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星帝 > 第253章 伐
    第253章伐

    说着话,石冥的眼角上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那笑容看上去很是诡异。

    可如今的张命武是真的被打怕了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只顾着点头了。

    “你……”张命天脸色瞬间都是一变,刚才来说的话尚且还能打一个平手。

    可是如今却是连碰都碰不到盗圣身边了,他都怀疑盗圣到底是不是开挂了。

    石冥将自己的双目抬起,嘴角呈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果然是盗圣,这般威力真不小。

    他日若是你成圣的话,成就断然会在其之上的。紫默默的说了一句。

    “我知道,这些不用你来告诉我。”石冥此刻也是嘻嘻一笑。

    毕竟他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而且星王的手段如今在他身上还没有散去,想要打破这些。

    虽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可是这也不是太难,完完全全还是可以结局出来的。

    紫嘟着嘴,那一副表情如今看上去着实是可爱,更是呢个看出他的无奈。

    “怎的,有这么不开心吗?”石冥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毕竟紫这表情很少见。

    “切……你自己就知道骄傲,不管是在上界还是如今,这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哎呦,我这不大的妹妹既然开始教训起哥哥来了?”石冥尚且有些疑惑的问着。

    “我现在就是要教训你了,你能怎么样?”要是换做以前的话,石冥或许还能够和他打上一架,可是如今甚至打都打不动了。

    与之相撞之后甚至传出了一些奇怪的声音,着实也是让的石冥下了一跳。

    若大的王府中,似乎是传来了一声叹息,此人,为王将军的孩子,一直以来,王将军都希望孩子能够像他一样,能够领兵作战,到了现在,王铮就是铁剑,都举不起来。

    那日,似蜜蜂一般的风筝,飞入了王府王铮的园中的树上,他可不像寻常孩子,有一定的待遇,可以去玩耍这些,如今看到,更是有几分的渴望,十六岁的他,爬上了大树,去摘那风筝。

    看到王铮爬到了一般的树上,脸上都是充斥了几分戏谑的笑容,王铮仰起头,脸上有几分的尴尬,他不曾想,自己,既然还没有一个女孩强。

    “喂,你刚爬上来,是做什么呀!”女孩这个时候,漏出了几分天真的笑容。

    “我?”“废话,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

    “好吧!我看这个风筝不错,想要拿下来,逃出去放风筝……”王铮的声音有些弱,说起来,他也是一个男孩子,就是受到了这种大家闺秀般的对待……

    古媜看到王铮脸上的渴望,也是叹了一口气,似乎她自己所过,是多么自由,更是有些同情眼前的这个与自己同龄的男孩。

    一手抓起风筝,而另手,直接将王铮抓了上来,翻出了王家大院,这时候,王铮脸上都是出现了笑容,这可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出来,比在家里一直被逼着练剑好多了。

    “外面很好吗?”古媜这个时候都是有几分的疑惑,毕竟她没有经受过被那种禁锢的痛苦,而古媜,不知道究竟要怎么来回答他的这个问题了。

    王铮看着闹市,古媜似乎是看出了王铮的心思,取下一个糖葫芦,将两文钱扔了过去,有几分羞涩的将糖葫芦递给王铮,自己抱着风筝走在前面。

    “走了,中午了,我们去吃饭,然后,下午,找空地去放风筝。”古媜知道,他出来,就是为了开阔一下视野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楼庄前,一将军直接将门给踹开,冷冰冰的看着王铮,王铮终于还是摇头,不受控制的走到了王将军面前,“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古媜听到,终于是将筷子给放了回去,她真的是没有想到,王铮的父亲,既然会是这样一个人。

    “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什么话吗?”王将军冷冷的说着,丝毫没有把外人当做一回事,在这一刻,整个闹市都寂静了下来,王将军对子的严厉他们都是知道的。

    “记得,剑不能舞,终身不出王府。”王铮那张沮丧的脸上,已经将双眸闭上了,他本来就是抱着这样一个侥幸的心态逃出来的,至于现在,已经被抓住了还能怎么办。

    “那可还知道逃出来的后果是怎样?”王将军丝毫没有打算将这些丑事放在家中解决,就是想要在这里直接将这些事情都一一说清楚。

    “断去双腿,终身囚困。”之前,王铮也有许多次想过要逃出来,不过每一次都是被家丁叫上了,就是王将军出征,也要有亲信在王家,看着王铮,之前的那个亲信,就是因为同情王铮,才会被王将军斩杀的,之后再也没有过了。

    这个时候,古媜再也镇定不下来了,她是真的没有想过,后果既然会这么严重,而且还要像是囚犯一般被囚禁,一双筷子,直逼王将军,只见王将军出手间,将筷子这段,古媜身法一闪,将王铮拉到了身后。

    现在的王铮,已经看傻眼了,他都没有想过,眼前这个姑娘,既然能够在父亲的眼前,将自己给救出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古媜方才是问道:“虎毒不食子,不知道前辈,你又是因为什么,既然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儿子?”

    “哦?就是你这个小丫头将他带出来的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他,就是一个废物,我戎马一生,想要有个继承人,不想呀!”王将军在这一瞬间,似乎是苍老了几分,旋即又是笑了起来,说真的,他丝毫不在意这些事情。

    “你的名字,应该是叫做王铮吧!我听说过你,以为那些事情都不过是传闻,不想既然是真的,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着我一起离开?”古媜点了点头,转身,又是看向王铮,丝毫没有把王将军当做一会事儿。

    王铮不同,他这十六年的时间,都是害怕自己的父亲,现在,更是如此,转头看着父亲,那脸上,还是一副冷淡,终于,王铮点了头,他想要的,是打破那个囚牢,总是自己一生都无法舞刀弄剑,那也绝对不会再回到那个囚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