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种兵 > 第十八章 农田修炼大计划

第十八章 农田修炼大计划

    “大清国的水仙灵在哪里?”

    孔凡期待的问,不过却得不到答案。孔倩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水仙灵这个称呼?或许是她见识少吧。

    “那么去掉一个字,水灵你知道吗?”孔凡继续问。

    “这个我知道,不过要看你问的是什么级别的水灵,在水运念脉,从念卒到念王都有水灵,只是水灵的级别不同。”

    孔凡表示很有兴趣,示意她继续讲下去。

    孔倩红着脸,慢慢的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水运念脉与木运修炼的方式完全不同,是以念力之水来进行修炼。在意念世界之中的表现方式,也与木运念脉有着本质的区别。

    木运念脉是以主树为中心,念花、念草为辅助。至于孔凡没有主树?他现在连一颗念草还未真正的养活,还未算是真正的开念。

    水运念脉的修炼则全是与水相关,开念的标志,就是在念书之中孕育出水灵,而进阶的标志,就是水灵的成长。从念卒到念王,水灵将从渠水之灵、湖水之灵、河水之灵、江水之灵、海水之灵、大洋之灵一路进化下去。

    但是真正能让水灵长期停留在自然界的,至少是达到念王级别的大洋水灵。

    “二少爷,您是要找什么水灵?”

    “距离我们洛州最近的水灵在哪里?我不管是大洋之灵还是渠水之灵,只要有灵魂的念水就行,我需要他们来浇我的田。”

    孔倩表示听不懂,念力之水还能用来浇田吗?那不是会把念草、念树都给淹死了吗?

    不过她还是仔细的回答了孔凡的问题,“其实大唐帝国境内,就有蕴含了水灵的自然湖,而且就在距离洛州之北的不远之地,据说那是大唐和大清两大帝国之间的交易,我们大唐用了足够的水系果实法宝,换来的这一口来自念王的大洋之灵。”

    “我们洛州有大洋吗?”

    孔凡表示即惊讶又兴奋还带着担心。兴奋是因为给种子浇水有了希望,担心是洛州这个小地方,有一座大洋?那岂不是会随时有被淹的风险,这可比地球上的三峡大坝要有风险得多了。

    孔凡表达了半天自己的想法,孔倩才听明白,她忍住笑,解释道:“意念世界里的念物如果想长久扎根在现实世界,其真实的形态会缩小至少一万倍的,大洋之灵化为永久实体,也只有湖泊的大小,坐落在大唐、大清和大明三大帝国之间,这条湖泊来自于大清帝国九王爷江岐山的水灵,故此命名为岐山湖。

    而且岐山湖只是借用给大唐,并非真的为大唐所有。

    “岐山湖?这里难道是金三角吗?”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东西和地球重名,不得不让他产生联想啊。

    可惜孔倩根本不懂什么金三.角,她只知道因为这条灵湖的纯在,阻挡了大明帝国的野心,曾经有一度大明帝国想焚尽大唐,就是靠这座灵湖阻挡了他们的步伐。

    孔凡此刻没心情去了解这里的历史,他急着找水源来种地,并要求孔倩带路。

    孔倩有一些为难,这座灵湖的意义重大,自然也受到了大唐帝国的保护,其中洛州孔家也在守护之列,家主孔有才之所有昨晚不在,就是和二公子孔信前往州城去视察这座灵湖的情况。

    在洛州附近的六大世家:孔家、孟家、荀家、韩家、庄家和墨家负责灵湖的守卫,目的是为了防止大明帝国之人暗中破坏或挑衅。

    洛州的六大世家,这个好像有点熟悉呀,莫不是延续了孔子、孟子、荀子、庄子、墨子和韩非子的传承吧?

    孔凡整个人都凌乱了,至于什么两国交战,三国利益,他倒是并不在意,这跟他有啥关系,他关心的只是自己能从这灵湖里弄来点水浇自己的田,那么一大洋的念力之水,弄点出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天色已晚,二人本来商量休息一晚明早再动身,可惜两个人白天都有不凡的经历,此刻倒是谁都睡不着。

    一个修炼出了凝魂念力,并觉醒了小麦兵长。另一个更是在意念世界里种出了虚阳,但却直到现在还挣扎在开念的边缘。

    “要不我们现在就动身吧?”孔凡实在是着急,虽然有了太阳,但是没有水源,距离他的种子变成泥土,还剩下2天半的时间。并且按照孔倩的描述,他们能走到岐山湖,怕也要十几个小时,不如赶夜路,节省下来半天的时间。

    孔倩自然没什么问题,这几天她胃口好,心情好,吃得多了,也不觉得困和累了。好不容易有机会能为二少爷效劳,哪怕是指路,也让她兴奋。

    那就走吧,二人连夜起程,孔凡内心还是有一些小激动的,毕竟来到这个世界他基本上都待在孔家的田地里,没出去看看,虽然是走夜路,可是好奇心也不小。

    穿过一片又一片孔家的田地,孔凡才看出了孔家的财力,这规模不小啊,良田百顷也不为过。而且不光是小麦田,各种农产品都有,还包括几十种蔬菜。

    孔凡在菜地里走的很慢,一边走还一边的指指点点,他告诉孔倩,以后不要只在小麦田里修炼,其他的菜田也要去修炼,这样才能壮大自己。

    孔倩表示有些迷糊,她记得孔老夫子曾经讲过,修炼需要专一,怎么二少爷讲解的修炼方式和老夫子不一样呢?难道爹和儿子的见解也有这么大的差异吗?

    孔凡却不在乎她心里的想法,一边走一边指导:“这里的茄子地,要好好的练;那里的豆角田,也要好好练;还有那里的果树,也要常练练,对了还有西瓜地。”

    孔凡一边走一边对她讲解,他的心思都放在吃上面,连口水都流了出来,好在是晚上,农田里又没有什么光线,否则让孔倩看见了,那可真的有失身份了。

    孔倩特别注意孔凡的交代,一一记在心里,她刚刚想到自己只按照二少爷的指导修炼了一天,就凝聚出了小麦兵长,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其实每道田里修炼一番,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她有名师指导啊,二少爷可是比孔老夫子还厉害的名师。

    好么,刚刚还在犹豫不决,老夫子和二少爷的理论到底谁正确?顷刻之间她就说服了自己,在二少爷的光环下惟命是从,至于老夫子,她都一年多没看见了,这一会儿,已经慢慢的淡忘在自己的记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