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怪诞双杰 > 第十九章 飞来车祸
    西式装修的书房,挑高有七米,四边都是木质书架,摆满各色书籍,高处的书都需要用梯子才能拿到,宛若一个小型图书馆。

    巨大的地球仪前,何水立定,回头望着受惊的女孩,正色问:“琪琪,刚才你没说实话,告诉我,婉秋为何会受刺激?即使你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你明白的!”

    齐琪不会说谎,她依旧背过手,讷讷地说:“你过生日时我送的手表始终没见你戴过,我想你可能不喜欢,所以新买了这个钱夹想送给你……”

    齐琪的声音越来越小,递过一个小盒子。

    何水微微蹙眉,从她手中接过来,心脏狂跳。这小姑娘不会也喜欢自己吧?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何水正色说。

    齐琪更加窘迫,低头回答:“静好姐姐说你交了女友,还说你女友是干那个的……我怕……怕你被骗,所以……所以刚才问了她几句……”

    何水很像捏捏眉心,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单纯?

    “你是怎么认识乔静好的?”

    “在一个朋友的服装店认识的。”

    只怕没那么简单。何水将手中的钱夹盒子递回个齐琪,“琪琪,你送我的手表我很喜欢,只不过……只不过我母亲失踪了,我手上这块是她送的,我戴着手表就像看到我母亲。”

    齐琪收回盒子,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对不起。”

    何水伸手轻轻拍在齐琪肩头,“不是你的错。小姑娘,何苗可能都被你吓到了,你应该去看看他。”

    齐琪抬头,望着何水一双水漾的双眼,差点掉出眼泪。他这是明晃晃地拒绝自己呢?

    齐琪知趣地离开,何水在书房静坐许久。如果有一天他要齐院长血债血偿,该如何面对齐琪?所以即便动心也不可以。

    Christ这种发疯的程序怕也是端木按照陆婉秋人格设计的,只是这中发疯的方式太可怕,何水有些承受不来。

    端木不顾何水的劝告,执意帮小乔搬家,搬到顾立之从前的公寓。

    “你还会来住么?”何水挑眉问即将离开的端木。

    端木嫌弃地一笑,“当然,离开实验室我活不了!”

    何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晚上早点回来,我给你展示我的新成果。”

    整个白天,何苗跟何水都呆在实验室里,何水构想了五年的新型武器,终于从脑海中的三维图,变成眼前真实存在的一幕。

    “教授,刘警长来访。”

    何苦没有情绪的声音,打破二人紧张的实验气氛。

    “差不多了,何苗。你在做些装饰在上面,一定要看上去很……很美才行。”

    何水嘱咐何苗,脱下一身白衣,离开实验室。

    刘大壮健硕的身材与碎花沙发格格不入,但在何水看来,他的性格与这碎花图案却相辅相成。

    刘大壮开门见山:“最近出现一个连环杀手,我们局长要我在一周内破案。”

    何水微怒,“我母亲、你干妈还没找到,我没工夫帮你。”

    这高大的汉子忽然戚戚地哀怨起来:“小水,是我主动接下来的,我总觉得这连环凶杀案和干妈的失踪有关系。”

    何水叹口气,挥手逐客:“让我想想。”

    刘大壮面露喜色,这就是还有戏。

    送走刘大壮,天色渐暗。

    六点整,端木也按时回到庄园。

    餐桌上,何水吃的差不多时,开口问狼吞虎咽的端木:“你如何跟小乔解释?”

    端木耸了耸肩:“我说你付给我200万美金的年薪,让我为你工作,要求是必须与你同住。”

    呵呵,好说辞。

    何苗这时匆匆从外而入,将手表递给何水,同时递来一个神秘的微笑:“好了教授。”

    何水点头,将手表戴好。转向端木,何水微笑点头:“明天你想吃什么?猪、羊、还是牛?我待会儿杀给你看!”

    端木漫不经心地望着何水,并不作答。

    Christ在一旁嘟囔:“俩人一副德行!”

    何水和端木同时看向Christ时,她讪笑着收拾桌子,“谢谢教授给我换新的芯片。”

    端木的电话手表忽然亮起,接听之后,听到刘大壮焦急的声音:“何水,连环杀手又出现了!已经是第四起了!”

    “哪儿?”

    “河西区安宝幼儿园。”

    何水眉头紧蹙,“什么?幼儿园?”

    二十分钟后,四个人出现在幼儿园院内。

    刘大壮在现场,焦头烂额。

    “死者是幼儿园夜间保安陈富贵,57岁,外地人,被人割喉窒息。平时吃住都在幼儿园,校长和老师反映,陈富贵没有不良嗜好,对小朋友总是笑眯眯的,都亲切地叫他陈爷爷。”

    眼前的人死相很惨,双眼翻着白眼,露出恐惧的神色,四仰八叉地躺在幼儿园外面的地上。这时不过晚上七点半,幼儿园又处在住宅区,许多行人过往围观,警戒线外人们纷纷叹息议论。

    人群里,何水又看到齐琪的身影。

    他直接走到齐琪身边,皱眉问:“你怎么会在这儿?”

    齐琪举起手中的购物袋:“刚好经过。”

    何水隐隐明白事情没这么简单,将自己车钥匙递给齐琪,命令道:“去我车里。”

    齐琪虽然还想看会儿热闹,但禁不住何水的气场,看眼已经不发疯的Christ,朝何水车走过去。

    见齐琪上车,何水才返回到警戒线内。

    “何以见得就是连环杀手做的?”

    “作案手法一模一样,而且都是选择人多的地方,极易引起恐慌。”

    何水不语,扫描死者。

    系统给出的信息与刘大壮说的一致,只是没有死亡时间这一项,想必还没来得及录入社保系统。

    盖上白布,何水继续问刘大壮:“四个死者有什么共同点?”

    “都是成年人,三男一女,20岁到57岁,职业也什么都有。”

    “还有么?”

    何水边问,边往自己车边走。

    “还有……哦,都离过婚。”

    在刘大壮看来,这是不过是个巧合,何水却皱起眉头。

    有一种人格扭曲的人,自己婚姻痛苦,就会报复社会,会不会是这种人做的?

    见何水准备离开,刘大壮忙追上问,“有没有思路?”

    何水哼笑了下,“你把尸体借给我研究,兴许还能有办法。”

    他只是开个玩笑,刘大壮咬咬牙,望着何水没作声。

    何水并不关心这些事,他过来也仅仅因为这起案件发生在幼儿园,又恰好是好兄弟经手,现在看来这案子并没什么特别之处。

    回到车上,何苗开车,Christ坐在副驾驶,何水在后座挨着齐琪坐下。

    “先送你回家吧?”何水的疑问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

    齐琪点头,“我爸爸和妈妈还在度假,我自己住有些害怕,小乔姐说晚上陪我住。”

    “小乔?”端木插嘴。

    齐琪微笑点头,“顾医生,我知道你是小乔姐男朋友,听说你们经历过生离死别,如今特别恩爱,真的很让人羡慕!”

    何水听这话身形微滞。

    齐琪似乎没注意到何水的变化,继续开口:“小乔姐还说,教授的女朋友婉秋也可厉害了!听说有一次路上遇到坏人,被人一枪打在小腹,流了好多血还能起来跟坏人打架呢!”

    何水又捏了捏眉心,这姑娘典型的高智商低情商,比端木还严重。

    何水打断齐琪,“齐琪,你知道我有家影视公司,婉秋想要进军娱乐圈,上次不是遇到什么劫匪,其实是我特意请人帮她拍的样片。”

    小乔如此张扬的挑衅,何水也准备好随时应战,只是绝不能让齐琪落入她的掌控中。

    车子飞驰,何水并没将齐琪送回齐教授的别墅,而是打算直接带回自己的庄园。

    距离庄园还有十公里时,迎面突然出现两辆大货车,并排朝他们飞速驶来。乡村公路本来就只有一来一去两车道,何苗果断刹车。

    即便如此,他们也躲不过这场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