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军事 > 都市夜行灵医 > 第九十五章 加点彩头
    所谓十番棋,就是两人对弈十局,赢六局的人便算获胜。

    在华夏,古代便有血泪十局、当湖十局等名局。

    后传入倭国,在倭国围棋界被发扬光大,有了著名的棋圣十番赛,规则也有所变化。

    两人连下十局,已经完全可以排除运气、偶然等因素,完全反应两人的实力。

    可以说是顶尖职业棋手之间最公平的决战方式。

    一局,只能说胜败。

    十局,那就是分高下了。

    输的一方,真的就是技不如人。

    所有人都惊疑不定,难道这家伙竟然有战胜职业九段的自信?

    不但钢琴水平顶尖,连棋艺也是一流?

    这不可能吧!

    这两样技艺中任一项,都需要十几年苦功才算能够真正入门,后面甚至需要一生的时间去打磨,才能成为大师。

    这家伙看起来年纪轻轻的,竟然两样都能够达到顶尖层次?

    朴成信有些不屑的冷哼:“虚张声势而已,等下载石会教他做人不要太嚣张的。”

    首城代表团的精英们也有些群情激愤,

    “哼!看不起我们的职业九段吗?”

    “连段位都没有,也敢跟职业九段叫嚣下十番棋!”

    “他根本没这种资格!”

    ……

    江城代表团的众人也有些怀疑,季允贤托着酒杯,冷笑道:“如果十局都是输,那又有什么意义?我看这家伙只是皮特别厚而已。”

    洛潇潇也有些担心的走上台,凑到王颜耳边,吐气如兰的悄声问道:“你行不行啊?别逞强啊!”

    王颜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淡笑道:“男人,不能说不行。还好,琴棋书画,我都会一点。”

    其实,王颜只是看过《棋魂》漫画而已,对于具体规则,根本不会。

    不过没有关系,有机器大帝啊!

    这可是超越现今任何人工智能的超灵体啊,阿尔法狗都能够完胜华夏顶尖棋士了,机器大帝碾压一下这棒子九段应该问题不大。

    台上,李载石九段想了想,摇头道:“我拒绝,十番棋时间太久了,今天晚上时间不够。”

    李载石想了一下,就算王颜再怎么菜,一局怎么也要下个2、30分钟吧,10局就是4、5个小时了!

    哪有时间陪你一个外行折腾这么久?

    一般正常的十番局,都是一次下一局,隔上一天或者好几天才进行下一局的。

    李载石这么一说,在场所有人都有些明白了。

    江城代表团的精英们都心中暗笑:这瞎子聪明啊,原来是玩的缓兵之计啊!逼对方连下十局,对方只要不答应,那么这事就告吹了,不战而胜嘛!

    首城代表团的精英们也撇嘴不屑:“无耻!”

    “三局就可以定胜负,不用十局了思密达!”

    “华夏人就是爱玩计策,根本一点实力都没有。”

    ……

    众人的话,对王颜来说根本毫无影响。

    只见他摸索着,从面前桌上的棋篓里捡起一枚黑子,稳稳的拍在了棋盘上。

    啪——!

    清脆的声音让所有人瞬间安静下来。

    王颜淡然道:“十局连下确实久了一点,不如一起下吧。反正是饭后娱乐罢了,我已落子,可敢应战?”

    王颜并没有刻意放大音量,却让在座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虽说只是下棋娱乐,却有一种睥睨天下的霸气感自然散发出来,让所有人都是为之一怔。

    一个人同时下十局?!

    所有人都看见王颜的导盲手杖了,刚才吃饭都还要人在旁边伺候呢,现在居然要一个人同时奕十局?

    这围棋的盲棋可比象棋的盲棋难度大太多了啊!

    象棋棋子越下越少,而围棋却是越下越多!

    发展到后面,那棋路简直千变万化!

    就算是国际知名的职业九段,也极少表演盲棋!

    最强的盲棋选手,最多也只能表演三面打,也就是同时下三局,而且胜率比较低!

    到了后面,别说什么奇招妙手了,就连记清所有棋子的位置都很困难、非常容易出错!

    李载石见王颜已经落子,此时断没有再避战的理由。

    他拿出手绢将自己双眼蒙上,说道:“如此,我也盲奕。”

    他并不是不想占王颜的便宜,而是对自己有着极其强烈的信心。

    他是棒国这一代的天才年轻棋士,同辈之间已无敌手。

    盲棋他也跟好友棋士玩过很多次,难度最高的一次,他同时对奕八局,坚持到了50手之后,才有几局出现了记忆出错的问题。

    职业棋手对于棋局的记忆,并不是单纯的记每个棋子的位置,而是各种型的组合,比之普通人强了太多了。

    李载石有信心,同时下十局,对方能够撑过20手不出错就已经是极限了!

    此时,首城代表团之中,一位容貌美丽、散发着上位者高贵气息的年轻女子淡笑着,先用棒语对首城代表团的其他人说道:“不过又是计策而已,这个华夏人很狡猾。”

    “他是盲人,记忆力必然出众,而且肯定也经常下盲棋。现在逼到载石九段同样下盲棋,是想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怎么能让他这样轻易如愿呢?他用计策,那我也用计策好了。”

    女子开口,首城代表团的所有人都表现得唯唯诺诺、十分恭敬。

    就连团长朴成信也低头道:“要劳烦崔大小姐出手,在下十分惭愧!”

    这个姓崔的年轻女子,就是棒国大崔集团的千金、也是已经内定的继承人——崔英姬。

    大崔集团是棒国排名前三的企业,完全由崔氏一家控制,崔英姬所掌控的实际力量十分惊人。

    而且大崔集团与普通的企业不同,与棒国军方有很深入的合作,有着许多秘密的研发项目。

    崔英姬打断正要落子的李载石九段,用流利的华夏语说道:“只是弈棋,太没意思,华夏不是讲究彩头吗?不如这局十番棋也加点彩头如何?”

    王颜并不回头,淡笑道:“可以啊,不知这位女士想要加什么样的彩头呢?”

    崔英姬昂首傲然道:“我出1亿华夏币,为载石九段捧场。不知华夏可有人敢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