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重生野性时代 > 303【交通规划】
    有句戏言,叫做“炒房兴邦,实业误国”。

    如果把这句话放在90年代末、21世纪初,其实还有那么几分味道。

    中国在亚洲金融风暴后采取的措施,有些效果良好,有些却乏善可陈。

    效果良好的有基础设施建设,从1998年开始,中央每年发行1000亿—1500亿建设国债,专门提供给地方建设项目。这意味着什么?地方政府上马一个项目,根本不缺启动资金,银行抢着给贷款,这种“政府投资、银行跟进”所形成的投资规模相当惊人,地方政府可以放开手脚跨越式发展,同时带动相关产业的快速繁荣。

    这种模式,放到二战之后的欧美国家肯定不行,必然造成“挤出效应”,导致私人投资和支出下降,并且市场利率也会上升。但中国有特殊制度,特殊国情,特殊时期的经济环境,连续这么搞了好多年,“挤出效应”几乎没在中国出现,市场利率不升反降。

    所以当时有那么多西方经济学家唱衰中国,因为这不符合他们的经济规律,怎么推算都感觉中国经济要崩溃。

    但在拉动内需和增加民间投资方面,中国政府的努力收效甚微。

    连续降了好几拨存贷款利率,老百姓还是不太愿意消费,把大量资金都存在银行里面。这些钱根本贷不出去,因为出口受限、内需不足、竞争加剧,好多行业都发展困难,私营企业家的投资变得越来越谨慎。

    这就造成一个现象——

    90年代初期和中期,私营业主贷款比登天还难,得走关系,甚至是行贿,才能从银行拿到贷款。而到了90年代末,银行求着你来贷款,但凡有点名气的企业,办抵押的时候审查完全走过场,甚至有人空手套白狼贷出十几亿。

    私企成了惊弓之鸟,投资谨慎不贷款怎么办?

    那就发展房地产!

    于是,炒房兴邦的时代来临了。房地产公司如同雨后春笋般出现,从银行大量借贷修房子,国家进行政策扶持,彻底放开房市交易限制,老百姓争相掏钱买房。嘿,这样一来,银行的沉淀资金被盘活了,内需也被拉动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简直……完美。

    这种情况有利于特殊阶段的经济发展,在2004年以后就该政策控制,因为那时内需已经被拉起来了,民间投资也热起来了,不需要再靠房地产行业来推动。

    可刹不住车啊,猛兽一旦被放出来,就很难再关回笼子里面。

    ……

    市长办公室。

    黄运生在房门打开的瞬间,就笑盈盈站起来,走几步过去跟宋述民握手:“宋老板,久仰久仰,今天终于见面了!”

    “不敢,”宋述民笑道,“作为一个容平市的普通市民,感谢黄市长为容平经济发展所付出的努力和贡献。”

    “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不敢居功,”黄运生说,“快请坐!小田,把我珍藏的碧螺春拿出来。”

    田秘书奉命泡茶去了,黄运生和宋述民聊得起劲,那热络的样子,就像两个多年未见的老友就别重逢。怎么都看不出来,当年宋述民就是被黄运生抓进监狱的,这丝毫不影响他们之间的交流。

    宋述民拿出一沓稿件说:“黄市长请过目,这是我跟犬子一起做的发展规划。拙言浅见,贻笑大方,还请扶正。”

    黄运生颇为好奇的打开这份材料,入眼便是“容平市未来五年交通发展建设规划之建议”。这玩意儿应该市政府来做才对,居然被一个私营老板拿出来,怎么都显得有点滑稽。

    不过宋述民在监狱里面,就给黄运生递过全市工业发展思路,现在只谈交通发展也不算什么。

    “宋老板请稍等,我先拜读一下。”黄运生非常重视。

    这份材料,开篇就谈容平市的交通区位劣势。走水路可以进长江,但只适合吨位非常小的船舶;走铁路可以内通省城、外接贵省,但速度太慢了,而且车次也不足。只有兴建高速公路,才是打破容平市交通瓶颈的最优选择。

    如果只是这些,那就没什么稀奇的,谁都想修高速公路,问题是钱从哪里来?

    接下来就是论述中国经济形势,并讨论亚洲金融风暴对中国的影响,得出中央必然进行大规模基础建设的结论。

    黄运生迅速浏览一遍,又重新翻回去细看,掏烟递给宋述民说:“宋老板,来一根。”

    “谢谢,戒了。”宋述民摆手道。

    黄运生自己点上烟说:“中央大规模投资基础建设,这完全只是猜测。从容平修高速公路到省城,至少也要几十亿,再加上山区的难度成本,很可能上百亿。无论怎么规划线路,中途都要穿过两个地级市,这得跟其他市的领导达成统一才行。我做不了主,省里才能做主。”

    宋述民笑道:“且不说谁做主的问题,中央大规模投资基础建设,黄市长觉得有没有这个可能?”

    “看了你的文章论述,我觉得或许可能吧。”黄运生说。

    “那就可以讨论建设高速公路了,”宋述民从包里拿出全省地图,用手指一划,“只要容平的高速公路修到省城,宜城和泸城立即就会跟进,各自把高速公路连过来,五粮液和泸州老窖的交通就打开了。所以,应该五个市一起联动,共同上书省里,这条线路能够解决全省一小半知名企业的交通问题,盘活整个省东南地区的经济!”

    黄运生看着地图,浑身发热,他非常清楚,这条高速公路修通了意味着什么。

    但还是那句话,没钱!

    宋述民说:“借鉴罗斯福新政的措施,中央很可能大量发行建设国债,一部分资金找政策贷款即可。剩下一部分资金,找国内外的民间投资,喜丰和仙酒都愿意投资一笔。可以提前跟另外四个市的领导沟通,弄一份书面计划出来,至少要把项目申请先报上去。哭闹得越厉害,明年的政策性贷款就越好拿,项目申请越早,就越具备省领导印象上的优先性。就算明年中央没有相关政策,我们也不亏什么啊。”

    黄运生的脑子乱成一团,口干舌燥道:“容我先想想。”

    宋述民笑道:“那我改天再来拜访。”

    “宋老板慢走。”黄运生亲自把宋述民送出办公室,然后关上门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这个计划,对黄运生而言,太具诱惑力了!

    宋述民自己是制定不出来的,宋维扬凭借穿越者优势,帮着做了很多论述。

    高速公路一旦修通,喜丰和仙酒的运输成本都会降低。

    还有一点,宋述民正准备做水泥厂,想独揽容平市境内的高速公路水泥供应,跑去隔壁市投标也是有机会投中的。

    不管如何,只要黄运生透露出计划内容,五粮液和泸州老窖肯定高兴,然后撺掇着各自的地方政府支持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