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保护我方神明大人 > 七十 龙族之主,奥洛
    夏尔的安静的笑着,在尤里奥看来就像是毫不掩饰的小恶魔,露出了尖牙。

    但是他只能恼怒的将愤怒的情绪收回,让平静重新出现在脸上,比起夏尔的报酬,它更不能让老家伙知道,儿子已经掉了包。

    “不要和吾说话,冬森老头,不过才五百年而已,如果不是你毫无教养的直呼本尊大名,吾根本不能将五百多年前那个精壮的男人,和你产生丁点的关联。”

    尤里奥落在那块专门清出的空地,地面坚固,没有丝毫的下沉,是专门为它所修建的降落所。

    它俯视着面前在人类世界已经极为出色,却在它看来羸弱不堪的‘小人’。

    尤其是在看到笑呵呵的东森王时,一脸讥讽。

    ”哈哈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冬森王无所谓的大笑,热情的举拳在尤里奥龙爪的位置碰了下,挑起眉毛又解释道“但你知道,我们人类这种生物虽然已经很被众神青睐,但相比强大能和神明比肩的你们,长寿能和魔鬼媲美的精灵,我们实在微不足道,在你们还没来得及回头的看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行走的路上埋葬了半截身子。这说的还是跟我一样,强大的人类巫师,如果用普通人类来做比较的话,那么,用天地之别来说明,也毫不为过。”

    夏尔见他流露出一种真切的羡慕望向自己,但他知道,这不是羡慕自身,而是是因为对方将自己当做了龙族的幼龙。

    而龙族,这可以与神明比肩的种族,也的确又让人羡慕的资本。

    尤里奥平静的打了个鼻息,目光不自觉的移动,像是在找寻什么,最后打量着东森王身旁一身黑袍,不露出丁点面孔的巫师身上。

    “五百来年,你倒是还活的好好地,身边的臣子还剩下几个?”

    这话说的很是平静,但短小语句里蕴含的杀伤力却比辱骂更要来的汹涌,尤其是对于一名年过半百,当下每一刻都是未来岁月中最‘年轻’的老人。

    但是夏尔不认为尤里奥是故意的伤口撒盐,更大的可能性,反而是自身处于一种高层次,从来因个人行为不合理而遇到反驳,也因此没有去思考自己行为是否合理的正常询问。

    换句话说,就是他们自身的强大纵容了无理与骄傲。

    “一个都没有,甚至孩子都死了俩,你看到的这位黑袍,不是当年的哪位。”冬森王对于生死离别表现出一种极为大度的反应。

    “实际上,这是他的孙子,而在此之前,他的儿子也为冬森奉献了一生,就像你说的,他们一个个都死了,唯独我还活着,可是又有什么办法那?对于生死这种事,大部分种族都是只能接受的。”

    但凡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

    而能够杀死你的,代表着无可避免。

    如巨人之于哥布林,如命运之于万物。

    “这些无关痛痒的问题,跟女人无病呻吟一样无趣而上不得台面,我可没兴趣听你唠叨。”尤里奥冷笑,虽然封印不是由冬森王进行的,但被封印这件事情的发生,仍然是由冬森王本身发散,才能导致的结果。

    甚至,它现在也不得不听命于冬森王,又怎么可能有好脸色?

    “来,尤它,下来跟冬森老头打个招呼,初次见面,鞠个躬!”尤里奥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

    只是被迫要求守护冬森王国,并且不得不将子嗣留在冬森,可......你总没说不能威胁冬森王吧!

    森白的牙齿狰狞而森然,掠起强盗行径的张狂。

    夏尔麻利蹦下来,就像是小孩般没有繁琐的礼节,但真诚满满的深深鞠躬。

    “初次见面,冬森爷爷好,我叫尤它!”声音里带许久没有外界沟通的急迫感。

    但夏尔的注意力,还是在尤里奥身上,它的眼神里流淌出一种毫不掩饰的肆意,像是已经想好了如何掠夺眼前猎物的金银财宝。

    只要对方稍有异动,便会暴起伤人。

    既然初次见面,那自然是要有见面红包的。

    “嗯嗯嗯,不错不错,初次见面。”冬森王笑呵呵的打招呼,双手背后,一动不动。

    但是越是蛮横的种族,生长于酷寒之中,就越是明白生命中的一切都来之不易,因此潜移默化中造成他们骨子里的‘吝啬’,不肯轻易交出丁点有益的东西。

    夏尔在很久之前就明白这个道理,在他精神力极度匮乏的时候,他每一天,每一分钟都必须精益求精。

    那时,他每天的精神强度,根本不允许长时间试验,直到森格林的精神药剂出世后,才缓解了许多。

    眼前,壮硕的老头,笑起来大方而豪爽,但试图从他身上占什么便宜,他会让你见识什么叫脸皮厚。

    “嗯?人类世界初次见面不是应该发放红包的吗?”

    夏尔在尤里奥鼻息逐渐开始轰鸣,瞳孔射出冰蓝色愤怒之前,抢先开口。

    如果冬森王对自己爱答不理,尤里奥也并不会如此愤怒,在外夏尔代表的是龙族幼子,而在龙族中,幼龙的地位是极高的。

    “任何一名五百岁之下的幼龙,都会做出最愚蠢的事情,或者问出最冒失的话,但这是无可厚非的,天生拥有最强大力量的我们,理所当然会在不断地横冲直撞的成长,而现在在场的所有龙属,当年都或多或少被其他龙仗着年纪的优势欺负,甚至是一言不合便张开狰狞的利牙。

    在强大后,又将这份愤怒,发泄在让自己不爽的后辈龙属身上,直到过了很多年,我们才明白,当年的自己是多么愚蠢,才明白,当年的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多么没有意义,这也是为什么当那些来寻仇的龙属手下留情的原因,根据水晶龙统计,寻仇的龙属,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打不过被寻求的龙属的,而他们的死亡率却只有不到百分之十。

    因为被寻仇的龙属,在漫长的生命中,已经开始明白‘熟睡’是为了‘醒来’,而虚荣对我们毫无意义,能理解自身的只有龙属,所以,再过许多年,这些寻仇却活下来的龙属,变成了被寻仇的一方,如衔尾蛇一般的命运,周而复始。”

    光明龙,奥洛在成为龙族之主的四百年后,花费了近三百年的时间召集了所有龙属。

    在龙族墓地,召开了有史以来第一次龙族会议。

    它的身侧,紧跟着一位拥有预言之力的长者水晶龙,佩赫多姆;拥有最强杀伐之力的雷龙,维萨里奥徳斯以及光明龙奥洛的姐姐,生命之龙森卡洛。

    在尤里奥的记忆中,奥洛的声音始终平缓,像是最温柔的湖水,以无法抵挡的方式一层一层荡进所有龙属的心中。

    所有龙属伏在地上,静静聆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