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斗破苍穹之万界主宰 > 第二百零四章
    “咳咳……”

    到底还未练出日后那般城府,此刻的岳不群,只不过是个临危受命,刚刚接掌华山派掌门之位的年轻人,眼见苏晨并未露出丝毫敌意,脸上不由浮现了一丝戚容,道:“封师弟、成师弟、丛师弟,这一次为兄是想请你们重归华山,不知……”

    “不可能!”

    还未等岳不群说完,成不忧便出声打断。

    而丛不弃也是冷笑道:“岳师兄既已执掌门户,不思重整华山,与我等华山派弃徒,又有何好说的,还不早早归去,免得有负师叔伯们的嘱托!”

    此言一出,无论是岳不群,还是宁中则,脸上都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即使是苏晨,也是暗骂了一声猪队友,不敢再让二人继续发挥下去。

    否则,万一老岳恼羞成怒,扭头走人。

    那他想要再一次回到华山派,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丛师弟此言差矣,我等皆为华山派弟子,又何来弃徒之说?”

    好在老岳并未因此动怒,而是正色道:“至于先前的剑气之争……实属诸位师叔伯意气用事,却不想酿成如此大错,家师临终之前,更是嘱托岳某,日后切勿提及剑气之分……”

    顿了顿,又道。

    “如今我华山派正值群狼环绕,风雨飘摇之际,岳某不才,虽继任掌门之职,但却难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还望三位师弟助我。”

    话音落下,二人脸上露出几分动容之色。

    不得不承认,岳不群这一番话,的确有些令人心动。

    自立门户,可不是谁都能有勇气。

    更别提二人自幼便在华山派长大,早已将华山上上下下,视若自己的家人。

    不然在原著之中,几人也不会隐姓埋名,在其他地方,偷偷打出华山剑宗的名号,来招收弟子。

    以期有朝一日,能够重振剑宗声威!

    “岳师兄此言,倒也不无道理。”

    见到这一幕,苏晨连忙道:“且不说那嵩山派,一直以来都在觊觎我华山派五岳盟主之位,前不久更是借此机会,向我华山派发难……便是当年,那魔教教主,携十大长老,与我五岳剑派高手,决战于华山之上……”

    “如今魔教又有崛起之势,恐怕届时,我华山派怕是首当其冲,成为那任我行攻打的对象!”

    魔教!

    任我行!

    这一连串的讯息,令得在场众人面色发白。

    毕竟,他们这一代弟子,可未曾踏足江湖,更未曾与日月神教之人交过手,心中难免有几分惊惧。

    面对如此危机,别说是成不忧、丛不弃,便是岳不群,都有几分六神无主。

    “哎,这可如何是好?”

    注意到苏晨此刻仍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岳不群眼前一亮,转头道:“封师弟,莫非你有何良策,能助我华山派渡此大难?”

    “办法倒是有一个,只不过却算不上什么良策。”

    见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苏晨微微一笑,沉吟道:“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昔日十大神魔来袭,固然是因为我华山派之故,丧命于此,但与其余四派也是脱不了干系,唇亡齿寒的道理,相信几位掌门不会不明白。”

    “如今我华山派式微,难以守住盟主之位,倒不如退位让贤,一来可以转移魔教火力,二来也可以少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妙哉!”

    闻言,成不忧眼睛一亮,其余几人亦是如此。

    唯有岳不群,眼神微微闪烁了几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淡淡道:“莫非,师弟是打算将盟主之位,转让给嵩山派?”

    果然!

    听到老岳这话,苏晨暗暗发笑。

    谁说剧情人物,就一定那么不堪的?

    岳不群能过在剑气之争,华山派式微之后,独揽大樑,依旧让华山派位列五岳剑派之中,声名不坠,自然不是什么易于之辈。

    想来对方怕是早已有过类似的打算。

    之所以没有提及,除了是想试探苏晨之外,更多的原因,还是老岳如今的掌门身份,一旦开口,难免成为他人攻讦的借口。

    倒不如借着苏晨这一番话,顺水推舟来的方便。

    想到这一点后,苏晨也是毫不犹豫道:“岳师兄,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以师弟愚见,不若修书一封,将盟主之位让于嵩山派,待到他日我华山派壮大之时,又何愁区区一个五岳盟主?”

    “师弟既然有心,为兄又何惜这区区薄名?想必我华山派祖师泉下有知,也不会怪罪我等今日之举。”

    说着,倒是颇为默契的与苏晨对视了一眼。

    二人这一番举动,旁人自然是无暇顾及,心中仍旧为五岳盟主之位而感到可惜。

    而这时,苏晨又一次开口道:“岳师兄,诸位师弟,别忘了,我华山派可是还有一位师门前辈尚在!”

    问弦歌而知雅意,作为朝夕相处的师兄弟,众人倒是很快反应了过来。

    “你是说……风师叔?”

    “不错。”

    满意地看了一眼众人的反应,苏晨点头:“风师叔剑法高超,江湖之中无人能及,虽说因为华山之变,令他老人家心灰意冷,但我等毕竟是华山弟子,若是真到了危难之时,相信风师叔一定会出手相助!”

    “师弟言之有理。”

    对于这一点,岳不群自然是十分赞同。

    与此同时,心中也稍稍有些尴尬。

    自家人知自家事,风清扬为何会于一干风字辈师长之中,硕果仅存……

    归根结底,还是气宗的阴谋。

    原来,当初气宗忌惮风清扬的剑法,便故意使诈,假传一封家书,又寻了一名妓女,让风清扬赶赴江南成亲。

    而风清扬自然没有看出这一场阴谋,兴冲冲的离开了华山。

    之后,剑气二宗便爆发了争端。

    少了风清扬这位高手的剑宗,又如何是蓄谋已久的气宗的对手?

    虽是如此,但双方仍然是死伤惨重。

    待风清扬醒悟过来,匆匆赶回华山之后,一切都为时已晚。

    得知一切因由之后,风清扬自然是无颜面对剑宗众人,也为这一次的同室操戈而感到心灰意冷,选择了独自一人隐居后山思过崖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