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哑姑玉经 > 504 自由
    送走鱼王,柳丁茂派人喊哑姑去见他。

    哑姑缓缓走进书房,施礼,然后静静站着。

    柳丁茂打量儿媳妇几眼,“我当初真是没看出来啊,你小小年纪,又出身贫寒,却原来这么有本事。接生看病也就罢了,还能做买卖挣钱!”

    这是在夸她了,但哑姑不敢有丝毫得意,低眉顺眼站着,不敢贸然接他的话,因为柳丁茂很少主动喊她进去相见,今天忽然反常,肯定是有什么事了。

    果然,柳丁茂的脸色有点严肃下来,“你也知道,我一向对你们大家都宽松,尤其你们小辈儿,做什么我很少过问。只是我刚才听下人们说,你天天往外头跑,和王巧手合作开店做买卖,还抛头露面地到处给人接生?万儿媳妇,你是对我们立下了功劳,但是你想过没有,我们好歹是大户人家,是书香门第,这名声、脸面可是最要紧的,如今就算大太太不在了,可这规矩不能没有。再说那王巧手是什么人,是接生婆,古人早就说过,三姑六婆,实乃淫盗之辈,多少门户严实的的大户人家之所以坏事,就坏在这些走街串巷的婆子们身上。你年轻不懂这些,我也体谅,还好现在是乱世,外头风起云涌的,让大家没有更多精力关注这件事,不然你这么做,肯定我们家早就被唾沫星子淹死了。人言可畏呀孩子,再这么下去,就算我想保你,也难呐。”

    哑姑静静站着,心里像泼凉水。

    这些日子她只顾着把一切理顺,尽快过上舒心的日子,却疏忽了该有的禁忌。毕竟这是古代呀,这个时代的规矩还是得遵守的。

    她缓缓跪下,温顺而恭敬,“老爷息怒,儿媳妇知错了,儿媳马上改过来。只是有件事我得说明白,一,我们灵易、梁州、梅家镇子的万记,股份是万哥儿的,他才是最大的掌柜,这些铺子的收入全部归他所有,希望老爷不要动用,就算用也得把账目做清楚,以后还是归他所有。二,灵州府这家万记的股份,是我的。我没有拿咱们府里一分钱,都是我靠着自己看病接生的技术入的股。以后这方面赔钱呢,算我的,挣钱呢,还是我的,希望老爷不要有所误会。”

    柳丁茂有点恼意,扭过头看眼前的儿媳妇,这小女子跪在地上恭恭敬敬,但是说出的话一点都不恭敬。这哪是一个大家庭里的儿媳妇说出来的话,想分家,还是想做什么?

    哑姑也迅速理顺了自己的思路:“儿媳以后不再出去接生了,老爷放心,抛头露面给柳家丢人现眼的事,也不会有了。还有,我挣的钱归我所有。老爷要是难以接受的话,儿媳妇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柳丁茂吃惊地皱眉,这小女子什么意思?居然敢跟我讲条件?

    哑姑看似恭顺,其实真的一点都不恭顺,她抬起头看柳丁茂,“儿媳妇知道老爷是整个东凉国都少见的开明之人,也从不计较什么礼仪、礼教,这也是儿媳妇一直留恋我们柳府的一个原因。只是如果老爷觉得不能接受儿媳刚才说的条件,那儿媳只能提出跟万哥儿和离,或者他干脆休了儿媳妇。”

    气得柳丁茂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

    “你、你、你……你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你想好了还是一时糊涂?和离,休弃,这样的字眼岂是你一个儿媳妇随便能说出口的?你还是个童养媳妇呐!”

    柳丁茂气得脸都白了。

    哑姑慢慢道,“老爷,我只是个童养媳妇,一个只值了几两银子的小女子,我这样的女子您随便哪都能买到好多,没有我,你可以买更好的给万哥儿,所以请老爷休了我,放我自由好吗,我的卖身钱,我可以十倍的还给您。”

    “把身价银子还我?有这么简单?你是一个大活人,我们娶进门的童养媳妇,不是随随便便买的一个丫环!不是你想走就走,你想合离就合离的!”

    哑姑不跪了,冷笑一声站了起来,大胆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我知道爹爹是个好人。饱读诗书,又心地善良。从来不爱过问世俗之事,一直以来都是超凡脱俗的人。所以我一直都很敬重您,把您当做天神一样的敬着。所以我才敢跟您说这件事。您要是那些一般人家的老爷,霸道,跋扈,蛮不讲理,食古不化,老顽固。我也就不会找您商量这件事了。但是您都不是!

    我是你们娶进门的童养媳妇这不假,可我并不是你们明媒正娶的呀,也不是花轿抬进门的,更没有拜天地入洞房,我只是你们买来给万哥儿冲喜的一个穷人家的小丫头。还好万哥儿活了,万哥儿要是有个什么不好,估计我也早就活不成了。像我这样的小丫头,你们悄悄一纸休书,我走人就是了,一点都不影响你们什么。

    再说,柳万已经给我写了休书了,按照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的要求,我现在拿着我丈夫的休书,我早就可以走了,尤其去了皇宫为皇子看病以后,我本来可以留在皇宫的,为什么我没有留,而是急匆匆赶回来,我就是牵挂这个家,放心不下柳万等人的安危呀,还有几个姨太太,尤其九姨太的身子,我想帮她们都调理调理。

    老爷,爹爹,请您看在我为柳家尽心尽力做了这么多的份儿上,休了我吧,我只想要一个自由身,出去开店,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且这样一来,以后就算有什么不好听的,也和柳府无关了呀。也不会有损老爷的清誉。”

    说着从衣袖深处摸出一张纸递给柳丁茂。

    柳丁茂愣愣地看,看完鼻子都歪了。

    “去把万哥儿喊来。”他冲门外喊。

    柳万被喊来了。

    他跑进门一看愣了,老爷子脸色铁青,臭婆娘面色如常,两个人绷着。

    这是咋了?

    昨天不还好好的吗?老爷还夸臭婆娘说她能干,帮家里挣钱了呢。

    怎么现在臭婆娘哪儿惹着老爷了?

    “爹爹,究竟什么事儿呀?你们都怎么了?”柳万试探着问。

    “你干的好事!”柳丁茂喝,“哗啦——”手中茶杯砸了出去,他终究是个儒雅的人,发脾气砸东西也只是砸到了地上,没有劈头砸向柳万。但也把柳万吓得够呛,他蹬蹬蹬后退,退到门口,又站住了,瞪大眼睛:“究竟什么事?我干什么了啊?”

    “这休书,究竟怎么回事?是真是假?”柳丁茂手里抖着一张纸。

    柳万一看那纸顿时哑口,他自然认得那张纸,不正是臭婆娘逼着自己写出来的吗。

    “你竟然公然背着我休妻?谁给你的胆子?为父还活着,婚姻大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柳万颤抖着接过纸,不错,确实是他写下的。

    “父亲——”他赶紧跪下,“父亲息怒。孩儿糊涂。”

    “白纸黑字,还有指印。你们究竟玩的什么把戏?”

    哑姑挨着柳万跪下,“捆绑不成夫妻,我真的没法和柳万过一辈子的。请老爷成全我,放我自由。柳万这里我已经安排了一个最妥帖的女孩伺候他,以后收了房,她可以一辈子忠心耿耿地照顾万哥儿。如果你们想给她一个名分最好,不给,我相信她也不会在意,她还是会一辈子对万哥儿尽心尽力一心一意的。”

    柳万深深看一眼哑姑,看出臭婆娘是铁了心提出要走,顿时心里难过,他忍着难过,磕头:“爹爹,休书是我写的。因为臭婆娘她、她……她犯了七出,不孝敬公婆,不伺候我这个做丈夫的,不爱护弟弟妹妹,不擅长做女红,也不会做饭,她还……她还……”

    不守妇道那四个字他说不出口。

    她心里装着白表哥的话,他更是说不出口。

    柳丁茂烦躁地摆手:“行了行了——她自从进了我们府里,就全心全意治你的病,还带着你外出寻求慈母塔祈福,硬是把你给治好了,还帮你做了那么多卖卖,孩子你糊涂呀,这样的媳妇你就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呀——怎么能随便休了呢?”说到最后他简直要哭。

    原来是舍不得她呀。

    哑姑心里一阵轻松,也有点难过,真要她离开这里,还真有点舍不得呢,毕竟和这些人都熟悉了,除了大太太那些人为难过她,别的人都还是不错的,尤其这柳老爷,一点架子没有,除了好色娶了好多姨太太之外,好像也不是坏人。

    她心里有底了,知道他最后会放她走的。

    柳万没听出父亲的无奈,他噘着嘴巴很委屈地摇头:“爹爹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呀,可是……可是……”可是她自己要走,逼着哄着他写的休书呀,这话他又不能说,他不想害了臭婆娘,既然早就答应放人家走,那么现在就不应该让人家背一个逼迫丈夫写休书的罪名,他只能自己受这个委屈,“反正我就是要休了她。我不喜欢她,爹爹还是答应了她吧。”

    “不成器的败家子呀——”柳丁茂颓然叹息。

    哑姑眼里满是感激,“谢谢老爷大度,谢谢少爷成全。不过你们放心,我暂时不会离开府里的,我想帮几个姨太太们调理好身子,多给老爷添几个子女。再看着少爷正式娶了亲,你们日子都顺心顺意了,我再走。”

    “那就好。”柳丁茂吐一口气。

    只要人还留着,说不定还有转圜的余地呢。

    哑姑拉一把柳万,两个人一起站起来,柳万一把甩开哑姑的手:“男女授受不亲,我以后和你没关系了!”

    话是这么说,哑姑看到他眼圈明显红了。

    还好老钟叔出现在门口打断了大家的尴尬,“老爷,门口来了几个人,拖家带口的,说是什么亲戚,专门来投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