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军事 > 恒行诸天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招徒,天行者降临

第二百七十七章 招徒,天行者降临

    白玉铸成的山门之上,“太虚派”三个朱漆大字龙飞凤舞,山门之后云雾缭绕之处,雕梁画栋若隐若现。

    正殿名为“玉虚宝殿”,乃高宗皇帝亲笔所题,以示恩宠。

    水月将李淳风和狄仁杰安排在了这里等候陆恒,并交代了原先服侍上官静儿的侍女斟茶伺候,对于一个蛮夷女子,能做到这些,也算是不失礼数了。

    “你这个徒弟不错。”李淳风见陆恒进来,笑着开口道,“天资过人,且俗务娴熟,是个好苗子,可惜了。”

    “是啊,可惜了。”陆恒点头,不无惋惜。李淳风的可惜是说水月异族的身份,但陆恒的可惜更多是水月虽在修真一道天赋颇高,但他在此方位面要传下的道统却是人仙之道和古武破碎虚空之道,直到现在为止,李淳风依然不知道这一点。

    “参见国师。”狄仁杰站起身来躬身行礼。

    “怀英不必多礼。”陆恒笑道,“如今你为我太虚派客卿,也算是同门了。”

    狄仁杰笑道:“那就请恕下官僭越,拜见掌门师兄!”

    陆恒呵呵一笑:“免礼免礼。”

    请狄仁杰为太虚派客卿,是为了借助狄仁杰那双洞察纤毫的眼睛。有李淳风把关根骨资质方面,再加上狄仁杰筛选来投弟子的心性,陆恒相信,招收开山弟子的工作定会让他事半功倍。

    “怨我考虑不周,不曾想竟有万余才俊来投,倒是给师兄和怀英添麻烦了。”陆恒落座后,歉然道,“如今若是一一筛选,费时费力,看来得设置一番考验环节,先淘汰一批了。”

    李淳风颔首道:“我和怀英正有此意,不过如何筛选,还需你来做主。”

    陆恒心中早有腹稿,道:“我打算分三部分考量,第一项为登山,取前百。第二项,我会在殿前广场立碑,传纯阳内功,三日内先练出纯阳真气者,也算通过考核。第三项,便要靠师兄和怀英把关了。”

    李淳风若有所思道:“考察体力和武功资质……师弟的道统,莫非不以道门修真为主?”

    “末法时代,是该为有志大道者寻条新出路了。”陆恒笑道,“师兄,怀英,这几日师弟闭关,正好创出我太虚派基础传承武学两部,未免疏漏贻笑大方,特请二位斧正把关。”

    狄仁杰道:“既然是太虚派传承基础,我们二人观看,恐怕不妥……”

    李淳风也点点头,他们二人虽然被陆恒请为客卿,但观看陆恒传承根本,确实不妥。

    陆恒笑道:“有何不妥,这些只是基础传承,无论何门何派,世人皆可看,皆可学,要是人人都能学到,那也不枉我布下道统了。”

    李淳风内心猛地一震,下意识想到当初陆恒刚降临时他所占卜的那一卦上“道祖”两个字。

    而狄仁杰却满脸敬佩道:“掌门师兄胸襟宽广,让怀英汗颜。”

    李淳风刚要说话,突然脸色猛地一变,看向西方。

    陆恒也在此时似有所感,看向了西方天际。

    良久,李淳风用一种极其复杂的语气道:“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

    陆恒面色略显凝重,点头道:“是啊,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狄仁杰听得云里雾里,忍不住问道:“两位师兄在说什么?”

    李淳风一字一字缓缓道:“天行者!”

    与此同时,宝象国莎车郡,数百高僧齐聚一堂,商谈佛门前程要事。

    突然,其中一位和尚面色猛然一喜,大声打断诸僧的谈话,道:“诸位,它回来了!”

    这和尚,正是陆恒久未蒙面,白猿所化的那位默僧!

    和尚们先是一愣,继而一片哗然!

    华严宗法藏和尚长吟佛号,压下诸多嘈杂声音,面色凝重问道:“师叔祖,想来天帝已派人赶去,事不宜迟,请师叔祖按之前我等商议结果,尽快带人启程前往。”

    宝象国某家酒楼中,一个酩酊大醉的落拓中年原本正和店小二因为两文钱的酒钱而吵得面红脖子粗,但是他突然转头看向西方天际,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扔给小二道:“算你有理,走了!”

    说罢,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留下一个目瞪口呆的店小二。

    良久,酒楼中有一位刀客突然惊呼道:“我想起来了,他是酒仙!”

    “酒仙鲁彦?”众人无不面露狂热,这位酒仙,可是近数十年来,西域江湖中最负盛名的江湖奇人!传闻其通晓仙术,乃是当世谪仙人。

    酒楼一楼的一个角落,一个背着琵琶的红裙少女在桌上放下一块碎银子,悄然消失,向鲁彦消失的方向追去。

    昆仑秘境之中,袁天罡缓缓从无门之门上收回手掌,长长吐出一口气喃喃道:“两千年后……”

    他回头看向东方,森然道:“是时候和你算算账了——天外之人!不过,佛门……”

    话音刚落,他一步迈出,从原地消失。

    与此同时,宝象国某处山村,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猛地睁开眼睛,从梦中惊坐。

    宝象国某家酒楼中,一个酩酊大醉的落拓中年原本正和店小二因为两文钱的酒钱而吵得面红脖子粗,但是他突然转头看向西方天际,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扔给小二道:“算你有理,走了!”

    说罢,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留下一个目瞪口呆的店小二。

    良久,酒楼中有一位刀客突然惊呼道:“我想起来了,他是酒仙!”

    “酒仙鲁彦?”众人无不面露狂热,这位酒仙,可是近数十年来,西域江湖中最负盛名的江湖奇人!传闻其通晓仙术,乃是当世谪仙人。

    酒楼一楼的一个角落,一个背着琵琶的红裙少女在桌上放下一块碎银子,悄然消失,向鲁彦消失的方向追去。

    昆仑秘境之中,袁天罡缓缓从无门之门上收回手掌,长长吐出一口气喃喃道:“两千年后……”

    他回头看向东方,森然道:“是时候和你算算账了——天外之人!不过,佛门……”

    话音刚落,他一步迈出,从原地消失。

    与此同时,宝象国某处山村,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猛地睁开眼睛,从梦中惊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