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481、爱是一条河,会淹没轻柔的芦苇

481、爱是一条河,会淹没轻柔的芦苇

    川流不息的有人过来聊天喝酒。

    那么多眼睛看着的状况下,钱多多终于还是得松开手,不停的举杯跟叔伯们共饮。

    孟桃夭都忍不住看了眼汤云裳,有点怀疑她的动机。

    实在是自从其他长辈过来,汤云裳就变得收敛文静,也不帮钱多多喝酒了,只是懒散的靠在旁边嘻嘻笑,表情明显很享受这种感觉。

    各位叔伯开她和钱多多的玩笑,什么时候吃喜糖包红包,或者啥时候让六哥抱孙子。

    汤云裳都甘之若饴的有问有答,关你们屁事,红包、彩礼什么都先存着,少不了的。

    一点不像前女友,联系到她今天说有点后悔。

    孟桃夭肯定不会不在意。

    只是苦了钱多多一杯接一杯。

    还好陆大叔没来,他也不至于压力山大,辛苦了一年,明明只是大四学生,却担负了很多超越这个年龄阶段的责任,明天终于放假了,这个在春节时候终于能完全放松的感觉。

    让钱多多就当舍命陪君子,除了满脑子念头别瞎说话,就是沉默的举杯,最后怎么回去的都断片了。

    不过现在的孟桃夭,肯定不允许有什么酒后乱性的场面出现。

    这也是钱多多失去记忆前,最肯定的事情。

    等他醒过来,已经是在没剩几个人的研发中心咖啡吧,盖得严严实实但是没换衣裳。

    看看手表,凌晨四点过的时间,懒得多想,又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是在电话铃声中醒来的,难得是孟桃夭的号码:“记得中午十二点半去机场接你爸妈。”

    有贤内助的感觉让钱多多心头一热:“我过去找你吃午饭?”

    孟桃夭哂笑下:“不用了,有人要求给你送饭,赶紧梳洗化妆吧。”

    钱多多赶紧跳起来,可是舍不得挂电话:“我……昨天晚上喝多了,没出什么岔子吧,主要想着放假了,放松下,再说也是给汤汤点面子,不管怎么说……”

    孟桃夭小声点:“其实我觉得你可以适当的放松些,不要让自己像个老干部似的,该有的娱乐活动还是要有。”

    钱多多迟疑下,攻势逼人:“只要跟你一起娱乐,我觉得都很开心。”

    孟桃夭笑,先温婉再冷静:“我也是……可又怕熟悉这种感觉随着习惯变得淡薄……好了,好了,你恶不恶心,挂了!”

    肯定是听见钱多多这边的强劲水声了,做个鬼脸赶紧收拾下,身上衣裤皱巴巴的都不管了,这学校放假以后,钱多多都暂时住在学创中心的,这下都彻底放假了,今天估计连创业基地这边都要走得差不多了,春节毕竟还是不一样。

    这的确让钱多多考虑应该和孟桃夭买套房,从长远考虑,也得有个稳定的家。

    想到这里真是心里热乎乎的,有点兴奋,银行卡上还有那么多现金,又不能买,这还真是个需要挠头的事情。

    有点体会到孟桃夭说当初好歹该给自己留点股份资产的感受了,明明打印餐厅这么成功的餐饮业绩,却一分都拿不到,模型公司那边老四都付了两三套首付了,钱多多现在还是啥都没有。

    营地公司虽然是亏损状态,但所有员工肯定都是抱有希望的,才正式运营两三个月,就回本过半,这种效率在开年以后估计会更加变本加厉的提速。

    可钱多多还是一分钱都拿不到。

    再说这边的投资都来自父辈,也不符合孟桃夭说的全靠自己赚钱。

    他知道桃子的苦心,生怕自己因为是富二代就乱花父母的钱,也不想自己是个吃父母老本的废物,更把这当成两人之间的一点约定。

    有了家,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嗯,起码可以住到一起了吧。

    其实这些天,在网上看周边销售楼盘,也是两人津津乐道的夜聊话题之一。

    忽然感觉生活就很有奔头了。

    得想个短平快赚钱的辙啊。

    随便用冷水洗个脸,钱多多裹上外套,顺便巡视下创业基地的三片大厂房,关心各创业团队的放假时间,居然还是有春节都不撤走的。

    钱多多观察下这几个有点疯魔的科研团队,貌似没人做饭,他们都囤了好多箱方便面在办公室,有点心疼,考虑春节还是把打印餐厅利用起来,几个人趁机摆茶餐厅赚点外快凑首付,也能给这帮家伙保证营养伙食。

    基本都是搞机械电子、材料工程等基础科学研发的团队,这么拼不是为了赚钱发财,说的都是和世界前列有多少差距,现在趁着资金、关注、政策什么都顺手,抓紧时间追赶啊!

    也许看惯了大学校园里面那些睡懒觉逃课、沉迷打游戏、醉心谈恋爱荒废学业的例子,都忘了还有更多勤奋的家伙躲在这样的实验室、科研室默默奋斗。

    就凭这,钱多多也觉得要把服务工作做好,而且未来要形成制度,把这种人当成宝贝给照料起来。

    正说这事儿呢,孟桃夭的电话又打过来:“人呢?”

    听见这声音,钱多多就阳光灿烂,三言两语收了手机窜出去,看见央金正提着饭盒,袁媛提着衣服包靠在辉腾旁边到处张望。

    看见他,孟桃夭才从驾驶座下来,也不做声,就那么戏谑揶揄的靠在车门后,看俩小姑娘热切的朝钱多多来。

    钱多多心头发毛!

    汤云裳也呵欠连天的抱着穗穗从后面出来,站在孟桃夭身后也看热闹。

    央金是心疼:“我看了照片,你喝得那么醉,昨晚就该过来给你做点汤的,先喝汤,然后提前吃午饭,我保了温。”

    袁媛财大气粗:“早上起来去买的衣服,从内到外都有,待会儿换上去接九姨婆。”

    于是钱多多不得不在四位姑娘,哦,还得加上穗穗的围观下,就在后备厢盖上把汤喝了,带着很重的奶味,酸酸辣辣的,让那种宿醉以后的困顿感消失殆尽。

    袁媛已经迫不及待的把衣服翻出来搭在车顶车尾,跟摆摊似的:“我在沪海就看好了,现在很流行这种雅痞风格,有点正装又很休闲,开会上学都很合适!”

    不说里面穿搭的细腿裤跟围巾、毛呢休闲西装,光是浅咖啡色大衣看着就不便宜,但好像跟她那件小风衣带点情侣色调,还是有小心思的。

    所以前女友要笑话他:“感觉怎么样?要是娶四个老婆的话,就是这种人生赢家的状况,生活方方面面都给你照顾得无微不……”

    孟桃夭这时候要表明态度了:“有吗?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吧。”

    袁媛马上点头:“汤姐别胡说,给钱他不要,那就只能买点衣服了,过年还不兴买两件好的?”

    央金更平稳:“我只是照顾好哥的生活,可没想过嫁人,我还是个孩子呢。”

    汤云裳顿时发现自己势单力薄:“桃子你这统战工作做得好啊!”

    孟桃夭看眼使劲把汤咕嘟嘟喝了想说话的钱多多,拍拍他肩膀表示不急,顺便接过妹妹抱在怀里迈步:“这是人之常情的规矩,你家那才是不寻常的局面,不要用极少数的特例来代表广泛情况,走吧,车和东西都留这儿吧,待会儿想来给营地公司放假前讲讲话呢,换好衣服就来,不想来自己去机场吧,晚上怎么办再约。”

    前台小妞央金最服从领导了,马上拆开几个保温饭盒,给钱多多示意下又飞快的装回保温袋里,然后跟着跑了,还想接过穗穗,没得逞。

    袁媛也嘻嘻笑着指汤云裳:“你这个同志心眼有点多!”

    也跟着跑了。

    留下汤云裳看喝得西里呼噜的钱多多,弯腰从车里抓盒纸巾出来直接上手擦他嘴:“你这移情别恋也太快了点吧?”

    钱多多尽量不脸红的接过纸巾自己来:“你不是说了要冷却些日子,还不是天天跟她一块。”

    然后汤云裳出其不意:“所以昨天牵着手感觉怎么样?”

    钱多多果然吓一跳:“你……”

    汤云裳手指直接戳他的头:“我真的有点后悔了!看她给你打电话,都有种被你俩抛弃的感觉!”

    钱多多深吸口气很正式的对前女友:“汤云裳……”

    汤云裳才不听呢:“现在说什么老子都不爽,我还不至于说话当放屁,但哪怕做不成夫妻,也不要为了讨好她就冷冰冰对我吧,你真忘了我俩热乎的时候?”

    说完转身就走:“赶紧滚过来讲话,这是你的事业,也是我们三个永远都扯不断的联系。”

    看似洒脱的大步流星的背后,确实充满了不舍,不过别人女孩嘟嘴撒娇的样子,汤云裳做不来,她也不屑。

    钱多多突然觉得自己怎么就莫名的有点渣男了呢。

    又没做错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