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生不是好医生 > 第二百零二章 延长
    一个破损点、两个破损点、三个破损点……

    转眼间,四个破损点全部缝合完成,快到无伦。

    那支完好的音镜一柱擎天的立在那里,看起来已经么有破损点了。

    尽管之前已经看过核磁共振的结果,可张少白还是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第五个口子,这才示意护士撤开格挡的架子,对文安南问道:“以后像这样的角度,你满意吗?”

    文安南有点懵,听见张少白的话儿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等到张少白用手指了指他的下体,以作示意,他的目光才有点呆滞的转下去,看向自己的下体。

    被剥了皮的音镜,普通人根本接受不了,文安南只看了一眼,就已经吓得不敢看了,只觉得心跳加速,非常不适。

    张少白又问:“这样可以了吗?你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话儿,我可以现在帮你调整角度,否则以后就这样了。”

    “向上一点。”

    文安南弱弱的说了一句。

    这种要求很合理,一般男人都会要求调整向上的角度,让姬姬看起来有斗志昂扬的劲头。

    不过紧接着,文安南突然又问:“能让它变长吗?”

    “什么?”

    张少白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问道:“你说什么?”

    文安南只能重复:“能让它变长变粗吗?我以前上网在一些广告上看到,好像可以变长变粗的。”

    张少白明白过来了,想了想后说道:“理论上是可以通过手术延长的,不过那是和目前这个手术不同的东西,技术含量比较高,我现在没办法帮你做。”

    文家的几个人都在盯着呢,现在只要做白膜缝合,就算真的能做延长术,张少白也不会为自己节外生枝。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作死就不会死嘛。

    文安南闻言有点失望,随即略一沉吟,又问道:“那医生,这个手术以后,我能去找你做延长吗?”

    这就是不依不挠了……

    张少白想了想,指着那只剥好皮的姬姬,耐心解说道:“其实你的这个……嗯,这个条件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要做音镜延长术,延长的长度不大,对你的帮助很小。”

    音镜延长术是一种整形手术,传统的方法是在适当位置切断浅悬韧带和深悬韧带,使得埋藏在体内的音镜海绵体分离出来,再采用内填外拔的缝合技术,让音镜延长,

    目前有很多整形医院采用比较先进的GP-MAX延长术,利用内窥镜技术在耻骨上做一个1-2个2cm的小切口,引入内镜,在内镜直视下进行海绵体延长,简单易行,损伤小,功能好,说是基本上不留瘢痕,不影响术后美观。

    不过,不管是传统方法还是新的技术,术后效果也只能让音镜延长个3-5cm,对于本身没有缺陷却一味追求粗长的人来说,其实帮助真的不大。

    而且,有些东西怎么说也是原装比较好,开封过的东西将来保养和保修起来,会是个麻烦。

    文安南点点头,说道:“那这事儿咱们以后再说。”

    这就是没有放弃……

    张少白随便啦,立即示意护士把挡架重新架上,然后动手把之前卷起来的表皮拉直,开始缝合。

    他用的是减张缝合,缝合好后能尽量避免瘢痕,让音镜看起来和原装一样。

    他做减张缝合的时候,隔壁观察室里又陷入了一片死寂。

    张少白的减张缝合简直做得如同教科书一样精准,手稳的同时,还给人灵巧的感觉,这样的操作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出来的,即使手术经验无比丰富的主任医师和副主任医师们,也不一定能做到。

    所以,这里面涉及到一个能概括一切的概念,那就是天赋。

    张少白这时候所展现出来的技术,被很粗暴的全部归于天赋之中,因为他们实在不能相信这么年轻的一个人,居然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一直默不作声站在张少白身边的张思成,心中也感慨万分:“这小子,进步真快啊!”

    他是一步一步看到张少白的“进步”全过程,这时候在他的眼里,张少白无疑又比上一次他所见到的时候进步了许多。

    张少白的手速快他一直是知道,可是第一次见的时候,他觉得张少白还不够稳,没想到在第二次交流会见面的时候,张少白就变稳了,而现在,在稳的同时,张少白居然又多了一份巧。

    快、稳、巧……这样的蜕变只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实在惊人。

    但是偏偏却又让张思成觉得这是层层递进,脉路非常清晰,并没有任何的不妥当。

    如果真要说起来,这还是只能归功于天赋啊。

    在这一刻,张思成都觉得让张少白做这样的手术,实在有点大材小用了。

    张少白不知道其他人怎么看,他只一心做好手术。

    很快将表皮缝合好后,就算是基本上完成手术了。

    和阿法芙一起做好收尾工作,两人朝张思成和李医生点点头,鱼贯离开手术室。

    出了气密门,几个人走到水池边洗手,李医生忍不住开始感慨起来:“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小张,你这手术也做得太漂亮了。”

    张少白不敢应啊,只能争当老实孩子,笑笑了事。

    张思成接过话茬儿道:“老李,你就不要夸了,可别把年轻人给夸得尾巴都翘起来了。”

    李医生摇了摇头,说道:“他这白膜缝合的确做得好,就跟以前看过的教学视频似的,泌尿科这碗饭他是稳了,放在你们急诊可惜了啊。”

    张思成笑了笑,说道:“他在急诊什么手术都能做,这多好啊,要是去了泌尿科,做手术还得排资论辈,哪能成今天这样?”

    张少白虽然不是他们中心医院的人,可毕竟是急诊医生,张思成可不能让急诊的好苗子流失,这大概算是同“行”敌忾。

    出了手术区,文家三个人就在外面等着,一来就问:“手术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文老爷子你就放心吧!”

    李医生连忙回答,然后对张思成眨眨眼,示意他打打预防针。

    张思成会意,开口道:“手术是没问题的,只要之后谨遵医嘱,做好配合,可以完全恢复。”

    这就是涉及到“医嘱”和“配合”的问题了,如果将来出什么事儿,就完全不是手术的事儿了。

    文家几个人虽然宠溺文安南,不过却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连忙保证会严格遵循医嘱、配合医院的工作。

    这手术做完了,预后什么的有人民医院的医生管着,大概就已经完事儿,张少白觉得是不是可以走人了,可没想到张思成却对文老爷子主动发出邀请:“文老,许久没见,今天希望能和您吃顿饭,叙一叙,不知道您赏不赏光。”

    因为孙子的手术成功,文老爷子心情大好,因此闻言想了想后,点头答应:“好,吃饭!”

    一行人立即马不停蹄地转往龙丹区一处有名的饭店,据说最出名的菜就是龙丹鸡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