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在犬夜叉世界中玩修真 > 第七章——天之羽衣(求订阅)

第七章——天之羽衣(求订阅)

    第七章——天之羽衣

    来到桥边的犬夜叉便是直接拨开了盗匪们的身影,径直的走了过去,打断了盗匪们的话语:“少在这里挡路!”

    望着径直走过去的犬夜叉,盗匪们的眉头全都不由的紧皱了起来,开口喝道:“喂,你这混蛋,给我等等!”

    “你以为这样经过我们面前,我们会轻易的放过你吗?”

    就在盗匪的话语落下,戈薇推着自行车也是来到了桥边。

    听闻了盗匪的话语,七宝不由的摇了摇头,出言感慨了一句:“喂,还是别这样了,犬夜叉今天的心情可是很不好!”

    而在听闻了身后所传来的话语之后,其中一名盗匪便是回过了头来,望着七宝的面容,开口喝道:“别笑死人了,我管他那个叫做犬夜叉的人心情究竟好不好啊,我们可是盗匪!”

    “盗匪你懂不懂啊!”

    “我们的心情才不好呢!”

    七宝听闻了盗匪的话语,不由的开口轻叹了一声:“我不会害你们的,你们还是趁现在赶快道歉吧!”

    就在七宝的话语落下,犬夜叉便是直接开口冷哼了一声,缓缓的转过了身,视线瞥向了盗匪,脸色显得有些漆黑:“已经太迟了!”

    “什么?”听闻了犬夜叉的话语,一旁的盗匪脸色立刻便是一黑,开口怒喝了一声。

    在其另一边的盗匪直接撞开了刚刚开口言语的盗匪,提刀便是对着犬夜叉快速的冲了上去,口中怒喝了一声:“竟然敢瞧不起我们!”

    “你小子死定了!”

    望着冲上来的盗匪,犬夜叉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挥动着自己握拳的右手,对着盗匪们便是冲了上去。

    这些盗匪不过只是一些普通的人类罢了,又怎么会是身为半妖的犬夜叉的对手。

    很快,盗匪们便是在犬夜叉的手中全被击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犬夜叉拍了拍自己的双手,口中不由的发出了一声轻啐,在发泄了一番之后,心情也是顿时好了不少。

    男子眼见着拦着自己的盗匪全都被犬夜叉击倒在了地上之后,便是立刻对着犬夜叉等人行了一礼,开口感谢道:“承蒙相救,真是感谢!”

    “这简直就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呢!”

    戈薇望着转过身对着自己出言感谢的男子,心中暗自一惊,脑海之中不由的浮现出了一道身影,开口惊呼了一声:“北条?”

    听闻了戈薇的惊呼,男子的脸上也是不由的浮现出了一抹疑惑的神情,望着眼前的戈薇,开口说道:“那个……我的确是叫北条秋时,不过你是怎么知道呢?”

    “难道你是我的仰慕者吗?”

    听闻了名为北条秋时的男子的话语,戈薇的心里不由的暗自猜测了起来:这个男人……他该不会是北条同学的祖先吧!

    眼见着戈薇没有回话,北条秋时便也是没有太过在意。

    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北条秋时立刻拿下了自己身上所背着的包裹,从中掏出了橘子,放到了戈薇的手中:“啊!对了,小小东西聊表谢意!”

    “谢谢!”

    “听说这对健康有益,请尽情享用!”

    戈薇听闻了北条秋时的话语,眼角不由的抽动了起来。

    她仿佛是看到北条同学的身影一般,心里也是肯定了自己刚才的猜测:他果然就是北条同学的祖先!

    北条秋时将橘子一一递给了戈薇跟七宝之后,便是转身走向了犬夜叉,口中说道:“那个……也请你一定收下……”

    然而,还没等

    戈薇扒开了覆盖在犬夜叉身上的碎石,望着犬夜叉的身影,不由的开口呼喊了一声:“犬夜叉,你没事吧!”

    此时的犬夜叉并没有理会戈薇的呼喊,只是紧咬着自己的牙关,双手紧紧的握拳,心里暗自怒喝了一声:“可恶啊!”

    被封印在镜子之中的神久夜在神乐操控着羽毛离开的时候,视线不由的瞥向了位于地面的戈薇,眉头微微一皱,心里却是泛起了一丝波澜:那个小丫头……

    只有那个小丫头身上的时间不同!

    她到底是什么人?

    就在神久夜暗自念叨着的时候,神乐瞥了一眼位于地面之上的戈薇跟犬夜叉,随后便是将自己的视线瞥向了神久夜,开口问道:“就这样放过他们真的没有关系吗?”

    听闻了耳边传来的话语,神久夜回过了神来,口中不由的轻笑了一声,开口说道:“没有关系,反正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

    “走吧,去本栖湖!”

    听闻了神久夜的话语,神乐的眉头不由的微微一皱,随后便是不再言语,御使着身下的羽毛向着远方飞去。

    而在离开了枫之村所在的地方之后,神乐也是听从了神久夜的话语,很快便就是来到了富士五湖的本栖湖的上空。

    在将火鼠裘的衣袖扔入了湖中之后,只见那管从犬夜叉身上所割下的衣袖便是缓缓的沉入了湖底,同时亮起了一道红光。

    “华美之裘,炽火了无痕,徒有虚表枉用心”

    (なごりなく燃ゆと知りせば皮衣思ひの外衣置きて见ましを)

    ……

    第二天,在武藏国的梦心寺的后院之中,梦心和尚望着跪拜在石塔之前的弥勒,不由的开口感慨了一声:“弥勒,你们终于是打到了奈落啊!”

    听闻了身后的所传来的话语,弥勒放下了自己合十的双手,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轻声的回应了一声:“是啊!”

    听闻了弥勒的回应,梦心和尚也是不由的开口感叹道:“你的父亲与祖父听到这个消息,想必一定也都感到相当欣慰吧!”

    弥勒缓缓地从地面之上站起了自己的身子,轻叹了一声,开口应答了一句:“希望如此!”

    梦心和尚将自己的视线瞥向了身旁的弥勒,开口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呢?”

    “既然已经打倒了宿敌奈落,我身上所肩负的使命就只剩下一个了!”听闻了梦心和尚的问话,弥勒想都没想,便是开口回应了起来,“那就是成为各国美女们的心灵支柱,诚心诚意,手脚并用的……”

    听闻了弥勒的话语,梦心和尚不由的轻笑了起来,打断了弥勒的话语:“哦呵呵呵,真是了不起的使命啊!”

    “不过我听说,你在那枫之村中应该已经有女人了吧!”

    弥勒听闻了梦心和尚的话语,面容不由一怔,顿时语塞了起来。

    望着一脸呆滞的弥勒,梦心和尚便是感觉心情愉悦无比,开口对着弥勒说道:“来吧,让我来替你看看手相吧!”

    弥勒听闻了梦心和尚的话语,不由自主的递出了自己的左手。

    望着弥勒的手心,梦心和尚的眉头却是不由的紧皱了起来,面色变得严肃无比:“这个是……”

    “你只剩下三天可活了!”

    “只剩三天?”弥勒被梦心和尚的话语所吓到了,不由的开口呢喃了一声。

    眼见着弥勒被自己的话语所吓到,梦心和尚顿时便是大笑了起来:“哈哈哈,骗你的!”

    “开玩笑罢了!”

    “开玩笑!”听闻了梦心和尚的大笑,弥勒的额头不由的冒出了青筋,口中呢喃了一声,便是挥动了自己的右手,直接拍打在了梦心和尚的脑袋之上。

    被拍打了脑袋的梦心和尚瞥了一眼弥勒,摸了下自己后脑之上的大包,随后便是开口言语了一声:“弥勒,跟我去主殿吧!”

    “有些东西也该给你了!”

    话语说完,梦心和尚便是迈开了自己的脚步,转身走向了主殿。

    弥勒听闻了梦心和尚的话语,眉头不由的紧皱了起来,沉默着思索了一番之后,弥勒也是跟随在了梦心和尚的身后。

    等来到了主殿之后,梦心和尚从一处房间之中拿出了一个木盒,缓缓的走到了弥勒的身前,坐了下来,同时将手中所捧着的木盒轻轻地移到了弥勒身前,开口说道:“对了,弥勒!”

    “这是你的祖父弥苞法师所留下的遗书,据说他交代,要把这个交给打倒了奈落的子孙!”

    听闻了梦心和尚的话语,弥勒的心中不由的一惊,视线紧紧的盯着了摆放在自己眼前的木盒。

    沉吟了一声,弥勒缓缓的将手伸向了木盒,将其打开了。

    ……

    另一边,恢复过来的犬夜叉立刻便是带着戈薇重新踏上了寻找四魂之玉的路途。

    坐在戈薇自行车车篮之中的七宝望着满脸不爽的犬夜叉的背影,不由的开口说道:“犬夜叉,你这么急,不等大家了吗?”

    听闻了身后传来的话语,犬夜叉冷哼了一声,开口回应道:“哼!他们当初离开的时候不都说了,有缘自会再相见,现在最重要的是将四魂之玉找到才行!”

    “戈薇,你感觉到哪里有四魂之玉的气息了吗?”

    听闻了犬夜叉的话语,戈薇眉头一皱,不由的开口说道:“犬夜叉,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呢!”

    “废话少说,快找!”犬夜叉听闻了戈薇的回应,心中不爽极了,不由的开口大喝了一声。

    望着犬夜叉的背影,七宝的视线不由的一瞥,随后便是阴阳怪气的开口言语了一声:“犬夜叉,你该不会是因为败给了神乐她们,所以很沮丧啊!”

    “怪不得要把怨气撒在我们的身上!”

    犬夜叉的眉头不由的一皱,视线冷冷的瞥向了七宝,口中发出了一声冷哼:“少啰嗦,给我闭嘴!”

    听闻了犬夜叉的冷哼,七宝并没有在意,反倒是变本加厉的嘲笑了起来:“你在沮丧啊!你在沮丧啊!”

    犬夜叉听闻了七宝的嘲笑之语,心中顿时愤懑不已,直接转过了身子,对着七宝的脑袋挥动了自己的拳头,口中大喝了一声:“混蛋,我不是叫你别吵了吗?”

    一拳下去,七宝的头顶之上立刻便是冒出了一个大包。

    感受到头顶之上传来的疼痛,七宝立刻便是抱着自己的脑袋,大声的哭喊了起来。

    戈薇眼见着七宝哭喊了起来,眉头不由的一皱,对着犬夜叉开口喊道:“犬夜叉,他还只是个孩子!”

    听闻了戈薇的话语,犬夜叉嘴角一撇,冷哼了一声,便是将自己脑袋扭向了一边。

    于此同时,就在距离犬夜叉等人不远的一处木桥之上,一名男子被盗匪给围了起来。

    望着包围自己的盗匪,男子却仿佛是没有认出这些盗匪的身份,不由的开口说道:“那个……有什么事吗?”

    “那还用说吗?把你的包袱跟钱袋留下,然后快滚!”听闻了男子的话语,盗匪们不由的开口怒喝了一句。

    而听闻了盗匪的话语,男子却是不知怎么想的,竟是对着盗匪们开口商量了起来:“我现在正背负着重大的使命,所以可以麻烦你们去找其他人吗?”

    盗匪们听闻了男子的话语,口中不由的发出了一声轻哼:“解决完你,我们自然就会……”

    然而还没等盗匪们的话语说完,已经来到桥边的犬夜叉便是直接拨开了盗匪们的身影,径直的走了过去,打断了盗匪们的话语:“少在这里挡路!”

    望着径直走过去的犬夜叉,盗匪们的眉头全都不由的紧皱了起来,开口喝道:“喂,你这混蛋,给我等等!”

    “你以为这样经过我们面前,我们会轻易的放过你吗?”

    就在盗匪的话语落下,戈薇推着自行车也是来到了桥边。

    听闻了盗匪的话语,七宝不由的摇了摇头,出言感慨了一句:“喂,还是别这样了,犬夜叉今天的心情可是很不好!”

    而在听闻了身后所传来的话语之后,其中一名盗匪便是回过了头来,望着七宝的面容,开口喝道:“别笑死人了,我管他那个叫做犬夜叉的人心情究竟好不好啊,我们可是盗匪!”

    “盗匪你懂不懂啊!”

    “我们的心情才不好呢!”

    七宝听闻了盗匪的话语,不由的开口轻叹了一声:“我不会害你们的,你们还是趁现在赶快道歉吧!”

    就在七宝的话语落下,犬夜叉便是直接开口冷哼了一声,缓缓的转过了身,视线瞥向了盗匪,脸色显得有些漆黑:“已经太迟了!”