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买宋 > 寒窑佳人苦守候,谁料皇榜中状元! 第一百五十章 神童辈出的时代

第一百五十章 神童辈出的时代

    “靠,敢骂我的小仙女,我特么打死你,你才是碧池,你全家都是碧池!”

    随着一众文举生的头头唐沐风也加入战场,场面是变得越发的不可收拾,彻底的乱成了一团。

    只见整个现场是唇枪舌战,拳打脚踢,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那般激烈程度,比之前与李小鱼他们一帮武举生干仗时,还要更胜一筹,有过之而无不及。

    每个人都是陷入了疯狂般,拼尽全力维护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容不得她受半点侮辱。

    听见有人骂她,便不管不顾的冲上去,管他是谁,先暴揍一顿再说。

    两党之争,彻底的势同水火,就连一些不在任何一党的文举生,都惨遭牵连,不时被误伤,恼羞成怒之下,也加入战场,让得局面越发的失控。

    包括一些无辜的吃瓜群众,都不时惨遭毒手,被那群已经陷入疯狂的文举生逮住问他是哪一党的,要是答错,直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让得所有吃瓜群众叫苦不迭之下,赶忙退的老远老远,再也不敢靠近,怕被殃及池鱼,惨遭无妄之灾。

    这样一直打了许久之后,所有文举生都是打累了,一个个鼻青脸肿的,这才稍稍停手,或坐在地上,或靠着栏杆,不停的喘着粗气。

    作为领头者的唐沐风,也是不停的喘着粗气,捂着红肿的眼眶,连连罢手道。

    “不……不……不打了,停……停……停,都停一停,咱们这样下去不行啊,怎么能未战先乱啊,这不是叫那帮武蛮子看笑话吗?”

    “就是,沐风兄说的对,咱们别打了,这还没杀敌呢,就先自损八百,太不理智了,所以都停手,有什么争端以后再说,先一致对外。”

    听得两人这样说,其他文举生都是气鼓鼓的道。

    “那你说,到底请谁来?”

    “就是,你说啊,到底请谁来?先说好,要是请李师师来的话,我可不干,最讨厌那个碧池了,装什么清纯啊,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另一帮人立马是不干了,直接跳起来骂道。

    “靠,你特么没挨够,还想找打是吗?都说了不许侮辱我的小仙女,她是神圣的!”

    “就是,最讨厌柳依依那个狐狸精了,就知道勾引男人,呸,恶心,请她来我直接扭头就走,看都不想看到她。”

    “呸,什么小仙女,都青楼卖唱了哪里仙了?装什么清高啊,真想当婊子还立牌坊?不要脸。”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次,我家小仙女虽然青楼卖唱,但那是迫不得已,而且就算如此,人家也洁身自好,卖艺不卖身,不勾引男人,哪像你家柳依依。”

    “没错,那才是真的恶心,同样青楼卖唱,还想当人家的正妻,逼人家休妻娶她,我的天呢,哪来的脸说出这种话,也不怕被笑掉大牙?”

    “就是,太特么恶心了,能给人家当妾就不错了,还妄想当正妻,简直白日做梦,谁会娶一个青楼女子当正妻啊,不怕贻笑大方吗?”

    “你你你……”

    立时,两方人马是再度气得大怒,又要有动手的冲动,场面一触即发。

    可就在这时,人群外,是突然传来了一道轻笑之声。

    “呵呵,列位,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也别争执了,听我一句劝如何,既然你们都想把自己心仪的姑娘请来,那咱们不如相互妥协,把柳依依姑娘和李师师姑娘同时请来如何?”

    “咦,好主意啊,我怎么没想到啊?”

    “就是,哎呀,我笨啊,这么简单的办法,咋就没想到呢,白白挨了这么多脚。”

    “是啊是啊,都请来不就得了,咱们还争什么争啊。”

    说着,大喜之下,一众文举生是急忙回头,想看看提出这个天才解决办法的人,究竟是谁。

    就在,在众人的注视下,一道身穿白色儒衫,带着皂黄色头巾的士子,从人群外走了进来。

    众人一见,恍然之下,急忙拱手道哦。

    “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介甫兄啊,介甫兄果然聪明,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要不是你提醒,我们还得继续争下去呢。”

    “对对对,多亏介甫兄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此番有你在,咱们就是更加万无一失了啊。”

    闻言,姓王,名安石,字介甫的王安石也是笑着拱手道。

    “哈哈,诸位兄台过奖了,此等盛会,怎能少得了我王安石呢,是一定要来见识一下的,看看那群胆大包天的武举生,到底有何能耐,敢跟咱们比试诗词。”

    好嘛,王安石,北宋临川县城盐埠岭人,现如今十九岁,自幼勤奋好学,博览群书,算是了不起的神童。

    也是现如今汴梁城内声名鹊起的人物之一,曾以诗词一首博得李师师的认可,入院听曲一首,顷刻间名震整个汴梁城,才名不输于金陵解元唐沐风,也是这届科举有望夺魁的强力人选。

    一边说着,一边摇着手中的折扇,王安石又是谦虚的笑道。

    “呵呵,诸位兄台,而且不光我来了,此番子固兄也来了,有他在,才是咱们必胜的把握啊。”

    说着,王安石是一闪身,让出了身旁一名穿着青色儒衫,有些精瘦的家伙,看上去好像不爱多说话的家伙。

    众多文举生一见,忍不住更加欢喜了,连连拱手道。

    “哎呀,子固兄,没想到你也来了啊,那可太好了。”

    “是啊,这次词会可真是盛况空前啊,有沐风兄在,有介甫兄在,还有子固兄在,跟何况还有这么多同样才华横溢的举子,咱们就是想不赢都难啊。”

    “说的没错,我是实在想不出那群武蛮子有半点获胜的希望啊。”

    闻言,听得大家这么说,个不高,有些害羞的曾巩是连连罢手,示意大家过奖了,他其实并没有多了不起。

    当然,这都是谦虚,曾巩,姓曾名巩,字子固,建昌军南丰人,也是现如今汴梁城内赫赫有名的大才子之一,看着跟王安石差不多大年纪,当然,实际要大一点,同样是赫赫有名的神童。

    从小就天资聪慧,记忆力超强,堪称宋代的最强大脑,幼时读诗书,脱口就能吟诵,与兄长曾晔一道,勤学苦读,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天赋。

    在十二岁时,就尝试着写作《六论》,提笔立成,文辞很有气魄。

    因此小小年纪,就才名远播四方,十八岁时,随父进京,被欧阳修赏识,拜其为师,更加刻苦的专研学问。

    当然,他的运气差点,虽然才学了得,可在科举一途上并不顺利,仿佛心中有力却发挥不出来,一直考了许久才得中。

    不过并没有人因此敢小觑他,因为他真的很有才华,当然,另一个原因则是,他的老师是欧阳修,不必多说,同样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大佬。

    包括王安石也一样,在曾巩的推荐下,也拜欧阳修为师,所以众多文举生一见到他们,叙旧过后,就忙不迭的问道。

    “介甫兄,子固兄,令师怎么样了?听说官家已经准备重新启用令师了,有这回事吗?”

    这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景祐党争,范仲淹和当时宰相吕夷简之间的矛盾。

    范仲淹因为不满吕夷简把持朝政,培植党羽,任用亲信,于是向赵祯进献《百官图》,对吕夷简的用人制度提出尖锐批评,劝说赵祯制定制度、亲自掌握官吏升迁之事。

    宰相吕夷简也不甘示弱,立即反讥范仲淹迂腐,诬蔑范仲淹“越职言事、勾结朋党、离间君臣”。

    最终的结果是范仲淹败了,也很正常,范仲淹的改革太急,冒犯了既得利益者,受到了打击,群起而攻之,被贬饶州。

    欧阳修作为范仲淹一派也受牵连,被贬为夷陵县令。

    不过好在如今吕夷简已经下台了,新任宰相是张士逊,与他并没有什么矛盾,于是士大夫们接连不断地替范仲淹辩白,范仲淹这才被慢慢启复,现如今正在戍边西北。

    特别是因为西北边事的缘故,被赵祯任命为陕西经略安抚招讨副使,正在巩固西北边防,也算是一方大佬了。

    至于欧阳修,也即将被启复,所以听得大家这样问,王安石和曾巩都是急忙道。

    “多谢列位兄台关心了,不错,家师即将被召回京师,官家的圣旨已经下达了,估计很快就会回来了。”

    听得王安石和曾巩这样说,众多的文举生也是大喜,连连点头道。

    “那可太好了啊,终于能得见欧阳大人了,他可是我辈文人楷模啊。”

    “是啊,早就梦想着见他一面,现在总算有机会了,唯一遗憾的就是不能在这次词会上见到欧阳大人的身影啊,不然有他在,这场词会定当更胜一筹,名垂史册的。”

    也怪不得大家如此,因为欧阳修在此时一众文举生中的地位实在是太高了,怎么说呢,他是在宋代史上最早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还领导了北宋的诗文革新运动,因此崇拜追随者甚多,几乎所有的文举生或多或少都受过他的影响,真正的宗师级大佬。

    见得大家如此推崇自己的师父,王安石曾巩两人与有荣焉之下,也是连连谦逊拱手,说大家过奖了,家师也当不得如此谬赞啊。

    说着,除了差人去请李师师和柳依依两位秦楼楚馆的绝代歌姬之外,众人又开始讨论,今晚的这场词会上,还有那些大佬回来,正说着呢,突然,有人指着远处惊呼道。

    “呀,你们快看啊,宽夫大人来了。”

    “什么?”

    众人闻言,心中一惊之下,急忙转头望去,就见是此时大宋朝的监察御史的文彦博,

    嗯,文彦博,字宽夫,又是一位大佬级人物,北宋著名的政治家,介休人,被誉为介休三贤之一。

    历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出将入相50年之久,这在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被史学家称为宋朝第一名相。

    而且也是赫赫有名的神童,文彦博灌水救球的故事大家都听说过吧,说的是文彦博年幼时与一群孩子踢球玩,结果不小心,球滚入了圆洞中,不能拿出。

    其他小孩见状,都急得一筹莫展,只能哇哇直哭,只有文彦博有办法,灵机一动之下,把水灌入洞中,结果球就浮了上来,小孩们大喜之下,重新把球捡上来玩。

    并且因为这个故事,文彦博和司马光砸缸的故事并列,荣获最大的殊荣,那就是被称为北宋最出名的两大神童之一。

    当然,这个故事比司马光的砸缸应该要更靠谱,因为时至今日,都还是老有人说司马光之所以砸缸是他把那小孩推进去的,让人很无奈,事实的真相谁说的清呢。

    当然,也不得不说,北宋真的是出神童出得最多的朝代之一,各式各样的神童就好像韭菜一样,一茬接着一茬的冒出来。

    司马光是神童,文彦博是神童,王安石是神童,曾巩是神童,连欧阳修也是神童,作为北宋时期的大佬,仿佛不是神童都不好意思跟人出门打招呼般,不得不说,是一个奇特的年代,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不过其他人是真是假不知道,反正文彦博是神童这是确认无疑的,毕竟灌水救球在此时就名动八方了。

    再加上文彦博此时身为监察御史,那也是实权大佬啊,让得一众文举生更是心中仰慕,希望结交。

    所以,看得他到来后,是纷纷上前拱手迎接道。

    “小生拜见宽夫大人。”

    “宽夫大人好。”

    “没想到宽夫大人你也来了啊,此次有你在,咱们这场词会当真是蓬荜生辉啊。”

    “不错不错,这场词会有宽夫大人你指点,那可真是”

    “没想到宽夫大人你也来了啊,此次有你在,咱们这场词会当真是蓬荜生辉啊。”

    “不错不错,这场词会有宽夫大人你指点,那可真是”

    “没想到宽夫大人你也来了啊,此次有你在,咱们这场词会当真是蓬荜生辉啊。”

    “不错不错,这场词会有宽夫大人你指点,那可真是如虎添翼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