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极品逍遥行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女儿
    徐远都不知道是咱们回到家的,反正一直握着柳青的手感谢到宫门,然后又晕乎乎的回到家里。

    家里顿时热闹的如同过年一样,然后徐远便看到骆小依头上包了一块布,抱着孩子走了出来。

    徐远立刻抱住她道:“辛苦了,也对不起,我没有在你身边!”

    骆小依揉着眼泪道:“只要相公平安回来就好,奴家没用,给相公生了一个女儿!”

    徐远顿时宽慰道:“女儿才好,女儿才好!女儿是我的贴心小棉袄,怎么会不好,你莫要多想,我开心还不来及呢!”说完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下人们回避,有人去为徐远准备吃的,有人去为徐远准备沐浴的东西,整个徐府仿佛从新焕发出生机一般。

    骆小依与徐远回到屋内后,徐远抱着孩子笑道:“哈哈,鼻子像你的,眼睛像我,不过啊这脸蛋却是和你一样呢,以后长大了,肯定是一个小美人,嘿嘿!”

    骆小依娇羞道:”说什么胡话呢,孩子还小呢!“

    在徐远没回来之前,骆小依是又忐忑又伤心,没想到竟然生下来一个女孩来,但是那种女人天生的母性又让她将这个小生命当成了人生中最最重要的一个宝贝,当看到徐远打心里喜欢这个小生命后,更是激动的难以附加。

    只是骆小依不知道的是,徐远虽然喜欢,但是还有更加深层次的原因是,自己,真的不是这个世界上虚构的任务,有爱人,也有了结晶,这种被世界认同的感觉,旁人绝对难以体会,就好像一个被冤枉了十几年的犯人忽然有人来告诉你,大兄弟,你是无罪的,不但释放你,还将给你很多钱,又好像是一个初哥,第一次脸红心跳的和喜欢的女生表白,结果那个女生也说我爱你!

    骆小依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笑道:“相公,你还没有给她取名字呢!”

    徐远想了想便道:“要么就叫’行薇‘吧,谐音诗经中的行苇,希望她做个有韧性的姑娘!”

    骆小依略微一琢磨,便立刻道:“嘻嘻,那就叫行薇吧,嘻嘻,小薇薇,小薇薇,你有名字了!”

    话音一落,徐行薇已经张开眼睛,两只小手胡乱的开始乱抓了,看的徐远大为惊奇。

    只是玩了一小会,徐行薇便已经闹腾的饿了骆小依也不避讳,坐在床上掀开衣服,直接喂奶起来,徐远坐在她的身旁,看着这一幕却是异常的温馨,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们母女二人,直到下人喊吃饭了,这才走了出去。

    到了正厅,看到六子也在场,顿时笑着招呼道:”马上就是到秋季招学的时间,可有什么准备?!“

    年轻小伙子便如同一个小牛犊子一般,一天一个样,只是大半年没见面的六子,此刻个头又往上窜了一节,笑道:“有点准备,爹教了我一些功夫,我也去学了算术,还有文字,嘿嘿!”

    “哎呦,那不错!”徐远笑了笑,转头看了看到:“你爹呢?”

    “他去送货去了,还没回来呢!”六子有些习以为常的说道。

    “呀,这么晚了还送货啊!”徐远有些诧异的说道。

    六子叹了口气道:“爹说我长大了,得为我存钱娶媳妇了!”说完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

    徐远看着他半大的个子也是无语,只是这个时代普遍如此,倒也说不得什么。

    等到吃好了,便又去洗漱了一遍,整个人都轻松许多,孩子还太小,还没满月呢,吃了便是睡觉,刚刚还拉了臭臭,屋内还有酸味,徐远好奇的说道:“她都会拉臭臭了吗?”

    骆小依顿时笑道:“怎么不会,都这么大了!”

    徐远挠了挠头,还以为孩子喝奶只会尿尿呢,没想到还会拉臭臭,真是又学到了。

    坐在床边看着孩子,越看越喜欢,忍不住想要亲一口,但是想了想便道:“以前我看过一本书说,孩子还小的时候,别让别人亲,因为别人亲的多了孩子容易生病!”

    其实这是细菌的交叉感染,陌生人的亲吻很容易让孩子感冒,或者是患上别的疾病,甚至有些孩子体弱一些还有伴有致病的疾病发生。

    骆小依顿时点了点头道:“那明日谁要亲都不给亲了!”

    徐远笑道:“暂时只能这样了,到时再上门道歉吧!”

    两人又说了一些话后,徐远便问道:“我走了以后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骆小依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眼睛又红了起来,“奴家为相公写了好多书信,但是相公一直没回,后来知晓那边有战事,更是吓的一晚一晚的睡不着觉,后来还是他们安慰我说孩子重要,我这才不去想你!”

    “唉,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生的这么快!”徐远叹息一声,如今虽然躺在床上却依旧仿佛躺在那草原之上,满面的风沙和青草香味。

    骆小依擦了擦眼泪,又笑道:“相公啊,你肯定猜不到是谁来了,嘿嘿!”

    “能让你高兴的怕也只是故人了,嗯,应该是柳紫瑶来了,她之前便告诉沈若汐说是要来这京城,如今怕是早已到了,对吗?”

    “嗯,相公真聪明,嘻嘻,姐姐早到了,等不到你人,便主动去了学院,然后明空老师说,世人皆平等,男人可以当老师,和尚可以当老师,女人自然也能当老师,嘻嘻,当时可轰动了,有好多人要去看热闹呢,还有人出题为难姐姐,但是都被姐姐给化解了,哈哈,姐姐这才华却是毋庸置疑的,原先只在江南那边颇有名气,如今嘛,想要追求她的公子哥多了去了!”骆小依颇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毕竟大家都是女性,她能够做出这般业绩,也是让人敬佩的很。

    徐远当即笑道:“若是我在,也肯定会让她来学院教书的,毕竟咱们学院啊,师资还是薄弱了一些!”

    骆小依突然间惊呼一声,但一个翻身下床,然后又小心的看了一眼熟睡的孩子,发现孩子没有因为刚刚自己的惊叫而惊醒顿时可爱的吐了吐舌头,走到旁边的梳妆台,打开最下面的柜子,然后用随身带着的锁打开最里面的一个小柜子后道:“嘻嘻,相公,你的东西修好了呢,钱师傅说,这个东西价值连城,可让我一定要好好保管,如今,也算是完璧归赵了!”

    徐远看着眼前的这块手表,心中激动,拨动了一下手表旁边的机芯,顿时传来滴答滴答的声音,内心激动,但是又很快平复下来,缓缓说道:“他到是没说错,此物却是是价值连城,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此物,便送给你了!”

    骆小依顿时惊慌道:“不行,不行,这个太贵重了!”

    天知道骆小依在知道自己相公有这个的时候是多么的惊喜,尤其是用肉眼便可以看到里面精巧的机械后,更是诧异的差点把东西给藏起来,而且是那种上几十把锁都不嫌多的藏起来,如今突然说要给自己,天啊,这,这,这真的太贵重了!

    徐远哈哈一笑道:“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送给你了!来,我教你怎么使用!”

    问了一下现在的时间,然后便调动了一下手表,然后说道:“这是代表现在什么时辰,这是代表现在是什么刻,这个最长的,便是代表...嗯...秒吧!“

    骆小依美目异彩连连,把手表紧紧的握在手中,听徐远一说,更加知道此物的何等的尊贵,当下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传给自己的儿子,女儿都不给,这便是徐家的传家之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