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修罗场的生存手册 > 第四百三十九幕 情侣咖啡厅的会面 终

第四百三十九幕 情侣咖啡厅的会面 终

    “既然你不认识我,那么我就先自我介绍一下。”李梦轩随意地伸出手,表情中偷着明确的骄傲。“李梦轩,是徐逸溪的姐姐,也是她注定的未婚妻,很感谢你在我不在的时候照顾我的未婚夫,我们举行婚礼的时候,我一定会让你来做我的伴娘的。”面对墨凝的针锋相对她丝毫没有犯怂,而是直接用更加尖锐的话语回怼回去。

    她李梦轩作为徐逸溪的未婚妻,可是从来没有害怕过别的任何人。不仅仅是在感情上面,而且还有着双方同意的婚约。有着这样的密切的关系,只要她不主动提出分手,怎么可能会让这个说好的婚约变成可笑的儿戏?

    要知道……过去的时候,徐逸溪这个弟弟对于她这位姐姐可是言听计从的,只要她发话,他一定会听,至始至终都是如此。

    只不过现在看起来两人之间的绝对从属关系发生了改变,至少……过去的弟弟可不敢这样和其他的女孩子明目张胆地有着亲密接触,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自己可是对他说过的,未婚夫的责任就是要绝对听从自己这个未婚妻的命令,其中摆在第一条的禁忌就是……不能够和除了自己以外的女孩有任何的接触。

    “我叫墨凝,是徐逸溪的青梅竹马,而且你也不用感谢我对于徐逸溪的照顾,因为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墨凝用力地咬着牙,她没有想到对方会这样直白,连拐弯抹角这种举动都没有,直截了当地邀请自己参加她和徐逸溪的婚礼。

    到底鹿死谁手都还未可知,真以为你有着这个婚约就一定会利于不败之地吗?

    “因为我现在会在徐逸溪的身边,以后也一定会在徐逸溪的身边。而且邀请你参加婚礼这种事情我想也是没有必要的,反正邀请了你参加你也不会出席。毕竟失败者在成功者面前可是永远抬不起头的,更别说你这样骄傲的女孩子了。”她轻声哼哼,带着自信目光的眼睛盯着眼前脸色发生一点点发生变化的李梦轩,扬起的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

    就你这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狐狸精还想和我争夺徐逸溪的所有权?真是……痴人说梦!

    夹在中间的徐逸溪揉揉额角,面露苦色。在来之前的时候,他就隐隐猜测到会是这样的场景,两个人针锋相对,都已经到了要大打出手的边缘了。他相信,要是自己不在这里的话,说不定两人会直接用武力解决问题,决定到底是青梅竹马还是未婚妻是最终的胜者。

    还好夏梦涵这个妹妹不在这里,要不然自己就有可能看到三方‘诸侯’混战的画面,就和东汉末年的割据局面一样,充满了混乱和战斗。

    是不是因为我过去拒绝过太多女孩子心意的缘故啊?现在的我要被这么多的女孩给痛苦折磨,每一个都像是凶狠可怕的猛虎一般,自己这个饲养员稍不注意,都会被这几位猛虎少女给一口吃掉,渣都不剩的那种。

    “那个……要不我们坐下来好好地聊聊天?”徐逸溪小心翼翼地举手示意,提出一个算得上是折中的意见,希望这两位大姐能够采用,坐下来好好谈谈,不要一见面就搞得跟仇人见面一样分外眼红。

    “好啊,我倒是挺喜欢坐下来说话的,毕竟今天可是某位包场,为了我青梅竹马给全部包场。”墨凝直接不在意地耸耸肩,看向对方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可怜,就像是看向傻瓜一样。“正好我也尝尝上一次和你来这里的时候没有品尝到的甜点和上一次我们一起喝的情侣咖啡。”她用力地在‘情侣’二字上面加重读音,似乎在进行着某些明确的暗示。

    她觉得对方就像是那种只知道撒币的傻逼土豪一样,仅仅只是为了见个面,还搞得跟什么仪式感强烈的会谈一样,还不能够其他人的打扰,直接包场。结果她一点儿都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早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坐下来谈就坐下来谈,反正我今天是包场,给某些没有见识的小人蹭蹭便宜也无所谓。”李梦轩耸耸肩,对于墨凝的嘲讽话语带着无所谓的表情。“而且在我的未婚夫面前,我可不会跟某些不相关的人一般见识,反正她不管怎么样,伴娘的位置我都会给她留着,至于她敢不敢来参加婚礼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徐逸溪听着两位极尽嘲讽之意味的对话,在心里面无奈地苦声笑笑,对于一直处于斗嘴状态的两位少女,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够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用明确的行动表明自己的立场。

    墨凝和李梦轩对视一样,直接隔桌而坐,体态优雅地端起面前的骨瓷杯,一点点品尝着冒着热气的情侣咖啡。本来这两杯咖啡是李梦轩给自己和徐逸溪准备的,那个时候她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个未婚夫还会带着别人一起过来,而且来的还不是什么没有关系的局外人,而是算是和他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墨色的眼瞳之中偷着意味明确的喜欢。

    面对着这样充满竞争性的劲敌,李梦轩虽然有些诧异但绝对不是毫无准备。在回国之后,她就开始四处打听自己这个未婚夫的消息,发现他才进入学校就被无数怀春少女当做了非嫁不可的梦中情郎,甚至还为了他组建了一个后援团。

    这样受到女孩子喜欢的少年怎么可能会没有竞争对手?所以在之前她就做好了以一敌百的准备,但是后来才发现,被女孩们称为‘王子殿下’的徐逸溪竟然早已经名草有主了,而且还是那位自己有所耳闻的夏梦涵。

    明明就是自己未婚夫的继妹,结果还妄图和自己的哥哥成为情侣,而且自己的未婚夫对于这样的错误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像是默认一样,从来没有揭穿过这位妹妹的闹剧。

    那个时候李梦轩还以为只有这个妹妹是自己的敌人,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一个青梅竹马,什么都不用说都可以感觉到对方眼中那赤裸裸的敌意。不用说,这又是一位自己的劲敌。

    看起来在自己出国的这一段时间里,自己的未婚夫竟然招惹了这么多女孩,还真是没有把自己对他的警告给当回事儿。

    想到这,她轻声哼哼,心里面已经对于这个胆敢随便触碰和自己约定的底线的徐逸溪,下达了名为‘可怕’的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