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历史大商人 > 第二十六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第二十六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倪大人,别这么闷闷不乐。”还是那辆拖挂指挥车,穿着一身帅气的07式军官服的燕飞端着一杯威士忌递给一脸闷闷不乐的倪元璐“这些事情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那还有什么好生气的。”

    燕飞在现代世界之中没有参过军,身上的军服也是从淘宝上买来的当然没有军衔和肩章。之所以穿这个那是因为燕飞是华夏人,当然要穿自己国家的军服了。

    “唉,朝廷每年花费巨资养着京营居然成了这个样子。”倪元璐驾轻就熟的接过加了冰块的酒杯直接干了一杯威士忌,痛心疾首的拍着身旁的沙发“国朝养了他们这么多年,万万没想到居然如此不堪!秦皇以降千年来,哪有如此不堪的军队!”

    “有。”燕飞神色肃穆的竖起了一根手指“靖康之耻时候的汴梁禁军也是这样。”

    “燕将军!!”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响起,进入这辆指挥车之后就一直好似好奇宝宝一样东摸西看的大明皇宫司礼监掌印太监,东厂提督王德化神色肃穆的对着燕飞用力摆手“请慎言!”

    上一次去保定府的时候太监监军没有来,不过这一次终于来了而且还是个大人物。皇宫之中除了王承恩之外的第二号大太监王德化。

    作为皇帝亲信来军队之中做监军的王德化原本不应该对燕飞这么客气才对。只是之前见识了燕飞麾下那只气势恢宏杀气腾腾的军队,又得知了这支军队居然全都是燕飞自己的私兵家丁之后。算是有点见识的王德化可不敢炸刺,生怕自己莫名其妙的‘被战死’。

    燕飞不屑的嗤笑一声,大明朝廷的那帮人此时都恨不得明火执仗的把自己的家产分个干干净净。为了避免危险燕飞甚至都将董小宛她们悄悄送到了城外的军营里面安置,那里还有他留下的一千老兵和新招募的五千新兵。都到这种程度了燕飞还慎言?慎你大爷啊!

    “好在国朝还有子厚在。”倪元璐出言打圆场“子厚现在就是我皇明的定海神针,此次出征平灭闯逆,日后再出关剿灭鞑奴马上封侯指日可待!”

    “我一直都认为有一句话说的很对。”燕飞可不会被这种话打动,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晃动着手里的酒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我在前面拼命打仗的时候,后面却全都是死命拉后腿的。这种情况下你说我该怎么办?”

    “哪里会有这种事情。”

    “燕飞跌倒,大明吃饱这种童谣都出来了。别跟我说这背后没人在推波助澜。”燕飞目光微冷“他们在想什么我很清楚,虽然做的事情非常恶心但是我并不在乎,因为在我眼里他们都只是一群跳梁小丑而已。”

    燕飞的话让倪元璐和王德化全都默然无语。谁都不是傻子,很多事情都是明摆着在眼前的骗不了人。

    上次解围保定府的大获全胜只是给了燕飞几个空头官衔而已,实质上的奖励甚至就连开拔的费用什么的都是燕飞自己掏的。这次更夸张了,就连出征的粮草兵部都以各种借口推诿了。这要是换做别的大明军将早就闹翻天了。

    “我不是脾气好。相反,我的脾气很差。”燕飞抿了口威士忌之后将酒杯放在面前的茶几上“之所以愿意忍下来是因为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暂时不想翻脸。但是,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一旦触及到了我的底线,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会让所有人都见识一下我发怒的后果!”

    现在的情况就是燕飞自己出人出钱出粮去为大明打仗,而大明非但不领情还想着如何去拖燕飞的后退。这种事情就算是泥人也会有发火,更何况是燕飞。

    他能够暂时忍耐完全是因为最多几个月之后多尔衮的大军就要入关,甚至还有可能带着吴三桂的关宁军一起。燕飞选择了和大明暂时合作就是不愿意浪费时间同时消耗力量。只不过这份忍耐随着那些朝堂大员和皇亲国戚们越来越过分而逐渐瓦解。

    这次出战燕飞就定下了心思,如果自己外出为大明打仗的时候那些人敢在背后做阴暗的勾当,那他回去之后肯定是要算总账,哪怕为此提兵攻破北京城也在所不惜!

    ------

    李自成最近的心情很烦躁,尤其是当刘芳亮全军覆没本人被俘的消息传来之后更是寝食不安。

    曾经是大明公.务员体系内一员的李自成一直都对大明心存敬畏。这些年来他击败过一支又一支的明军也曾经被明军不断击败。虽然说现在已经有席卷天下之势,可他心中对于传承二百多年的大明依旧保持着敬畏。

    一个如此庞大的帝国真的可以轻易推一下就倒塌吗?刘芳亮的战败让李自成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过哪怕他是闯王,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也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住的。在攻陷了大同之后李自成想要在这里暂时修整一下,甚至和大明进行谈判。可是麾下的众多军将们却因为刘芳亮的被俘而怒火滔天,用强大的民意裹挟着他不得不迅速出击直扑京师。

    闯王大军出云州,过火烧岭渡飞狐峪进入了蔚县地界。再继续一路向东的话过百里峡越百花山就将靠近石景山,那里就是京城的地界了。

    横扫了整个中原西北等地的闯军士气爆棚,兴高采烈的认为自己将会成为改朝换代的开国功臣。全都急不可耐的向着京师方向进发,直到他们接到了前方遇见官军的消息。

    “京营?”百里峡一座破败山神庙里,正在平静喝酒的李自成眯起了眼睛“是抓了老刘的那个?”

    此时李自成麾下众将之中除了被抓的刘芳亮以及留守西安的田见秀还有向东攻击西北的贺锦之外,其他人都在这里。

    “管他是不是呢,先杀光了再说。”闯军麾下第一猛将刘宗敏用力撕咬着一只烤羊腿,彪悍的脸上满是对明军的不屑“老刘还在天牢里等着咱们去救他呢!”

    刘芳亮虽然被判处了凌迟之刑不过还没到行刑的时候,闯军众将急着攻打京师也有着解救刘芳亮的念头。毕竟同生共死这么多年,兄弟之间的感情还是有那么一些的。

    “哈哈哈~~~”众将都大笑起来“没错,等救出了老刘可得让他连摆三天三夜的大席才行!”

    “闯王!”一员满脸胡须的猛将站了起来向着李自成拱手“就让俺郝摇旗去灭了这些京营!”

    “哈哈~~~”李自成神色变幻,笑着摆手“郝兄弟箭伤未愈,还是好好休养才是。”

    郝摇旗神色落寞的坐了回去,而不远处李自成座下第一军师牛金星却是微微摇头。郝摇旗是半道加入了闯军,虽然作战勇猛却一直不被闯王信任。

    “闯王,兄弟们在这里喝酒等俺去灭了那支什么京营。拿他们主将的脑袋过来!”李自成麾下另外一名大将袁宗第起身大喊“兄弟们把酒留好,俺去去就来!”

    “好!”李自成大笑着拍手“额就在这里等袁兄弟的好消息!”

    袁宗第大笑着离开了山神庙,而众多闯军将领除了郝摇旗闷闷不乐之外全都没当一回事。由此可见此时的闯军心气高到了什么程度,已经是完完全全不将官军放在眼里。

    一个多小时之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传令兵踉踉跄跄的跑进山神庙大喊“闯王!袁将军战死了!”

    ‘哗啦啦~~~’原本已经喝的面红耳赤的闯军将领们纷纷打碎了手里的酒碗,满脸不可思议表情的看着传令兵。

    “你奶.奶的胡说个啥!”刘宗敏迈步上前一把就将传令兵像是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一双血红的眼睛瞪的跟铜铃似的。

    “袁将军领右营出战直冲官军大营,那边枪炮齐开右营被打散了,袁将军也战死了!”传令兵的话让山神庙里鸦雀无声,随即李自成猛然站了起来迈步就冲了出去。

    ------

    “这就是袁宗第?”拎着AK74的燕飞看着眼前厚实护心镜上被打穿了一个小孔身后却喷出个大窟窿的尸首,好奇的询问一旁的兵部官员。

    “正是匪逆伪制将军袁宗第!”兵部的人兴奋的身躯都在颤抖,这可是大匪首啊,打死了大匪首还得了尸首这是立下了大功!

    燕飞带着麾下兵马抵达百里峡的时候与闯军前锋相遇,随即在山谷之中布置下阵型准备作战。而之前数千名闯军丝毫无惧燕飞这边密集的枪口,在一员手持竹节铁鞭的猛男率领下直接冲击燕飞的军阵。

    在为这些闯军的勇气叫好的同时,燕飞命令放近了打。等到双方接近到百步距离的时候,密集的枪声响起。燕飞第一枪就打穿了那个手持竹节铁鞭猛男的心脏,没想到还是条大鱼。

    “燕将军神威啊!”王德化在一群锦衣卫的护卫下急匆匆的跑过来,,满脸笑容的向着燕飞恭贺“咱家刚刚在山上看的清楚,几万闯逆无一人逃脱,将军真乃神人也!”

    “几万?”燕飞疑惑看着王德化“你不识数没关系,眼睛没问题吧?顶多几千个人哪里来的几万。”

    王德化面色一僵,他还真没想到燕飞不但不给自己面子甚至就连官场上最简单的虚报战果都不懂。

    就在王德化讪讪着想要圆场两句的时候,对面山谷里再次响起了沉重的牛角号声响。

    燕飞举起望远镜看过去,对面旌旗招展人声鼎沸。大队大队的闯军好似潮水一般向着这边涌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