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军事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四十九章这是我罗教的天才种子!《新书,求大家的票,也求求打赏啊》

第四十九章这是我罗教的天才种子!《新书,求大家的票,也求求打赏啊》

    甲乙丙丁戊,这五个等级是大明经过了超过二十年的整理之后,才做出的能被整个世界,大半数国家所认可的等级。

    虽然在大部分人的眼中,这种等级秩序万分粗糙,更拥有无数不可细察的bug,而且它也只能够说明那人在一开始诞生阶段能力的潜力高低。对于那人以后究竟能成长到哪一步,也没有一个极准确的讯息图来做衡量。

    毕竟超凡能力出现,才不过二十二年。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若非要强恒定某人的极限在哪里,结果那人一飞冲天,不就是在活生生的被打脸吗?

    所以在经过了一开始一段时间的种种被打脸的挫折之后,大明索性就不以众人的能力强度来登记,划分,而是以他们的潜力以及他们初初觉醒时的等级类型作为划分的标准。

    不得不说,却是简单的标准,就越是深入人心。能够被这个世界大部分国家认可,并且也是作为自家国度里面“能力”的衡量制度,就已说明它所能代表的规范性,与极强的秩序性了。

    事实上,能力者们经超过20多年的发展,就算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部门,来划分出彼此大家在最高绝对的“能力”的能级,但这也绝对不意味着,他们没有另外一套,相互对比的“秩序等级”。

    世界之中,能力千奇百怪,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真正的分出究竟有多少种能力。

    但以现有的能力种类,将其各类能力的数据,进行整齐划一的规类,划分为彼此相近,抑或是相同的大体范畴。然后在以彼此的能级大小进行排位,却是还勉强可以做到。

    而在另一套能力等级之中,所有人都可以清晰无比的感觉到。

    相比起能够吞吐能量、控制元素、思维控制、念力收发,挑动法则,上可出入青冥,摘星拿斗;下可潜入黄泉,灵质投影的能力者们而言

    ——那些纯粹只能作用在肉体能力的能力者,真的是太弱了。

    这不仅仅是绝对“力量”大小上的差距,而且更在生命本质上,彼此间也有着极大的不同!

    前者像是一个“神”,而后者则更像是一个“人”。

    就好像所有明面上的能力者,在他们的“能力”等级里,只要是那些只能作用在肉体上的能力,就没有一个能超过“乙”级的!

    从这一点上,事实就已经很能说出许多的问题了。

    可是现在就在这一场太乙司围剿白莲罗教的战场上,确实发生了另外一种叫所以人瞠目结舌的的奇异景象。

    迷蒙的黑幕夜色之下,因为一位位能力者们能力的渐染,不知不觉中带出了别样的颜色。

    而各类乙级之上能力者们动念间,更是将自然而然的将这个庞大的战场撕割成了数份。

    即使再不如意,太乙司的乙级之下的诸多能力者,不得不依托他们的基石,如同一起构成的一张大网的节点,将这个战场上所有的白莲罗教的教徒们一网打尽!

    偏偏在此刻,却有一路罗教的妖人,一路绝尘而上。

    只见他一身黑袍阴影,不仅仅是自己的面貌,甚至是连他的身形都隐藏于重重的黑影之中。

    如果按照他这样的形态,是个人就能够知道,他绝对是拥有以控制“阴影元素”为主的能力者。

    可谁想到,这人一手抓起了他们的一个战友,就像是化身为一位纯粹的肉体能力者,每一次的挥舞,犹如一位顶天立地的巨人,搅动着他手中的浩瀚巨锤,无数的气浪如匹练一般在向四周扩散。

    空气中带起灼热气浪,沿途一切尽皆震飞,一位位想要阻拦住这位脚步,亦或者是将其拿下的太乙司的能力者,还没有有走到他的面前,就以尽数被其层层气浪掀飞!

    那人一步又一步,简直就是碾着整个太乙司的对战能力者们打,并且深深的压出了一条生路!

    在这个阴影黑袍人的身后,一个个罗教的教徒们一齐在欢呼雀跃,他们共同鼓励,牢牢的以自己的能力守护在他的四周两侧。

    越来越多白莲罗教的教徒们,仿佛在这一刻已经看到了自己逃出生天的希望,纷纷向这里靠拢。

    而因为罗教的再聚集,太乙司一众公人巡捕一样是在向这里聚集。

    “阴影!没想到你竟然还藏着这样深不可测的力量。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今日我们绝对可以一起逃出生天!”

    耳边萦绕着一个个白莲罗教的教徒们喜极而泣的声音,透过层层黑袍暗影,林青回望左右,目光当真是万分的深沉,“mmp……谁要带着你们一起逃出生天了。有你们在,我才是真的跑不掉的!你们也不看看,就你们来的这一点点时间,我这身旁的压力何止大了数倍!”

    整个战场中庞大的压力迅速向这里倾斜,而这里也亦是成了太乙司与罗教之间的第二个浩大战场。

    “哈哈哈哈哈……天香,这就是你们罗教的隐藏手段吗?!不得不说,也许那个黑袍人真的有可能带着你们罗教剩下来的那些残兵败将们再一次走出去。不过可惜,今日绝对会在这里被我们捕获!真是想不通,为什么你们罗教就是能找到这样的人才?老天真是不公平。”

    依旧是那种有如戏台唱戏一般的华丽腔调。

    身为这一次围剿大计的总策划人、总实施人,以及是站在第一位,挡住大部分罗教高级能力者压力的张守巍,哪里会看不到那一侧所发生的事情?

    可以想象,若是他们太乙司这一张弥天大网真的被那位给凿穿的话,也许他们这一次太乙司的整体大行动,根本就不能尽了全功。这对于欲求尽善尽美的他而言,又怎么能忍受!

    “呵……张守巍,我们罗教如此的底蕴深厚,又岂是你能够轻易窥测得了的!

    实话告诉你,那位便是我罗教下一任巡游使的种子,一身的‘能力’不可揣测,甚至不在我之下。就凭你们那些的歪瓜劣枣,今日他一定是可以带着我罗教将所有虔诚教徒,一起逃出生天!他……是我罗教的天才!”

    不知不觉,周遭的白莲素雅清香,愈加浓郁腻人,配合着那天香巡游使万分沉稳健硕,万事不能动摇其心的话语声。以及他望向那个即将能够突破重围,带着一众白莲教徒们逃出生天的那位黑袍人,深邃、感慨、惊喜、赞叹,大有我罗教后继有人,我就算是身死道消,也要助这位罗教“种子”逃出生天,薪火相传的伟大神情。

    仿佛时时刻刻都在牵动着所有人的五感思绪,叫人的心头不由一紧,但下一刻顿时皆是从心底发出了种种的惊喜声!

    “大鱼!这又是一条大鱼!没想到这个罗教竟然还有一个种子遗落在外,果然不愧是狡兔三窟。若不是这个巡游使开口道出实情,我们都要将他漏出去了!”

    “老李!”张守巍这一刻毫不犹豫的低喊了一声。

    “好好好,我明白,我明白。哎,老张啊……明明我来这海州,就是打算教书育人,好再为我大明多培养几个高端人才的。谁想才来这里几天,就被你拉出来当做打手了,还被你给随意指挥起来了。老张啊,这一次事情了结了,你得好好的把你的几坛御酒给提溜出来。”

    “老李,你放心好了,这里有我和老张在。我们绝对不会教这个巡游使逃出去的,你就赶快将那个大鱼捉住!”

    “好!”

    一齐围攻这里罗教种高层的太乙司中的几位有限的商量了几句,随即就有交错开来。

    “这样也好,嘚,那我先放你一马,待我将那个竖子小儿,罗教的种子抓住了,在来把你抓起来与他做伴!”

    转眼之间,就见一半百的中老人直接脱离了这个战场,一路踩着无数人的肩膀当作了梅花桩,向着林青这个战场疾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