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超级修行助手 > 59 十年前的事
    宇文治在心中怒吼,本公子他玛的哪知道为什么找我?你麻痹的又为什么找我?

    而他表面却苦着脸说道:“不知道。”

    “王府和剑门有业务往来吗?”东方润南问道。

    “没有。”

    宇文治回答。其实,即使有业务往来也轮不到他来管,他已是边缘人物,早被郡王放弃了。

    问不出什么了!该问重要的问题了!东方润南咽了口吐沫,压抑着激动的心,说道:“问你个事,十年前,你派四个侍卫出任务,记得吗?”

    “十年……前?”

    宇文治仿佛一口吞下一只大包子,一下子被噎住,双目圆睁,呼吸顿止,伸长了脖子,整个人定格了。

    “咋回事?”

    东方润南吃了一惊,二公子被吓死了?他把脸凑过去,贴近二公子的脸,几乎鼻子碰鼻子,仔细观察对方的神情。光线太暗,他不得不如此。

    “干干干……干什么?”

    宇文治回过神,说话都结巴了,想躲开对方,拼命往后缩,然而背后是墙,又能缩去哪里?

    “我还以为你死了。”

    东方润南松口气,重新蹲好,觉得累,索性坐地下。

    “你咒我死?”

    宇文治脸色一变,顿时忘了自己的处境,自然而然的表露出二公子的威严。

    “我不咒你,没必要。”东方润南笑道。

    “……”

    宇文治想起自己是阶下囚,又想起身边的人的下场,欲哭无泪。

    “十年前的事,记得吗?”东方润南追问。

    “太久了,不记得了。”宇文治真忘了。

    “好好回想。”东方润南说道。

    “我……”

    宇文治不想回想,实在太久远了,又不是十个月前、十天前,怎么回想啊?简直是强人所难!

    “一定要想起来。”东方润南说道。

    “什么事啊?你先说说,说不定我有印象。”宇文治提议。

    “你派了四个侍卫出任务。”东方润南说道。

    “……这种事太普遍了。”宇文治叹息。

    “那四个侍卫都没回来,都失踪了,这个就不普遍了吧!”东方润南说道。

    “哦?”

    宇文治诧异,还有这事?可他没什么印象啊!十年前,他还年轻,才二十三岁……那年发生什么了吗?

    “想起来了吗?”东方润南问道。

    “没有。”宇文治要哭了。

    “你怎么这么健忘啊?”东方润南很失望。

    他玛的十年前的事谁会记得?宇文治暗中腹诽。

    东方润南无计可施,别人愣是想不起来他也没办法,一时沉吟不语。

    “你放我回去,我慢慢想,过两天就想起来了。”宇文治陪笑着说道。

    放你回去老子必然人头落地!东方润南对此一清二楚,他骑虎难下,只能选择灭口。

    他冷淡的说道:“你想出来我再放你。”

    宇文治笑容凝固,心沉了下去,他明白,自己死期将近!也对,对方杀了那么多人,不在乎多杀一个,怎么可能放过他?

    “快点想。”东方润南催促。

    “我……”宇文治流下悔恨的泪水。

    ……

    月光透过窗,照射地面。

    黑衣人站在窗边的阴影里,一个字不说,如黑夜一般沉默。

    “我……我很失败。”

    宇文治越哭越伤心,开始总结人生。

    他的一生,既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

    幸运的是,出生在郡王之家,锦衣玉食,身份尊贵,他的起点,是绝大多数人奋斗一辈子也到达不了的终点,他高高在上,是普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那么,哪里不幸呢?

    不幸的是,他无法灵气化形,更不幸的是,他的兄弟和妹妹都可以灵气化形,这么一对比、一衬托,显得他像个废物。

    嗯,说“像”不准确,在唐安郡王眼里,他就是个废物,一无是处。

    在旁人看来,堂堂郡王的儿子还能有烦恼?能不快乐?有权有势又有钱的人的快乐,其他人根本想象不到啊!

    但,宇文治是例外,他不快乐。

    因为他是废物,而且永远也无法证明自己不是废物。

    他曾经年少轻狂,曾经满怀幻想,他想过要证明自己,证明给父亲看,证明给兄弟看,证明给所有人看,他要大声告诉全世界,他不是废物!

    可惜,失败了。

    证明来证明去,只证明出,自己真的是废物。

    然后,他的人生结束了,以失败告终。接下来,就是毫无意义的活着,混吃等死。

    废物怎么了?废物也有活下去的权利!他是废物他快乐!谁也不能阻止他快乐!他就是要快快乐乐的活下去!最好能熬死那些不是废物的……

    人,总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

    不过,好像实现不了了,他不能继续快乐,快死了啊!

    “为什么……他们都能灵气化形,唯独我不能?”他眼泪往下流,也不擦,喃喃自语。

    “啊?”

    东方润南摸不着头脑,说这些干嘛?他没问啊!

    “为什么只有我不能?”宇文治哭中带笑,既悲伤,又觉得可笑。

    “很多人都不能灵气化形。”东方润南说事实。

    “我知道,你们都在背后笑我。”宇文治的泪水顺着脸颊一个劲的淌。

    “笑你?笑你干嘛?”东方润南不解。

    “别装好人。”宇文治哽咽。

    “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要哭了!”东方润南严肃说道。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宇文治哭得停不下来。

    “你语无伦次啊!”东方润南无奈,双方各说各的,沟通不了。

    “我就不该生下来!”宇文治痛哭控诉。

    他受够了!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凭什么他的兄弟能灵气化形、他的妹妹能灵气化形,而他却死活不能?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让他出生?他宁愿从未活过,或者当个普通百姓也好啊!

    “身在福中不知福,贱!”东方润南冷笑。

    “剑?”宇文治愣了愣。

    “贱人。”东方润南说道。

    “剑人?”宇文治沉浸在自怨自艾的氛围中,脑子运转不灵,反应不过来。

    “快想十年前的事!”东方润南低喝提醒,强行拉回正题。

    “想不出来,你杀了我吧!”宇文治抹掉眼泪,抬起头,视死如归。

    “你想起来我就不杀你。”东方润南说道。

    “哼!你骗谁啊?”宇文治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