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六卷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第1143章 我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第1143章 我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任侠对迪丽娜尔还是很有信心的:“那就好。”

    “话说对衡山资本这一次围堵,你有什么应对?”

    “目前还没有。”任侠实话实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你没有计划?”

    “我根本不了解衡山资本,怎么制定计划?”任侠告诉迪丽娜尔:“你对这家企业了解多少最好全部告诉我。”

    “你想要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薛伟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过去有什么样的经历,最好你能说出衡山资本的投资布局。”

    迪丽娜尔很委屈:“你说的这些,我没啥了解……”

    “什么?”任侠觉得迪丽娜尔做事太马虎:“你甚至都不了解这家企业,就敢签署对赌协议?”

    “是这样的……我就是听说他们特别有实力,做过非常多成功的风投项目,所以就跟他们签了。我哪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局面?!”迪丽娜尔很委屈:“要是早知道如此,我就多了解一下……”

    任侠长叹了一口气:“算了。”

    “什么算了?”

    “我说你还是算了。”任侠摇了摇头:“就算你事先预料到会出现这种局面,你也做不了什么,对衡山资本依然一无所知。”

    “为什么这么说?”

    “你跟他们做这么大的生意,竟然对他们缺乏了解,说明两点,一是你确实不会做生意,二是他们刻意不让人了解自己。”摇了摇头,任侠补充道:“如果他们能让别人了解,早就被你了解了,不可能你到现在还一问三不知。”

    “对不起,我好像确实不会做生意,我只会演戏。”

    任侠很感慨的说了一句:“我真挺羡慕你。”

    “羡慕我会演戏?”

    “当然不是。”任侠很认真的解释:“羡慕你竟然有缘遇到我这种什么都会的人。”

    任侠跟迪丽娜尔通话的同时,沈诗月这边也接到了一个电话。

    等到任侠放下电话,沈诗月刚好也结束通话,急忙告诉任侠:“刚才是宫清山给我来了个电话,他收到风声说,有一家资本公司在外面放话,扬言要围剿振宇地产,所有跟他们有关联的企业,必须终止跟振宇地产的合作……宫清山怕我不知道,这才打电话告诉我。”

    “宫清山说没说这家公司的来头?”

    “他说不太了解。”沈诗月非常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宫清山一向信息灵敏,但也不可能什么事儿都知道,还是第一次听说衡山资本。他打听了一下,也没有更具体的信息,只是听说这家公司非常有势力,广厦很多企业跟他们有合作,所以他们还真有能力绞杀振宇地产。毕竟我们是地产公司,是玩砖头水泥的,而人家是资本企业,专门玩资本的,人家的影响力和掌握的资源要比我们大得多。”

    任侠冷冷一笑:“这是准备以本伤人。”

    “你有什么主意?”

    “暂时没有,不过你可以放心……”任侠一字一顿的说道:“一切有我在!”

    沈诗月长呼了一口气:“幸亏有你在!”

    “我现在出去一趟。”任侠看了看时间:“找几个朋友聊一聊。”

    任侠要找的朋友是廖亦凡。

    廖亦凡有着非常吩咐付的社会经验和阅历,给了任侠以极大的帮助,所以任侠想要问问廖亦凡,对这个衡山资本有什么办法。

    此时,廖亦凡正跟孔凡辉在一起,孔凡辉很是感慨:“没想到呀,于海静这件事儿,就这么了结了……”

    “接下来怎么处理?”

    “张旭辉这人也没什么胆气,进去之后该说不该说的全说了,足够定罪。以于海静为核心的这个诈骗团伙,基本上也就摸清了脉络,包括他们过去干过什么事儿,通常的操作方法什么样……”顿了一下,孔凡辉补充道:“问题是这个团伙的两个关键成员,刘楠不知所踪,于海静则远遁海外。非常耐人寻味的是,于海静刚好是在张旭辉落网前走人的,而且事先也没有通知张旭辉,结果张旭辉完全不知道。表面看起来,于海静好像是要彻底退出,所以突然间离开,跟原来团伙成员彻底切割。不过这也只是表面看来,我倒觉得于海静是被迫远走的,而且也是被迫牺牲张旭辉,换句话说,于海静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当然这只是我个人推测,没什么证据。”

    “给张旭辉定罪主要依据是刘楠的录音,你们对录音调查结果如何?”

    “录音完全是真实的,但被严重加工过。”孔凡辉告诉廖亦凡:“表面听起来,好像是刘楠幡然悔悟,把所有事情全说出来,主动认罪交代。我倒认为就像于海静一样,刘楠是被迫说出这些话的,录音实际上应该非常长,一番加工之后就只剩下一小部分,也就是公布在网上的这些。由于被切掉了大部分,所以刘楠主动交代这些之前和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们完全无从得知。”

    廖亦凡对此早有预料:“这些录音绝对不是刘楠主动招供自己挂到网上的。”

    “问题是这些录音加工的太严重,而且是播放出来之后重新录了一遍,而不是在原有音频文件上进行加工。这样一来,我们就没有技术手段进行恢复被切掉的部分……”摇了摇头,孔凡辉继续说道:“根据我的判断,刘楠这个人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死前留下这段录音,被人挂了出来。当然了,对于刘楠到底是死是活,同样是推测,没证据。”

    “如果这一切是任侠干的……”廖亦凡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是说如果,那么任侠就是有意放了于海静一条生路,让于海静先离境,然后再放录音。”

    “我不明白的是,任侠掌握这段录音有些日子了,毕竟刘楠已经失踪很久,为什么任侠不直接挂出来,而是等到现在?”

    “这就要从任侠的人际关系着手分析。”廖亦凡缓缓说道:“任侠介入这件事儿,肯定不是自己所愿,而是另有原因。所以,任侠必定存在一些顾忌,才不能第一时间放出录音,而现在放出录音也只是因为顾忌已经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