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唐门毒宗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暴露
    “有什么事吗?唐寂师兄。”

    花柔转头看着唐寂,眼底浮动着一丝尴尬。

    “我……”唐寂居然搓了搓手:“我们是……朋友。”

    “对啊,我们是朋友。”花柔茫然地接了话,她看着他,等待着开场话后的干货,然而唐寂却吐出了一口气,像是如释重负一般:“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花柔被这话弄懵了,她下意识的接了一句:“怎么会失去呢?我们永远是朋友啊!”

    “你真这样想?”唐寂的表情终于也不那么冷和硬了。

    “当然。”不这么想还能怎么想呢?花柔觉得唐寂有些莫名其妙,而这个时候唐寂居然一弯腰拾起了地上的枝条。

    “练招我不会,但我可以和你交手一次。”唐寂话音刚落,眼神就陡然变得泠冽。

    错愕的花柔还没回过神来,唐寂已经举着枝条上前,花柔即使想退,也来不及了,唐寂太快了,只是一招枝条就刺在了她的腰腹处。

    “我……”花柔好心塞,她才刚说了一个字啊……而且,这是要干嘛啊!

    大约是她那特无语的表情让唐寂觉得不好意思,他居然后退两步道:“可以再来一次,你……准备好了告诉我。”

    花柔愣了愣,陡然明白了唐寂是要给她机会感受一下。

    虽然不知道唐寂为什么突发好心给她机会,但刚才那一瞬间的无力感却让花柔有了斗志,她立刻丢弃了不解与疑惑,深吸一口气后,脚下也起了招。

    玉化功,花柔在和慕君吾对招一些时日后,已经将其熟练运用,她自然觉得面对唐寂还是可以对个两三招的。

    “来吧!”花柔双眼盯着唐寂吐出两字,下一秒唐寂却身形突然朝右一闪,花柔下意识的眼神跟着过去,脚下也走了步伐,但谁能想到唐寂这一闪根本就是个假动作,他虚晃一下骤然向她飞刺过来!

    花柔立刻退后一步准备招架,然而唐寂身子猛然一转,以背蹭地滑到了花柔身侧,花柔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手中枝条点到了自己的腋下。

    花柔愕然,而唐寂一个翻身跃起冲花柔轻声道:“夺命之招,从来都是快准狠,没有那么多的想当然。”

    唐寂丟下枝条一甩衣袖就要离开。

    “等等!”花柔却是大叫一声:“能不能再来一次!这一次我一定可以至少挡你一招。”

    唐寂闻言偏头将花柔打量了一遍后说道:“好,再一次,若你能挡我一招,以后每天下午,我都来与你交手一次。”

    花柔闻言自然兴奋不已,用力点头。

    “但若不能,恕不奉陪。”唐寂说着弯身去捡枝条,这一瞬间,花柔连退三步,眼神警惕地盯着唐寂,显然是怕他如同第一次出手那般,根本无法反应。

    唐寂拾起枝条,看了看退了足有一丈多远的花柔,眼神一凌:“着!”

    他抬手将枝条朝花柔掷去,与此同时,脚下蹬地飞身前欺,摆明了要空中接“剑”直刺花柔!

    这一招是个双头招,若是花柔后退,他飞跃冲身抓“剑”再次,花柔依然是猎物一只,若是花柔不退上前阻“剑”,那他落点恰欺身花柔半尺之距,反手就能扼住花柔的脖颈咽喉或是后背剑入椎骨。

    枝条向花柔掷去,花柔没有再退后,她选择了向前冲步,不过在她一个纵跃抓住了枝条的瞬间,竟学着唐寂先前的动作来了一个翻身滑地。

    这下超出了唐寂的预期,他扑空了,而花柔滑地躲开后,将手里枝头朝着唐寂一掷,便开心地大叫:“我成功了!我挡住了一招!”

    唐寂站直了身子,看了看自己手里抓到的枝条,点了点头:“学得挺快。我说话算话。”

    花柔闻言大喜过望,唐寂却走到花柔跟前把枝条递给了她:“没有令对方必死的把握,就不要送武器给对方。”

    唐寂说完走了,留下花柔拿着枝条愣了半天才明白他是在批评自己刚才丟回枝条那一下。

    “在干什么呢?”慕君吾的声音突然响在身后,惊得花柔身子一缩,脚下滑步就避让开来,手中的枝条更是下意识的收在了身后。

    慕君吾眼中一亮:“拿来!”他说着追步前贴,花柔赶忙再度让开。两人就这样一个追一个躲的避免枝条被抢走的交手了大约二十招后,枝条落入了慕君吾的手中。

    “步伐轻盈,气息平稳,你的内功精进了很多啊!”慕君吾很惊奇地打量着花柔。

    他知道花柔算是天赋异禀,根骨上佳,不然不会悟性高还进步神速,但是内功心法那可是日积月累之功,不是单凭悟性和短时间的努力就能提升上去的。

    但是,花柔的变化真真切切,这让慕君吾忍不住将花柔打量,这一打量就发现花柔似乎变得美了一些。

    凝脂肌肤透着淡淡地粉色,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神采飞扬。

    翘翘的鼻子,粉嫩嫩的嘴巴,是他熟悉的五官,熟悉的一切,却又没有什么变化。

    奇怪,她到底是哪里变得……更迷人了?

    慕君吾疑惑着将花柔来来回回的看,越看越让花柔心里直突突。

    他干嘛这样看我?难道……慕大哥真的来偷青了?还偷到了那张纸条吗?

    “慕大哥……你……干嘛这样看我?”花柔的手揪扯起了衣衫,她好紧张。

    慕君吾眨了眨眼睛:“花柔,你是不是学新内功了?”

    花柔一愣,立刻点头。

    “怪不得。”慕君吾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将枝条一举:“来吧。”

    花柔见状赶紧压下了心里的猜测,专心与之对招。

    而此刻,毒房院落里睡起来的子画却嘴里嘟囔着走进了洒扫间。

    “琳琳现在也不好使了,还得我自己打扫,哎呀,什么味啊!”

    子画嫌弃地捂着嘴巴在洒扫间里挑着工具,明明眼前就有好几个笤帚,但是大约是太陈旧了,她看不上眼,东瞅西瞅间晃却看到了犄角旮旯里好像有个东西。

    子画揉揉眼钻去了犄角旮旯处,发现那是一件旧衣裳,上面沾满了草灰木屑,还有星星点点的食物残渣。

    “呦,居然还有老鼠窝……”子画嘟囔了两句准备离开,却在此时被旧衣裳角上的什么东西闪了一下,晃了眼。

    子画又蹲了回去,她伸手扯着那衣裳往下一拽,便错愕地睁大了眼睛。

    几条唐门的腰带和一支半截珠花展现在了她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