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无限欺诈师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安德森(上)

第二百四十七章 安德森(上)

    “亚历山大·安德森?!”因特古拉的脸上露出一抹惊慌的神色,短暂的迟疑后,立刻拍案而起:

    “不行,我也去贝多力克!给我剑和枪,还有两个护卫……”

    “真是的,你那些护卫有什么用,带去送死吗?”冯雪咧了咧嘴,说风凉话那是张口就来,“你究竟是担心阿卡多那个怪物,还是担心那个所谓的神父?又或者,你只是担心他俩打起来动静太大?”

    “你也一起!”因特古拉瞪了冯雪一眼,然后转身看向沃尔特道:

    “沃尔特,和梵蒂冈的交涉就交给你了!”

    “明白了。”

    ……

    “圣骑士、杀手、铳剑、斩首刑官、天使之尘……真是的,这年头称号要是弄不出一长串来都不好意思出门……”直升机上,冯雪看着手中的资料,嘴上挂着一丝玩味的笑容,贝多力克距离伦敦足有五百多公里的距离,凭借身下这架军用直升机,至少要两个小时才能到达,在这之前,比起去担心那个无论如何都死不掉的阿卡多,不如整备一下自己的装备。

    颠簸的直升飞机上,冯雪就这么当着因特古拉的面打造着一把唐刀,对于安德森这个对手,子弹要用,但是近战兵器也必不可少,考虑到对方的战斗风格,拼刀恐怕不可避免,这样一来,比起那些专门用来切肉的狗腿刀、武士刀之流,拥有斧刃,更擅长破坏兵器、盔甲的唐刀显然更为合适。

    一根二指宽的铁锭在冯雪的手中满满拉长,伴随着木头、矿物、水分等等物质被冯雪用各种各样的手法拍进刀条,如水般的刀光便慢慢在月光下流淌开来。

    因特古拉也是玩剑的行家,对于这种冷兵器,她显然懂得鉴别,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看得出,冯雪手中临时捏出来的刀身,已经堪比铸刀大师的水准。

    “别以为这只是把铁拉成合适的形状就可以了……”冯雪似乎是注意到了因特古拉的视线,给刀身装好握柄之后,“这一柄刀的铸造,包括了熔炼、折叠锻打、渗碳、渗钨、淬火、回火等等工艺,你只看到我玩橡皮泥一样将它捏成合适的形状,那是因为我知道这些工艺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所以才能够直接让它们形成相应的状态……”

    说到这里,冯雪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份试卷递给因特古拉道,“反正闲着没事,做份卷子冷静一下吧!”

    “……”因特古拉看了看冯雪手中的卷子,犀利的眼神立刻刺在了冯雪的身上,现在他们正要前往“战场”,所以她的身份便不再是一个学生,而是前线指挥官。

    “算了,不做就不做。”冯雪无所谓的将卷子随手一塞,然后开始调整正义和真理,阿卡多和安德森同时在场,还有因特古拉这个可以解开阿卡多束缚的存在,只要稍微刺激一下,说不定就能够感受到令他愉悦的战斗。

    时间慢慢流逝,月亮也慢慢升上了头顶,午夜已经降临,直升机也开始慢慢降落在情报指示的公馆。

    将刀悬挂在腰间,作为一件临时产物,它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不过考虑到接下来要和自带“无限键制”的神父打,就叫它“切嗣”吧。

    “大小姐啊,下令吧,阻拦,还是歼灭?破坏,还是毁灭?破坏范围多大,允许造成多大的影响?”站在直升机下,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形,因特古拉忽然发现自己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此时他身上携带的,不再是之前教学时那种满溢的书卷气息,而是一种与阿卡多极为相似的狂气。

    “不要闹得太大……”因特古拉说到这里,忽然想起眼前这家伙是可以在任务结束后和战友打得天昏地暗的疯子,不由得补充道:“破坏范围限定在公馆内,不要引起平民的关注。”

    “哦……”冯雪平淡的应了一声,看着他那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因特古拉忽然有一些庆幸自己的决定。

    ……

    “结束了!怪物!”手持两把铳剑,仿佛握着巨大剪刀一般的神父已经完成了行刑的准备,但是就在这一刻,仿若急速鼓点一般的枪响在耳边炸起。

    安德森神父的铳剑是由圣经幻化而成,每本圣经一千页,这就意味着他每携带一本圣经,就拥有一千柄铳剑。

    但相对的,你不能指望这种幻化出来的武器,有多么的坚固。

    在那密集的子弹声过后,两柄锋利的铳剑,就只剩下把柄了。

    “那个女孩是我们的人,你打算对她做什么?天主教圣骑士——亚历山大·安德森神父?”

    大小姐举着手枪,一旁的冯雪却是一阵无语,话说你们这群动漫人物都不讲科学的吗?一个个都能把手枪打出冲锋枪的性能?(原著大小姐用一把手枪,一秒内打了至少有七发子弹)

    “因特古拉局长……因特古拉·范布隆克·温盖茨·海辛……劳烦局长大人亲自出马,还真是荣幸啊……”神父此时就好像是一头随时可能发狂的猛兽,虽然此时仍旧保持着理智,但是冯雪可以感受到他理智下潜藏的,仿若活火山一般的暴虐。

    “这是严重的违反协定,这地方应该是我们的管理范围,立刻给我撤离,如若不然,梵蒂冈和我们之间将会出现巨大的危机,就算是十三科,也不会放任你这么做。”因特古拉大小姐此时的气质非常之硬派,仅仅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仿佛山峰一般的坚毅感。

    但是安德森神父却并非是那种会被气势与道理震慑的家伙,听到大小姐口中的官方辞令,那种压抑感反而越发的旺盛起来——

    “撤离,你说撤离?”充满了嘲讽意味的反问从安德森的口中传出,那种不屑与鄙视溢于言表——“不要小看我们神罚的地上行者——‘背叛者’第十三科!难道你认为,我们会屈服于你们信教徒吗?”

    话音落下,神父的身体已经动了起来,但是还没等他冲出一半的举例,他手中刚刚制造出的铳剑便再次化为了碎片。

    “有信仰是件好事,但是,如果因为别人的信仰不同,就施以迫害,那你们,也不过就是邪教罢了!”冯雪仿佛远古电视剧中那般吹散了枪口的硝烟,脸上带着些许的反感——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打着神的名义行杀戮之举的狂信徒了!杀戮就是杀戮,无论是罪孽还是荣耀都要自己背负,将一切丢给神,你们的神还真可怜呢!”

    “闭嘴!你这种异端又懂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