身上的三层甲胄。就连他们手里举着的厚重铁盾也被轻松洞穿!

    往日里五十步外就连火枪铅弹都能抗住的铁盾被轻易击穿,巨大的冲击力甚至直接将巴牙喇的手臂冲击的直接骨折!

    至于丝绸棉甲,链子甲,铁甲这三层甲胄此刻更像是累赘。在加特林子弹的面前并不能比纸板强上多少。只要被命中就是直接击穿的下场!

    而且因为穿的太多子弹击穿身躯的时候带着大量的铁屑碎块钻入身躯更是万分痛苦。至于多年打熬的武技更是连施展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的血肉模糊从马上摔下来倒在血泊之中。

    燕飞之前买雌鹿的时候让那几个直接从乌克兰军方过来的军工人员改造过弹药箱,将两个弹药箱合起来之后能装超过五千发子弹并且可以直接弹链供应。

    以加特林的射速来说这不过是不足一分钟的时间而已,等到燕飞脚畔堆满了冒着白烟的弹壳而加特林也是打空了子弹机匣咔咔作响的时候,面前的街道上已经被鲜血所浸泡,堆满了半人高的人马尸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