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龙脉天师 > 正文 第四十二章花茶
    当初袭杀师父覆灭九宫派的主要元凶,共有十一人。

    阴平山双煞庞海、庞刀,州牧府客卿金克苏,曹城周家周天立,阴符门秋家秋展飞,阴符门张家张进苏,海城高阳家高阳昭,春秋门客卿钱生辉,金乌门金灿,州牧府客卿吴超,毒医张鹤。

    其中庞海庞刀、金克苏、周天立以及毒医张鹤,都已经死在了他的手里。

    还剩下六人。

    他几乎没有经过太多的思考,便选定了目标——阴符门张家张进苏。

    之所以选张进苏,是因为他的修为在剩余的六人之中,是最低的,只有搬山境二重天。

    以无心算有心之下,他觉得自己有机会一击得手。

    就算是正面一搏,自己也未必没有机会。

    至于其他人,高阳昭、金灿都没在青州,高阳家雄踞海城,金乌门则是占据了鄄城,并且金灿乃是金乌门少主,身份尊贵,而阴符门秋家的秋展飞修为颇高,在搬山境五重,春秋门客卿钱生辉则是搬山六重。

    那州牧府客卿吴超,修为更是到了搬山七重,实力煞是恐怖,有传闻甚至要比金克苏还要强大。

    在不动用引雷瓶的情况下,基本都无法袭杀。

    阴符门在青州的势力极大,宋子阳到了青州之后,并没有立刻去张家蹲守张进苏,而是前往师门覆灭之地。

    自逃离之后,他还从未回来过。

    但他刚刚踏上青州的街道,便愕然的发现,整个青州大街小巷,竟然都贴满了自己的缉捕画像。

    一式三份,分别画着自己原本的模样以及那两张人皮面具的画像。

    寥寥几笔,便将自己的模样勾勒的极为传神。

    他瞬间就愣住了,随后灵识悄无声息的释放,望向周围,顿时就看到了有不少人,在警惕的关注着每一个行人。

    不用说,这些人都是某个大势力的暗探。

    或是阴符门,或是毒医张鹤背后的势力。

    甚至有可能是郡守府。

    他不由一阵后怕。

    幸好自己从通天塔内得到的玉盒中,开出了鬼面,然后果断的将白礼赞送给自己的两张人皮面具全部丢弃了,否则,自己只怕刚一踏入青州,便会被人给发现,然后成为某个大势力的阶下囚!

    这鬼面,乃是上古时期最为神秘的门派之一,千鬼门的不传之秘。具有认主功能,滴血认主之后,它便会融入身体内,连肌肉骨骼能作出了最彻底的改变,其他人即便是施展通灵术也无法察觉异常。

    它几乎是将一个人彻底的变成另一个人,不单单是容貌的改变,天机、命运线、命格等等,都能够强行扭曲。

    这也是宋子阳敢于在多方势力的搜捕之下,仍旧出现在青州的依仗。

    如今的他,完全就是另外的一个人,一个病恹恹的年轻人。

    不过,他这时候忽的发觉,面具鬼面,与那在吸食尸体血肉成长的鬼面花,竟然同名,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他们中间有一定的联系。

    远远地看到九宫派遗址的时候,他差点没能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波动,一股巨大的悲伤,自心底涌起,笼罩全身。

    原本的九宫派,虽然称不上雕梁画栋、琅琊千回,但也是拥有着众多的宫殿、楼阁,可现在都化为了灰烬,只剩下了一片荒凉的废墟。

    师父以及死去的那数百同门,怕是也同样化作了灰烬,散落在废墟之中,与这一方土地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

    “师父养育自己多年,到头来,自己却连墓碑都无法为他立下!”

    他悲从中来,心中满是愧疚。

    但随后,这悲伤与愧疚,便被心底的那一片怒火与杀意取代。

    “师父,覆灭我们九宫派的元凶,已被我斩杀五人,接下来的复仇,便从阴符门张家张进苏开始!”

    他目光凌厉,心中似是汇报一般,默默地说道,“不要着急,我会送他们一个个去见你,去见你们!”

    他没有再向前走靠近废墟,因为他已经发现在周围,有不少的暗探在警惕的盯着这里。

    若是临近废墟,只怕稍微露出一些异常,就会被人盯上。

    他慢慢的转身,若无其事的进入了岔道,离开了这里,向着阴符门张家行去。

    阴符门是青州最奇怪的宗门,甚至可以说是整个玉衡王朝最奇怪的宗门,它是由四个家族组成,并且每一个家族都各自占据着青州的一片区域,彼此临近又彼此分离,而阴符门的总部,却又位于他们四大家族的中央,有着完整的宗门藏宝库、藏书楼等等建筑。

    张、李、王、秋四大家族的势力各自发展,互不干涉,但对外却又是一个整体。

    他们每一个家族的势力,都堪比一个小宗门了,联合起来便成了青州最大的宗门之一,不论是话语权还是可以争取的资源,都首屈一指。

    宋子阳到了张家院落之外,逡巡了一圈之后,便找了一个正对着张家院落大门的茶楼,走了上去,在二楼靠窗的雅间,要了一壶上好的金陵苏茶坐下。

    在奇门世界内,素有南茶北酒之说,指的是好茶大多产自南方,而好酒则多是北方酿造,金陵苏茶产自荆楚王朝的陪都金陵凤凰山,有“茶中帝王”之称。

    茶好,价格自然也极为漂亮,一壶茶便要十两黄金。

    宋子阳如今身价颇丰,对此自不在乎,看都没看,直接点最好的。

    他出手阔绰的很,十几两黄金眼睛都不眨的丢给茶童,看他蹲在这里慢慢煮茶,目光则是不经意间瞟向窗外,落在张家的院落大门前,口中淡淡说道:“余下的都是赏给你的。”

    这茶童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女,身材高挑,模样娇柔,脸庞嫩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她听到宋子阳的话,顿时喜出望外,慌忙将多余的金子揣进怀里,站起身来一躬到底,目送秋波,口中娇声说道:“奴婢多谢少爷厚爱。”

    多出来的黄金,几乎相当于她一年的固定酬劳了,这茶童自然是惊喜异常。

    宋子阳面色淡漠的轻轻点头,一副病恹恹的样子,看起来极为虚弱。

    她随后开始煮茶,将茶叶放入红泥小火炉内煮沸之后倒掉,然后重新加水再煮一遍,每一个动作看起来都极为细致柔美,一如她的长相,茶香氤氲整个雅间。

    “你叫什么名字?”宋子阳似是不经意间问道。

    她微微低着头,轻声道:“奴婢名为云曦,少爷叫奴婢云曦或者曦儿都好。”

    宋子阳道:“云曦?白云飘渺,晨曦微露,好名字。”

    茶童云曦脸色一红,声若蚊蝇:“少爷过奖了。”

    宋子阳目光闪动,想要旁敲侧击的打探一下张进苏的消息。

    但犹豫了半晌,他还是没有开口。

    这茶楼就开在张家对面,十有八九是张家的产业,并且这少女年龄太小,对于张家内情当是并不知晓,自己问了也不一定能够回答出所以然,并且还有着暴露的风险。

    焉知她会不会转头就告诉茶楼老板,自己打探消息的事情?

    见多了人心的险恶之后,他已经变得成熟了许多,在任何一个场景之下,下意识的都会生出防范之心。

    很快,茶煮好了,云曦起身将茶倒好,身子一软,便要倒在宋子阳怀里,官窑出品的卧龙杯,轻轻柔柔的便递到了他的唇边。

    这云曦似是喝醉了一般,脸色红润,目光柔弱之中带着浓情蜜意,盈盈一握的腰肢,横亘在他的腿上,两瓣珠圆玉润的屁股,正落在他的两腿之间。

    这一番动作,既充满了挑逗,又让人油然而生出一股强烈的保护欲。

    若是换做了普通男人,怕是下意识的就会抱住她,然后顺势开始颠鸾倒凤,但可惜,她遇到的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宋子阳……

    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以为遇到了刺客,这少女要刺杀自己,身体一紧,一道灵符便丢了出去。

    缚灵锁!

    刹那间,一道由纯粹的阴阳之力所化的绳索显露,闪烁着刺目的光芒,直接将少女捆了起来,吊在了半空。

    缚灵锁乃是初级灵符,以他如今的修为,在识海内阴阳镜的辅助下,几乎相当于瞬发。

    “啊!”

    少女云曦一声惊呼,吓得花容失色,手中卧龙杯失手掉落,茶水洒了一地。

    “少爷,你这是为何?奴婢只是想喂少爷喝杯茶……”

    云曦几乎吓哭了,一脸的委屈,双眸一层雾气。

    茶水并没有毒,这少女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并非修士……

    宋子阳此时也明白过来,自己的反应过激了。

    但他依旧心下警惕,挥手解开了云曦的绳索,让其坐下,口中皱眉问道:“喝茶而已,你为何突然靠过来?”

    云曦正自梨花带雨时,听到宋子阳的话,顿时愣了一下,下意识道:“少爷您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宋子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云曦脸色红润的解释道:“正常的金陵苏乃是一两黄金一壶,少爷您点的乃是金陵苏花茶,附送……附送一位茶童,也就是奴婢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细不可闻。

    但宋子阳有藏海九重的修为,六识何等聪慧,自然听得清楚。

    闻言后也不由目瞪口呆,从来只听闻有喝花酒的,倒是第一次听说竟然还有喝花茶的,这可真是……奇也怪哉!

    怪不得这雅间竟然都是套房,里面还有一间颇为精致的房间,摆放着桌椅床榻。

    “少爷是不是看不上奴婢,嫌弃奴婢长得丑陋……求求您,别赶奴婢走,若是被赶出去的话,下场会很惨……”

    云曦噗通一声,便给宋子阳跪了下来,抽泣着哀求,一双大眼睛似是会说话一般,无声的诉说着委屈和恐惧。

    “起来吧,放心,我不会赶你出去。”

    宋子阳说着,心中一动,又缓缓道,“但你规规矩矩的继续煮茶就好了,唔,我还没尝一口这金陵苏是什么味道呢!”

    云曦喜出望外,急忙答应一声,坐起身来,然后拿出来一个新的卧龙杯,将之前煮好的茶,倒入杯中,低着头恭恭敬敬递到了宋子阳的身前。

    “不错不错,果然不愧是茶中帝王金陵苏。”

    宋子阳伸手接过,轻轻抿了一口,入口略苦,但余香悠长,延绵不绝,确实是好茶。

    他一口喝下余茶,目光落在这雅间内的套间床上,随后状似漫不经心的问道:“你们这座茶楼,看起来生意不错呀,并且还有花茶,看来背景不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