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鬼卒成长史 > 第六十二章 幻
    就在夜陆生陷入“玉章”的世界,被幽灵所攻击的时候,外界也发生了一些插曲。

    时间回到周东打了一个响指之后,夜陆生陷入了黑暗之中,而战场上,玉章却发现夜陆生消失不见,无影无踪!

    “奴良陆生!”

    当在自己将四国妖怪砍杀之后夜陆生便消失不见,玉章的心中百味交杂,有些癫狂的大喝道:“你给我出来!!!难道你就就宁愿当一个胆小鬼吗!!!”

    可惜,无论玉章怎么喊叫,夜陆生也是始终没有出现!

    “去,将奴良组全部灭杀!”当发泄过后,玉章用短棍指着有些手足无措的奴良组对四国妖怪下令道!

    可是四国妖怪却没有一个动弹的,全都畏缩的站在玉章的身后,眼神中充满了惊恐的看着玉章。

    “怎么!你们想违抗我的命令?”玉章转过头去,眼神恐怖的看着四国妖怪。

    “小狸猫,别吓唬他们了。”

    就在玉章攥紧短棍准备动手的时候,忽然一只大手从背后拍在了玉章肩膀上,一道令玉章永世难忘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在四国妖怪惊讶的眼神中,玉章慢慢的转过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用管我,我是来看戏的。”玉章背后的那个人自然是一直隐身在楼顶的周东了,周东的脸上挂着笑容,对玉章充满了狰狞的眼神好像没有看到一样。

    “看戏?”玉章想要抬手将短棍砸向周东,但是肩膀却是被周东死死的压住,于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平静的问道:“你想死吗?”

    “唔……”周东作冥思苦想状,说道:“这个问题有很多人都问过我,但是很可惜,都没能将我杀死,怎么,小狸猫,你想试试吗?”

    玉章很想点头,但是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周东留给他的恐怖印象,还有现在死死按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最终把点头违心的改为了摇头。

    “很好。”好像没有看出玉章的违心之情一样,周东满意的点了点头,松开了压制住玉章肩膀的大手,然后用食指轻轻一勾,玉章手中的短棍便到了周东的手中:“小狸猫,我借用一下,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会,这武器本就是前辈之物,即便您拿去也无妨。”虽然玉章的心中对周东恨之入骨,但是对周东的话还是不敢有半分反抗,无奈的点了点头后同意了。

    “放心吧,这本来就是给你的,我只是借用一下。”周东这次是听出了玉章话中的意思,安慰了一句后便转身背对着玉章将短棍轻轻仍上了天空。

    看着周东托大的背对自己,玉章的眼神中充满了火热,这好像是一个机会!

    不过……

    看到明月照射着周东宽大的背影,玉章的手指动了动,但最终化为了一声叹息,若是别人,哪怕是传说中曾登顶全国魑魅魍魉之主的奴良滑瓢,玉章相信,自己都可以出手,但是对于周东,这个只见过两面的人,玉章从心底里感到害怕和畏惧。

    虽然对于玉章的心理活动,周东并不清楚,但是对于玉章敢不敢对自己出手,周东还是非常有把握的,先不说玉章根本不敢出手,哪怕是玉章出手偷袭自己,周东都能在瞬间反应过来。

    这不是自负,而是自信。

    将短棍仍到空中后,周东分出一丝神念依附在短棍之上,然后穿过了结界,来到了处于黑暗中的夜陆生面前,然后冒充起了玉章的声音,开始对夜陆生进行试炼。

    做好这一切之后,周东转过身对玉章夸赞道:“很不错。”

    玉章从这三个字中听不出周东是对自己没有出手偷袭而夸赞还是自己将短管借给周东而夸赞,索性就没有作声。

    “……罢了,也算是我给你的补偿吧。”看着玉章没有说话,周东最终叹了口气,单手在玉章的眼前轻轻拂过,玉章就感觉到眼前一暗,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周东早已消失,而夜陆生就站在自己对面和自己对峙着。

    “刚才是怎么了?”玉章单手扶额,感觉到一丝眩晕,但是看了看周围,四国妖怪在奴良组的攻击下的败势越来越明显,已经有一部分的妖怪开始逃跑。

    “刚才……”

    看到这似曾相识的一幕,玉章的头传来阵痛,不过很快,就被夜陆生所惊醒。

    “还不投降吗?”夜陆生单手持刀,刀尖对准玉章。

    “这一幕其实早在我的预料之中!”玉章摇了摇头,右手慢慢的伸入怀中,然后猛然拿出,魔王的小锤完好无损的被玉章握着手中,看着手中的魔王的小锤,玉章一阵失神,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对夜陆生说道:“我从来就没有期待过这群弱小的能击败你们!”

    “不过,这些弱小的存在就是我打败你的关键!”玉章低着头看向手中的魔王的小锤,声音极为阴诡。

    就在夜陆生等人疑惑的时候,玉章将魔王的小锤从破旧的刀鞘中拔了出来,冲入了正在四处逃散的四国妖怪之中,刀光闪过,一只只四国妖怪全都被玉章斩于刀下,灵魂也被魔王的小锤吸入刀刃之中!

    玉章的动作别说四国妖怪了,即便是奴良组的人也没有想到,顿时呆立当场,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在将四国妖怪全都用魔王的小锤斩杀之后,玉章重新回到刚才的位置,但是手中的魔王的小锤却是已经大变样了,原本破烂的刀身被黑色的不明物质所覆盖,而在刀尖处,却是有着几根闪着寒光的骨刺,而且整柄刀上似有似无的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感觉。

    “这把刀可是活着的刀哦~”玉章手持这把刀,对夜陆生好似威胁的说着。

    “玉章大人!”除了夜雀外,剩余的四国七人众可不知道玉章的计划,惊恐的来到玉章的身边,想要劝说玉章住手,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玉章散发着狰狞的笑声转过头,覆盖在脸上的面具虽然看不出表情,但是露在外面的双眼却残忍无比!

    “啊,还忘了你们!”

    刀光再次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