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军事 > 风水鬼圣 > 第二十七章旧事
    淡蓝色的光芒缓缓升起,连带着浮着的吊坠也一起散发出蓝色的光芒,他们彼此之间的进步是相互的,冥冥之中早已达成了某种协议。

    高阶秘术【龙跃】,墨水基本已经熟悉了所有的要点,只是施展起来还有些困难。

    这个秘术若是要达到最大化的功效,必须要选择水比较多的地方,否则力量将会削减一半。

    高阶秘术【灵舞】,水系神级秘术(有残缺)。

    高阶秘术【音爆】,水系类音波攻击。

    ……

    陌歌真的是把大半辈子收藏的秘术都给了墨水,只是这些东西要需要慢慢去学习。

    太阳一点一点地升起。

    终于,当第一缕阳光照了进来的时候,墨水停止了修炼,母亲随时可能进来,现在修炼可不是什么好的时间段。

    打开门,母亲已经在厨房里忙碌了,为了不吵醒他,动作故意放的很轻。

    “妈。”他低低地喊了一声。

    母亲被惊了一下,手里的刀落下,眼看着就要砸到脚上了,墨水手指动了动,刀硬生生被错开,落到旁边的地面上。

    “你这孩子,怎么起这么早,吓死我了。”女人并没有注意到刚刚的危险,拾起落下的刀责怪道。

    “明天是老师的五十岁生日,我今天还要赶过去。”墨水想起来前几天收到的信,说道。

    “那个死老头都五十岁了?怎么看怎么不像,当初把你送过去真的是我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女人听到那个老头子又开始了喋喋不休。

    “算了,你还是去一趟吧,毕竟是你的老师,我们也欠他一份恩情。”最后女人无奈道。

    “嗯。”墨水知道母亲是刀子嘴豆腐心,不过他也不确定母亲会不会让他去,毕竟一年前那一件事到现在都让她有些放不开。

    “好啦,妈,当年是个意外啦,不会再有那种情况了。”墨水开口安慰道,就算来了又能怎么样,他如今法师的身份已经不惧。

    “妈怎么会担心,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鬼,我就是怕那里的环境会影响你,让你也产生看见鬼的错觉。”女人摸摸墨水的头,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一年前墨水暑假练武回来,正好赶上山上下大暴雨,女人不放心,便亲自上山去接。

    她开车绕了很久很久,可就是不见那学武的地方,反而天越来越黑,只有大雨打击车窗的声音,其他什么都没有看见。

    她有些害怕,想往回开却又不放心孩子,就鼓着勇气一直往前开,车灯只能照向前面的一小段路程,不过也够了。

    隐约间她看到了路前面有个人影,心下一喜,终于看见个人了,得下车问问这路究竟怎么走。

    可是随着她越来越近,就越发觉得不对,这么大的雨,怎么会有人站在雨中不打伞不动的。

    等到车接近了,她打开车门打了把伞出去,冲着那人喊道,“喂,你怎么了?”

    那人没有反应。

    她试着走上前去,又喊了几声,“喂,要不要上车避一下雨。”

    那人动了动,慢慢转过身来,那张脸她到现在都没有忘掉。

    缓如干尸一样毫无血肉的脸,两个眼眶里的眼睛像是被装上去的一样,那牙齿暴露在外面并没有嘴唇。

    “啊!”可以想象,在这样一个阴森的环境下看见这样的人是什么反应,她这才看清楚,那人,竟穿的是清朝的服饰。

    也不知道自己那里来的力气,她疯了一样跑回了车里,并把所有的车门都上了锁,坐下的时候,她感觉自己都虚脱了。

    她揉了揉眼睛,却看见那张可怖的脸忽然就贴在她的车窗上,那邪魅的笑容吓得她一踩油门,飞一样的冲了出去。

    中途有敲打车窗的声音,有鬼哭狼嚎的猫叫,她一直一直往前开,往前开。

    直到四周忽然大亮,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时,她才清醒了过来。

    “妈,妈。”好像是小水的声音。

    她努力睁开眼睛,总算看清了来人的样子,这不是她的小水吗?

    泪水再也没止住,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又变成了嚎啕大哭。

    “妈,没事了,你怎么把车开翻了啊,好在没什么事。”小水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她有些断片。

    翻车了?

    她有些记忆跟不上来了。

    “我看见了一个人,好可怕,脸上一点肉都没有,还有好多可怕的声音。”忽然那张可怕的脸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有些发抖。

    墨水看着母亲害怕的样子,有些心疼,师父说,你母亲是遇到了鬼打墙了。

    他问师父什么是鬼打墙,师父只是摇摇头,他也说不清,可能是科学现象,又有可能是真的有鬼。

    又过了几天,等到母亲完全恢复了,她帮墨水收拾了所有的行李,再三感谢教了他好多年的师父把他带下了山。

    母亲偷偷跟他说,这地方有邪气,咱们以后得少来。

    墨水知道,那件事对母亲的阴影很大,也就同意了。

    可是有一个很大的疑问萦绕在墨水的心头,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鬼,他开始动摇了。

    因为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总会看见一些淡淡的黑气,刚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直到最近越发清晰的视觉以及一系列事情,都让墨水确信,去年的事件绝非偶然,一定是有什么脏东西在山上。

    这一次,他去看望师父的同时,也会一探究竟,要是那种只会把手伸出来的吓人的小鬼倒也不跟它们计较了,毕竟这种吓人方法实在是有点智商感人。

    可是他总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能鬼打墙的鬼怎么可能是简单的货色呢?

    自己这种极阴体质若是弄不好就有可能吸引更多的赃东西,倒是有些麻烦了。

    “好了,别发呆了,吃饭吧,趁着正午阳光足的时候去,这样安全些。”女人把早餐放在桌子上,催促道。

    “嗯?妈,你不是不相信有鬼吗?”墨水问道。

    “这个,以防万一嘛,反正你也是要早点出发的。”女人瞪了他一眼,这孩子真的是哪壶不提开哪壶,不相信归不相信,但是保险一点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