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125章 全部说错了!
    在这一刻,叶晨就好像是穿越了时光一般,脑子里出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影像。

    他阅读了这幅画的作者,其坎坷多舛的一生。

    他,乃是我国明代的画家,文学家,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自称江南第一风流才子。

    他十六岁的时候就考取了秀才,十八岁的时候找到了人生真爱,组建了一个幸福温暖的小家庭。

    又和徐祯卿,祝枝山,文征明,并称为江南四大才子,可以说功成名就,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岂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在他24岁那年,不知道是走了什么霉运,日子一天比一天悲惨。

    首先是父母死了,然后妹妹病死,紧接着他老婆难产,而且还把肚里的孩子一起带走了。

    短短一年之内,热热闹闹的家就只剩下了他孤苦伶仃一个人。

    后来,他好不容易振作起来,踌躇满志进京赶考,却莫名其妙卷入作弊案,仕途永别。

    这…真是男默女泪啊!

    最后他觉得特别绝望,于是只能天天去花街柳巷,去买酒喝。

    到头来钱也没了,只能去画小黄画换点酒钱。

    哎——风华绝代的大才子,居然为了五斗米,而去画那种不堪入目的玩意儿…真是累觉不爱啊!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好吧,叶晨终于知道了,莫父花5000块钱从地摊上淘来的这幅画,居然是唐伯虎,唐寅的真迹!

    当然了,这不是什么传世名画,而是他在生活最潦倒的时期,为了填饱肚子,画的小黄画。

    而且这幅画还没有完成。

    画是没画完,可却是将一腔悲愤,怨念,对生活的绝望和不满,统统附着在了这张画上。

    “小晨,怎么了?”莫父见叶晨有点恍惚,连忙开口问道。

    “叶晨,这画干脆还是烧了吧,害人不浅的玩意儿。”莫晴也一脸关心,“你没事儿吧?我看你在出神,想什么呢?”

    “哦,没什么,这画不能烧,这是唐伯虎的真迹。”叶晨一本正经的道。

    “啥?唐伯虎的画?”莫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他醉心于字画,虽然在鉴赏古画方面的造诣,十分浅薄,但对于唐伯虎的画,还是很清楚其价值的。

    唐伯虎传世的真迹比较稀少,可以说,每一幅都是无价之宝。

    “真的假的?叶晨,你还会鉴宝?”莫晴表示有点不太相信。

    叶晨就想用一张【灭邪符】,将画中怨念,尽数抹去。

    赫然!

    心念一动——

    ‘等等——这画里的怨气,是否可以用来修炼那门鬼术《厉鬼之眼》呢?’

    这么一想,叶晨便有些蠢蠢欲动。

    心动不如行动!

    “呃…莫姐,叔叔,你们先出去,这画烧了也未免太暴殄天物了。我来施法,让画中怨气消弭。记住,不要打扰我,免得发生意外。”叶晨一本正经的道。

    “那行,你注意安全,别逞强。”莫晴拉着老父亲出去了。把门关上。

    很快,叶晨便编写了一个任务——

    “叮

    任务生成

    任务内容——宿主吞噬唐伯虎真迹中的怨气

    奖励——系统正在解析任务难度,奖品稍后结算”

    ……

    接下来,叶晨便开始按照修炼鬼术《厉鬼之眼》的法门,徐徐的吞噬画中怨气。

    顷刻之间,一丝丝只有叶晨的阴阳眼才能看见的怨气,便从画中剥离出来,被叶晨给吸收掉了。

    这些怨气,在叶晨体内,形成一股气流,与道炁能量并不冲突,也不融合,而是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

    十分钟之后!

    “成了!”

    叶晨双瞳之中,掠过一抹阴恻恻的幽光!

    事实上,厉鬼之眼,就是将施术者的眼睛,与所养的鬼物连接起来,这样,鬼物能看见的一切,施术者也能看见。

    倒是有些类似于阴阳眼。

    不过也略有不同。

    举个例子,比如,叶晨晚上在家睡觉,然后把鬼物放出去,让它去诸如女厕之类的地方。

    通过厉鬼之眼,叶晨足不出户,躺在床上玩手机,便能隔空看个清清楚楚。

    而且包管不会被发现。

    当然,叶晨是不可能做这种龌龊事的。

    太下流,太下作了。

    这个时候,那幅画就完全没问题了,内外明彻,净无瑕秽,不存一丝怨气。

    “搞定了,现在出去,给叔叔贴一张灭邪符,就能驱散他体内的煞气,让他安枕无忧。”

    叶晨往书房外走去。

    与之同时——

    “叮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吞噬唐伯虎真迹中的怨气】

    获得明纸100张,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一套,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技能书《唐伯虎书画技艺》,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修复能量0

    系统完成修复3.57%”

    ……

    “握草?还爆了唐伯虎的书画技能书?”叶晨又惊又喜。

    这一波不亏啊!

    出了书房。

    叶晨给莫父用了一张疗伤符和一张灭邪符,他立马没事儿了。

    见状,莫晴也是欣慰不已,用异样的目光,瞟了叶晨一眼,然后飞快看向其他地方。

    “哈哈哈~~小晨,你真有本事!我现在神清气爽!快午饭了,你和小晴就在家吃饭——”莫父欢天喜地的道。“看来,你对书画还是有些研究的,来,过来,叔叔给你看一件宝贝!”

    “宝贝?什么宝贝?”叶晨奇道。

    “跟我来!”莫父兴致勃勃的将叶晨带到楼上那间书房,莫晴笑了笑,跟在后面。

    “小晨,叔叔我就不瞒你了。”莫父十分得意的道。“我有个朋友,做大生意的,前段时间收了一幅张大千的真迹,不过他不懂怎么保养古画,便暂时寄存在我这里,让我替他保养一下。今天让你好好瞧瞧。”

    叶晨微微点头。

    他知道,张大千的真迹,那是老鼻子值钱了,普通人若有一幅,一生吃穿不愁,享尽荣华富贵。

    楼上书房。

    角落里放着一个带朱漆的细编竹条箱子。

    “来,小晨,画就在箱子里,我取给你赏玩。”莫父走过去,忽然,他身形僵住,双肩微微有些颤抖,就好像是看见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

    “爸,怎么了?”莫晴连忙问道。

    叶晨一看,只见箱子的边缘处,被啃了一个洞,碎屑满地,看那齿状的边缘,应该是老鼠咬出来的。

    呃——地上还能看见老鼠屎。

    “完了…完了…昨天我才检查过的…这…这……”莫父脸色发白,浑身发抖,语无伦次。

    “爸,你先别急…我看看画。”莫晴连忙蹲下身,把箱子打开,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张画,展开一看——

    完了。

    完蛋了。

    这幅画上,被咬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这是一幅张大千的《蟠桃献寿》,那个洞正好在仕女脑袋上…

    “天杀的老鼠啊!”莫父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是,老鼠都该死!”叶晨深以为然,然后连忙搀住莫父,“叔叔,不要紧张,淡定,淡定啊。”

    “小晨,你让我怎么淡定?这画一千多万啊!把我这身老骨头砸碎熬成汤也赔不起啊!”莫父连连摇头。

    “爸,听说有专门的工作室,可以修缮,要不,咱们拿去修补一下?”莫晴道。

    “来不及了!明天一大早,我那朋友就要来取画了!再说,这么大面积的损坏,而且还是画的核心部分,怎么修啊?”莫父万念俱灰。“赔钱吧,买房子吧。哎——无妄之灾啊!”

    “叔叔,钱财身外物嘛。”叶晨赶忙安慰起来。

    “是,赔钱也就罢了,可我总感觉对不起朋友,辜负了朋友的信任…好好的一幅画,张大千的真迹,就这么毁了。”莫父面如死灰的道。

    叶晨和莫晴,使尽浑身解数,才算是勉强安抚住了莫父。

    两人搀着莫父下楼。

    忽然,叶晨心中微微一动,问道。“叔叔,您说是张大千的真迹值钱,还是唐伯虎的真迹值钱呢?”

    “这个?”莫父微微一窒。“这个不好说,一个是明代的大家,一个是近代的巨匠,咱不能厚古薄今对吧?”

    莫父琢磨了一下。“但是从存世的作品来说,张大千的画,数量远远超过唐伯虎的,从90年代至今,境内外各大拍卖行,总共成交了2000多件张大千的作品。唐寅的就少了。”

    “张大千一幅画拍出过两亿多。不过唐伯虎的画,《庐山观瀑图?》,几年前拍出过35亿人民币。”

    叶晨心说,这不就结了嘛!

    既然唐伯虎的画更值钱,那我回家给你画一幅,你拿去交差就行。

    学会了那本《唐伯虎书画技艺》技能书,叶晨画画,如唐伯虎附身!

    吃饭。

    一顿郁闷的午饭。

    饭后,警局打电话催莫晴,叶晨便与她一同离开莫家。

    “莫姐,那幅画的事儿,你别担心。”叶晨笑嘻嘻的道。

    “哎…一千多万,得把房子卖了,家里的积蓄全部掏空,还得让我大哥二哥掏钱。”莫晴一脸愁苦。“明天,取画的人过来了,让我爸和人家商量着,看看怎么赔吧。这事儿怨我爸,是他不小心,没把画保管好。”

    “这样,莫姐,今晚我来找你,我给你一件东西。”叶晨神秘兮兮的道。

    “什么东西?”莫晴奇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叶晨也不说破。

    当下,两人分道扬镳。

    叶晨回家后,把自己锁在屋里,兴致勃勃的作起画来。

    叶晨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张明纸。

    明纸,顾名思义,就是明朝的纸。

    纸这玩意儿,也是可以造假的,一般就是使用烟熏,或者用从茅草棚的屋檐滴下来的水染成的纸。

    但造假水平再高,也瞒不过真正的行家,因为这种假纸,缺少一种历史厚重感。

    但叶晨使用的画纸,那可是如假包换的老东西,纸面上有一层淡淡的光泽,那是包浆,象征着岁月的痕迹。

    准备妥当。

    叶晨提笔。

    赫然,叶晨的气质,瞬间就变了!

    如大儒一般屹立,眼神专注而深邃,身上弥漫出大家风范,仙风道骨的气息!

    饱蘸墨汁,挥毫落笔如云烟,在画纸上轻轻勾勒一笔。

    这第一笔,圆滑润泽,刚中有柔,神韵天成!

    紧接着,便是运笔如风,或排或勾,或点或描,笔走龙蛇,一气呵成!

    叶晨这不是在临摹,他画出来的画,也不能用“以假乱真”来形容。

    因为,此时此刻的他,就相当于是唐伯虎本人在作画。

    几个小时之后,一幅《晚风渔艇图?》就完成了。

    落款。

    题词。

    虽然没有印章,但基本上OK了。

    叶晨在网上查过,这幅画的估价,应该是在2000~3000万左右吧。

    忙完之后,叶晨下厨弄了几个菜,起锅的时候撒了食神味精,吃得满嘴飙油美滋滋。

    “明天一大早,取画的人便会去莫姐家。得了,我现在把画给她送过去。”等到画上的墨渍干了,叶晨便将画卷起,放入一个黑色塑料口袋。

    提着口袋出门了。

    这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天色已黑。

    叶晨先坐车到了林语溪家,但他没进小区。

    “今晚就试试厉鬼之眼好不好用!”

    叶晨不动声色的将艳鬼从储物空间里放出来,用厉鬼之眼,连接了它的鬼目,然后指挥着艳鬼,飘入林语溪家,收敛阴气,藏匿起来。

    倘若,林语溪和家人,遇到危险,艳鬼便会出手保护。

    而叶晨随时都可以看到艳鬼所看到的一切。

    ……

    警局。

    莫晴刚刚忙完,正在食堂里吃饭,她今晚又得加班,等会儿还要去开案情分析会。

    手机来电铃声响起。

    莫晴一看是叶晨打过来的,便会心一笑,接听电话。

    “叶晨。”莫晴笑道。

    “莫姐,你在啥地方啊?我有东西给你。”

    “嗯——这样,你直接来警局找我,到了打电话。”

    “行。我马上过来。”

    挂电话。

    “小晴。”这时,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戴着一副金边眼镜,五官端正,风度翩翩,直接走了过来。“跟谁打电话呢?笑得这么开心。”

    “沈峥嵘,我给谁打电话,貌似不关你的事吧?”莫晴面无表情的吃着饭。

    那男子“沈峥嵘”,坐到了莫晴对面,深情的凝视着莫晴。“小晴,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我特意从省厅下来,不就是为了你?真的,我第一眼看见你,我就——”

    “得了得了,我对你没兴趣。还有,光大街这起分尸案,现在根本就没有头绪,你少在我面前说这些。”莫晴不耐烦的道。

    “好,好,说案子。”沈峥嵘眼中,涌起一抹极为专业的表情,神采飞扬,魅力四射。“小晴,你知道的,在犯罪侧写这一块,就目前国内来讲,我还是能排得上号的,光大街分尸案,我已经有头绪了,等会儿的案情分析会,我会重点谈一谈。放心,有我在,三天内,必破此案!”

    吃完饭。

    叶晨打电话过来了,他已经到了警局大门口。

    莫晴连忙起身出去。

    那沈峥嵘跟在后面。

    “莫姐。”看到莫晴走出来,叶晨迎了上去,将手里的黑色塑料袋交给莫晴。“这个你晚上回家后,交给叔叔,明天取画的人来了,让叔叔把这个交给他。”

    “哦?”现在莫晴满脑子都是案情,也没心思关注其他的,随手把塑料袋接了过来。“行。”

    “好吧,莫姐,我先走了。你注意身体,别太操劳了。早点回家休息。”叶晨笑了笑,便转身准备离开。

    忽然,莫晴心中一动。

    ‘叶晨蛮有侦探天赋的,而且还有那种能力,神乎其神。抓曹德光,抓曾叔父子,都是他的功劳…不如——’

    “等等,叶晨。等会儿我们要开一个案情分析会,我邀请你旁听,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可以讲出来。”莫晴叫住叶晨。

    “啊?没必要吧…”叶晨无语。

    “你就当帮你莫姐一个忙呗。”莫晴破天荒的冲着叶晨抛了个媚眼。

    叶晨根本就不想去听什么案情分析会,简直就是无聊透顶。

    因此,他恶搞道。“莫姐,老是要我帮你,我都帮了好几次了。这次呢…除非你答应让我亲一下,否则,我就不帮你了。”

    叶晨料想莫晴会一口拒绝,这样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拍拍屁股走人。

    结果——

    “呵呵,够无耻的啊。”莫晴笑了笑,“行!只要你能替我们提供有价值的破案线索,我豁出去,让你亲一下!也对,帮了我好几次,不给你点报酬,说不过去呵。”

    “啊?这样也行?莫姐,你不按套路出牌啊!”叶晨这回是自己搬出来的套路,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走吧。”莫晴催促道,然后顺手将一叠资料递给叶晨。“这些资料,你先看看。”

    叶晨接过资料,翻开一看。

    是法医鉴定报告,还有很多尸块的局部照片。

    赫然,叶晨的目光,变得极为犀利,一页又一页的翻看起来,脑子飞快运转着。

    他一边看着资料,一边和莫晴往楼上会议室走去。

    “小晴,他是谁?”那沈峥嵘推了推眼镜框,满脸质疑的跑了过来。

    “不关你的事,沈专家!”莫晴没给他好脸色看。

    “你是谁?”沈峥嵘直接把矛头指向叶晨。

    “嘿嘿嘿,我是谁?你猜!”叶晨笑了笑,便快步跟上了莫晴。

    “哼!”沈峥嵘脸色略微有些阴鸷发冷。

    会议室。

    这次的案情分析会,由盐市公安局局长,罗局长,亲自主持。

    莫晴给罗局长打了招呼,因此他也允许叶晨旁听。

    “好了,人到齐了,关于‘光大街分尸案’的案情分析会,可以开始了。”罗局长正色道。“现在,有请省厅下来的沈峥嵘专家,给大家讲一讲案情。沈专家是全国著名的犯罪侧写师,曾破获过多起重案,大案——大家欢迎!”

    会议室里响起热烈鼓掌声。

    叶晨坐在莫晴旁边,没吭声。

    这时,会议室的灯熄灭了,环境变得黑暗起来。

    很快,投影仪的灯光就照了出来,在一块大大的投影幕布上,出现了抛尸地的详细地图。

    并且用红色标注出来了5个抛尸点。

    沈峥嵘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拿腔捏调的道。“好啦,现在我给大家讲一讲吧。尸块已经全部找了,证实死者为一年轻女子。不过死者头颅被破坏得极其严重,已经无法辨认。死者的身份,到目前为止,也难以确定。所以,我重点从凶手方面着手。我给凶手做了一个犯罪侧写。”

    会议室里格外安静。

    “首先我说说抛尸。一般抛尸,要么抛到荒郊野外,或者深埋,或者沉河。但本案的凶手,却选择了闹市区抛尸,这分明就是在挑衅社会。这说明凶手的心理素质,极为强大。抛尸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这就足以说明,凶手具备一定的反侦察意识,极有可能是惯犯。”

    听到这里,叶晨眼中,却是浮现出一抹近乎嘲讽的笑容。

    “再来说说分尸。凶手杀掉死者之后,为什么要选择分尸?而且是把死者的尸体,分为足足10份?倘若分尸是为了抛尸方便隐秘,抑或者故意破坏尸体,毁灭证据,混淆警方视线,那他又为何选择在闹市区抛尸?这不就自相矛盾了吗?从尸体被残害的程度来看,凶手心理承受能力极强,我可以将其解读为心理变态。”

    “也就是说,凶手是一个标准的变态杀手,他是为了分尸而分尸,因为他在肢解尸体的过程中,享受到了某种独特的快感!”

    “死者生前,并没有遭到过X侵犯,这就说明凶手的X功能有障碍,无法通过正常途径得到X满足,而他在对被害人尸体进行残害肢解的时候,压抑的欲望却能够得以宣泄。”

    “所以!凶手的年龄应该在30~45岁,因为任何心理上的疾病,都需要酝酿,发酵,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突然形成的。多数类似的变态杀手,其极端的性格,以及偏执的幻想,都是在20岁左右形成,但这个时候,他们不会去杀人,而是呈现出种种畸形的前奏,譬如残害小动物,破坏公共设施……等等。在经过了大概10年的孕育期之后,也就是30岁左右,就是爆发期!这个时候,他们的心理疾病,已经无法控制!所以,本案凶手,我认为有前科,年龄,我更倾向于35岁上下。”

    “在这里,我提供一个排查方向,本案凶手,年龄35岁左右,孔武有力,有极强的控制力,个性孤僻,对女性有相当程度的厌恶,无法正常X交,单亲家庭长大。犯罪标记是闹市区垃圾库抛尸,损毁死者头部。去核查五年内,盐市有类似特征未结的命案,一旦筛查结果确定这是连环杀人案,那就可以并案侦查,获得的线索也一定会比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更多。”

    “调派警力,在五个抛尸点,寻找目击证人,并严密监控抛尸点,因为某些变态杀手,在冷却期内,喜欢回到作案现场或抛尸现场,重温快感。”

    话音刚落。

    “噗——!”叶晨终于憋不住了,大笑了起来。

    这在安静的会议室,显得格外突兀!

    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叶晨。

    那沈峥嵘,冷着脸道。“你笑什么?难不成,我没说对?”

    “不是没说对。”叶晨笑道。“是全部说错了。”

    “叶晨,要不,你来说说。”莫晴忽然鼓励道。“别紧张,你来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